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投降

    圣历2108年7月27日上午十二点。

  “报告副首领。”麦克达夫在苏底里的营帐外大声喊道。

  “怎么样?凯罗有没有出来?”苏底里一听到这声音,赶紧从营帐内跑出来问道。

  “出……城了。”麦克达夫有些犹疑地说道。

  “那就好!海乌姆!梅金!准备出发!”听罢麦克达夫的话,苏底里连忙高兴地大叫道。

  “但是……”麦克达夫额头已经在狂冒冷汗了,但是身为副官的他还是难以舍弃自己作为一个副官的职责。所以他还是咬紧牙关,准备劝谏。

  “你就带领五千人留下来准备接应,带上你也没用,让我看到就烦心。”苏底里看着麦克达夫的样子,心里就无比烦躁。于是,他对麦克达夫不耐烦地说道。

  “是!”麦克达夫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劝阻苏底里了,只能无奈地答道。

  “梅金、海乌姆,赶快,我们赶快出发!”而这时候,海乌姆和梅金已经来到了苏底里的身边。见到他们两个,苏底里赶紧说道。

  “我们是不是应该留下一支军队,万一有什么意外,也有人跟总部联系啊!”梅金见苏底里兴奋得像个小孩一样,忙提醒道。

  “我已经留下麦克达夫和五千兄弟了。”苏底里现在的心情已经亢奋到了极点,完全不再想和任何人多说话。心里只是想着马上跨上战马,冲到富庶的天鹅堡大抢特抢一番。

  “五千人是不是少了些?”梅金又说道。

  “那你说要多少?”苏底里反问道,他的表情已经不是那么耐烦了。

  “至少要两万。”梅金说道。

  “那……好吧,就两万人,麻烦梅金大统领你和麦克达夫一起留下吧。海乌姆,走!”苏底里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唉——苏底里实在是……”看到苏底里刚愎自用的样子,梅金也不禁担心起来。

  “唉,老兄弟,你好自为之吧!”海乌姆无奈地拍拍梅金的肩膀,转过身去追上苏底里的步伐。

  “你也是啊,老兄弟。”梅金冲着海乌姆的背影说道。

  “老统领,我还是觉得副首领这次的决定太草率了。佛都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一定已经有什么大圈套等着我们去钻呢。”麦克达夫担忧地说道,“何况,他们那里现在又多了一个对我们知根知底的雷克纳。这一切合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也有有预感,这次的行动不会这么容易成功的。”梅金点点头,说道。

  “那大统领你刚才为什么不劝阻副首领?”麦克达夫见梅金与他有同样的见解,诧异地问道。

  “你觉得苏底里会听我的吗?”梅金摇摇头,苦笑道,“只希望这次的损失不要太大。”

  “我们是不是应该将这里的情况一五一时地通报给总部?”麦克达夫问道。

  “嗯……你去办吧!”梅金锁起眉头想了想,说道。

  “但是到时候要是副首领行动成功的话,知道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麦克达夫又有些迟疑地说道。麦克达夫为人思维缜密,但是就是没有什么决断力,这就决定了他只能是个一流的参谋,但是当不了独当一面的大将。

  “到时候有什么事,我会跟苏底里解释的。”梅金说道。

  “老统领,断天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全是因为有您这样的人物!”麦克达夫定定地盯了梅金一阵,真心诚意地说道。

  “断天的明天全靠你们。”梅金拍拍麦克达夫的肩膀,慈祥地笑道。

  * * * “兄弟们,快往前冲啊!只要冲到天鹅堡,天鹅堡的一切就都是我们的!是天鹅堡啊!兄弟们!是遍地黄金,遍地美女的天鹅堡啊!”苏底里骑着战马在行军队伍之间跑来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

  “冲啊!冲啊!”八万大军在苏底里的呼喊声中,终于也一个个热血沸腾起来。

  所谓士气如虹,正是如今这八万盗贼军的真实写照。

  如果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苏底里的八万大军要赶到天鹅堡起码要凌晨一点,但是这八万大军在苏底里的激励和财富美女的引诱下,却在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的时候,就已经隐约看见了天鹅堡的高大城墙!

