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一比高低

    圣历2108年8月2日下午三点整,列阵以待的七万“前进军”骑兵终于听到了震天动地的马蹄声,终于看到了漫天遮地的灰尘。

  “终于来了。”星狂莫念道。他的心里仍然念念不忘的说道,“‘狂风’?比比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先是一线红色,不是普通的红色,是血红血红的红色在正是猛烈的阳光衬托下从地平线冒了出来。这红色越拉越长,慢慢的变成了一条似乎是用鲜血漂成的布。

  很快,血红色,“前进军”所有战士的眼里都被这血腥的颜色充满眼瞳。

  盔甲是血红色,刀枪是血红色,人是血红色,连战马都是红色。他们仿佛都是刚刚从满是鲜血的大染缸中捞出来一样,全身都是血淋淋。

  苍天,甚至太阳都仿佛被这可怕的颜色传染了一般,慢慢的一点点的变得血红。

  这军队每一匹马所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是血淋淋的,这血红色一点一滴的撒在地上。

  这仿佛并不是一支军队,而是一把油刷,将这土地的每一寸都染得血红。

  这仿佛并不是一支军队,而是一堆用自己和别人的鲜血融成的怪物,他们仿佛不是在跑,而是像血一样在流淌。在不可遏抑的往前流淌,他们命中注定要将他们所遇到的一切都变得和他们一样血红。

  “这就是‘狂风’吗?”星狂虽然担任将领时间并不算久,但是大小战役少说也打了数百仗。然而,就连他看到这样一支军队也不由得第一次感到稍稍有些紧张,仿佛又回到了初次上战场的时刻。

  “不能等,主动出击!”依维斯对身旁的星狂轻声道。

  “是!”星狂完全明白的意思,“狂风”的气势实在是太惊人。如果就这样听任他们冲到自己的阵前,那对自己这方士气的打击实在是不可估量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主动出击来鼓动士气!

  “身为战士,就应该有必死的觉悟!身为战士,就当忘却所有的恐惧!”星狂高举手中的长枪,大叫道。

  说完,他就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了出去。打了这么多仗,这还是星狂第一次亲自冲锋。

  这一是因为这里已经有依维斯指挥,自己可以暂时放弃指挥的重任,二是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只是说几句漂亮话显然完全无法起到激起士气的作用。只有主帅身先士卒才有可能达到这个效果。

  “这个星狂确实算得上是个勇将!”莫问看着已经冲出去数十米的星狂,对依维斯说道。

  “是啊,他的武技并不算高强,算不上是个猛将。但是他的胆略却注定他是个勇将!”依维斯赞同的说道。

  果然,一切正如星狂所料,本来因为被“狂风”惊人气势所压制,显得士气有些低落的“前进军”在他的身先士卒下,果然士气高涨,一起呐喊着如愤怒的潮水般跟着他冲了出去。而原来在依维斯身边的大概一百个重骑兵也不约而同的围在了依维斯的身边,成为依维斯的临时护卫。

  “你们也上去吧,省得等一下还要我们保护你们。”莫问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是!”那些骑士被莫问这么一说,羞得满脸通红。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莫问所说非虚。所以他们就也一起冲了出去。

  “狂风”,十万轻骑兵,有史以来最狂野的人类兵团,与已有“狂帅”之称的星狂率领的五万重骑兵,两万三千轻骑兵正面相遇。

  一边是一片血红在流淌,这血红除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以外,没有丝毫声音。如果我们忽略掉这些马蹄声的话,那么我们就将感到一片可怕的死静。这血红在渴望同样颜色的鲜血,在渴望死亡!

  “无论如何,要让更多的人在这场战争中死去!”

  一边是一片黑暗在翻滚,这片黑暗在惊天动地的呼喊,这壮烈的呼唤仿佛在这令人绝望的红与黑之间向这七万“前进军”宣示生命的可贵。这黑色,这原本死寂的黑萡此时此刻却是真真正正的渴求着生命!

  “无论如何,要从这场战争中活下来!”

  血红与暗黑在终于相遇,这是生与死在碰撞,这是生命与死亡在交战!

