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算计,计策?

    圣历2108年8月2日夜十一点三十六分。

  经过数日疯狂的鏖战,维尔扬迪的十二万大军已经只剩下不到八万了。

  今天下午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的两军似乎终于在这黑夜之中获得了少许安息的时间。但是,借着些微的月光,细心的人还是可以看到有一支大约一百多人的小队正游过护城河,悄无声息的来到巴斯塔克城下。这正是维尔扬迪一直引以为毫的特工队。

  “嘘,小心点!”一个小队长对着不小心踢到小石子的部下轻声斥道。那小兵马上低下头,一脸通红。

  来到城下之后,数十把抱着布的飞抓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的抓在了城墙的墙沿之上。

  特工队队长对着一个小队长作出一个上的手势。于是,第一小队马上就干脆利落的开始攀爬城墙。不到一分钟,他们就都爬了上去。

  但是上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特工队队长于是等了一阵,还是没有发出一点声,又不敢高声问。只好决定再派一队上去。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上去看看好。

  身先士卒,不会因为危险而逃避责任,这就是这个特工队队长最大的优点,也是他之所以得到勇猛地维尔扬迪的赏识,得到今天这个位置的原因。

  特工队队长亲自上来之后,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城墙上的小队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了——城墙上居然一个敌军都没有!

  率先爬上来的特工队第一小队的二十名成员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如何是好。

  特工队队长也是被眼前这一幕给震住了,打了这么多年仗,偷城也偷了不少,但是今天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呆了许久,特工队队长终于做了一件他这一生中最有喜剧意义的事。但是他做的这件事却几乎把全部城墙上的队友吓死。

  特工队队长所做的这件事就是叉直腰杆,大声叫道:“请问有没有人啊?”

  居然还是没有人应!

  “请问有没有人啊!”特工队队长这一声可是用尽了全身力气。

  除了城内剩下的寥寥的已经睡着的几个居民扔上来的香蕉皮以外,还是没有人应!(断天盗贼团所zhan有的土地都是贫瘠的土地,再加上断天盗贼团经营不善,大量人口逃亡,所以断天盗贼团势力范围内人口是很稀少的。巴斯塔克又是个完全的军事重镇,经济并不发达,所以巴斯塔克的居民是少之有少,全部加起来也不到一千户。)

  “这是怎么回事?这太不正常了啊!”特工队队长用疑惑的目光扫视着他的队友。

  他的队友们也是用同样疑惑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队长,但是他们疑惑的目光的含义是完全不同的,他们疑惑的目光是在说,“队长你不正常啊?”

  “不管那么多。你,通知下面的人回去报信。你,跟我去开城门!”特工队队长想了想,打算不理那么多,对着手下的两个小队长吩咐道。

  “是!”两个小队长应道。

  二十分钟后,维尔扬迪收到了来自特工队的消息,“城门已被打开,全城没有发现敌军!”

  “什么?”维尔扬迪睁大眼睛,问道。天上掉馅饼?不会吧?我有这么好的运气?我维尔扬迪从前中的最大的奖就是一包洗衣粉啊!

  “小的们也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如此,还请大人明察。”那小队长说道。我也不相信啊,可是馅饼就是砸在头上,我不相信也不行啊。我现在脑袋还疼那!

  一向干脆的维尔扬迪这次却没有马上大举进城,而是先派了五千先遣军进城探查。其他部队在城外等候。

  五千先遣军进城搜查了两个多小时后,也跑出来报告说,“确实没有一个敌军。”

  “搞什么?”维尔扬迪本来就不是很好用的脑子这下给弄得几乎要爆炸了。维尔扬迪一向喜欢简单的事情。但是不是眼前这么简单,这个简单也太复杂了!

  就是这么犹犹疑疑,维尔扬迪的八万大军折腾了大半夜,一直到临晨七点多的时候,才全部进入了巴斯塔克城。

  进城之后,维尔扬迪又小心翼翼的亲自率军在本就不太大的巴斯塔克城四处搜查。又闹到了中午一点多,维尔扬迪才开始相信巴斯塔克真的没有伏军。

  到这个时候,维尔扬迪才敢措辞谨慎的给红牙佣兵团总部发了一封信,“经过数日鏖战,断天盗贼团军雨昨日莫名撤退,目的不明。我军暂时将巴斯塔克城控制在手,请指示下一步行动该如何进行。”

  “啊,头好疼!”发完信之后,维尔扬迪终于受不了了。******,死就死吧,爷爷我要睡觉了!

  圣历2108年8月3日下午两点零四分。

  风杨的征北军团在留下四千多千军队留守汉德加以外,率领余下部队直指断天盗贼团总部浮岩城。按照他们现在这样突进的速度,他们现在只要一天多的时间,就可以赶到浮岩城。但是正是在这个时候,风杨收到了星狂的求援信。

  “怎么办?是不是该全军回援?”沙迦看信之后问道。

  “不,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在北部的战果就要前功尽弃了。”风杨马上否定了沙迦的意见。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看着总部被别人围剿吗?”沙迦又心急的问道。

  “按照星狂信中所说,昨日进攻他们的乃是‘狂风’,接下来能够攻打他们的只有落日佣兵团。他们就是拼尽全力,也只有二十万兵力。相信,军师和魔武一定和我们一样收到了求援信。

