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会场直斥

    在阿尔斯山,“前进军”的总部,请学已经忙得几乎头都要炸掉了,光是招募新军,初步演练并送往战场就已经快要了他的命了。由于“前进军”攻打天意盗贼团与近来的剿匪行动,使“前进军”最近声名大震。再加上丰厚不得话的薪俸(“永久中立之地”的人均收入是每年两个金币多一点)。前来应募的人数不胜数,而且有日渐增多的趋势,最多的一天,竟有一万三千余人应募。看来,这帮农民全都穷疯了。

  除此以外,请学还要关注前线的战报,担心依维斯的安危(其实这是他庸人自扰),同时要关注那兰罗的供应情况。没有忙疯已经是万幸了。

  不过,请学忙归忙,心情却是大好。星狂的战报自不用说,一律都是某月某日于某地与某某军大战一场,斩首多少。有时候,这样的信一天会有好几封过来。

  而风杨则有时是歼敌的战报,有时是收服某军的战报。

  总而言之,星狂和风杨都彻底遵守了请学和依维斯定下的原则--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永久中立之地”再无一座坚城壁垒。而星狂在执行的过程中,则是顺带让所过之处不剩一个手持刀兵之人。

  不过,好在星狂这一路前往冲杀的都是请学亲自指定的盗贼窝点,所以也不至于对平民百姓造成什么大的影响。若是完全让星狂肆意而为,“前进军”真不知道要欠下多少血债。

  至于魔武也是数次打退了爱兰佣兵团试图出城解救其他小势力的兵马。

  而且,现在“前进军”的人马是越打越多。因为,至今为止,阿尔斯山已经向各路人马输送了六万以上的新军。当然现在肯定会有一部分伤亡,但是现在大家都在急于作战,也没有工夫彻底清查人员。看战况进行得这么顺利,补充的人应该多过阵亡的人才对。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让请学高兴的。请学最高兴的就是今天收到了依维斯寄来的信,信上写得很简单,“约合城已归附,请速派人前来监督。我与莫问今已随黑衫佣兵团团长前往鹰堡劝降,待一干事务处理完毕之后,自当回阿尔斯山总部。”

  “没想到依维斯还有这一招,不费一兵一卒就招降了黑衫佣兵团,真是有一套。要是他真的能连爱兰佣兵团都招降的话,那‘永久中立之地’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想到这里,请学禁不住有些得意地咧着嘴笑了起来。

  * * * 当依维斯来到鹰堡的时候已经是请学收到信的一个月后了。

  “沙迦,你真的有把握能说服爱兰佣兵团吗?”依维斯有些担心地问沙迦道。此时,沙迦已经归附依维斯,所以依维斯直呼其名。

  “艾齐当年跟我曾经联手完成过很多任务,我们之间的交情还算不错,我想我要是跟他好好谈谈的话,他应该会听我的。”沙迦说道。

  “那就拜托你了,但是你自己也要小心。半个小时内,我们不见你出来就冲进去。”依维斯看着沙迦,关切地说道。

  “多谢总统领关怀,沙迦定当不辱使命。”沙迦敬了个礼,昂首踏步往城内走去。

  “沙迦?你来做什么?”城墙上说话的正是艾齐,他以为是魔武军的细作前来,却没有想到看到了自己的老朋友沙迦。

  “你让我先进城再说。”沙迦在城下老大不客气地说道。

  “但是,你身后不远可就是‘前进军’啊。”艾齐有些担心地说道。

  “去你的,难道我沙迦会来赚你开城不成?”沙迦在城下破口大骂道。

  “唉--好,好,好,你等等,我叫人给你开门。”艾齐看到发火的老朋友,有些无奈地说道。

  “但是团长,‘前进军’可就在城外啊。”士兵提醒道。

  “去你妈的,等你卖,都轮不到沙迦来卖老子!”艾齐对那士兵怒喝道。由此可知沙迦所言与艾齐感情深厚,决不是虚言。

  “沙迦,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你的约合城呢?”等到沙迦走上城墙之后,艾齐便问道。

