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分派驻地

    

  圣历2108年7月17日中午,“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机会终于来了!”请学看到来自远方的密报之后,高兴地自言自语道。这已经是他最近以来来收到的第七封密报了。

  “什么事让军师这么高兴啊?方不方便说出来让我一起分享一下?”

  请学这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星狂已经来到了他的旁边。看来他刚才的确是高兴得忘了形,连有人走近都没有发现。

  “有什么不方便说的?马上召开全军高层会议,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请学望着星狂,有些得意地笑笑,说道。

  四十五分钟后,“前进军”召开第九次全军高层会议,前几次开会都是研究装备、编制和训练补给方面的问题。理所当然地,这次大家又以为是这些问题,所以都早早地就到齐了。原定一个小时候后召开的会议也得以提前召开。

  “军师啊,这次的议程是什么啊?”星狂首先说道。他可是急不可耐地想为他的骑兵队争取那一批超甲等长刀。

  “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这次我们要讨论的,不是装备的事。”大家都看出来请学今天的心情确实不错,连星狂的失礼都丝毫没有在意。

  “那是什么事?”依维斯问道。他事先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对不起,总统领,由于事情紧急,所以我还没有来得及跟你汇报,不过现在跟大家一起说也是一样的。”说着,请学将自己手里的七封密报全部摆着桌上。

  “佛都王子先从卡纳亚调兵十万前往第一军团驻地,然后又从第三、四军团调兵二十万前往卡纳亚,断天盗贼团趁机出兵十万劫掠边境,然后红牙佣兵团又出兵十二万进攻断天盗贼团?这都是怎么回事?”沙迦纵然是在这乱世洗练了数十年,但是看着一堆密报,还是完全摸不着头脑。艾齐也差不多。

  全场只有星狂和杰伦在那里咧着嘴笑,看来他们似乎已经明白了请学的意思。

  “总统领,依照我的推测,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佛都虽然平定了克洛亚之乱,但是由于克洛亚在埃南罗经营以久,所以他虽然死了,但是余党势力依然强大,在立足未稳之时,佛都还不敢轻举妄动。但是自打佛都当政以来,他已经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到了如今,克洛亚的余党已经清除得差不多,只有两个人没有动,这也是两个最关键的人。他们一个是特普,一个是受延。佛都这次看来是下了大决心准备拿特普下手了,所以才会有他光明正大地调十万青年近卫军前往第一军团之举,这摆明了是要让这十万人连着巴蒂的第二军团吞掉第一军团。

  “但是,佛都后来又考虑到受延很可能会因为特普事件而有所反弹,所以他才会从第三、四军团调兵前往卡纳亚以威慑受延,这样,第三、四军团又必将面临断天盗贼团的骚扰。所以佛都就出重金请求红牙佣兵团的帮助。”请学向依维斯解释道。事实上,他也只是想解释给依维斯听。其他的,懂了的不用解释,不懂的人也不需要跟他解释什么。

  “但是佛都为什么不直接从第三、四军团调兵往第一军团呢?这样他不就可以避免要用十万青年近卫军面对受延的二十万王城近卫军的危险,而卡纳亚不是更安全吗?”依维斯问道。

  “首先因为巴蒂在卡纳亚,再者王城近卫军现在已经不再是受延的天下了,并不是所有王城近卫军的将士都会绝对听命受延的。所以,佛都自信只用十万青年近卫军也能钳制住受延。”请学答道。

  “既然如此,他又何苦从南部紧张的边陲调兵北上呢?而且一调就是二十万?他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依维斯又问道。

  “或者,佛都其实就是想让受延觉得有可乘之机,而引他发难,然后一举将他和特普一起歼灭!”请学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

  “或许……”依维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请学,他是第一次听到请学用这种语气说话。依维斯认识请学以来,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斩钉截铁的。要么是,要么不是。从来不会有这样犹豫的语句。