  “杀!”“前进军”前排的重骑兵端着黑色的长枪,一边大声呐喊,一边排成严整的战斗队形往前冲。整齐,有序而又无所畏惧的长枪毫不留情的刺入血红色的阵形中。

  一片片血红色的士兵被这夹着雷霆之声的长枪刺穿,翻身下马,倒在地上。

  “原来,他们并不是那么可怕!”看到被自己刺翻在地的敌军,“前进军”的士兵们不由得心头一阵狂喜,士气大震。往前冲锋的力度愈发猛烈,愈发无所顾忌,长枪端得更加稳当!

  “杀!”“前进军”又大声呐喊了一声。这一刻,仿佛大地颤抖的节奏终于开始和“前进军”得马蹄合拍。

  “星狂的兵确实都有一股狂劲。”从莫问的高度,他可以看见黑色正在一片片的蚕食着红色。黑色看起来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优势。星狂训练的重骑兵的冲锋力确实不容轻视。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依维斯的脸色却依然严峻。而使他丝毫不敢放松的正是“狂风”的士兵。

  是的,他们确实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同伴被星狂的重骑兵刺翻在地,在地上被踩成肉酱。但是这似乎丝毫不影响他们继续往前冲锋。

  他们是没有计划,没有指挥的狂野的不顾任何代价的冲锋。他们的战斗似乎不仅仅是为了胜利,而是为了制造更多的死亡,见到更多的鲜血。他们全不顾忌身旁到底有多少人在死去。也不关心死去的人究竟是同伴还是敌人。

  是的,他们自始至终没有喊出一声口号,没有发出一声声音,即使是死也是沉默的。但是依维斯仍然可以从他们微微发抖的身躯看出他们其实整个身心都沉浸在这战场之上。他们因为鲜血,因为死亡而兴奋。他们对于死,丝毫不畏惧,甚至于有些偏爱。

  (中)

  无论死的是谁,敌人也好,同伴也罢,甚至是自己,只要是死亡都能令他们兴奋。

  “他们真是一群野兽!”依维斯忍不住说道。

  是的,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在这沉默当中,却蕴含着最具毁灭性的杀机。

  他们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踩成肉泥,他们沉默的往前继续冲锋,他们甚至沉默的用自己的躯体阻碍重骑兵的冲锋。在这一片沉默当中,星狂的五万重骑兵慢慢融进了一片血红色当中。

  星狂的重骑兵冲锋的速度渐渐被尸体,被“狂风”士兵的躯体阻碍,变得越来越慢。到最后,再也冲不进去。重骑兵们不得不扔掉长枪,拔出长剑,开始贴身作战。

  “前进军”的恶梦正式开幕。在靠近之后,他们终于开始感觉到这些沉默着的血红的人到底有多可怕。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他们身体四处溢出来。

  他们用任何一个触到敌人的部位来杀害他们的敌人。可以是刀枪剑斧,也可以是手,脚,马镫,头颅,等等。总而言之是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杀人的利器。

  他们依然是沉默的,但是他们的武器却不再沉默。他们的武器在“前进军”的士兵们身上翻飞着,但是他们很少会将他们一刀致命。

  他们一般都是喜欢先砍下你一只手,或者剁下你一只脚,或者挖出你一只眼睛。但是他们不会让你死,他们会在将你刺的浑身是伤,痛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将你抛下。

  他们不但要他们的敌人死,还要他们的敌人痛死!这种残忍度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残忍范围了。

  “前进军”的士兵继续在努力的战斗,但是他们越来越发现自己力不从心。他们从不曾害怕,无论是面对多么险恶的战斗。但是现在他们实实在在的觉得有些害怕。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敌人。

  “他们不是人,是禽兽,是恶魔!”每个战士都在内心惊恐的喊道。

  这种恐慌情绪不多不少的影响了“前进军”的战斗力。“前进军”丧失战斗力的人数已惊人的速度在增加。失去冲锋力之后的“前进军”似乎开始离胜利女神越来越远了。

  “真是一帮野兽!”依维斯似乎有些忍不住了,他把手伸向自己的腰间。

  “杀人这种事还是我更适合!你的手还是留干净点陪小叮当抓蜻蜓吧 。”莫问伸出手拦住了依维斯伸向腰间的手。

  “要保护星狂!”依维斯对莫问说道。

  “好!”莫问说着,身子已经飞了出去。莫问今天穿的是一身蓝色的衣服。

  金黄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蓝色的衣服,飘在天上让人觉得实在是很漂亮,很符合美学原则。但是当这身影突然加速,随即一道白光出现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东西更符合残忍原则!