  “冲啊!”但是在盗贼们眼里看到的,却不是天鹅堡高大的城墙,而是数不尽的黄金和美女。想到那即将抢进背囊的黄金,想着那妖冶的天鹅堡美丽女郎,盗贼们的头脑已经完全被这些美丽的幻想烧坏!他们现在除了拼命地往前冲,再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凡是喜欢旅行的人,大概都会有这样的经验,一栋建筑物或者是景物看上去很近很近,但是当你真正走起来,却发现要走很长很长的时间。喜欢旅行的人,一般还会有另外一个经验,那就是当你在野外走到黄昏的时候,你看见天边的太阳好像还有很久才会落下去,但是当你走了才一阵,你望着天空的西边的时候,就将会看见太阳已经完全下山,而天空也彻底的黑了下来。

  而这八万盗贼军也正像野外的旅人一样,明明看见天鹅堡已经近在眼前,也明明看见天上的太阳还有那么多露在外面。但是当他们真正冲到天鹅堡的时候,却发现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天也彻底的黑了下来。

  但是他们已经忘记了这是白天还是黑夜,现在在他们的眼里,他们所能看到的,只有金灿灿的黄金和妖冶的美女!

  但是,很快他们终于感觉到了黑夜!他们终于真切地有民黑夜的感觉,那就是恐惧!

  因为,此时城头的无数支火把突然举起,将黑夜照成白昼。

  因为,此时城内和城外同时喊出一片整齐而又巨大的声音:“杀!”

  “我们中计了!”海乌姆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叫的这一声无比绝望,他还清楚地记得断天盗贼团上一次被埃南罗军队包围的后果——无一生还!

  * * * 圣历2108年7月27日下午四点。

  “老统领,老统领!”昨夜,一直被一种莫名的不安感缠绕着的麦克达夫和梅金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正当他们终于抵挡不住睡魔的诱惑,准备去睡觉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片哀绝的的声音,发出这些声音的人是十几个骑着战马,丢盔卸甲的盗贼兵。

  “拦住他们,严格盘查!”麦克达夫见他们往盗贼军的阵营狂冲而来,马上下令道。

  “不用!”梅金几乎同时大喊道。

  “这都是我的老兄弟,我全都认识。”梅金紧锁双眉,对着疑问地望着自己的麦克达夫说道。

  “老统领啊!快出兵啊,快出兵啊,再慢的话,兄弟们就要全军覆没了。”那些人才策马冲到梅金身前,人就纷纷从马上摔了下来,跪在地上,哭着大叫道。

  “卡拉,出了什么事……你冷静些,慢慢地说出来。”梅金冲着跪在最前面的一个盗贼问道。

  “我们中计了……凯罗根本就没有出城……也没有跟铁诺闹什么矛盾,一切都是个圈套,都是个圈套。我们现在全军都被困在了天鹅堡城下,苏底里首领命我们杀出来,求两位将军火速救援。老统领,快发兵吧,再晚就来不及了!”卡拉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敌人的兵力一共是多少?”麦克达夫赶紧问道。

  “当时天很黑,我们大家都乱成一团,根本就弄不清楚对方究竟有多少人,只是知道我们被人包围了。”卡拉答道。

  “卡拉,你起身,我马上率军跟你去救副首领。”梅金扶起卡拉,坚定地说道。

  “老统领,万万不可!”但是麦克达夫却出言劝阻道。

  “现在不是考虑个人恩怨的时候!”梅金对麦克达夫怒道。

  “老统领,我不是这个意思。”麦克达夫赶紧分辨道。

  “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叫我见死不救是什么意思?”梅金质问道。

  “老统领,现在被包围的不是一千两千人,也不是一万两万人,是整整八万人。凯罗既然能够设这样的圈套让副首领陷进去,他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现在我们只有两万兵力,完全弄不清情况,就这样贸贸然冲去救人。我怕我们到时候救不了人,反而将我们这两万人赔进去啊!”麦克达夫大声申辩道。

