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暗中勾结

    

  两个月静悄悄的过去了。

  “永久中立之地”中部的建设依然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前进军”的部队实际编制已经达到三十一万整。除风杨军团五万人外,其他二十六万全部在阿尔斯山脉一带训练待命。

  这是宁静的两个月,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一举将敌人击溃的机会。所有人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所有人都觉得事情就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然而,战场永远有一个古老的定律,那就是胜利者只有一个。

  一个黑夜,卡纳亚一个被严密监视的驿站中,闪进一个黑影。他轻巧地放倒门前的两个侍卫之后,悄悄潜进了一个房间。

  “西龙,西龙。”这个黑衣人进房之后,对着黑暗轻轻地唤道。

  “巴罗,是你吗?”黑暗中有人回应。

  “是我。”那黑影答道。

  “你怎么会来?”西龙疑惑地问道。

  “西龙,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把你带进卡纳亚的,这个地方不适合你。”巴罗有些激动地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西龙问道。

  “我不小心听到父亲跟二王子说要拿你性命。”巴罗说道。

  “这在我预料之中。”西龙冷笑一声,说道。

  “这是解你体内的毒的,你先把它吃下去,十二个小时之后,你的斗气就可以回复了。”巴罗说着递给西龙一粒药丸。

  “巴罗,你来救我做什么,这样会连累你的。”西龙一口吃掉药丸,又道。

  “现在我们不要说那么多了。我现在就把你的乌金手铐、脚链打开。你快逃吧!”巴罗说着,从怀里逃出钥匙,打开西龙的手铐、脚链。

  “你哪来的钥匙?”西龙奇怪地问道。

  “我在我父亲房里偷的。”巴罗说道。

  “巴罗,你这样做,你父亲不会原谅你的。”西龙说道。

  这时,窗外已经开始乱成一片了。显然,已经有人发现巴罗的潜入了。

  “不要说那么多了!快走吧!”巴罗见情势紧急,赶紧催道。

  “不行,我不能走。我不能连累你!”西龙却丝毫不动。

  “西龙,我巴罗当初将你好好地带入卡纳亚,我今天就有义务将你好好地送出去。”巴罗又道。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谁都知道是你放我出去的。到时候,亲王殿下怪罪下来,你如何承担?”西龙又道。

  “西龙,你现在不走就真是害我。等一下来捉你的一定是我的父亲,难道你非要逼我为了你和我的父亲动手吗?”巴罗大声叫道。现在反正已经被人发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唉——”西龙一跺脚,无奈地向门外走去。

  “西龙,我们是不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西龙刚刚踏出门,巴罗又问道。

  “当然!”西龙回过头,坚定地答道。

  “有这句话就够了,快走!”巴罗听罢,微微一笑,说道。

  十分钟后,巴蒂和佛都才先后赶到现场。看到巴蒂来了,众士兵们才敢打着火把冲进房间。

  “巴罗?”巴蒂看清坐在床上的人之后,吃惊地叫道,“西龙呢?”

  “儿臣已经将他放了!”巴罗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这逆障,居然胆敢私放西龙?”巴蒂气得连声音都在发抖。

  “父亲,西龙是我的朋友!”巴罗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混账,你还敢顶嘴!”巴蒂说着就要一掌劈向巴罗,而巴罗却闭上眼睛,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巴蒂住手!”佛都大喝一声。

  “二殿下,逆子浑噩,请容臣下拿他性命。”巴蒂赶紧跪倒在地,道,手却忍不住微抖。

  “已经走了一个安邦之才,埃南罗再禁不起失去一个定国之士的损失了。我本就有放走西龙的意思,只是一时间找不到名目,如今巴罗这样做,倒也遂了我的心愿。巴罗重情重义,没有什么大错。”佛都依然是脸色和蔼地说道。