  这白光以人眼所无法捉摸的速度在血红色的军队中奔流。它所过之处,没有流出一滴鲜血,只是一片片的“狂风”士兵翻身落马。还有一部分士兵身上已经被金黄色的光笼罩着——高速运行的白光,使他们身上着火了。

  这些在常人眼里看来像野兽一样疯狂的“狂风”军终于也开始感到有些恐慌了。这白光超出他们的想象之外。他们并不怕死,但是他们并不喜欢这样完全没有知觉,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莫名其妙的死去。这样让他们无法感觉死亡的带给他们的快感和喜悦。

  但是问题是,即使他们不喜欢,他们还是完全没有知觉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死去了。

  这白光,这令人晕眩的白光,如同最猛烈的火焰一般的白光正在急速的吸取“狂风”士兵的生命。这似乎是生命之神愤怒的惩罚。惩罚这些血红的士兵对生命的毫不尊重。

  “既然你们毫不尊重生命,那我就让我的使者来把他收回吧!”有近乎一般半的“狂风”士兵在心里仿佛听到了生命之神愤怒的谴责。

  “狂风”自成立以来,第一次出现了小小的混乱,因为一道白光,因为一个更加不尊重生命的人!

  “杀!”此消彼长,“狂风”军士气的低落无疑刺激了“前进军”的士气。“前进军”原本的士气因为这一道白光的出现又再次高涨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白光无疑是自上天传来的福音。他们相信这白光将带给他们胜利,同时将带给他们生存的希望!而他们生存的希望就在于将眼前这片血红色全都砍倒在地!

  残酷的战争仍在继续,仍然不断有人死去,仍然不断有人被踩成肉酱。但是双方没有任何人有停手的打算。似乎这场战争一定要进行到另一方死得不剩一个为止。

  然而,由于超级武者莫问的加入,“前进军”终于很辛苦的再次获得了主动。

  随着双方像绞肉机一样的相互绞杀,敌我双方的人数都在急剧的减少。虽然这个时候没有谁有时间去点算双方的损失。但是站在高处观望的依维斯大概可以推测到双方的损失。“狂风”应该差不多已经死了三万多,而“前进军”应该也牺牲了一万多。

  无疑,按照目前形势发展的话,随着战斗时间的加长,胜利女神的天平将越来越倾向于“前进军”。

  而依维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依维斯越来越不忍心看着那一片片从马上被砍下来的残肢,他越来越不忍心看着这一片片惨叫着或者沉默着死去的人。依维斯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他悲痛的闭上双眼。

  这一切决不是他想看到的,也决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要的是和平,是平等,是自由,是和睦相处,是互相关怀,是爱!

  但是现在,在他的眼中所充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鲜血,哀嚎。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使依维斯不由得开始有些动摇。

  沾满鲜血的和平,沾满鲜血的平等,沾满鲜血的自由真的能够和睦相处,真的能够互相关怀,真的能够爱,真的能够长久吗?

  “告诉我,我是不是选了一条错的路?”依维斯仰起头,默默的望着苍天。

  (下)

  圣历2108年8月2日下午四点三十四分,“永久中立之地”中部左德地区。一支军队士气高昂的走在回营的路上,他们边走边唱着军歌,身上挂满了战利品。看得出来,这一定是支刚刚取得一场胜利的军队,看起来还不像是小胜仗,而且是一场打胜仗。

  “军师,战果如何?”被请学带着自己的后勤大队严令待在营地,不得前往前线的那兰罗一看到请学归来就赶紧走上前去,问道。

  “我军共伤亡两百六十三人。”请学说着,坐在一块湿润的草地上。

  “跟风起商团发生了一场小型遭遇战吗?”那兰罗问道。

  “是遭遇战,不过不是小型而是大型。”请学说道。

  “地方出动多少人?”那兰罗又问道。

  “三万。”请学说道。

  “好险!足足有我们三倍之多呢?看来那个萨德确实是个信不过的家伙。他们现在发现了我们的行踪没有?”那兰罗紧张的说道。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萨德也不是真的想完全毁约,他只是想出兵试探一下我们的虚实。这样的举动是值得理解的,要是是我也会这么做的。毕竟,这世上没有和弱者联盟的理由。”请学说道。

  “哦,那按你这样说的话,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那就好……吓得我一身冷汗。”那兰罗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虚惊一场。

