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星狂遇险

    “副官,我们已经损失大半了,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有一个盗贼有些绝望地对雷克纳说道。

  “相信我,没有错,支撑到最后,我们就可以活着!”雷克纳大声叫着,一刀劈开一个重骑兵,将他被全身包裹的身躯劈成两半。

  “我可是个四流位的武者,怎么能死在你们这种人手里?”雷克纳骄傲地想着。

  而他的这神威一刀,也大大激励了旁边人的士气。本来已经走投无路,这些人已有必死的觉悟,现在被雷克纳激起了求生之心后,这些强盗就开始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战斗力。

  一刀砍不动,两刀。一个砍不动,两个。就是这样,雷克纳带着的这七千人在这种将生命完全置之度外的打法下,开始有些转机。

  星狂军团打了那么多强盗,死在他们刀枪之下的盗贼已经有五十多万,但是他们还真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支盗贼军能够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在一时之间,那些训练有素的重骑兵也被他们打懵了,不知不觉中,居然让他们杀出来一条血路来。

  “不许放过一个!”星狂军团第三大队长迪拉克大叫道,并且首当其冲地冲向了这部分最顽强的反抗力量。

  “不让我逃,我就让你死!”已经杀红了眼的雷克纳见到迪拉克在大声叫嚷,就知道他肯定是个职衔不小的军官。于是他一边砍杀自己身旁的军士,一边向迪拉克悄悄靠近。

  数分钟后,两人相隔不到两米。

  “纳命来吧!”雷克纳大叫一声,从马上腾空而起,挥舞着手中近一米六的超长战刀向着正在酣战的迪拉克扑去。

  “啊……”迪拉克陡然抬头看见一道耀眼的光芒,大叫一声,右手自然而然地挥刀格挡,但是已经晚了。那道光芒已经落在他的头顶,借助那人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和冲力,直贯而下。

  他坐在马上的躯体被活生生分成了两半。

  “大队长?”星狂军团内有一重骑兵大叫道。其他的重骑兵也不由自主的因为他这一声呼叫而向这边望过来,入目即是他们刚刚死去的、肠肚撒满一地的大队长。然后,自然是难免有一阵小小的躁动。

  “杀啊!”盗贼军一看,知道雷克纳杀的是敌军一员大将,士气愈发高涨,更加没命地向着南边冲刺。本来占尽优势的重骑兵在这短暂的一瞬,居然有点处于劣势。

  “第三、第四大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快去看看?”在离战场南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被一千轻骑簇拥着的星狂对自己的侍卫长马坭撒叫道。

  “是!”马坭撒说着,就策马往那边冲去。

  虽然一时躁动,但是在兵力方面,星狂军团毕竟占了太大的优势。而且,他们毕竟都是百战余生的战士,所以他们并没有给的敌人太多时间。

  很快,他们又镇定下来,重新开始占据优势。

  但是在战场上,分秒之间便是生死的区别。就在他们松懈的那一刹那,雷克纳已经率领部分盗贼军冲出了他们的重重包围。

  “不要让他们跑了。布拉,率领你的两千人追上他们。”星狂军团第四大队的大队长特曼对第三大队的中队长布拉叫道。迪拉克已经身亡,现在特曼是这一块的最高指挥官,所以,特曼才会下命令让最外围也是最勇猛的布拉去追击。

  布拉是个年轻的战士,他的战略思考能力并不强,但是胜在勇猛,已经是个正式的四流位了。

  “跟我来!”布拉挥挥手,对着自己麾下的士兵叫道。两千人于是脱队尾随雷克纳而去。

  跟着雷克纳一起冲出重围的不到千人,但是他们胜在是轻骑兵,而且惯于劫掠他们也是惯于逃跑的。所以,他们一旦脱离包围圈,布拉的两千人根本就追不上他。

  “雷克纳万岁!”死里逃生的众强盗们欣喜若狂地齐声大叫道。

  “兄弟们,现在还不是欢呼的时候,我们还是快跑吧!”雷克纳这个时候可没有心情欢呼,他回过头对这侥幸逃生的不到一千人说道。

  “是!雷克纳副官!”这些盗贼心悦诚服地说道。

  正当这一群人庆幸着自己逃出生天的时候,他们刚好看到一个人向这里疾驰而来。是一个轻骑兵,从他的军装可以知道他是“前进军”的人。

  “兄弟们,把他射成刺猬。”雷克纳看那人坐在马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那马的步伐也是沉稳异常,就知道马上所坐的人肯定武技不低。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雷克纳下令道。

  “是!”众盗贼一声高呼,纷纷取出弓箭来。对重骑兵没有作用的箭射他可是刚好!