  “这世上已经没有约合城了?”沙迦有些黯然地说道。

  “什么?你已经被‘前进军’攻破了么?”艾齐问道。

  “不是攻破的,是我投降的。”沙迦说道。

  “被打得很惨吗?”艾齐又问道。

  “一仗未打。”沙迦答道。

  “一仗不打就把十几年的家当白白送给人?沙迦,你老糊涂了?”艾齐惊讶地问道。

  “你先别管我,我先问你,这城下的‘前进军’战力如何?”沙迦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使命,于是抖擞起精神问道。

  “据闻‘前进军’如今在‘永久中立之地’中部四处驰骋,竟然从无败绩 。其将士之善战确实也令我艾齐无话可说。”艾齐故意略过来自己与魔武对战的失利。

  “你少跟我废话。你就说说你城外这支‘前进军’的战力如何?”沙迦逼问道。

  “唉--我前后派人冲了十几次,每次都是损兵折将而回,他们的战力确实不是我们这样的佣兵团可以比拟的。尤其是那个带着斗笠的头领,我真怀疑那家伙是不是已经接到了不得伤我性命的命令,否则,就他一人,已有数次机会拿我性命。”艾齐终于忍不住哀叹道。

  “你说得没错,那人名叫魔武,乃是‘前进军’总统领的近卫军团长。此人魔武双xiu,在‘前进军’中武艺仅在总统领之下。要不是他受了总统领的命令,说对你不能杀,艾齐你恐怕已经死上十次不止了。”沙迦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沙迦你是来劝降我的么?”艾齐厉喝道。

  “我是来救你的命的!”沙棘更加大喝的道。

  “你以为你一个人能防得住‘前进军’吗?,仅仅它的左路军团一万骑兵出击,就已横扫整个‘永久中立之地’所有的盗贼窝点。到如今为止,已经扫灭了六十多座山头,那些遇到‘前进军’的盗贼军先后阵亡的人共有四十多万,因为左路军团拒不受降。现在‘永久中立之地’几乎已经没有盗贼军了。右路军团也是一万人出兵,现在扫灭佣兵团、商团共十六个,降伏二十一个。在你城下的起初也是一万多人,但是现在,他们已经从阿尔斯山脉往这边增兵达三万,你以为你真的可以防得住吗?就算你防住了这批,到时候三路会合,你还能撑得住?”沙迦把艾齐揪到一边,轻声而急促地说道。

  “我已经向‘永久中立之地’写了求援信,相信不久他们就会率兵来救。”艾齐争辩道。

  “你知道‘前进军’的口号是什么吗?”沙迦问道。

  “什么?”艾齐反问道。

  “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永久中立之地’无一座坚城壁垒。”沙迦恶狠狠地说道。

  “什么?那他们不用防守吗?”艾齐惊愕地问道。

  “在‘前进军’的心里,‘永久中立之地’已经是囊中之物,他们从头至尾,从来就没有打算防守。”沙迦说到这里,脸上也激动得显出红色来。他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在在路上听到依维斯说的,他那时是越听越后怕,暗自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对抗。

  “他们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一群杀神啊?怎么这么厉害?”艾齐的额头上也像沙迦当初听到这些话时一样冒出冷汗来。

  “我也不知道,他们好像是从土里冒出来一样,一下子就把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中部吃了下去。这样的人不是我们所可以对抗的,还是跟着走比较安全。”沙迦劝道。

  “不瞒你说,不到两个月,我的部队已经死伤近七千了,这样下去也确实不是办法。但是……”艾齐听了沙迦刚才的一席话,已经有些动心,但是还是有些犹豫。

  “我们又不是正规军队,只不过是佣兵,投降没有什么丢脸的。你可不要因为你一个人的面子,把你手下几万兄弟的命给赔上啊。”沙迦又劝道。

  “唉--”艾齐无奈地将手垂了下来,“我要是现在降,他们还能让我降吗?我多少也杀了他们那么多人。”

