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红发煞星

    圣历2108年8月2日下午五点零九分,阿尔斯山脚下的战斗仍在继续。

  “前进军”与“狂风”就像两只极度凶残的野兽一般,用尽自己所有的方法试图致对方于死地。双方都已经死伤惨重了,倒下的人比站着的人还要多。要是这个时候停战清点伤亡人数的话,那么“前进军”的伤亡大概是三万一千人左右,而“狂风”的死伤人数在七万八千人左右。

  而莫问手中的剑虽然经历了一个多小时的冲杀,但是似乎并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仍然是那么快,那么狠,那么准!

  从整个局面看来,“前进军”似乎已经胜在眉睫了。

  此时的依维斯依维斯却已经转过马头,看着相反的方向。但是,他内心的痛苦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丝毫的减轻。身后一阵阵的哀嚎声像一把把尖刀一样在他的心头狂刺。

  依维斯在这世上已经活了将近十七个年头了。经过了这么多事,依维斯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坦然面对痛苦,也可以坦然面对死亡。但是今天依维斯亲眼看见这样惨烈的一幕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完全坦然接受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置于死地的现实。

  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依维斯的内心都无法完全接受战争,更无法坦然面对死亡。即使这个理由多么崇高也好。

  正当依维斯正在接受着内心痛苦的煎熬的时候,他听到他的前方的大地微微的有些颤动。在他身后近千米外战斗的两支军队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细小的变化,但是依维斯察觉到了。苦痛并没有减弱依维斯敏锐的感觉,他倏得一下抬起头来。

  很快,依维斯就看见了一片黑色从前方开始慢慢的绽现出来。但是这不是“前进军”的黑色,这不是普通的黑色。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将可以发现这其实并不是黑色,而是一层一层的血红色扑在一起。这一层层厚厚得血红色互相严密的拥挤在一起,让太阳光完全无法反射,于是在人眼里就很容易产生看到黑色的错觉。

  等到他们再走近一点,依维斯就闻到了顺着迎面吹来的初秋的风里夹杂着浓得有些呛人的血腥气。如果魔武在这里,他一定能通过这种种的征兆知道对方这一干人马全都是大陆光明武者的噩梦——铁血佣兵!

  铁血佣兵全部都是出自最为光明武者不齿的地下黑暗斗场。整个西部大陆总共有一百一十七个地下暗黑斗场,参加这些斗场的人往往都是出身低贱的平民,甚至是奴隶,要不然就是重犯。

  凡是胆敢进入地下黑暗斗场的人都是亡命之徒,而地下黑暗斗场也确实每天都要往外抛出成千上万具尸体。整天在黑暗与死亡中度日的地下黑暗斗场的人,对于死亡全都会有一种变态的迷恋。

  而事实上,“狂风”的首领拔比就出身地下黑暗斗场,他的属下也大部分是出身地下黑暗斗场。

  地下黑暗斗场凡是在擂台之上杀一百人以上者都会自动从黑暗斗士升级为黑暗武者。黑暗武者之上就只剩下一层了,那就是堕落天使,只有在擂台上杀人超过一千人才有资格挑战这个称号。堕落天使称号的拥有者只有一个。当年拔比就是因为挑战失败才来到光明世界,魔武亦如是。

  而全世界的黑暗武者迄今为止不会超过三万,而这些黑暗武者大部分都会为了谋生而自动转职为铁血佣兵!全世界的铁血佣兵人数在两万三千人左右。

  但是由于铁血佣兵们实力都极为惊人,所以他们生性都颇为高傲,很难得能够合在一起。一支佣兵团里能够同时有五十个铁血佣兵就已经很惊人了。而现在出现在依维斯眼前的这支铁血佣兵部队却有足足一千人左右!

  敌人一步步向依维斯逼近,依维斯一直紧锁双眉,冷冷的看着这支部队。身后的两军仍在纠缠,厮杀,还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依维斯这边险恶的情境!

