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大肆杀戮

    三天后,修整完毕的星狂军团按期拔寨而起,直奔“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离北部边境线一百三十里的马拉昂地区埋伏。

  再过了几天,四大势力终于于圣历2108年3月23日达成秘密协议,约定于2108年4月3日共同出兵中部,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直捣“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脉。

  四大势力出兵人数分别为:断天盗贼团十万,红牙佣兵团五万,风起商团六万,落日佣兵团八万。

  虽然在约定中,约好的出兵时间是圣历2108年4月3日,但是四路人马中只有断天盗贼团按期出兵,因为据他们的情报得知,“前进军”正在阿尔斯山进行大整顿,“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北边现在没有一兵一卒,正可以大肆劫掠一番。而告诉他们的这个情报的人,就是白木通信营的“反间”。这是请学和白木的功劳。

  而其他三路势力都对于能在短得惊人的时间里统一“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前进军”极为忌惮。而且据说,“前进军”在这数个月的疯狂扩张中,已经拥兵达百万之巨。至于依维斯的威名他们也是早有耳闻,不敢小觑。

  所以,这三路人马不仅在出发的日期上一拖再拖,而且上路之后,也借着各种借口在自己的境内徘徊不前。他们都希望能够让别的部队先与实力不明的“前进军”相遇,尔后再看情况以定进退。

  正是因为如此,三大势力的兵马直至断天盗贼团十万大军与星狂军团于2108年4月8日遭遇,并发生日后成为经典战例的“马拉昂战役”之前竟然连“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边境线都未曾到达。

  * * *在其他三大势力裹足不前的时候,断天盗贼团的十万大军却在其副头领安克雷奇的率领下直逼“永久中立之地”中部。

  自圣历2108年4月3日在老巢浮岩城誓师出发后,安克雷奇军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也就是4月6日就赶到了“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边境。

  安克雷奇听说三大势力的部队这个时候才刚刚出发,十分恼火,也准备将自己的部队在边境线旁安营扎寨。但是看到隐约在望的中部的炊烟袅袅的村庄,他的部队有些躁动不安了,毕竟是强盗,根本不可能像正规军一样那么听从命令。他们都感觉到那边的女人和金银珠宝正在向他们发出最真挚的呼唤。

  安克雷奇看到这情形,知道如果自己压抑,恐怕会对部队的士气造成不良的影响。所以他终究还是没有选择安营扎寨,而是继续挥军向前。

  踏过边境线后的盗贼军很快就在边境线附近进行疯狂的烧杀抢掠。事实上,事前“前进军”完全有时间将这部分百姓转移到后方的,但是星狂并没有这样做,因为这样做的话,只会打草惊蛇,引起盗贼军的警觉。

  从纯粹军事角度上来说,诱敌深入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在后世星狂的这种做法却被无数的史学家指责,认为他是“以人民的血肉来铸成自己的胜利的军阀”。不过,肇事者星狂本人对于这种评价却是完全不屑一顾,对此,他给予的回应是——“没有上过前线的人懂得什么军事?”

  这一天,尽管安克雷奇拼命地约束自己的队伍,但是除了三万本队以外,其他盗贼军还是一路抢掠了三十里之后,才渐渐稳定下来。

  次日,也就是圣历2108年4月7日,安克雷奇军继续前进。有了昨天的先例之后,盗贼军抢劫得更加疯狂,连许多哨岗、预警都会偷偷地去抢劫一番,安克雷奇的本队也有将近三成参与了这些无序的抢劫。安克雷奇虽然还是保有一定的警觉性,但是他对自己部队的约束已经没有昨天那么严了。毕竟,他的手下全是强盗,不让强盗抢劫也实在是有些没有道理。

  这一天,断天盗贼团的十万大军十之七八都抢得盆满钵满。在晚上扎营的时候,各人都互相炫耀起自己抢得的财宝,又轮着猥亵抢来的美女,彻夜不眠。

  这一天,断天盗贼军进军七十四里。

  圣历2108年4月8日,盗贼军一看到太阳升起之后,就纷纷不顾自己昨夜一夜玩乐,体力不足,个个上马挥鞭,继续往前劫掠。

  人困马乏但是志趣高昂的断天盗贼军,包括安克雷奇本队在外的十万大军开始了完完全全的集体抢劫。一路上,哀嚎遍野,鸡犬不宁,但是依然没有看见“前进军”一兵一卒。

  “如果真的有军队,怎么可能容忍我们这样胡作非为。我看情报果然没错,大战之后的这一带根本就没有什么‘前进军’。我再挥军抢劫三百里就安营扎寨,等着和其他三路人马一起共同回军阿尔斯山脉。”一路走来,除了一些民间的保乡团之类的武装出来挠了一下痒以外,断天盗贼团根本不曾遇到任何有组织的抵抗。因此,整个盗贼军都开始彻底沉浸在一片狂躁无比的气氛中,连安克雷奇这个最高指挥官也开始慢慢相信附近完全没有敌人,而放松了最后一丝警惕。

