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大复兴计划

    

  “马拉昂战役”之后,星狂的“狂帅”之称正式名传天下。十万大军进入“永久中立之地”中部不到三天就被杀得只剩下两百八十四骑逃回,这样的战绩,实在是足以傲视天下了。

  当“马拉昂战役”的消息传遍天下之后,三大势力立马顿足不前,连“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边境线都没有踏过。

  2108年4月13日至16日三天里,三大势力先后送来永久和平协议。依维斯和请学商量了之后,在这三张协议上都是大笔一挥——“我们永远不会乞求和平!”

  而在“前进军”春风得意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人却正在被迫作出人生最无奈的抉择。

  “属下参见副首领。”在断天盗贼团与“前进军”边境接壤处的埃默斯城,雷克纳已经带着他的两百八十三骑等了好几天了。现在总算将另一个副首领苏底里盼来了。

  “坐!”苏底里说道。

  雷克纳从苏底里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所以有些诚惶诚恐地走到议事厅的一张凳子上斜斜地坐着。

  “听他们说,这几天你都没有解下盔甲和武器,也没有洗澡休息?”苏底里的语气稍微和善了些。

  “我等护驾不利,哪里还敢洗澡休息!”雷克纳赶紧又跪倒在地,称罪道。但是事情的事相却是,雷克纳害怕断天盗贼团总部对他们这两百多人独自逃生十分不满而大开杀戒,所以才人不解甲,马不下鞍。这一切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为了以防万一!

  “安克雷奇为人过于刚直,不听人言,怎么会是你的错?”苏底里咬牙切齿地说道,“要怪也只能怪那个星狂心狠手辣。”

  “属下死罪!”雷克纳的头愈发的低了,他明显的感觉到了苏底里的杀气。苏底里是上品三流位,他要是要杀雷克纳,雷克纳是不会有反抗余地的。

  “算了,所有的事情回浮岩城再说吧。回去让你的兄弟们好好洗个澡,跟我回浮岩城吧。”苏底里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慢慢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杀气收回道。

  “属下……属下这就去办!”雷克纳,有些颤抖地站起来,小跑着往门外走去。

  “不正常!不正常!看来总部已经下决心要除掉我们了。”一出门,雷克纳就在心里暗暗道。

  他暗自分析道:“如果总部真的要宽恕我们的话,绝对不会是苏底里来。谁都知道苏底里是安克雷奇的拜把兄弟,两人关系一向极好。刚才说到安克雷奇的死的时候,他心中愤恨到了极点,连杀气也不自觉的外溢。这次我们逃出,但是却让安克雷奇战死,要是要宽恕我们怎么会让他来?而且,苏底里为人暴躁。如果总部派他前来的话,他必定极力反对,就算被迫前来,对着我也应该是大发脾气,甚至是大打出手,绝对不可能语气这么谦和。其次,他一来什么都不说,先就说我们没有解除武装的事。很明显,他对于此事极为过敏。而他刚才也完全没有提及我们已经受到总部赦免,只是催促我去解除我那两百多人的武装。由此看业,事情已经什么好怀疑的了,伊那大头领肯定已经决定抛弃我们这两百多人来为安克雷奇祭祀了!”经过一番缜密的推理后,雷克纳终于彻底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且,身后跟着的一个全副武装的百人队似乎在更加明确地证明他的判断。

  “看来只能这样了!”雷克纳抬头望着蓝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说完,就大踏步地往城外的一个破旧马棚走去。

  这几天来,他们两百多人都是住在那里。要是说是埃默斯城的守军虐待他们,那就又有点冤枉埃默斯的守军了。

  事实上,住在这里全部是他们自己的主意,准确地说,是雷克纳的主意。对此,雷克纳给守军的理由是,“我们战败逃生,没有脸面进断天盗贼团的城池。战马也是我们在马拉昂战役的战友。在接到总部的处置命令以前,我们要和我们的战友住在一起。”而雷克纳给他的那两百多出生入死的老兄弟说的就是实话了,“只要有马,我们想跑也快些啊!住在城外,就不怕被人关起来关门打狗了。”

  * * * “老大回来了!”看到雷克纳的一个盗贼见到雷克纳回来之后,欣喜地向有些萎靡的盗贼群大声叫道。在几天里,雷克纳用他的头脑和行动彻底征服了这帮盗贼的心,所以他们才会这样称呼他。尽管,这些能够经过九灾十难才逃出来的都是成了精的老盗贼油子,但是他们喊年仅二十六岁的雷克纳做老大的时候还是心悦诚服的。

  “老大!”看到雷克纳的归来,其他的两百多盗贼也高兴地一起喊道。

  跟在后面的那个队长听到他们这样的称呼雷克纳,很明显的就显得有些不自然。

  在盗贼团中,喊统领、喊队长、喊头领都是很平常的事,虽然这些其实都是职位的称呼。小队长管五十人,中队长管两百五十人,大队长管一千两百五十人,统领管一万人,大统领管五万人,再上就是头领了。