  突然,两军所有的士兵都同时将注意力投注到依维斯这边。因为他们同时听到依维斯发出一声尖啸,这啸声里不但包含悲痛,更隐约闪烁着最坚决的残忍!

  依维斯整个人从马上缓缓的飘了起来,他那原本红色的头发像刚刚染红的布被大雨淋一样,一片血一般的红色从他的头发上缓缓流下,流到他的脸上,他的手上,他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升在半空中的依维斯抱住自己的脑袋在拼命的哀嚎,在拼命的尖啸。与此同时,他的双腿在半空中拼命的踢打着,他的脸上是泪水和血水在交集。他似乎被谁卡住了脖子,完全无法呼吸,又似乎正经历着天刑一样惨烈的惩罚。

  他身旁坐下的马匹被他身旁笼罩的狂野力量撕得粉碎,他身旁百米内的大地也被撕起半米。一块块黄土在依维斯的身下和马匹的尸体一起被撕得粉碎粉碎再粉碎!这一切让依维斯看起来变得越来越混浊,眼神稍微差些的人甚至完全看不见了。

  这是他体内的那股隐藏以久的怨念终于彻底爆发出来了。这一丝依维斯完全没有去刻意控制他,相反他还在努力将它迸发出来。因为现在的依维斯第一次感到了恨!冰冷的,彻骨的恨!

  依维斯要让这股怨念和自己的恨合在一起,他要让全身所有的潜力都爆发出来。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将自己所受的痛苦,千百倍的加给眼前这一千多铁血佣兵!

  “守住‘狂风’!”连莫问也被这一幕震惊了,他对星狂冷冷的说道。随后,身影闪动,赶紧往依维斯身边飞去。

  “依维斯,依维斯,依维斯,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怎么了?”离依维斯越近,莫问越感到依维斯身边这股力量强大到了何等程度。他并不是没有力量冲到依维斯身边,但是他不敢,他怕这样会对依维斯有什么不利。所以他只能在外围一声声的大叫着。

  这股狂野的力量很快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准确的说,是它们都进入到依维斯的身体里了。依维斯的脸上血水和泪水依旧,身上也被染得一片血红,但是他头上的红发却已经全部蜕变成白色。

  随着身边力量缓缓的减弱,依维斯缓缓的从空中降落到地上,莫问也得以靠近依维斯身边。

  这个时候,“狂风”的真实实力——一千多铁血佣兵在他的头领拔比的率领下正向这两人一步步逼近。他们离依维斯两人的距离已经不到一分钟的路程了。

  “依维斯,你怎么了?”莫问有些惊恐的问依维斯道。他感到此时的依维斯身上充满寒冷的杀气。这是一种要将敌人千刀万剐的杀气。这杀气让站在身旁的莫问都禁不住不寒而栗。

  从前,莫问从来不曾在依维斯身上发现这种杀气。因为依维斯从来就没有想过真正要将谁置于死地。这是第一次!

  “但是这是为什么呢?”莫问不禁在心里问道。

  依维斯没有回答莫问的话,他只是定定的望着前方冲过来的这一千多人。他的眼神冰冷,从他的瞳孔里所看到的所有人已经等于死掉一半了。

  莫问有些奇怪的顺着依维斯的眼光望去,“啊!”莫问手中的剑几乎掉在地上。

  “畜……生!”莫问绝望的叫道。说着,就要冲了上去打开杀戒。这次,不把所有人杀光决不停手!

  原来,他看到的排在第一排的士兵的抗在肩上的枪尖上挂着一个东西——那竟然是小叮当的尸首!

  “我去!”依维斯伸出右手,拦住了莫问。

  一道身影,省略了过程,直接来到了那个挂着小叮当尸首的士兵马前。

  依维斯此时还没有出剑,他身上发出的骇人杀气让这个从无数次生死场走出来的铁血佣兵完全不知所措,他只是本能的停下马来,定定的坐在马上,不做任何反应!