  但是他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扶起巴蒂,而是径自走出了房间。

  “看来要催他们那边快点行动了。”佛都在心里暗暗道第二天,巴蒂又被佛都召见。

  “臣下父子皆有死罪。”见到佛都,巴蒂赶紧又跪在地上请罪道。

  “现在不要再说这些了,你赶紧亲自出马去追查西龙的下落。”佛都说道。

  “是,臣马上去办。”巴蒂赶紧道。

  “就算抓不到西龙,也不能让他那么快逃出埃南罗,时间拖得越长越好。另外,下令与‘永久中立之地’的交界处从今天开始,只准进不准出!”佛都又道。

  “是!”巴蒂应道。

  第三天,佛都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因为他受收到来自‘永久中立之地’的一封信——“吾等皆已准备就绪,但等亲王殿下一声令下。”

  “希望能够赶在西龙的前面。”佛都深吸一口气,暗道。

  “召见雷克纳伯爵!”想完,他又大声喊道。

  四天后,也就是圣历2108年7月13日,断天盗贼团总部浮岩城。

  “苏底里,给你看一个好东西。”在浮岩城一间密室内,断天盗贼团首领伊那笑着扔给苏底里一份文件。

  “是什么东西让首领你这么高兴?”苏底里问道。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伊那说道。

  “细作部的密报?”苏底里拿起桌上的文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埃南罗第三、四军团各抽调十万人马前往卡纳亚,昨日已经启程。”

  “这消息确切吗?”苏底里看完密报之后,兴奋地对伊那问道。

  “如果不是绝对可靠的消息,我会拿来给你看吗?”伊那说着,悠然地端起一杯葡萄酒说道。

  很多初次见到伊那的人都不相信他是个强盗,因为他看上去更像是个艺术家。

  他本来的长相并不算是英俊,但是他有一头披肩的长发,一双明亮的眼眸,再加上修长的指甲,使他有着让人感觉说不出的优雅。他说话也是轻声轻气,从来不呼呼喝喝,就算是下令杀人时,也是斯文备至。

  他虽然是个强盗,而且是实力深不可测的强盗,但是却极少开口跟人谈起打打杀杀的事。他最喜欢和人讨论的反而是音乐、戏剧、舞蹈、雕塑。

  也正是因为这样,浮岩城作为一个强盗窝居然令人惊讶地聚集了一批有着高超水准的艺术家。因为在这样一个乱世,居然只有伊那这样一个强盗头会毫不吝惜地出钱赞助他们。

  艺术家要靠强盗来养活,这真是对这乱世最大的讽刺。

  “但是埃南罗为什么会无端端地将二十万大军调往卡纳亚?要知道,第三、四军团要防守的不止是我们,他们还有与第一、二军团协防普兰斯的责任啊。难道佛都真的这么有信心,只用区区二十万人就能完成这些任务吗?”苏底里虽然谋略远在伊那之下,但是既然能够当到副首领也不可能是全然白痴。

  “苏底里啊,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要想做一个伟大的强盗,不能只会打打杀杀,要学会用脑才行。你知道吗?虽然在不久前的卡纳亚之争中,佛都是斗过了他的叔叔克洛亚,但是他并没有完全控制住国内的形势,最起码王城近卫军和第一军团还不在他的控制之中。”伊那轻轻啜一口杯中的葡萄酒,说道。

  “为什么?佛都的哥哥现在是埃南罗的国王,对他完全信任。而他自己又掌握了实权,埃南罗还有什么不在他控制之中的?”苏底里不解地问道。

  “王城近卫军军团长受延、第一军团军团长特普从前全部都是克洛亚的人。虽然临阵反戈,但是他们跟佛都始终都不是一条心的。所以,他们两个对佛都来说是如鲠在喉。对于他们两个人,佛都自然是巴不得除之而后快了,而且我最近听说特普在埃南罗的东北边好像也不是很老实。你也知道,在三天前,青年近卫军就已经有一半也就是十万人被调往东北了。”伊那又说道。

  “那么这么说,这二十万大军并不是前往卡纳亚,而是要被带去对付特普吗?”以苏底里简单的头脑能够推测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对付特普,巴蒂的第二军团再加上那十万青年近卫军就已经够了。这二十万大军的确是前往卡纳亚的。”伊那肯定地说道。

  “既然不是对付特普,那……这二十万大军肯定是去对付受延的,是吗?”苏底里又说道。

  “看来,苏底里你确实有很大进步。你猜得没错,佛都他要对特普下手,就不能不担心受延的反弹,但是仅凭卡纳亚留下的那十万青年近卫军又担心不能完全控制得住受延。所以,佛都就从第三、四军团抽调二十万人到卡纳亚去以防万一。”伊那说道。