  “啊……糟糕!”那着“前进军”军装的人正是星狂的侍卫长马坭撒。他虽然是个三流位,但是猛然遇到这么一群人的时候心里也是一惊。要是万箭齐发的话,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着,马坭撒赶紧拨转马头,往星狂方向逃去。

  本来雷克纳想不理他,径自率军逃命去的。但是看着迫不及待地冲过去追击马坭撒的部分盗贼,他心里突然想起一个无比大胆的想法。

  “跟着他!”雷克纳大叫道。

  “是!”那些没有冲动到去追击的盗贼们听到他这么命令,一个个如脱兔般追了过去。

  马坭撒跑了一阵,往后一看,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于是,更加用力地拍打着马匹,恨不得这胯下的马能够长出翅膀来。

  但是这个马坭撒武技虽然不错,驭马技术却是一般。跑了没有多久,后面的那些盗贼军就跟他越离越近了。

  “噗”,一个跑得稍快的盗贼射出了一支长箭,刚刚扎在马坭撒的左臂上。但是这样程度的攻击除了刺激马坭撒更加疯狂地打马以外,并没有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的伤害。他毕竟是三流位,还不至于脆弱到在手上中一箭就翻身落马。

  “不要射死他!”雷克纳大叫道。

  “啊……为什么?”盗贼们纷纷不解地问道,他们现在恨不得一下子射出一千支箭将他射成刺猬。

  “不要问为什么,遵令就是!”雷克纳大叫道。

  尽管都是不甘不愿的,但是现在他们对雷克纳已经是心悦诚服,所以对他的命令都遵从不误。

  于是这群盗贼大部分人不再射箭,只是策马狂追,众盗贼与马坭撒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但是还是有些射箭功夫到家的会不停地射箭,但是他们并没有射马坭撒的要害,而是专往他的四肢射。

  跑了没有多久,马坭撒已经被强盗们追得距离不到五米,四肢也已经中了二三十支箭,整个身子开始血流不止。

  “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但是,现在也终于让他撑到顶了。他看到了星狂的一千护卫兵。

  “果然没错!”雷克纳也同时看到了,他心中禁不住一阵狂喜,这正是他想要的,“要是能斩杀敌军的主将,说不定能够扭转乾坤。”

  “射死眼前这个,然后跟着去杀敌军主将!”雷克纳在马上站了起来,兴奋地用战刀指着穿着军团长大衣的星狂叫道。

  “杀啊!”听到可以擒杀对方的主将,盗贼们的兴奋程度到达了最高峰。

  “噗!噗!噗!噗!”上百箭插在马坭撒身上之后,他终于摇摇晃晃地从马上摔了下来!之后,近千盗贼军就踏过他的尸体大叫着,向着星狂的一千护卫军冲去。

  “军团长,敌军气势正盛,我们是不是应该避其锋芒?”虽然在人数上,护卫军丝毫不会比盗贼军少,但是盗贼军都是从必死之境地冲出来的人,此时此刻,他们的士气确实不是一直在这里观战的护卫军可以比拟的。所以,厉山才会对星狂提出这样的意见。

  这一千护卫军听了厉山的话,纷纷望向星狂,眼中也都闪烁着些微怯意。

  “‘前进军’何曾后退?言退者立斩!本军团长与你们共生死,布阵!”星狂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拔出长剑,大叫道!