  “你放心,兄弟我保证你没事。”沙迦说道。

  “那我手下的兄弟呢?”艾齐又问道。

  “只要你投降,我保证谁都没事。”沙迦自信地说道。

  “你肯定?”艾齐问道。

  “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沙迦拍拍胸脯,说道。

  “好,沙迦,别人我信不过。但是现在既然连你都降了,那我艾齐就跟你一起……降了吧!”艾齐下定决心,咬牙说道。

  至此,爱兰佣兵团归附。

  * * * 依维斯指定沙迦和艾齐分别为第四、五军团军团长。并且许诺给他们五万的编制,但是其中只有一万五千人可以是他们的原班人马。

  把一干大事决定下来之后,依维斯就遣沙迦回约合城率领他原来的黑衫佣兵团赶往阿尔斯山,又留下魔武军督促艾齐完成毁城、裁员的工作。自己则和莫问带着一万亲卫队和小叮当一起赶回阿尔斯山。

  十三天之后,依维斯等回到阿尔斯山总部。这一天距离依维斯离开阿尔斯山两个月又十六天。

  又过了四十几天,各路军团包括沙迦的第四军团和艾齐的第五军团也全部齐聚阿尔斯山总部。

  经过几天的修整之后,圣历2019年3月13日,“前进军”召开第四次高级将领会议。

  这次会议与上一次会议只隔了四个多月,但是上次,“前进军”有的只是阿尔斯山,现在却有了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中部,“前进军”崛起之神速实为古今罕见,令本来还处于观望态度的四大势力瞠目结舌。直到与“前进军”这次会议差不多相同的时候,才召开四大势力联席会议商讨对策。

  这次会议主持依然是请学,出席人有总统领依维斯、近卫军团长魔武、左路军团长星狂、右路军团长风杨、第三军团长杰伦、第四军团长沙迦、第五军团长艾齐、总供应官那兰罗,书记官兼通信主任白木、左路军团参赞维拉、右路军团参赞索特。另外,循例还有依维斯的私人好友莫问旁听。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最新任命的三位军团长。第三军团长杰伦!”

  杰伦起立,向所有人敬礼。众将都友善地向他笑了笑,这里的老人都对他的本事心里有底,不敢轻视他。而新人因为他是老人,更不敢轻视他。

  “第四军团长沙迦!”

  沙迦也站起来向众将敬礼。众将对他也是报以友善的一笑,只有星狂只是微微点头,有些不以为然。沙迦知道他是因为自己的降将身份,心中有些不悦,但是想到现在寄人篱下,也无话可说。

  “第五军团长艾齐!”

  艾齐所受到的待遇和沙迦也差不多。

  “好了,现在请各位军团长汇报一下各军团的兵员情况,有参加战斗的军团,还要报告一下战果。首先,请魔武军团长发言吧。”请学说道。

  “我军现有兵员三万四千名,目前来说训练优良率百分之八十四。”魔武言简意赅地说道。由于他的战斗对象就是现任第五军团长,所以也就不好当众说出他的战斗成果了。

  “左路军团呢?”请学又问。

  “我军从阿尔斯山脉出发,四处奔袭,一共行进数万里,先后经历大小两百余仗。歼灭盗贼军山寨城池共七十四座,斩首五十三万六千四百三十四人。缴获赃物价值共四万五千六百钻石币。”星狂得意洋洋地宣示他的战果。众人一听他最后报的数目就知道他又贪污,要不然哪那么巧正好是个整数?