  “听说受延也是个狡猾的人,他不可能察觉不到佛都的阴谋的啊。”苏底里提醒道。

  “那又怎样?主动权在佛都的手里,他手里的二十万人是不是全听他的都是问题。而且就算他发难,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在短时间内可以战胜佛都手里的十万青年近卫军。到时候,二十万大军又赶到了卡纳亚,他受延纵有三头六臂又有什么用呢?”伊那笑道。

  “佛都就是抓住受延这个弱点,所以才敢这样大肆行动。事实上,佛都只要制服了特普,受延就只有任凭佛都处理一条路了,对不对?”苏底里终于算跟上伊那的思维了。

  “全部猜中!有奖!”伊那说着,又给苏底里倒了一杯红酒。

  “那我们又是时候到埃南罗发发小财了?”苏底里端着酒,高兴地站起来,说道。

  “今年我们的运气一直不大好,现在也是时候转转运了。”伊那微笑着,轻轻拍了拍苏底里的肩膀。这是他心情极度良好的表现,只有在心情极好的情况下,伊那才会拍别人的肩膀,“对了,我们要记得留意一下红牙佣兵团。我想,佛都一定会出钱请他们来骚扰我们的。”

  “首领请放心,这些我会办的。我们为了即将到来的好运气,先干一杯!”苏底里说着,喜洋洋地端起酒杯,跟伊那轻轻碰了个杯。

  “苏底里,这次由你亲自带队。给你十万人够不够?”伊那说着,微微扬起眉头。

  “我什么时候出发?”经过马拉昂战役之后,断天盗贼团确实是有些伤了元气。虽然经过最快的补充,但是断天盗贼团的辖区全是一片荒地,经济贫瘠,人口又不多(要是经济环境好,断天也不用靠打劫为生啦!),所以补充力不是那么强。到现在断天盗贼团的兵力还是不到二十五万,所以当苏底里听到伊那居然肯给他十万人的时候,当然是喜出望外。

  “随你高兴啊!”伊那笑笑,说道。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明天就出发。”苏底里说着赶紧放下酒杯,小跑着冲出门外。他是个标准的强盗,一听到打家劫舍就两眼放光。

  “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你这毛躁的毛病啊!”伊那望着苏底里奔出的背影,笑道。说完,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苏底里这次回来之后,我就可以将我的大剧院建成了。”

  圣历2108年7月15日中午,断天盗贼团副首领苏底里率军十万出红岩城,直扑埃南罗边境。

  * * * 圣历2108年7月14日,红牙佣兵团总部卡卡罗特城议事大厅内。

  “团长,埃南罗的使者求见。”底下有人报告道。

  “埃南罗人?肯定又是来要我们出兵的。”副团长阿尔基特说道。

  “团长你怎么看?”另一个副团长维尔扬迪问道。

  “看看他们的价钱吧!”坐在中间的团长修可望了望站在身旁的两个副手,笑道,“我们是佣兵。佣兵有佣兵天生的使命,那就是为钱而战。只要价钱合理,什么都可以谈。”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请埃南罗的使者进来?”阿尔基特问道。

  “当然,我们打开门做生意,难道有这么一个大主顾还要拒之门外吗?”修可道。

  “叫他进来。”维尔扬迪对底下的人说道。

  片刻,埃南罗使者进到议事大厅。

  “参见修可团长以及两位副团长!”那使者微微一鞠躬,傲然说道。

  “你已经来到我们的地盘,居然还敢这么张狂?”阿尔基特颇为不满地说道。

  “阿尔基特,不要这样,你这样会吓坏我们的大主顾的。”修可站了起来,笑道,“傲不傲慢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们兜里有多少钱。”

  “果然如传说中的贪钱。”那使者在心里一笑,拍拍手掌。一个身强力壮的埃南罗士兵捧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进来。

  “这里是六千钻石币。”那使者揭开士兵手中的箱子,说道。

  “六千钻石币?”看着晶莹剔透的堆在一起闪闪发光的财宝,连维尔扬迪脑中都不禁闪过了一丝激动的情绪。在贫瘠的“永久中立之地”,这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啊?这样的价钱,足以雇佣一支十万人的佣兵团打一仗正规大战。