  “是!”主将都不怕死,士兵们自然不敢惜命。在星狂冷静地指挥下,护卫军纷纷冲到星狂前面,组成一个有些分散,但是整齐的阵形。

  “放箭!”星狂又叫道。

  一阵阵整齐的箭雨往气势汹汹的盗贼军射去。虽然这些盗贼军都是能够从千军万马中冲杀出来的精良之士,但是在这一千人一轮齐射下,也被射翻两百多。而与此同时来自盗贼军凌乱的箭雨也射死了将近八十个护卫军。

  这一轮互射之后,盗贼军在雷克纳的率领下已经离星狂的护卫军只有不到三十米了。

  “基洛夫,你率领第一、二、三小队站在第一列,阻挡敌军的步伐。布斯克,你率领四、五小队退后五十米继续对敌人进行弓箭打击!”星狂镇定自若地指挥道,似乎完全不当这就要冲到自己的眼前的盗贼军一回事。

  “锵!”雷克纳一刀砍断一个士兵的长刀,顺带还砍掉了他的头颅,两军终于开始正式接触。这时候,护卫军的人数大概是九百二十,而盗贼军是不到七百。

  “射!”这时候,布斯克下令道。

  又是一轮箭雨落在已经有些密集,但是还没有和护卫军接触的盗贼军身上。这一轮箭雨的杀伤率显然因为盗贼军的密集程度增高而高了很多。这一击,盗贼军的损失又是将近两百。

  “军团长,此地乃万险之地,实在不宜久留。现在布斯克他们能够帮我们挡一阵子,我们不如趁此机会……”厉山看到雷克纳勇猛的样子,又道。

  “啪!”厉山的脸上这时深深地印上了五个红指印,“你再说我就一剑砍了你。”

  “把弓箭给我!”星狂伸出手对自己身旁惟一的一个侍卫说道,“你也去帮忙!”

  “是!”那侍卫响亮地答了一声,把弓箭交给星狂之后,策马冲进站阵。星狂拿弓在手,瞄准那个敌军那个最勇猛的人——雷克纳!

  “射!”布斯克又是一声令下。

  第三轮箭雨发射,近四百支箭整齐地射向了天空。绝大部分落在了盗贼军的身上,但是也有一部分误伤了护卫军。在这第三轮弓箭发射的同时,星狂的那一箭也了射出去。

  雷克纳正一刀砍下一个护卫军的左手,却突然感觉到有一道劲风正向自己袭来。他也不抬头,赶紧后仰,那一箭于是越过他,将他身后一个士兵射翻在地。

  “好险!”雷克纳暗道,这力道不像是普通士兵。他一边想着,一边抬头张望,正看见拿着长弓在那里惋惜的星狂。

  “布斯克,加入战团。”星狂大叫道,这个时候两军已经完全杀成一团,弓箭已经没有作用了。

  这个时候,星狂的护卫军是七百五十左右,而盗贼军只有不到三百五十。护卫军的人数多出盗贼两倍有余,而且现在在士气上,双方已经是不相上下。

  “好吧,就让我还你一箭,决定我们的命运吧!”雷克纳见自己这方面渐渐落至下风,而且不久后后面的追兵也将赶到。所以,他便在心里暗自下决心道。

  雷克纳突然整个身子踩着身下的马匹,身形又是暴起。在半空中时,突然发出一箭。

  这一箭隐约带着风雷之声,直向星狂奔去。星狂看到那勇猛之士突然暴起,心知不好,虽然已做好防范的准备,但是那一箭实在是太快,星狂尽管已经竭尽全力躲避,但是还是被那箭穿胸而过!

  “军团长!”厉山一声尖叫!他这一声尖叫惹得众士兵纷纷回头。

  “我没事!”星狂毫不理会厉山的尖叫,竭尽全力更加大声地叫道。士兵们见军团长依然身形稳稳地坐在马上,以为是一场虚惊,于是又专心投入战斗!