  上午十一点的多的时候,断天盗贼团进入马拉昂地区。

  “头领,这里好像不是很对劲。我们一路抢劫,这边不可能完全收不到消息,而且我们几乎全是骑兵,十万大军的脚步声在十里之外就应该传到,这里怎么可能现在还是这么宁静呢?”安克雷奇的副官雷克纳看着马拉昂地区一个个呈现着一片祥和气氛的村庄,警觉地提醒他的长官道。

  “要是真有军队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等到现在。你要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深入一百多里了。要是真的有军队的话,他们趁着我们前两天抢劫队形大乱的时候狠狠攻击我们,早就可以将我们赶出中部了,何必搞这些莫名其妙的事那?我看这些村民们肯定是都害怕得躲在家里一动不敢动吧。”安克雷奇不以为然地说道。

  “或许,这个指挥官他想……还有别的阴谋呢?”其实雷克纳是想说搞得不好人家是想全歼我们啊。但是他知道这种话可讨不了他的长官的好。

  “雷克纳你看,现在就算我要阻止也来不及了。除了他们几个,兄弟们早就跑光了。”安克雷奇指着周边仅有的上百骑忠心耿耿的侍卫笑着说道。

  “唉——”雷克纳望着像潮水一样涌向各个村庄的盗贼军们,无奈地摇摇头。“但愿是我是多虑吧。”

  (中)

  * * *“发信号!”在马拉昂地区蛰伏了四天之久的星狂终于看到自己等待以久的猎物落网了,他对着身边的厉山说道。

  “是!”厉山说着,对身后的一排士兵点点头。后面一排共十个士兵朝天射出十支深红色的响箭。

  “首领,红色响箭。”看到射上天空的红色响箭,雷克纳对安克雷奇大声叫道。

  “快,把他们全部给我叫回来!”安克雷奇大叫道,常年和埃南罗军交战的他们最知道红色响箭意味着什么了,那就是全歼。

  盗贼们看到在天上炸开的红色响箭,也都心中一惊,纷纷开始后退,拼命往安克雷奇方向靠拢,但是为时已晚。

  随着震天的喊杀声,那些农民打扮的逃难者,也陡然除去身上的伪装,拔出腰间的长剑,冲向原本凶神恶煞,而如今却四处逃窜的盗贼军。还有无数全副武装的士兵手拿长枪,腰挎长剑,从一个个农屋中跑了出来。这些本来是在马上战斗的战士在离开马背之后,是同样的骁勇。那些已经走进村庄的盗贼们骑在马上,被乡村狭窄的小道和小巷弄得完全无法施展,很多都是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就被一枪刺死。

  这些逃难者和隐藏在农屋中的士兵正是星狂军团的一万轻骑兵。

  而这个时候对盗贼军冲击最大、杀人数量最快的,甚至是决定安克雷奇十万大军无法逃脱被全歼命运的,却无疑是星狂的四万重骑兵。

  盗贼军虽然十万都是骑兵,但是他们全部都是轻骑兵,而且其中有将近三万多已经陷进了骑兵完全无法施展的村庄内,另外还没有进村庄的六万多也全在村庄外乱成一团。

  黑色,死神的颜色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团队形不整,指挥系统完全混乱的六万多盗贼军围逼过来。

  “他们真的是要全歼我们!”雷克纳这个时候,惊慌地说道。

  “首领,现在我们如何是好?”近百侍卫一片惶惶地问安克雷奇道。

  “终有一日,我会回来报仇的。”安克雷奇看着那一片蜂拥而来的“前进军”士兵,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护着我冲出去。”

  “首领,千万不可。现在我军只是被突然袭击,所以才一片慌乱,在实力上,他们并没有将我们全歼的能力。但是如果现在首领率先逃走的话,那这十万大军恐怕就真的要一个不剩的被‘前进军’全歼了。”雷克纳只是慌乱了一会,便冷静了下来。

  “那你说现在能怎么办?”安克雷奇有些恼火地问道。

  “首领现在应亲自乘马进入那六万大军当中,沿途大叫自己的名字,让大家都看到你还在,然后,人心自然可以稳定,士气也自然可以得以恢复,人群自然会跟着你的马匹奔跑。这样,我们或许可以在敌军对我们进行合围之前组织一定的力量,虽然我们不能确保打赢,但是最起码可以带走一部分人马,不至于被人全歼啊!”雷克纳急速地说道。

  “这样太危险了,他们是重骑兵,即使是阵地战我们也是必输无疑。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挽回了,我们还是在他们没有完成合围前,赶快逃吧。”安克雷奇已经被眼前星狂军团的四万重骑兵的惊天气势所震慑,完全没有了对抗的勇气。

  “首领,即使是逃跑,我们现在这些人也不够啊!”雷克纳作最后的努力道。

  “这些都是跟我多年的骁勇之士,护我出逃应该完全不是问题。”而且安克雷奇对于自己的的武力也是颇有自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上品三流位。