  “或许,请学师兄真的是太想早日统一‘永久中立之地’了。”依维斯心想。

  “总统领,军师,我认为我们讨论埃南罗的这些事情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反正我们现阶段要打的是‘永久中立之地’又不关埃南罗的事。虽然埃南罗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目前我们不是完全清楚,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的是,断天盗贼团只有十五万老弱残兵,红牙佣兵团的老巢只有八万人,我个人觉得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这些情报足以向我们证明现在是出兵统一整个‘永久中立之地’的最佳时机。”星狂发言道。

  “但是我们现在中部根基未稳,贸然出兵的话,万一失败,很难收拾残局啊。”杰伦听了星狂的发言,于是也发言道。

  “怎么会失败呢?我们只要出兵两路,每路十万,分别进攻断天和红牙,我相信按照我们军队的战斗力完全能够在短期内将两支势力分散在各处的兵力彻底扫荡干净。与此同时,我们本部仍然留有十余万大军留守,我量另外两支势力也不敢擅自进攻我们。就算进攻,照他们的实力,短期内也不能奈我何,只要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红牙和断天给收拾了,那么对落日佣兵团和风起商团,就完全可以传檄而定了。”星狂说道。

  “万一红牙佣兵团和断天盗贼团并不像我们想像中那么不堪一击,而风起商团和落日佣兵团倾巢而出来进攻我们呢?又或者其他什么变故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很容易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杰伦又道。

  “杰伦你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马拉昂一战,足以证明我们‘前进军’的战斗力决不是那些乌合之众所可以相提并论的。再则,无论出现任何变故,我也坚信我们‘前进军’完全能够依靠我们强大齐整的战斗力轻松解决。”星狂晒道。

  “看来,那个雷克纳的那一箭还没有完全射醒你。”一直端坐在中央默默无语的依维斯突然插言道。这一句话把星狂说得面红耳赤,再也不敢发言了。

  “而且,还有一个更长远的问题,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考虑过。就算我们‘前进军’真的能够在未来的一系列战役中全部取胜,并且统一了整个‘永久中立之地’。那么,这对我们‘前进军’来说,是不是真的就是一件好事呢?”杰伦说到这里,停住话音,环顾四周。

  “杰伦,你继续说。”依维斯好像对杰伦的话很感兴趣。

  “假如我们真的统一整个‘永久中立之地’,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在统一‘永久中立之地’的那一刻,我们‘前进军’也必将成为众所矢之的。到时候,四大强国甚至连蓝达雅都很有可以一起联合起来对我们进行进行武装干涉。我提醒诸位注意,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发生了远不止一次两次。我又试问诸位,若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在座又有哪位敢打包票说,那个时候我们‘前进军’真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天下呢?”得到依维斯的鼓励后,杰伦终于打开话匣,将心里所有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

  杰伦的话一说完,在场几乎所有的人,甚至包括星狂在内都真真正正抹了一把冷汗。“前进军”的人再狂妄,也不至于不知道在数次大战之后自己是绝对没有能力对抗四大强国的联合入侵的。要是事情真的按照杰伦所说的发展的话,那么统一“永久中立之地”之日,确实就是“前进军”灭顶之时啊。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看来我的大局观不如杰伦啊!”星狂在心里叹道。

  但是,就在全场都为杰伦的精辟论断所叹服的时候,却有另一个人脸带笑意。他就是请学。

  “杰伦所忧虑的确实很有道理,但是在这里,我可以大胆的跟大家说,请诸位放宽心。至少在我们统一‘永久中立之地’之前,不会有谁有闲心来管‘永久中立之地’的闲事。”只见请学自然地笑笑,说道。

  “军师何出此言?”依维斯问道。

  “诸位可能有所不知,普兰斯国王新丧,三个王子正在争王位,再加上还有赛亚人的起义,所以他们自顾不暇。基欧就更麻烦了,有七个王子,而他们的老爸现在也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所以基欧也是不大可能有人愿意将兵力耗费在我们‘永久中立之地’的。海罗人自不用说,立国三千多年来,从未曾主动出击过一次。而至于蓝达雅,最多就是在口头和文书上发发言,不大可能真的出兵来干涉我们。真正值得忧虑的只是埃南罗而已。而我相信埃南罗要想彻底镇压特普和受延,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那个时候他们要是还敢单独出兵来和我们对抗的话,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本来危险之极的国际联合干涉,请学谈笑之间,就轻而易举地让它烟消云散了。