  “唉,功败垂成!”雷克纳心有不甘地在心里说道,他知道他那一箭就算不能要星狂的命,至少也能让他重伤,星狂撑不了多久肯定会摔下马来。但是形势比人强,敌人的人数是自己的两倍多,在装备战力上又比自己强,自己原先zhan有的士气的便宜,现在也一点也没有了。而要想再射一箭也已经没有可能,已经有一队士兵跑到星狂身边将他围起来了。

  所以,现在可以说,他们已经是毫无胜算可算了。

  “兄弟们,撤!”再战无益,后又有追兵,雷克纳心中虽是百般不愿,但是也没有办法,只好大声叫道。说着,拨转马头,率先跑开。众盗贼见他逃跑,也赶紧一哄而散,跟着跑了。

  “布斯克,你带着你的人留下来保护军团长!”勇猛的基洛夫见到盗贼军逃跑,赶紧大喊一声,就准备领着自己的三百多人追击。

  “穷寇莫追!射箭就是了!”星狂使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若是平时,他肯定已经命令自己的属下全力追击,但是现在星狂却发出了相反的命令。

  “这个盗贼头子不简单,基洛夫头脑简单,恐怕会中他的诡计。我现在大事已成,没有必要犯险。”星狂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求稳的心态。

  尽管心有不甘,但是大家都知道星狂治军之严,也没有人敢反抗,只好站在原地放箭射击。就是这样,也射死了四五十个跑得慢的。

  等到盗贼军逃出护卫军射程之后,人数已经从逃跑时的不到一千人变成了不到三百人了。整个战斗过程不到五分钟,双方就死伤了将近一半的人数,战斗不可谓不激烈。

  这一战,雷克纳的大胆突袭固然英勇可嘉,但是星狂的临危不乱也更值得赞赏。本来这一战,星狂可是算是占了优势,但是雷克纳留给了星狂的一箭却让结局有了些不同。

  “呵……”看到雷克纳军走远之后,星狂终于轻哼一声,口吐鲜血,从马上栽了下来。

  “我们还会见面的!”在昏迷前,星狂在心里默默念道。

  * * * 事实上,从星狂的四万重骑兵手中逃出来的并不只是雷克纳军,安克雷奇副头领还有一些往北突击的盗贼军也有一小部分侥幸逃生。

  但是当后面那些逃出重围的大概三千多盗贼军骑马跑出不到三分钟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们万万不想看到的情景——在大道上架满拒马和铁蒺藜,拒马前面是已经死去的安克雷奇副统领和他的十几个侍卫,拒马后面是两千齐整的连弩兵!这是星狂用两千轻骑兵改装而成的。

  “投降不杀!”那些人齐声大叫。

  “我们投降,我们投降!”那些盗贼见这个阵仗,个个吓得半死。纷纷从马上滚了下来,高举双手道。

  “全部除下武器,集中到马群的前面。”有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说道。

  “是!是!”现在“前进军”就是让他们脱guang,他们也会照做不误。

  过了一阵,完全解除武装的三千盗贼军,整整齐齐地排队站在了马群的前面。

  “好,你们十分听话,很配合,我很开心!”那指挥官笑笑,回过头,对着后面一挥手。

  一万多支箭向着整齐地站成一排排的盗贼军射去。

  “‘前进军’真无耻,居然杀俘虏!”那些盗贼军在临死前觉悟地大骂道。

  “去你妈的!你们也配做俘虏?”那个指挥官恶狠狠地回过头来对着那些个中箭倒地但是还没有完全死去的盗贼军骂道。这个指挥官是“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人,他的家乡就曾经被断天盗贼团洗劫三次之多,他一家四口都是断天盗贼团所杀,所以对断天盗贼团可谓恨之入骨!

  “再射!”那指挥官又一挥手。

  “是!”又是一万多支箭!这两千轻骑兵也全部都是“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人,几乎个个都受过断天盗贼团的欺凌,所以这时候自然不会手软。

  一共射了六轮,这两千人才肯罢手,七万两千支箭插在这三千多盗贼军身上。他们几乎个个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刺猬。

  “把马和装备拿走,回军营领功!”之后,那指挥官对着身后两千士兵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那两千士兵也丝毫不带怜悯地踏过这些刚刚被他们杀死的人的尸首,去攫取他们的战利品。每次战斗结束之后,他们都是这样的,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奇怪,也丝毫不觉得残忍。他们之所以会这样,尽管有很大的因素是因为他们确实跟断天盗贼团有着血海深仇,但是星狂的性格对于他的军队的影响也不能忽视。

  “星狂的军队是一支真正的军队,没有感情,也从不思考。”日后,在史学家们从“大陆第一个历史学家”白木的记录中见到过这样一段文字。

  

第九章 星狂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