  沙迦和艾齐听到他的战果,互望一眼,心里拼命打鼓,使劲地赞自己英明。要是和这样的杀人狂照面,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跟训练装备都不足以称为军队的盗贼军作战,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说说你自己的伤亡吧。”依维斯看到星狂骄狂的样子,忍不住有些讽刺道。

  “是,总统领!”星狂看到依维斯脸上有些不悦,于是赶紧站起身,敬了个礼,收敛神色继续说道,“我军现有兵员五万三千人,优良率是百分之九十八。伤亡人数一共是三万七千人。”

  “三万七……”依维斯闭上眼睛,轻轻地叹了一声。对于星狂这样只知道行军打仗的将领来说,只不过是个缥缈的数据。但是依维斯知道,这对于阵亡将士的家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总统领,那些伤亡的都是新军。我军现在战力已经增至四个月前的数倍,这全赖这四个月四处征战之功啊。”星狂看到依维斯脸上显出沉痛的样子,以为他是为损失兵力而心痛,于是安慰道。

  “坐下!”依维斯尽量控制了自己的声音,但是仍然是比平常大了将近一倍。把在座的众将都吓了一跳。星狂更是惶恐不已,坐又不是,不坐又不是。

  “坐下吧。”请学缓和地对星狂说道。尽管对于星狂不把战死的士兵性命当回事,请学并不是很认同,但是他也知道在那样的战绩面前,这样的损失已经是小到极点了。要知道,从这里派给星狂的都是训练不超过十天的彻头彻尾的新兵。

  “请风****团长继续。”

  “我军现在编制一共是三万六千人,训练优良率百分之九十二。一共攻陷势力二十三个,歼敌七万余,俘虏二十余万,全部被解散。招降势力二十九个,跟随前来阿尔斯山的兵力共有六万余。期间我军一共伤亡四千余,共缴获战利品价值约三万零六百四十三钻石币。”风杨轻声地说道。

  “风杨,干得好。”依维斯听到他的战果,不禁击节叫好,这才是他要的战果。当星狂听到风杨的伤亡数后,不禁低下了头,看来在保存自己这一方面,他始终不如风杨。

  “第三军团呢?”

  “我军不曾参战,现今编制为两万整。”

  “第四军团呢?”

  “我军刚刚来投,现今编制一万五。”

  “第五军团。”

  “我军亦是刚刚来投,现今编制也是一万五。”

  “总供应官,我们到底招了多少人?怎么现在会有这么多人马?”依维斯听到军团长们报出来的数据,不禁问道。

  “总供应官报告。”请学说道。

  “是。”那兰罗站起来敬了个礼,说道。

  “下面我给大家通报一下这次的财政情况。”说着,那兰罗拿出厚厚一叠文件,吓得众人几乎想马上逃跑。这么厚一叠非得念到下个月不止。

  “请总供应官的报告尽量简明扼要。”连请学也被吓倒了。

  “我军原定招兵七万,但是由于战时需要,各路军团拼命催促增加新军。所以我军这次招募兵员略有上浮,各大军团加上供应大队和通信营的新招人数,四个多月来共募新兵二十三万一千三百四十六人。”那兰罗说道。

  “二十三万?那后勤补给状况现在怎么样?”这可是原定数目的三倍多啊!还叫略有上浮?这样的数目由不得依维斯不关心地问道。

  “这次先后购买装备、马匹、武器、粮食金额达六万三千六百钻石币。用于支付招募新军,遣散俘虏,遣散招降军以及抚恤金一共耗费九千六百七十三钻石币又六十四金币。再加上营地建设与其他支出各项杂务支出四千三百四十七钻石币又一十四金币,这四个月来的总支出一共是七万七千六百二十钻石币又七十八金币。”

  “支出这么少?”尽管依维斯这话听起来不像人话,但是这却是事实。现在一共加起来可是三十几万人马(供应大队与通信营的人马也算在内)的给养啊,只花了这么多,确实算是很少了。