  “军师为什么对自己的判断这么有信心?”依维斯又问道。

  “每个人自信自然有他自信的理由,请学亦如是!”请学这话是对着全场说的。这等于对大家说,“听我的,没错!我有我的理由。”

  “既然如此,那军师你有什么具体的建议?”依维斯本来对于这么快就做统一“永久中立之地”的打算是持保守态度的,因为他相信,至少像佛都这样深谋远虑的人是决不可能坐视“前进军”这样轻松坐大的。但是现在,依维斯见到请学这样坚持,心里马上知道他要么一定是有了什么必胜的把握,要么是有不得已的理由非这样做不可。

  “我的计划是这样,现在我们在马拉昂已经有了风杨五万军队,我们再派沙迦率领他的第四军团前往支援。然后就由风杨任前敌总指挥,沙迦任副总指挥,率领这十万大军进攻断天盗贼团,这是第一路。第二路大军由杰伦的第三军团和魔武的近卫军团组成,由魔武任前敌总指挥,杰伦为副,也是十万,直指红牙佣兵团。我则亲自率领一万亲卫队前往监视风起商团。其他的部队就留守阿尔斯山脉待命。”请学说道。

  “我们左路军团全是骑兵,军师居然让我们留守?”星狂听完请学的布置,霍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正是因为左路军团战斗力卓著,我们才把留守的重任交给你们第五军团。要知道,无论是哪一路出了问题,到时候都是需要你们随时支援的。你们是我们整个‘前进军’的总预备队,随时可能成为左右战局的重要力量。”请学解释道。

  “哦。”星狂想了想,虽然有些不甘,但是还是坐了下来。

  “还有那个落日佣兵团呢?”依维斯又问道。

  “落日佣兵团?他们最好是安安稳稳地什么都不要动。否则无论他是出兵支援断天盗贼团还是前来进攻我们‘前进军’,我们都要动用全部的预备队对它进行最残酷的打击。”请学冷笑一声,说道。

  “军师,仅凭一万亲卫队真的可以对抗风起商团吗?他们可是有三十五万军队啊。”星狂又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道。他虽然听说了请学的亲卫队是由请学和依维斯亲自训练,而且都是些经过无数次淘汰下来全体都练有古魔法的超强战士。他也一直知道请学对他的亲卫队战斗力充满自信。但是一比三十五这个巨大差距,就是星狂这样狂妄的人,也难以相信这是由战斗力所可以解决的。

  “星狂,如果风起商团真的不知死活,胆敢趁机和‘前进军’对抗的话,我就将让你看到我这训练整整一年,但是从来不曾一战的一万亲卫队跟普通军队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大差别了。”请学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弯着,带有从所未有的自信和张狂的意味。

  “是吗?那我们大家就要拭目以待了。”星狂看到请学这样的表情,讷讷地稍微带些忌妒地说道。一向以来,他都觉得这种表情只有自己才应该有,但是现在他发现,请学要是嚣张起来竟然比他还要气势凌人。

  “那就照军师的意思办吧。”依维斯虽然心里还是有一点疑虑,但是基于对请学的信任和包容,他还是勉强同意了请学的主张。

  “诸位还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请学又问道。

  既然依维斯都已经表示和请学的意见一致了,那在场的人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于是,大家就这样散会了。

  “军师,你要好好休息,我看你最近精神不大好。”请学刚要走出去的时候,依维斯叫住他,说道。

  “总统领,你也是一样。”请学听了依维斯的话,微微一笑。回答完之后,又大步地向门外走去。

  * * * “我觉得你这个师兄有点不对劲,他从前虽然也想早日成功,但是从来没有见他像今天这样一副急切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一直在一旁的角落里冷眼旁观的莫问走了上来,对依维斯说道。

  “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但是,我想军师这样做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我这个总统领其实只是拿来摆着看的,真正运筹帷幄的全是军师。所以,他要是真要决心做什么事的话,我也就只有全力支持的人了。”依维斯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依维斯,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已经不再称呼请学为师兄,而是开始称呼军师了?是不是当这个总统领当上瘾了?”莫问发现了依维斯这个小小的变化,出言问道。