  盗贼虽然做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但是做盗贼的其实都是很自负的,在他们内心深处,他们很难真正服一个人,最多只是认为别人比自己运气好一点,没有什么了不起。自己只要运气好一点,一样可以坐到他的位子。所以盗贼的管辖比较困难,同级之间很难互相买账,就算是自己的上级,也未必在心里真的看得起。在盗贼团里,下级火拼上级的事时有发生,这也是被盗贼团默认的。谁要是有本事把自己的上司干掉又有能力抵抗可能的报复的话,那他就可以坐他的上级的位子,这在盗贼圈子里,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断天盗贼团的现任头领伊那就是火拼掉他当年的上司芒特多林才坐上现在的位子的。

  但是在盗贼团里,听到人喊老大却是很少的,像现在两百多人喊同一个人做老大尤其难得。因为如果一个盗贼喊另一个人老大的话,那么就意味着这个盗贼对这个人是彻底的敬服,就表示愿意永远信任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也永远不会背弃他。这对于一个高傲的盗贼来说是极其难做到的。

  但是现在,却有两百多个可称是百里挑一的顶尖盗贼(关于这批盗贼的顶尖水准,大家完全不用怀疑。他们能从马拉昂战役中活着突围出来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心悦诚服地称呼雷克纳为老大,这怎么会不让那个队长变色呢?

  “谈得很好,大家放心。”雷克纳轻松地笑着说道。但是他笑着说着一番话的时候,他的眼里却闪烁着另外一种光芒。盗贼里面的那些最有经验的老盗贼很快就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他的意思,“危——险!警戒!”

  “大家上马,一起跟着苏底里副头领的属下去洗洗吧。然后,我们就要回浮岩城等候总部的嘉奖了。”雷克纳依然是笑盈盈地说道。

  雷克纳这一句话说完之后,在场所有从马拉昂战役逃回来的盗贼都明白了雷克纳口中的“嘉奖”是什么意思。而雷克纳背后那个队长脸色却更加难看,但是一时间也不好随便发作。

  总部之所以一直没有表明态度,虽然主要是因为各个首领之间对如何处置这两百多人各持己见,但是更重要的是害怕这两百多从生死场冲杀回来的猛士反抗惩罚,而对兵力本来就不雄厚的埃默斯城造成不必要的打击。所以现在这个时候,那个队长是绝对不会轻易动手的。

  “上马!”雷克纳突然大叫一声!

  众盗贼于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飞身上马。

  “抽刀!”正在那个队长和身后的百人队被雷克纳的这一声大叫震得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雷克纳的长刀已经掠过了那个队长的颈项。

  “杀!”那两百多盗贼见雷克纳已经出手,马上风一样冲了过去。

  四分钟不到,这个百人队就已经全部丧身在雷克纳和他手下的刀下,无一幸免。而雷克纳自己的部队只有四个轻伤,没有一个死亡。

  这两百多人绝对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杀的时候不知道多爽快,但是杀完之后,这一群盗贼们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想,回浮岩城的路已经彻底断了,现在我们不论说什么,回到总部都是死路一条……我们在断天盗贼团的日子已经到头了。”雷克纳有些无奈地说道。

  “那我们不如去投那个什么‘前进军’吧?”有人提议道。

  “混账,就算是去总部送死,我雷克纳也决不向杀死我们十万兄弟的侩子手投降!”雷克纳听了那人的话,怒道。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人看雷克纳发了这么大的脾气,赶紧讷讷地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何去何从呢?要不然我们自组一支势力吧,只要我们大家齐心,再加上老大这么精明能干,我们不久之后一定会比‘前进军’和断天盗贼团更加强大的!”有一个大胆的强盗提议道。

  “对啊,我早就看不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了。我们能够站在这里的,都是身经百战的人,我们之所以不能爬上高位,缺的只是运气,能耐并不比他们差!现在老大这么英明神武,要是愿意带着我们闯的话,我们一定是前程似锦啊!”有另一个盗贼大声附和着说道。

  “你们太单纯了!”雷克纳苦笑一声,“我告诉你们吧,群雄割据的时代很快就要过去了,几百个人就可以创建势力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如果我料得没有错的话,十年之内,整个大陆都将被统一。”

  “老大为什么这么说?现在什么都没有改变啊?”有一个盗贼不解地问道。

  “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表面,去年基欧的国王已经死掉,现在国内正在争皇位。普兰斯的国王据说也岌岌可危,几兄弟又是不和,实力也很相近,海罗的实力从来只能自保,我们永久中立之地是四分五裂,蓝达雅更是不理世事。而真正好战而又国力稳定,实力得到保存的只有埃南罗一国。如果不是‘前进军’突然冒出来的话,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埃南罗将会出现一个人率军统一整个大陆了。”雷克纳侃侃而谈道。

  “那个人是谁?”