  “这是由于我军现在有六成左右的装备、马匹以及给养都是由属于我们自己的产业供养。”那兰罗解释道。

  “哦……”依维斯和请学一起长吟道。当初几十万钻石币的投资果然没有白费。

  “而且我军在这段期间贸易一共获利三万六千四百三十二钻石币。至于投资方面,由于有很多产品为我军自用,所以这四个月利润并不理想。”那兰罗说道。

  “有多少?”依维斯不经意地问道。

  “仅有六万三千一百九十二钻石币。”那兰罗脸上显出些许不好意思的神情。

  “你再说一遍,有多少?”请学问道。

  “仅有六万三千一百九十二钻石币。”那兰罗又重复一遍道,头却更低了。

  “提供了三十几万大军的各种装备、马匹以及给养的六成,然后还盈利六万多?”请学几乎是不可置信地问道。

  “是。”那兰罗见到请学一脸惊愕的样子,有些不解地问道。

  “财神啊!”大家再也不顾什么体统,一起站起身在大营里大声哄叫起来。

  “好了,好了,让总供应官继续说吧。”闹了一阵,请学第一个冷静下来,说道。众将于是才纷纷就坐,让那兰罗继续发言。

  “另外我们开办了一些新型的武器研究所,共耗费资金一万零三百钻石币。加上缴获的战利品,现在我军的现金约二十万钻石币,实物约两万钻石币。”这个数目不仅把沙迦和艾齐镇住,也把杰伦给镇住了。他们现在终于知道“前进军”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强大无比的财政支持才是他们真正的力量源泉。当然这个总供应官无疑是最好的挖泉人。

  “经过武器研究所的研制。我们现在已经制造出将近八万把连弩,此武器每次可以发射六枝长箭,比长弓威力大上数倍,以后弓箭兵将装备此种武器。另外攻城车、投石机、云梯等工程武器也正在制造中,并且,亲卫队一万人所装备的长刀长剑全部由甲等升级为超甲等。目前由于产量所限,只能够供应亲卫队大规模升级,以后各军团将会陆续升级。报告完毕。”那兰罗说着坐回原位。

  “我们现在的给养可以支撑大军多久?”请学又问道。

  “只要我们的产业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那么以目前的规模,再加上我们的贸易收入,完全可以长久地支持规模三十万的大军。”那兰罗说道。

  “几个月前你不是说只能支撑十万么?怎么现在一下子又可以支撑三十万了?”星狂没头没脑地问道。打仗他内行,但是要是说理财,他可差远了,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几个月不到,“前进军”的后勤补给能力却强了好几倍。按照他在埃南罗的经验,后方给的东西只会越来越少才对。

  “我当时那样说,就是为了防备有某些军团在作战期间,乱用经费,毫无节制地扩军。”那兰罗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星狂一眼。星狂看见那兰罗有些责难的目光,不敢直视,只能恹恹的偏过头去。

  “但是如果我们的产业到时候因为过度战乱受到大的损失的话,那么仅凭阿尔斯山一带已经囤积的物资的话,只够三十万大军四个月之用。”那兰罗又说道。

  “真的只够四个月吗?”请学尝试着再问一遍那兰罗。

  “最多半年,再无可增了。”那兰罗肃容道。这才是真话。

  “那么好吧,现在就由我先来说一下总指挥部对于现在各军团的编制问题的看法。”说到这里请学清了清嗓子。

  除魔武外,各路军团长马上把脖子都伸得长长的,这可是决定各军团前途的大事。

  “根据目前的内勤供应情况与未来的发展前景,又鉴于目前各军团已有的士兵都已经是精锐人马不便裁减。所以总指挥部关于各军团编制命令如下: “第一、六路军团在人数编制上一视同仁,一律为五万人。第二、具体编制如下,近卫军团重骑兵两万,轻骑兵一万,轻骑兵一律配甲等弓箭,重步兵一万五,连弩手五千;左路军团保持目前人数不变,重骑兵四万,轻骑兵一万三千,所有轻骑兵军一律配备甲等弓箭;右路军团重骑兵一万,轻骑兵一万,枪兵两万,连弩手一万;第三军团轻骑兵一万,枪兵两万,重步兵一万,连弩手一万;第四军团重骑兵一万,轻骑兵一万,重步兵两万,连弩手一万;第五军团重骑兵一万,轻骑兵一万,枪兵两万,连弩手一万。