  “呵——”初一听莫问的话,依维斯猛地一呆,他还真没有留意这些,但是随即他又轻轻一笑,“或许人都是这样的吧,什么都是习惯的问题。一件事情只要习惯了就习以为常,不觉得难受了。不过,坦白说,当这个总统领确实使我和请学师兄还有星狂他们走远了些,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自古以来,凡是想成就一件事的人,都一定要做出一点牺牲的。在卡纳亚,是西龙,在这里,是请学师兄和星狂他们,想来,这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我现在啊,也没有别的所求,只是但愿早日将这个什么统一大业结束,然后能够和你们一起去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好好过完我的余生就是了。”依维斯现在的年纪还不到十七岁,但是此时说出的话却似乎已经是个久经尘世的老人所言。

  一旁的莫问听了他这话,也不由得不为他心中生寒。

  让一个渴望权力的人得不到权力,自然是非常厉害的惩罚。但是让一个丝毫没有权力yu望的人被权力所束缚,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呢?

  “既然你现在这样不想做这件事,那你当初又何苦要答应请学和西格非呢?”莫问禁不住又问道。

  “当初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我觉得我这样做,可以建立一个像西格非他们所说的,没有战争、没有饥荒,也没有尔虞我诈的世界。但是现在,坦白说,我的这个信念已经有点动摇。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是这么复杂,而我们所看不到的人心却是更加复杂。像这些这么复杂、凌乱的东西我们真的可以凭借几次或者几十次大会战就解决掉吗?从前我没有想这么多,因为我没有想过。但是,现在事实逼得我不得不去想。而当我用心去想的时候,我知道,不行,做不到。战争绝对不是解决这一切的方法。”依维斯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现在不退出呢?”莫问问道。

  “退出?我没有想过。首先我不想半途而废,既然答应了西格非和请学师兄,我就要做到底。而且你也可以看到,虽然我们并不能彻底地解决这个世界的问题,但是我们在‘永久中立之地’中部所做的一切和收到的效果证明,我们可以给这个世界的很多人带来好处的。我们最起码可以将这个世界的矛盾尽量减少。”依维斯说道。

  “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要做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又或者,你知不知道你可能要一辈子都这样做下去?”莫问又问道。

  “我想,只要等到‘前进军’能够统一整个世界,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新国家的时候,我就可以退休了。”依维斯说道。

  “谈何容易?你知道吗?外面可和‘永久中立之地’不同。这里是一片散沙,但是外面的五大强国全都是一些强而有力的贵族在把持着一切,你们这样做,就等于要和全世界的贵族作对。这些人手里所掌握的武装力量加起来的话,远不止‘前进军’的一百倍。他们又怎么可能让你们那么容易得逞?”莫问虽然并不擅长政治权谋,但是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确实,在全世界人的眼里,几乎没有人相信依维斯能够统一整个世界。

  “或许真的很难吧,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很多路,既然已经开始了,就不得不一直走下去,就算走错了,甚至走着走着忘记了自己身在何方,也只能一直走下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依维斯说着,对着莫问笑笑。笑得有些悲凉。

  在依维斯满怀无奈的时候,在路上匆匆行走的请学一样是满腹烦恼。

  “现在天下已经彻底大乱,按照卡纳亚克努杰的经验看来,这应该全都是妖怪王的阴谋。他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弄出这种局面来,很显然是已经做好了浑水摸鱼的打算。看来,他的大阴谋差不多要启动了,我们可要抓紧时间,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圣历2108年7月19日上午,“前进军”第四军团在沙迦率领下前往马拉昂地区与右路军团风杨会合。

  圣历2108年7月19日中午,“前进军”近卫军团和第三军团在魔武和杰伦的率领下直扑红牙佣兵团。

  圣历2108年7月19日下午,“前进军”的最强大武力亲卫队在请学的率领下前往‘永久中立之地’中部与风起商团接壤的坦波夫地区。

  

第三章 分派驻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