  “不要再说那么多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要是想留下,你就自己留下吧!”安克雷奇说着,催动身下的座骑像北方突去。

  “北边定有伏兵!”雷克纳使尽全力大叫道,但是安克雷奇完全不理会他。

  “唉——”雷克纳看着安克雷奇远去的身影,恨恨地拍了一下自己胯下的马,往那六万乱得一团糟的人马冲了过去。

  (三)

  “我是副官雷克纳,现在奉副首领安克雷奇之命,暂代前敌总司令所有的兄弟都要听我的命令。各级首领根据自己的级别可以指挥任何低于自己级别战士,任何级别低于命令者的人都必须无条件听从上级的命令。所有的人都不要慌,敌人的总数量没有超过两万,大家不必惊慌!只要跟着我的马头同进退,我们完全可以击溃来犯之敌!”雷克纳四处奔马大叫道。

  但是效果并不大,毕竟他不是真正的司令官。谁都知道安克雷奇肯定已经逃了,他区区一个副官根本就不能号令这些乱成一团的强盗。不过,还是有一小部分盗贼军听从了他的号令,跟着他的马头行进,人数大概在四千左右。

  在盗贼军乱成一片的时候,星狂军团的四万重骑兵踏着沉重的脚步向着这群乱军步步逼近。四路黑色的人马就像四道千斤闸一样,向着这近十万人马一步步压过来。

  可以想像,这四路人马汇聚的时候,必定是这些乱军被全部压成肉泥的时候。

  这些重骑兵维持着笔直的四道直线,一律手持长达近两米的长枪,急速地狂奔而来。那些在村外的六万多盗贼军为了逃避这些铁骑的冲杀,纷纷试图钻进村庄里。但是村里的士兵早就做好了准备,拒马、铁蒺藜,各种各样的阻挡工具都摆在各个村口,让这些盗贼完全无法进入村庄。

  村庄内不时传来的盗贼军的惨叫,这阵阵哀嚎让在村外的盗贼更加心慌意乱。想逃,但是该往哪里逃?除了天上,到处都是星狂军团黑色的重骑兵。

  “雷克纳副官,北边好像刚好薄弱些,我们是不是往那边突破。”有个作战经验丰富的盗贼小头目问雷克纳道。

  “北边是我们回家最便捷的路。‘前进军’不可能将这条路白白送给我们,那里肯定有埋伏。我猜真正的出路一定是在南边。”雷克纳说道。

  “怎么可能?副官你看不到那里的兵力最雄厚么?”另一头目指着南边高高升起的灰尘说道。

  “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指挥官在此处布置雄厚兵力正证明他在那一边并没有任何埋伏,只要我们努力冲杀,冲出包围圈之后就是生路。”雷克纳又道。

  “但是……”还有小头目想要发言。

  “不要再但是了,现在大军当前,分秒必争。愿意到北边去死的自己到北边去死,愿意跟着我到南边讨生路的,跟我到南边去讨生路。”雷克纳看时间紧迫也懒得再跟他们争执,不耐烦地说了一声,就拨马往南边突去。

  “兄弟们,三边皆是死路。大家跟着我往南冲啊!”雷克纳在马上站个半直,大叫了一声之后,就径自催马率先往南直冲而去。响应他这一声召唤的盗贼军大概有七千人。

  而其他的人马就纷纷一片混乱地往另外三个方向冲去,其中北边人数最多,在两万以上。

  两军终于开始交接。星狂军团的重骑兵刚开始几乎没有做任何举动,就当是前面完全没有阻挡物一样,继续往前冲。无数的盗贼军就这样被他们的长枪挑下马然后被战马的铁蹄踩得粉碎,连哀嚎的时间也没有。另外一些死得更加冤枉,居然是慌乱中自相践踏而死。

  快冲到村口的时候,重骑兵才慢慢放缓战马的速度,弃掉长枪,拔出战刀。而这时候,在这些部队后方的尸体已经堆积如山,全是被重达数百斤的人马合一的重骑兵踩得血肉模糊得盗贼军。

  那些试图突围的人马,这时候已经死去大半了。剩下那些,终于在一片绝望中拔出战刀,开始了几乎是无望的突围之路。

  但是重骑兵厚厚的甲等铠甲,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轻骑兵的战刀一下子就能砍开的,最多就是割开一道口子。

  于是,屠戮开始了,队形整齐,指挥有序的重骑兵们冲进混乱无比、各自为战的盗贼军中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大砍大杀。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身经百战,他们技巧纯熟,出手残酷,而且完全没有思想上的负担。他们杀的强盗,是替天行道,哪里有错?

  残肢断体在空中飞散,模糊了每一个人的眼睛。在每个人眼里,连蓝色的天空,金黄色的太阳也变得血红血红的。

  血,每个人都只看到血,看到杀戮,看到死亡。

  杀!杀!杀!每一个人在心里都只会叫嚷这样一个字眼!

  

第八章 大肆杀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