  从前的每一次生死决斗,之所以都能够面对坦然面对,是因为每一次都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有一线生机。为了这一线生机,自然会用尽所有的办法争取。而现在,他真真切切的感到面对眼前这个白发少年,自己是绝对没有任何机会。所以,他只能木然的盯着飘在他马前的依维斯。

  依维斯没有出手,他只是拿过这铁血佣兵的长枪,将被刺穿的小叮当的尸首取了下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撕下一块白布,蒙住了小叮当的眼睛。然后将小叮当绑在了自己的身后。

  依维斯的这一系列动作都不是很快,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却没有一个人向他发动攻击。

  靠近依维斯的人没有勇气冲上去,离依维斯远一些的人没有勇气走上前来。这支在西部大陆纵横数十年,从来未曾一败的铁血佣兵队,今天却没有一个人赶走上前对这个满头白发的少年出一刀一枪。

  “受死吧!”正当依维斯将小叮当固定在背后,缓缓站起身的时候,有一个人高叫着从半空中往依维斯的背后飞扑过来。此人正是“狂风”首领拔比。

  依维斯的气势告诉拔比,这是个顶尖高手,这是个自己不可能正面战胜的顶尖高手。所以,拔比这个一向狂妄自大的家伙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偷袭,是用尽全力的偷袭。拔比将一切都赌在这一击上,他希望这一击能够取走依维斯的性命。

  但是很可惜,他这一击的结果是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依维斯开始仍然是缓缓的站起身,他也没有拔剑。但是当拔比离他只有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依维斯突然转身,伸出右手抓住了飞扑而来的拔比又粗又大的头颅。

  “噗!”随着一声轻响,拔比的头颅变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片在空中飞舞。而拔比临死前惊恐的叫喊也被憋在他的嗓子里没有喊出来。人们只看见拔比巨大的身躯缓缓的掉在地上,激起一片浑浊的空气。

  但是依维斯的手却是干干净净,没有沾着任何东西。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以为自己对死亡已经毫无知觉的铁血佣兵们发现,原来他们对死亡还是有着深深的恐惧。

  不知道是谁,开始第一个拨转马头。接着,有一部分人开始学他的样子,而还有更多人正准备学着他们这么做。

  在今天之前,即使是杀死这些人,他们也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临阵脱逃。但是现在他们发现,就是让他们死,他们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不逃。

  “没有人可以走!”依维斯说着,缓缓的拔出剑。

  “拔出你们的剑来,和我战斗!”依维斯平淡的说道。

  没有人听按照依维斯的真的拔出剑来和他战斗,但是更没有人敢不听他的而斗胆逃跑。他们只能木呆呆的将依维斯围在中央,什么都不敢做,只是木然的望着依维斯。

  这真是个讽刺的场面,一千多个沙场杀神将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包围,而内心恐惧不已的竟然是这些包围的人。

  “没有人可以逃脱惩罚!”依维斯轻轻的吐出一句。他并没有因为这些人没有拔剑而不出手,甚至没有因为这些人放弃抵抗而稍微放慢出手的速度。

  依维斯的剑开始挥动,不是将一个人的头颅砍下使其致死,也不是将一个人的胸膛刺穿使其致死。而是像最典型的“狂风”一样,将一个人的四肢全部割下,只留下身躯的主干伏在马上哀鸣。

  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依维斯的速度太快,伏在马上哀鸣的没有四肢,只有身躯主干的人数也增加的太快,让人来不及清点。

  “啊!”绝望终于超越了极限,到了麻木的境地。铁血佣兵中终于有人敢于拔剑了,而接着剩下的也纷纷拔出了剑。

  此时此刻拔剑的人,并不是为了求生,只是不想死的过于痛苦。

  但是,他们失望了。

  拔剑并没有帮助他们达到目的。他们的剑对依维斯并没有任何的阻碍,依维斯的剑依然是那么快。像一个老练的屠夫一样,将铁血佣兵们一个个肢解。

  依维斯手里拿着的那一把已经不再是剑,而是一把痛苦。这痛苦狠狠的,毫无感情的,准确的将铁血佣兵们的四肢与他们的身躯主干分开,将他们与痛苦联系的更加紧密!