  “他们并没有回去。”请学又说道。

  “什么?那他们追来了吗?”那兰罗心头又是一紧,但是看到请学却是不动如山。

  “他们也不会追来了。”请学又道。

  “军师的意思是?”那兰罗被请学绕糊涂了。那兰罗除了对大规模操作商业很有头脑以外,对其他的几乎所有事情都是一塌糊涂的。

  “虽然只是来试探,但是如果我们不痛加打击的话。那么风起商团就很可能趁火打劫!所以,我狠了狠心,把这三万人全部吃掉了。我想,这一仗应该可以让萨德老老实实的待在傲风堡。”请学说话的口气,似乎完全不将这件事当回事。

  “什么?军师你把他们全歼了?遭遇战一万吃掉三万,我方伤亡只有两百多?亲卫队的战斗力真的这么惊人吗?”那兰罗说着,跳了起来。

  “全体修习古魔法的亲卫队的战斗力不是一般人类所能够比拟的。他们就是和魔族对抗起来也毫不逊色。”请学说道。

  “打了这么大的胜仗,为什么军师你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样子?”那兰罗看到请学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丝毫兴奋,所以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兄,我想我是时候跟你说实话了。”请学一脸凝重的站了起来。

  “什么事?”那兰罗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平凡,他自认识请学以来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表情。

  “今天夜里我就要走了,不是一个人走,是带着全部的亲卫队离开。”请学说道。

  “为……什……么?”对于请学的话,那兰罗百思不得其解。无论说谁会背叛依维斯都比说请学会被判依维斯来得令人容易相信。但是现在,请学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他要弃依维斯而去,而且还要将初次展示惊人战斗力的亲卫队也带走。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但是你要知道,我是被迫的。我受了最高指示,必须保存这支难得的战力,已备将来之需。”请学说道。

  “是依维斯要你这么做的?他要你去哪里?”在那兰罗的心里,“最高指示”自然而然是指依维斯。

  “不是依维斯叫我这么做的,是青华。我要的地方是‘永久之谜’。我这肢部队将是将来对抗魔族入侵的生力军。一到黑夜,就会有来自‘永久之谜’的幻岚运输部队来将我们接走。”请学说道。

  “青华?‘永久之谜’?魔族?幻岚运输部队?”那兰罗这回是彻头彻尾的被弄糊涂了。

  请学见那兰罗这个样子,于是耐下心花了近十分钟跟他将所有的事情由头至尾讲了一遍,当然有某些重要细节自然是被可以忽略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之所以这次出征要带上我和一半的后勤大队就是因为你知道‘狂风’一定会来进攻阿尔斯山总部?”那兰罗问道。

  “是,而且我将‘前进军’百分之九十的资金都带在身边,我已经通知我的部下交割给后勤大队,由你带回去。另外,我这次还带来了大量物资,之后将由你亲自带回‘阿尔斯山。”请学说道。

  “你居然明知道会被袭击,还将依维斯他们丢在阿尔斯山总部?要是依维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能安心吗?”那兰罗的语气中充满了责备的语气。

  “我没有办法,这是青华的最高指示,为了整个人类的前途,我不得不服从!而且青华的副手天行通过‘未来之言’感觉到依维斯这一次虽然会受到重大打击,但是并没有性命之忧。更何况,你现在启程,全力回赶的话,即使是后勤大队的速度,你也只要三天就可以赶回阿尔斯山。只是三天,误不了什么大事的。”请学解释道。

  “你好像觉得自己永远不会错?你好像觉得你的那个青华永远都不会错!但是我告诉你,万一自信的你,或者你无比信任的那个青华错了的话,我看你这一辈子是不是真的可以心安!”那兰罗再也不愿和请学说话,忿忿然的站起来,离开了请学。赶往他的后勤大队,他要马上就出发,赶回阿尔斯山救援。那兰罗最知道一支军队如果没有给养的话,将会怎样!

  “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不要把我刚才说的话告诉任何人!”请学在他的身后大声叫道,“为了整个人类,也为了依维斯!”

  “但愿依维斯不要出任何事,否则没有人可以原谅你!”一向温和无比的那兰罗回过头,对请学冷冷的说道。

  “难道我错了吗?”在这一刻,看到那兰罗冰冷的眼神,一直坚信自己是在为整个人类的大局着想的请学也不由得自我怀疑起来。

  

第七章 一比高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