  “但是麦克达夫副官,苏底里副首领那边是十万火急啊!要是援兵再拖几天,我怕苏底里副首领就要支持不住了啊!”卡拉见梅金好像有些听从麦克达夫的意思,于是赶紧插言道。

  “这……”任凭副首领被歼灭,下属却见死不救,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使麦克达夫也不得不迟疑起来。

  “苏底里副首领不在,我就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麦克达夫,我现在命令你率领五百轻骑,速去浮岩城报信,其他人跟我即刻开赴天鹅堡救援副首领。”梅金只是稍作思考,就马上下令道。

  “但是……老统领!”麦克达夫深明梅金这样做法的意思,出兵去救无疑是最危险的,而回去报信当然是最安全的。梅金这样的决定无疑是等于牺牲自己而保全他。

  “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马上执行!”梅金脸色一横,大喝道。

  “是!”麦克达夫闭上眼睛,无奈地答道。

  “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断天将来还是要靠你这样的年轻人!”麦克达夫睁开眼睛的时候,梅金已经转过身,带领着卡拉大步的走了出去,只留下这样一句话。

  “麦克达夫,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麦克达夫的私人好友兼统领米洛斯问麦克达夫道。

  “火速赶回浮岩城,要首领不惜一切代价发兵救援。”麦克达夫望着梅金的背影,坚定地说道。

  “但是你不怕佛都把我们一锅端吗?”米洛斯又问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副首领这次带出来的全是精锐,要是他们完蛋了,剩下来的也守不住断天的基业。”麦克达夫说完,大踏步地往自己的战马走去。

  米洛斯站在原地想了想,也无奈的跟着麦克达夫走去。

  * * * 与此同时,沙迦大军也正好全军赶到马拉昂地区和风杨大军汇合。

  经过一夜的修整之后,第二天,也就是圣历2108年7月28日早晨的九点正。风杨除留下五千枪兵继续守备马拉昂大营以外,率领征北军队共九万五千人启程,分别是两万重骑兵、两万轻骑兵、两万连弩手、两万重步兵、一万五千长枪兵。兵锋直指断天盗贼团的辖地。

  “前进军”征北军队要攻打的第一个城池就是断天盗贼团的南部边关——汉德加。

  在从前,这是断天盗贼团最不重视的一座城市,因为“永久中立之地”中部没有谁敢去动他们,所以这座城市的防卫一向很松懈,它的驻军也一直在五千左右徘徊。

  但是自从“前进军”兴起之后,断天盗贼团开始重视这个城市,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给这座城市增兵到四万。但是这次因为出兵十万掠夺埃南罗,而且又有将近七万的兵力为了防卫红牙佣兵团而被迫留守在巴斯塔克城。浮岩城作为断天盗贼团的主城也至少要留五万人,所以汉德加的守兵这次应该是在三万以内。

  为了保护士兵的士气和体力,风杨采取了正常的行军速度。照这样的速度,估计应该是在两天后的傍晚,也就是圣历2108年7月30日傍晚抵达汉德加。又鉴于以上种种分析,风杨决定对汉德加实行突袭,如果突袭不成就采取强攻,务必要在天亮前,拿下汉德加。

  发动突袭的时间预定是七月三十日的夜晚。

  就在风杨大军刚刚出发前往攻打汉德加的路上,红牙佣兵团副团长维尔扬迪率领的十二万大军已经兵临巴斯塔克城下。

  巴斯塔克攻城战正式开始。

  * * * “首领,首领,出大事了!”第二天一大早,也就是圣历2108年7月29日临晨五点,伊那就被他的副官的大嗓门吵醒了。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以后凡事要镇定点,不要老是这么沉不住气。你这样永远都不能成为一个优雅的强盗的。”伊那被吵醒,心里很恼火,但是他还是极力维持自己优雅的言语。