  依维斯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仇恨,一股在这一千人中翻滚的仇恨。

  依维斯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剧毒,凡是沾上就要全身溃烂,痛死为止。

  这个时候,依维斯已经忘却了自己。他悄悄的躲了起来,因为他无法承担这份痛苦。所以他选择将自己悄悄的藏了起来,他化身成了这股仇恨,这股剧毒。他让自己的痛苦一点一滴的撒在这些人的皮里,肉里,血里,骨髓里,直至灵魂最深处!

  他要让这些人即使是被打到十八层阿比地狱,想到今天仍然要颤抖不已。他不单要他们死,还要他们死的无比痛苦。比小叮当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他不但要他们流血而死,还要他们流泪而死!

  铁血佣兵们无望的伸出自己的剑,茫然的为了安慰自己而挥动着。很快,他们这盲目挥动的剑就会被格向远方,和他们拿剑的手一起。然后,他们就会感到一阵剧痛突如其来,而与此同时,他们会发现自己其他的四肢也已经离他而去,留下的只有痛苦。

  于是,他们只有在马上哀鸣,恸哭,懊悔,颤抖!

  不到十五分钟,两千多只手,两千多只脚,就已经完全和一千多具身躯身躯联系。

  “我流一滴泪,你们要流一条河!”依维斯说着,背着小叮当缓步从这两千具或在马上,或在地上的身躯旁走出。

  他脸上的泪已经完全干了,但是他的脸上还是湿湿的。因为有血,不是他的血,而是那些铁血佣兵的血。

  即使是在他走出这群躯体的时候,他的身旁和头顶还是被一层薄薄的血雾包围着。他原本白色的头发又再一次染红,这红色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脱落过。

  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击溃艾齐三万留守军的一千多铁血佣兵就这样在依维斯的剑下被了结。

  站在千米开外的莫问呆住了,离莫问千米开外交战的两军部队也呆住了。

  “强一流!”全场只有莫问知道依维斯的力量到了什么境地。只有拥有同样层次力量的人才能看得出依维斯的力量究竟到了什么层次。

  莫问是个真真正正的用剑天才,他的进步是稳定的,他每天都在进步,而且进步的速度令常人难以想象。这一段时间,莫问为了不想依维斯尴尬,一直在隐瞒自己的实力,即使是刚才在和“狂风”作战的时候亦如是。但是现在莫问才发现原来他和依维斯的差距依然是那么远。

  同样是强一流,但是依维斯的强一流却比自己的强一流要强太多。若是自己要对付这战斗力相当于五万大军的一千铁血佣兵的话,恐怕只能杀掉五分之一,就要被格杀了。

  不过,依维斯之所以能战胜这些铁血佣兵,除了实力以外,更重要的是气势。正是依维斯一招将“狂风”首领拔比置于死地那股气势,使这些战斗力惊人的铁血佣兵们真正发挥的战斗力还不如平时的十分之一。

  但是气势,又何尝不是实力的一部分呢?

  “愤怒的依维斯是无敌的!”看着这一千多具失去四肢的躯体满身流着血,满脸流着泪慢慢变成尸体的时候,没有人的血不会变得冰冷。

  这个想法深深的刻入了在场的人每个人的心里,包括莫问亦如是。

  “当啷!”第一个“狂风”的士兵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随后,“狂风”队伍中一片片“当啷”声,不过他们的刀不是掉在地上,而是丢在地上。

  依维斯的作为让莫问都觉得手脚冰冷,而这些自负冷血的“狂风”士兵也被他刚才的一幕彻底将斗志摧垮!