  “埃南罗泱泱大国屈尊来找我们这样的小兵团,我们自然是荣幸之至,我们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尽管吩咐好了。至于钱不钱的,倒也不必挂在心上。”但是那修可看着这六千闪闪发亮的钻石币,却好像是全不放在心上。只见他只是微微扫了一眼,就将视线移开,一扬眉头,笑道。

  “这只是三成定金。事成之后,佛都亲王就会付清余款。”那使者见修可一点也不动心,于是补充道。

  “佛都王子是我们红牙佣兵团的老朋友,上次大家合作得很愉快,这次无论是什么任务,我相信,我们一定也会合作愉快的。”听罢使者的这一番话,修可才喜笑颜开,亲自走下堂来,亲切地握着使者的双手,说道。

  “修可团长所言甚是,希望我们双方这次也能各取所需,合作愉快。”那使者是个正统的埃南罗军人,对于修可这种惟利是图的本性十分看不惯,所以也不愿意跟他过多周旋,敷衍了一句之后,就直奔主题,“我此次前来其实是受佛都亲王所托,请求红牙佣兵团能够出兵进攻断天盗贼团东部边陲的巴斯塔克城,务必将其攻下,以减轻断天盗贼团对我埃南罗的压力。现在既然修可团长已经千金一诺,那我就不再叨扰了。还望修可团长能够依照所诺,尽快出兵才是。”

  “哦……原来是这样。尽快出兵当然是没有问题,但是……”修可说着,又面露难色。

  “修可团长不会想反悔吧。”那使者有些不满意地说道。

  “反悔?当然不会,我修可虽然不似佛都亲王那样一言九鼎,但是说了话还是算数的。只是现在的问题是,我的手里只有不到五万兵马,而巴斯塔克守城军先前就有三万多,现在既然他们打算要趁你们埃南罗有事,去占你们的便宜,那他们肯定也就会想到你们将会请求我们出兵帮忙。那么,现在巴斯塔克的守军起码要翻一倍,也就是有六七万,我现在即使是倾巢而出,也没有把握能把他们攻下啊。”修可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

  “你手里只有五万人?那你们其他的十五万人呢?”使者又惊又怒地问道。

  “你们当正规军的不知道我们当佣兵的难处啊!你们吃的是皇粮,可以靠国家收税养着,可以整天的专心致志训练兵马,但是我们佣兵团可就不行咯。我们没有国家罩着,完全收不到税,我们是收人家一分钱就要帮人家一份活的。现在啊,我的大部分人马全都散在各地执行任务呢。”修可满脸苦相,说道。

  “这是什么鬼话?”那使者明明知道他说的全部都是屁话,但是又不能当面驳斥,心里实在是憋得慌。

  “好了,好了,那我们不需要你攻下巴斯塔克城,只要你出兵佯攻就是,这样可以了吗?”但是国务当前,可由不得性子。所以那使者只能耐住性子,说道。

  “但是那巴斯塔克守将有勇有谋,要是我们带的人少的话,我恐怕到时候佯攻不成,反而被将我这五万人马一口给吞掉啊。”修可又说道。

  “修可团长,那你觉得怎样才可以解决你的难题呢?”那使者几乎有些忍不住了,这不是明摆着挑刺吗?不过,还是那句话,国务为重,由不得性子!

  “我的兄弟们分散各地,无非是为了求财。要是佛都亲王能够尽早将你们的赏金运来的话,我修可自然就有本事把他们全都召回来。”修可微微一笑,说道。

  “但是我们也不可能你们未出一兵一卒,就把钱全都给你吧?”那使者问道。

  “那是自然!我的意思是,依我看来,埃南罗有佛都亲王这样雄才大略的人做中流砥柱,又有辛夷国王那样的仁慈宽厚、信任备至,我相信,埃南罗的内乱一定会在短期内就结束。所以我希望,佛都亲王能够在内乱结束之前,就把钱都送到我们卡卡罗特城来。”修可实在是更适合做一个商人。