  “首领,这次不同,你看看,这是我刚刚收到的来自的巴斯塔克的战报。”如果是平时,副官肯定会老老实实地立正听完他的上司的训斥,但是这次实在是事关紧急,所以他也懒得敷衍,直入主题道。

  “不用看了,有什么好惊慌的?我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红牙佣兵团会来骚扰吗?而且我不是已经加派了一倍的军队帮加累奇亚丁防守吗?”伊那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

  “但是,首领,这次红牙好像不是骚扰他们那么简单。加累奇亚丁在战报上说,昨天只是初一交战,我军的伤亡就已经达到六千之数。”副官连忙说道。

  “什么?六千?这么狠?”伊那终于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把把副官手里的战报抢了过来。

  “……今日甫一交战,我军伤亡竟有六千多,而红牙佣兵团的伤亡字数比我军只多不少,估计应该在八千至一万之间。此一战实乃我军与红牙佣兵团交战史上少有之惨烈战斗。而据末将察知,此次领兵之统帅乃副首领维尔扬迪,此人战斗风格一向刚猛,极少退却以往历次战役,红牙都不曾派他前来,大概就是为了避免这样大规模的伤亡。而此次红牙佣兵团却让此人领军,末将恐其野心决不仅止于骚扰而已……敌军数目目前尚无法完全探知,但是至少在十万以上……前线末将自当坚守,但如有可能,末将恳请首领派遣一定援军,以策万全……”

  “怎么会这样?红牙佣兵团搞什么鬼?难道他们连老窝都不要了吗?”伊那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站起来大声地叫道。

  “首领,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立刻派遣援军支援巴斯塔克。”从这个建议可以看出来,断天盗贼团三个首领的副官以伊那的这个副官为最蠢。一般来说,自以为聪明但是其实并不聪明的人身边都不会有聪明人。

  “别吵!”伊那大叫了一声,他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红牙佣兵团凭什么这么狠?他一定是觉得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将巴斯塔克攻下。他们凭什么这么肯定自己一定会成功?凭什么……一定有人在背后支持他们,是谁?是谁?是埃南罗人还是‘前进军’?”

  “如果是埃南罗人的话,那苏底里……天啊——”伊那猛然清醒过来。

  “首领,你是不是你想到了什么?”伊那赶紧问道。

  “马上发信给苏底里,要他火速撤兵!火速撤兵!”伊那几乎是跳着发出命令。

  “是不是要调苏底里副首领去支援巴斯塔克?”副官又很不识相地问道。

  “饭桶!叫他们马上回守皮尔瓦拉!”伊那伸出右手,在副官的脸上狠狠地摔了一巴掌。

  “是,属下这就去办!”副官不敢再说其他,赶紧畏畏缩缩地退下去。

  伊那呆呆地站在原地,突然想起来一个名字。他知道,这个人一定跟这一系列的事件都有着紧密的关系,因为只有他对断天的真实内情最为了解。“雷克纳,你好狠!”

  * * * (下)

  在伊那焦急的踱步中,七月二十九号的上午悄悄地过去了,中午时分,副官又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这次比凌晨那次还要惊惶失措,“首领,首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伊那也懒得再跟他废话,径直在他脸上再次狠狠地摔一巴掌,“是不是你妈死了?”

  “不是,首领,是苏底里副首领被埃南罗第四军团长凯罗用计包围了!”副官仿佛不觉得痛,跪倒在地上,凄切地说道。

  “你说……什么?”伊那此时心里就不再只是烦躁那么简单了,他一把揪住副官的衣领,拼命摇晃着他,一遍一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怎么知道的?哪里来的消息?”