  “佛都王子!”雷克纳一脸景仰地说道。

  “佛都王子?老大你不会是想投……”众盗贼一起大叫道。

  “正是如此!如今天下,可以保得住我们性命又可以让我们报仇雪恨的只有佛都王子一人了。诸位当中有谁不服他吗?”雷克纳问道。

  “不是不服,只是……”

  断天盗贼团有谁敢不服佛都,就连他们的头领伊那也不得不对这个几乎是算无遗策的佛都表示心悦诚服。只是,佛都一贯是断天盗贼团的死敌,盗贼们都习惯了把他当作敌人,现在突然说要投他,任谁都会有些想不通。

  “成大事者,就是要有将昨日的敌人化为今日朋友的胸怀!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我们又凭什么去为十万死在马拉昂的兄弟们报仇?”雷克纳问道。

  “但是死在佛都手里的兄弟也不少啊!”有盗贼反问道。

  “这个我自有计议,诸位信我就是了。”雷克纳信心满满地说道。

  “既然老大这么说了,我们就相信老大就是了。老大是不会错的!”一个强盗见雷克纳主意已定,马上表示支持!

  “唉,这么复杂的东西就让老大去想吧。我们跟着老大干就是了,老大不会错的!”另一个强盗附和道。

  “对,听老大的。”盗贼们纷纷说道。

  “好,既然大家计议已定,那我们就出发吧!”雷克纳见众位盗贼这么齐心,一挥马鞭,率先冲了出去。

  “驾!”众盗贼们也纷纷策马追随在雷克纳的背后,向着北方而去。

  * * * “什么?雷克纳逃去埃南罗?”当星狂听说那天拿箭射伤他的人成功逃脱了断天盗贼团的全力缉捕,逃往埃南罗的时候,大惊失色道。

  “不过是你的手下败将而已,星狂你没有必要太过紧张!”请学笑着对星狂说道。对于星狂在马拉昂的战绩以及在面临危难时所表现出来的魄力,请学是由衷地赞赏的。

  “你好好养伤吧,其他的不要想了。”依维斯本来对星狂为了获胜完全不管平民死活的做法是很不认同的,但是现在星狂都已经躺在病床之上了,也不好再横加指责。

  “我想,你们弄错了。败在我手上的是安克雷奇,不是雷克纳。如果是光明正大地在战场上较量,我们两个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星狂肃穆道,“此人日后定将成为我们‘前进军’的大患。”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投靠了埃南罗。”风杨插言道。

  “埃南罗有佛都。”请学也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件事情。

  “我建议在马拉昂地区建立一个‘前进军’分部,让至少一个军团的兵力在此地驻守。并在此地建立通信营间谍处分部,密切监视断天盗贼团和埃南罗的动向。”星狂说道。

  “佛都和雷克纳的联合确实值得我们这么做。”请学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他知道佛都的分量,而雷克纳既然得到了星狂如此推崇,自然也不会是易与之辈。

  “好吧,那就这么决定,让风杨去吧。要注意好好安抚当地的民心。”说到这个,星狂有些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了下来。他心里清楚自己的这一场胜仗到底是建立在无数老百姓的损失的基础上。

  “对了,还有,凡是在马拉昂战役中牵涉到的所有地区都要尽量得到‘大复兴计划’的好处,而且我们对这些地区永久免税!”依维斯又转过头对请学说道。

  “那是当然。”请学笑道。好在“马拉昂战役”所牵涉的地区并不算太广,要不然请学也不会答应得这么爽快。

  “大复兴计划”是由请学发起的一个大型计划,简单地说,“大复兴计划”就是准备在“永久中立之地”建立全面的、有系统、有组织的政府管理与税收系统。

  * * * 为此,几天后,请学面对着将近一千名来自“永久中立之地”中部各地的代表发表了一个长篇发言。这篇发言后来被称为“阿尔斯之光”。

  “第三次神圣之战时,妖怪族自爆的地点就是我们所站的这片土地的上空。这一天,这片土地的主人死伤殆尽。

  “数万年来,尽管无数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片土地,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生活、相恋,但数万年来,这片土地都是无主之地!没有任何人愿意承认别人是这块土地的主人,即使是在这里生长近万年的人也没有能力获得这个荣誉。因为人们永远都牢牢地抓住数万年前这片土地的主人已经死伤殆尽的史实不肯放手。也正是因为如此,‘永久中立之地’在这数万年来从不曾拥有和平。无论是强壮的、还是孱弱的;无论是聪明的、还是愚蠢的;无论是斯文的、还是野蛮的;无论是富有的、还是贫穷的。我们都在厮杀,都在试图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史载,‘永久中立之地’死于妖怪族自爆的人数是两亿六千万。但是我不知道诸位是否认真地统计过。这数万年来,这块土地上死于同类之手的人类一共有多少?很巧,我统计过,是一百亿以上!诸位,请你们听清楚,是一百亿!