  “你的意思是怕我们埃南罗赖账?”那使者不满地说道。

  “当然不是!只是我们现在谈的是一万多钻石币的事,所以我不得不小心行事。”修可不卑不亢地说道。

  “那不知道我们埃南罗怎样做,才可以获得修可团长的信任呢?”使者又问道。

  “我对埃南罗和佛都亲王一向是无比信任,所以信任二字无从谈起。只是我修可身为团长,就要为二十万手下的兄弟们打算,所以才不得不求个万全,唐突之处,还望上使见谅。”修可笑着拍了拍使者的肩膀,又继续说道,“我们希望埃南罗能够自协议达成之日起,每五天就将一成的赏金送到卡卡罗特城。”

  “此事干系重大,我不能马上答复你,我要去信问佛都亲王。”那使者马上回答道。

  “那是自然,我们红牙佣兵团有的是耐性。”修可对使者笑笑,说道。

  过了片刻,等那使者退出以后,阿尔基特终于忍不住扑到那个装满钻石币的箱子上,“天啊,这可是六千钻石币啊!发财了啊!”

  “团长,上次克洛亚谋反,佛都也是出钱请我们牵制断天盗贼团。上次他们的出价总共只有五千钻石币,大哥你一下子就答应了。怎么今天同样是内乱,埃南罗出价这么高,团长你为什么却还要诸多要求呢?”维尔扬迪有些不解地问道。

  “因为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只要处理掉特普,埃南罗以后就再也用不着我们了。这一点佛都比我们更清楚。他是个雄才大略的人,不会过于计较这些财物的。”修可道。

  “特普?关他什么事?他不是早就投诚了么?”维尔扬迪不明就里地摸摸脑袋,问道。

  “这些不是你的脑袋可以想得通的,你只要知道我们就要发财了就是了!”修可拍拍他的脑袋,笑着说道。

  “团长你真的有把握佛都会答应我们这样苛刻的条件吗?”维尔扬迪又问道。

  “维尔扬迪你尽管放心地去准备出兵吧。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明天,我们就将得到肯定的答复。”修可说道。

  “哦。”维尔扬迪还是没有想通,不过这些素来都不是他的长项,也就懒得想了,“团长,那这次你打算让我带多少人去攻打巴斯塔克城啊?”

  “佛都居然肯下这么重的赏金请我们,那就说明他这次不但想解决掉自己的内乱,还想空出兵力来连断天盗贼团这个外患也一并给解决掉。我敢肯定佛都已经给断天盗贼团留了一招狠手,他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这个狠手一定是致命的。我看这次断天盗贼团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如果不趁机占点便宜的话,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修可说着,低着头的踱了几步,“维尔扬迪,你这次就带十二万人去攻打巴斯塔克城。务必要将巴斯塔克城拿下来!”

  “是!”维尔扬迪说着,敬了一个佣兵礼。

  “但是团长,我们只留下八万人没有办法全力防守我们的另三个边境啊。”这时,阿尔基特插言道。

  “风起商团大部分都是海罗种,根本就没有打大仗的勇气。普兰斯的两个王子忙着争王位,大家打得不亦乐乎,根本没空理我们。我们所忧虑的只是中部的‘前进军’而已。所以我们只需要在东边和南边各留五千守军就够了,其他的六万全部调往西部边境,由阿尔基特亲自督军。卡卡罗特主城只要留一万人维持秩序就好了。”修可想了想,说道。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万一……”阿尔基特还想说些什么。

  “阿尔基特,我知道你是小心谨慎。但是你要知道富贵险中求,如果事事求稳,那就只能一事无成了。就这么办吧。”修可说着,笑着走出门去。

  “维尔扬迪,你觉得团长这样真没有问题吗?”阿尔基特又问维尔扬迪道。

  “唉,反正他是团长,他说什么你照做不就行了?想那么多做什么?”维尔扬迪大大咧咧地拍了拍阿尔基特的肩膀,说道。

  第二天,也就是圣历2108年7月15日晚。佛都果然不出修可所料,答应了他的要求。

  一天后,即圣历2108年7月16日中午,红牙佣兵团副团长维尔扬迪率军十二万开赴巴斯塔克城。

  

第二章 暗中勾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