  “是麦克达夫亲自来报信的!”副官低下头,不敢直视伊那的目光。

  “让他进来!把事情报告清楚!”伊那一把把副官推dao在地上,大声叫道。

  “是!”副官赶紧起身,跑了出去。

  不一阵,已经奄奄一息的麦克达夫被扶了进来。他两天他不分昼夜一路狂奔,一路上连着跑死了六匹马,将其他的四百多人都被人远远的丢在后面。

  两天来嘴巴没有沾过任何东西,凌厉的风已经将他毫无防护的嘴唇和脸颊都撕得流血,鲜血流得满面满嘴都是,看上去就像是刚从大战中逃生的人一样。就是这样,终于让他在两天那就跑了别人要跑十天的路,来到了伊那的面前。

  麦克达夫张开嘴巴想说话,但是他的嗓子却发不出声音,只能着急地挥动双手。看得出跟副官的一番报告,已经将他嘴里所有的液体都蒸发光了。

  “为什么不给他水喝?”本来已经回复镇静的伊那看到麦克达夫这副模样,又不禁大声吼道。

  “他……他刚刚到,所以……所以……”副官慌忙地解释道。

  “还不快去拿水!”伊那终于开始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应该像另外两个首领一样找个稍微聪明点的副官了。

  “是,是……”副官赶紧跑了下去。

  “咕咚,咕咚!”副官端来一盆水之后,麦克达夫立马来了精神,整个人扑上去,将整个脑袋都埋进了水里,像牛马一样大口大口地喝起水来。

  “慢慢喝,水有的是!”他这喝相让一向冷血的伊那都不禁有些不忍地安抚道。

  当麦克达夫的脑袋从水盆里抬起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首领,快发援兵!”

  “你不要慌,将事情详细地说出来!”伊那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断天盗贼团生死存亡的时刻,自己千万不能慌张,要是连自己都慌张的话,那断天盗贼团就算是到头了。

  麦克达夫于是用最简单的语气跟伊那叙述了发生的所有事。

  “如果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埃南罗人摆明了是要将我们断天盗贼团连根拔起,我们现在去救,岂不是自投罗网?”伊那听完麦克达夫的叙述后,得出结论道。

  “但是首领,如果我们听任凯罗全歼苏底里副首领的十万大军的话,那我们断天是绝不可能依靠现在这些兵力而生存下去的啊!”麦克达夫大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明知道是圈套,但是却不得不去钻吗?”伊那说道。

  “首领!现在我们惟一的生机,就是能够和苏底里副首领合兵一处。否则,我们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的啊!”麦克达夫说道。

  “不行,我不能明知道要上当还要去!”伊那摇摇头,说道。

  “首领,难道我们要眼看着十万兄弟被埃南罗人全歼吗?没有那十万生力军,我们就只有坐以待毙一条路了!”麦克达夫见伊那不想去救援,又想到梅金大统领临走前所说的话,又声嘶力竭地说道。

  “但是我现在去救,不还是死路一条吗?”伊那也有些急了。

  “但是首领,我们是绝对不能抛下苏底里副首领和梅大统领还有十万兄弟的生死于不顾的啊!”麦克达夫说着,膝下一软,跪倒在地上,哭道。

  “一定还会有办法的,一定还会有更好的办法的,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伊那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开始在房内团团转。

  “首领,要不然我们投降吧!”就在伊那使劲拍着自己的额头,希望能灵光一闪,想出什么惊天巧计的时候,哭着伏在地上的麦克达夫突然抬起头来,说道。

  “你说什么?投降?”听到这个词,伊那马上停住了,用鹰鹫一样阴冷的目光打量着麦克达夫。麦克达夫被他用这种目光盯着,整个人都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你想投降给谁?”伊那的语气出奇的平静,平静得让人血液都感到流动不畅。