  “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奋斗?

  “如果是为了荣誉,‘永久中立之地’的人已经被全世界公认为最狡诈的人;如果是为了财富,‘永久中立之地’的人已经被全世界公认为最贫穷的人;如果是为了欢乐,‘永久中立之地’的人已经被全世界公认为最可怜的人。

  “我们吃不饱,穿不暖,我们失去了荣誉,我们无法找到信任,也无法相信别人。

  “我们在厮杀,我们在争斗,我们在尔虞我诈。

  “在这块土地上,善良被丑恶征服,文明被野蛮征服,正直被狡诈征服,信义被背叛征服。

  “诸位,假如你们现在就要死去。,你们是否会觉得悲哀,因为你们死去的时候竟然一无所有。”当时,请学说到这里,全场近千名代表无一不羞愧地低下头。

  “几万年了,诸位,已经几万年了。我们再也找不到理由来欺骗自己继续将这个错误延续下去了;我们再也不能让我们脚下这片土地,让我们头顶这片天空为我们感到羞愧。

  “诸位,我要告诉你们,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让这片土地获得祥和,我们可以让这片土地上的居民获得安宁;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使我们自己富足,我们可以获得别人的尊敬;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消灭这片土地上所有的丑恶、野蛮、狡诈、还有背叛;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拥有一个比世界任何国家民族都更加美好强大的家园;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拥有比世界任何人都不逊色的幸福生活。

  “几万年来,我们一直在争论谁才这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今天,我告诉你们,这片土地属于正直的人、属于善良的人、属于文明的人、属于天真的人、属于守信用的人、属于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人!

  “几万年了,诸位,几万年了。几万年的教训是不是可以让我们下定决心,抛弃彼此的成见、抛弃彼此的怨恨、抛弃彼此的敌视。几万年的时间是不是已经告诉我们我们是时候携起手来,共建一个让全世界都忌妒的美好家园?

  “诸位,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几万年的迷雾中走出来,去做一些我们早就应该做的事!

  “下决心吧,诸位!几万年的祖先的魂灵正注视着你们!湛蓝的苍天正注视着你们!浑厚的大地正注视着你们!下决心吧,诸位!为了信任你们的人民,为了深爱你的家人,为了你们自己,下决心吧!”请学声嘶力竭地喊道。

  “伟大的智者,告诉我们,我们该怎么做?伟大的智者,请你指点我们,我们该怎么做?”请学的呼吁喊出之后,全场的代表群情激动地大声回应道。

  “我们将在‘永久中立之地’的中部建立起完整的政府管理系统,我们将建立起完整的治安系统,我们将建立起完整的税收系统,我们将建立起完整的民政法制系统。

  “我们将使你们不必手中握刀,也可以保护自己的财产和生命;我们将使你们村口的大路变得宽敞;让你们的水渠变得更加通畅;我们将让你们的冤屈得到声张;我们将让你们的尊严得到维护;我们将让你们的自由得到保证;我们将让你们的生活更加安定!

  “我们将建立完善的交通邮政系统,我们将建立强大的军队,我们将建立有力的警察队伍,我们将建立公正的法庭。我们保护一切弱小者,我们保护一切善良者,我们保护一切‘永久中立之地’的公民。而且我们还将和你们一起建立一个从所未有的议会制度,这里的所有成员都将从你们之中选举出来。你们将有权监察我们的工作,有权任免最高领袖,有权更改法律,有权调整税收!而你们所要付出的只是勤奋工作,恪守法律。

  “我敢肯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在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不,应该是在整个世界都将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所振奋。我更肯定,到时候,全世界的人们都一定会跟随我们的脚步!”请学说到这里,大手一挥。此时,下面的代表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都跟随着他的演讲而大呼口号:“前进军万岁!永久中立之地万岁!”

  这次会议之后,请学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实施起“大复兴计划”了。这个计划的推广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顺利,整个“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人都几乎为了“阿尔斯光”的这篇宣言而疯狂,他们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了“永久中立之地”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当中。

  即使是四大势力辖区也有很多人为了这篇“阿尔斯之光”而激动不已,连夜投奔到“永久中立之地”中部来。甚至连一些手握实权的人也对这篇宣言很感兴趣,比如南边风起商团的团长萨德。

  后来的史学家们一致认为,这篇发言对于“前进军”统一“永久中立之地”起到了不可忽略的积极作用。但是同时它也坚定和加快了四大强国对“前进军”进行武装干涉的步伐。

  

第十章 大复兴计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