  “一个都不要放过!”依维斯来到莫问身旁,对他冷冷的说道。

  话一说完,依维斯的身体就晃了晃,昏倒在地!

  星狂无比坚决的执行了依维斯的任务,“前进军”将所有缴械投降的战俘全部杀光。星狂本人就亲自动手杀了两百多!

  这一战史称“阿尔斯之悲!”,是人类战争史上最残酷的一幕之一。

  “狂风”十万一千余人,在这一日之间全军覆没,无一生还。“狂风”从此从大陆除名。

  “前进军”左路军团加上第五军团一共十万人经过此次战役后,死伤八万五千多人。两个军团加起来只剩下了不到一万八千人。

  这一仗是“前进军”自成立以来打得最惨烈的一仗,也是最伤元气的一次。

  这一仗将使依维斯终于突破了先天怨念的束缚,正式踏入强一流的境界,而且在莫问之先拥有了“神斗气”!从这时候开始,除了最高级的究级魔法以外,人间的魔法对依维斯已经失去了作用。而在他的武技进不到强一流的同时,依维斯的古魔法也跟着晋升到了强一流的位置。

  同时,这一仗使“前进军”另一个重要人物获得了重大进步。这个人就是星狂。这一仗之后,星狂终于彻底戒掉了骄傲自满,自高自大的毛病。

  因为他知道,这一天假如不是依维斯和莫问两大高手压阵,他现在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战斗结束之后,“前进军”全军在星狂的指挥下退入阿尔斯山进行防守。当回到总部的时候,所有的“前进军”们再次震惊了。

  一天前还欣欣向荣的阿尔斯山现在已经成了真真正正的炼狱。四处散落的都是人的肢体,浓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将整个阿尔斯山笼罩。

  整个山上四处都点满火把,各种物资和人的躯体一起在烈火中被烧得一点不剩。除了四散逃下山的以外,整个阿尔斯山上居然没有一个活物!

  但凡有一点人性,又有谁能够残忍到如此境地。

  原本还对依维斯的做法感到有些恐怖的“前进军”士兵,现在个个都恨不得刚才下手的是自己。

  阿尔斯山,这座平庸无奇的山,因为是“前进军”的总部而荣载史册,得享荣光。但是同时它也因为“前进军”的到来而不得不今天这样悲凉的局面。它所养育的儿女十有八九都在这次战乱中死去。而且死的是那样凄凉,无数的人临死眼睛都是睁得大大的,他们死不瞑目!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得到一样东西,就一定会失去另一样东西。我不知道假如阿尔斯山是人的话,它将会作如何选择。是在无数的鲜血中浴血光辉,还是宁愿载恬淡中安宁度日?

  可惜,阿尔斯山不会说话。若它真能说话的话,它此持此刻一定是在恸哭。恸哭着控诉这世上怎么会有人类这样残暴的生灵!

  “前进军”的后卫打扫战场时,看到自己这方的士兵都被入土为安。而“狂风”军的尸首就全部被曝尸荒野,任凭野生动物吞食。“前进军”对于“狂风”的仇恨实在是太刻骨了。

  “畜生就应该有畜生的死法!”每一个“前进军”都在心里恨恨的说。他们甚至恨不得自己化成狼鹰,要去生生撕开这些在地上敌人的尸体!