  “当然是埃南罗!”麦克达夫想也不想,不顾一切地答道。

  “为什么?”伊那又问道。

  “首领,我们是假降!等到我们救回苏底里副首领之后,我们可以再跟他们反目。”麦克达夫说道。

  “你让我想想!”伊那的语气不再是那么阴冷。

  “但是埃南罗凭什么相信我们?”伊那踱了几步,突然转过身,问道。

  “据属下所知,埃南罗真正的实权人物佛都一直对‘前进军’的首领依维斯深有顾忌。并曾有二十年之内,称霸天下者四成可能是埃南罗,六成可能是依维斯之言。如果我们愿意向他们保证永不再劫掠埃南罗南部,并且向埃南罗称臣,为他们守卫边疆。我相信,有一支强大的不用他们供养的武力为他们抵御‘前进军’,这个条件应该是对埃南罗有一定吸引力的。”人们都说,人在最危急的关头往往会比平时要有更加清晰、更加深远的识见,看来此话确实不假。

  “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伊那站在原地,不停地重复着说道。

  “谁?派谁去?谁可以充当这个使者?有谁有这个本事说动埃南罗人?”伊那说着,目光直直地盯着跪在地上的麦克达夫。

  “属下愿往!”麦克达夫再次将头埋在地上,答道。

  “你需要什么?”伊那又问道。

  “一纸首领亲笔签名的求降文书,还有,要首领倾尽浮岩城五万大军开往救援苏底里副首领!”麦克达夫伏在地上,答道。

  “求降书好说,马上就可以给你。但是既然我们已经要向埃南罗投降,为何还要出兵?”伊那有些疑惑地问道。

  “即使是投降,我们也应该尽量获得最好的谈判筹码,而我们获取筹码的惟一途径只有战场。假若我们听任埃南罗人将苏底里副首领十万大军全部歼灭的话,那我们在谈判中就将处于完全的被动局面。但是如果我们倾尽全部兵马出兵救援苏底里副首领,摆出一种和谈不成就玉石俱焚的姿态的话,那么埃南罗人就不得不考虑他们在这场战争中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毕竟,对埃南罗人来说,我们固然是边境大患,但是‘前进军’才是他们真正重视的对手。”麦克达夫已经冷静下来,有条不紊地说道。

  “但是埃南罗人已经摆明布置好圈套等着我们,难道我还要率军去钻吗?”伊那还是有些不明白。

  “埃南罗人的所谓圈套陷阱之所以能够取胜,只在于其奇。只要我们能够让对方知道我们已经完全洞穿其阴谋,那埃南罗人就不得不有所顾忌了。”麦克达夫答道。

  “说出你的全部想法!”伊那说道。

  “请首领即刻准备好文书,属下拿到文书后,马上出发赶往皮尔瓦拉。我走之后,请首领你马上整顿大军在天黑之前出发,一路按照正常速度行军,前往皮尔瓦拉。如不出属下所料,如今皮尔瓦拉虽然还挂着我们断天的旗帜,但是应该已经被埃南罗人攻下。属下就在皮尔瓦拉会见埃南罗在皮尔瓦拉的代理人,并当面揭穿其阴谋。使其不敢轻举妄动。到时候我们就在皮尔瓦拉和埃南罗人进行全面谈判!”麦克达夫说道。

  “嗯,你这个计划还是有些漏洞,但是……这也是如今最好的方法了……唉——好吧,就按你说的,。我马上给你准备文书。”伊那抬起头,长叹一口气,有些落寞地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断天盗贼团的投降文书以断天盗贼团成立以来最高的办事效率被办好。接到文书之后,已经精疲力尽的麦克达夫不得不再次跨上战马,前往皮尔瓦拉。

  麦克达夫走后,伊那按照他所说的马上整顿大军,除留下两千人维持正常秩序以外,其他五万三千人正全部出发,开往皮尔瓦拉。

  

第五章 投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