  “以上各路人马除左路军团人数不变以外,近卫军团由各路投诚人马中补充一万六千人,右路军团从中补充一万四千人,第三军团从中补充三万人。其他人马由第四五军团平分,不足之数招募新兵充实。再加上总统领的亲卫队一万,我军现在战斗人员编制一共约为三十一万三千余人,实际人数为二十四万三千余人。不知道诸位对此有何义?”请学念完命令之后,问道。

  没有人说话。这次其实是星狂占了大便宜,虽然他的人数只比别人多三千。但是他的全部是骑兵,其耗费的资金将近是四五军团的总和。本来,这次星狂回来早就打算被总部削减兵力,因为自己前前后后共向总部要了八九万新军。在很大程度上,星狂对盗贼军的战争其实是一场练兵战。这些,请学和星狂都是心知肚明。所以,这次死伤的人数虽然有些多,但是请学并没有过多的谴责他,不过,星狂倒也做好了被裁减的准备。

  但是现在请学的决定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来自己指挥骑兵作战的能力还是深得上层得欣赏啊!星狂在心里偷偷乐道。

  而另两个老军团近卫军团和右路军团的军团长都不是喜欢斤斤计较的人,所以,他们也不会说什么。而第三路军团作为一个新军团,一仗未打就能够有这样的编制,也是无话可说。

  不过说实话,第四五军团对这次的编制倒是有些怨言就是了。其他的人都可以分到已经有了很高训练度的投诚军,但是他们却要自己重新去招募新军训练,这显然是有些不公平的。但是,现在他们是投诚军,当然不可能将心里面的话说出来。

  所以现在大家都沉默无语。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我们就开始第二项议题。现在我军已经基本扫平了‘永久中立之地’的中部,就算那四大势力再迟钝也该有所反应了。据细作回报,四大势力已经纷纷派人前往东边的卡卡罗特城商量对策,我想不久之后,他们也该采取行动了。不知道诸位对于此事有何建议?”

  “我军既然沿途捣毁所有的城堡山寨,也就意味着我军根本就没有打算防守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四大势力还有什么可担忧的?我们只要稍作修整,然后分兵四路把四大势力都给灭了不就行了吗?”星狂从一个小小的军需官一下子变成统兵数万的大帅,又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大小经历数百次战役,不曾一败,要想没有丝毫骄狂之心,也是很难。

  “星狂,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依维斯终于忍不住对星狂大声呵斥道。他并不单只讨厌星狂这种好大喜功目中无人的嘴脸,他更担心的是星狂这样走下去会很危险。

  “总……统领,属……属下不敢。”看到依维斯发火了,星狂连忙起立,害怕得连话都说不好。

  “看来,整个‘前进军’也只有依维斯能够镇得住这头老虎了。就算是我,那星狂也未必放在眼内吧。”请学看到星狂慌张的样子,在心里暗想道。

  “今天的会议你不用参加了,出去!”依维斯丝毫不留脸面地说道。

  “是时候教训一下他了,要不然他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到时候害的还是他自己。”依维斯一边黑着个脸痛骂星狂,一边在心里暗道。

  “是!”星狂赶紧站直身子,敬了个礼,迈着标准的军步向议事大厅外走去。

  “会后我会叫书记官把会议记录送给你的。”看到星狂被依维斯骂得狗血淋头,请学又抚慰道。星狂本来很想回过头表示一下谢意。但是他想到依维斯现在正在气头上,居然不敢回头说话。仍然大踏步地向门外走去。

  

第六章 会场直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