  在经历了空前损失的“阿尔斯之悲”战役之后,“前进军”总部的兵力只有三万多一点。这三万多士兵中有一万八千人左右是星狂在和“狂风”大部队正面对抗生下来的骑兵。而另外一万两千多则是被“狂风”战斗力惊人,但是被依维斯一人解决的神秘部队——铁血佣兵在攻打阿尔斯山时被击溃,然后又陆陆续续回到山上的散兵。

  这样算来的话,拔比率领的铁血佣兵消灭了包括艾齐在内的大约一万八千多“前进军”正规军。

  而阿尔斯山上的物资也被“狂风”一把火烧了个七七八八,好不容易抢救出来的那些恐怕也只能支持两三天。

  偏偏这个时候依维斯又昏倒,艾齐又死了。莫问除了关心依维斯的安危之外什么都一概不理。这样的话,这三万人的吃喝拉撒,还有做好随时遭到来自任何一方面的攻击的准备——这一切都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星狂的肩上。

  “全军进入一级戒备!成立一支一千人的军法队,负责全军的秩序。”

  “将粮食集中起来,实行口粮配给制!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下山寻粮,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凡是擅自行动者着军法队就地处死!”

  “向征北和征西还有请学军师发出求援信!”

  “散出两千斥候,对方圆百里进行全面侦察。”

  “现在全军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坚守阿尔斯山,待援!离我们最近的请学军师只有不到三天的路程,我们的援兵很快就会到的,大家不要心慌!”

  在全军军心惶惶的时候,星狂的一连串命令,确实对稳定整个局面有一定的作用。当这一系列措施都实施下去之后,三万本来就训练有素的“前进军”终于又从一片浮动开始回复了平时的状态。

  但是星狂心里最清楚,他的这一系列命令的作用都是暂时的。一旦山上的粮食吃尽,士兵们受不了饿肚子,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下山去寻粮。到时候,要是有人军心叵测的话,那这三万部队和“前进军”的总部就完了。而星狂的直觉告诉他,“狂风”之后肯定还有另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者。

  “军师,军师,最近的就是你了,你可要快点回来啊,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在士兵们面前表现得镇定自若的星狂在心里暗暗打鼓道。

  圣历2108年8月2日夜十点十一分。

  “前进军”后勤大队正在那兰罗的率领下匆匆往前赶。

  “总供应官,天都这么夜了,兄弟们也都有些累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吗?”一个百骑长走过来问。显然,他是受了部下诸多怂恿才鼓起勇气来跟那兰罗要求的。

  “愿意停下休息的我不强求他赶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谁留下来休息就不再是‘前进军’的人!”一向好说话的那兰罗这时候说话的语气却是一片冰冷。这让这个百骑长感到吃惊不已。

  “总供应官,是不是总部出了什么大事了?”百骑长试探着问道。

  “是出了大事,大到不是你可以知道的。”那兰罗说着不再理会百骑长,径自继续赶路!

  “老大,怎么样?可不可以休息啊?”百骑长一回到那些兵群里,那些士兵就赶紧问道。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总供应官一向那么好说话。”有一个士兵说道。

  “愿意停下休息的我不强求他赶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谁留下来休息就不再是‘前进军’的人!”百骑长将那兰罗的话复述了一遍。

  “老大,这是你的话还是总供应官的话啊?”士兵们看到百骑长脸色不对,赶紧问道。

  “这是总供应官的原话!”百骑长黑着脸说道。

  “那……那就快赶路吧,反正总部也不算远。”士兵们纷纷自己给自己解围道。

  这个世上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从来不生气的人生气。因为这种人一旦生起气来,就一定是完全无法挽回的!

  与此同时,魔武和杰伦还有西龙正带着他们部下一共十四万多人马往阿尔斯山不分昼夜的急赶。

  同样的,也有基层官兵向魔武请示是不是可以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进。而魔武的答案就是,“休息?可以!死了就可以休息!”

  两路人马,一路一万多人,带着“前进军”急需的物资,按照目前的行军速度,到达阿尔斯山的时间应该还需要两天左右。一路十四万多人,带着可以对抗等着捡现成便宜的落日佣兵团的武力。按照现在的行军速度,要大概六天后才能赶到阿尔斯山。

  而跟在“狂风”之后向阿尔斯山扑来的落日佣兵团二十万大军到达阿尔斯山的时间大概是在三天后。

  阿尔斯山的“前进军”前途未仆。

  

第八章 红发煞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