  请学军师的一万亲卫队肯定会马上回援,他们一直是在坦波夫地区监视风起商团。从这个地区全速进军赶回阿尔斯山的话,只要两天。

  而按照魔武的性格他一定是不顾一切,全力回援。他们是在三天前收到我们的信开始进攻加兰城的,红牙佣兵团所忧虑的只是我们‘前进军’,所以加兰的兵力应该不会少,至少有四到五万。魔武他们要攻下加兰城不是两三天就可以的。所以,魔武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加兰城下。从这个地方赶回总部的路上,魔武一定会不顾一切一路狂奔。这样,他们赶到阿尔斯总部的时间应该是六到七天后。减去路上掉队的两成兵力,魔武应该可以带领八万左右的部队回到阿尔斯山。

  加上总部的剩余兵力的话,总部七日之后,就应该还有十到十一万。以‘前进军’的战斗力,防守二十万落日佣兵团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我们现在就算全军全力回援,至少也需要十天。那个时候,大会战已经结束了。我们对战局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反而还将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断天盗贼团给丢了。”风杨说道。

  “风杨你的意思是不回兵救援,继续往前攻?”沙迦问道。

  “当然不,我以上所说的只是推测。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数。”风杨又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沙迦疑惑的问道。

  “我的想法是拜托沙迦大人你率领四万骑兵火速回援。而我则率领五万步兵继续进攻浮岩城。这样的话,不但可以加快你的回援速度,还可以使我们在断天盗贼团的努力没有白费。”风杨说道。

  “这样最好!”沙迦想了想,赞同的说道。

  “但是沙迦大人你一定要确记三点,第一,在路过马拉昂地区的时候,要从白木那里带一部分马拉昂通信营分部的人回到阿尔斯山总部。第二要从汉德加城和马拉昂地区带大量的物资输往阿尔斯山总部。因为经过‘狂风’一战,总部的通信营和后勤一定都会受到重大损失。第三,你一定要在8月8日中午十二点前赶到总部。越早越好,越早,你们对战局的影响就越大!”风杨叮嘱道。

  “我记住了!我这就去办!”沙迦严肃的点点头,走了下去。

  半个小时之后,风杨和沙迦分成两路,一个往北,一个向南。

  (中)

  圣历2108年8月3日晚七点十三分。

  “报告军团长,天上出现不明飞行物!”一个斥候满头大汗的向星狂报告道。

  “来自何方?提及多大?速度多快?”星狂赶紧站起来问道。

  那斥候还来不及回答,就听见大营外有一个人在大声叫,“依维斯在哪里?依维斯在哪里?”

  “来自东边,好像是一个人,速度奇快!”那斥候答道。

  “知道了,继续侦察!”星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脸上也松懈下来,对着斥候挥挥手后,又急匆匆的走出门去。他是去寻找那个声音。

  “魔武,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当星狂真真切切的看到魔武的黑色大个头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几乎要哭出来。怎么从前就没觉得这个黑大个这么可爱呢?

  “依维斯到底怎么样了?你在信里说得不清不楚的!”但是魔武却丝毫没有心情响应星狂难得的多愁善感!原来本来是率军回援的魔武在接到星狂的求援信后,就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军队抛给杰伦和西龙,一路狂飞回阿尔斯山。

  “依维斯他还好,军医已经说了他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是暂时昏迷而已。”星狂见魔武这么担心,忙安慰道。

  “昏迷?你快带我去看他!”魔武一听,紧张的双手紧紧的捏住星狂的肩头。他这一下,几乎把星狂的肩头给捏碎了。

  “老大,我不是一流位啊!”星狂被他这一捏,一直忍住的热泪终于不受控制的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哦,对不起,但是,快带我去见依维斯吧。”魔武于是赶紧把手拿开。说道。

  三分钟后,魔武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被莫问看护着的依维斯。

  除了脸色有点发白以外,他看上去倒也没有大碍。他呼吸均匀,好像是很累很累,正在休息。看到依维斯这样,魔武的情绪才缓缓平静下来。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向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问问题的魔武在见到依维斯平安之后。拖着星狂走出门来,问道。

  星狂于是将这几天发生的事,简略的说了一下,但是一些重要章节省略了过去。生怕魔武又一时冲动,发起疯来。

  “铁血佣兵!怪不得这么厉害!”魔武说道。身为其中一分子,魔武最知道铁血佣兵到底有多利害。当听到依维斯一人在十五分钟之内将这一千多铁血佣兵全部解决的时候,魔武震惊不已。他一直知道依维斯很强,但是没有想到依维斯强到如此非人的地步。他心中对依维斯的景仰又因此再度高涨。

  “好了,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落日佣兵团来,还得指着你支撑大局呢!”星狂说道。

  “落日佣兵团的人要是真敢来,我一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恐怖!”魔武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星狂被魔武无意中散发的阴冷的杀气刺的全身生疼,神经质般的说道。他的心里则在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得罪魔武,千万不要得罪魔武!”

  “那你快去休息吧。”过了好一阵,星狂才再度自控下来,对魔武说道。

  “我不累,我要去为依维斯守夜。”魔武说着,就像依维斯的房间走去。站在门外为依维斯守夜,这对魔武来说已经是最习惯不过的事情。

  “你要是真的不累,不如去做对依维斯更有意义的事吧。”星狂看魔武是绝对不可能休息的,于是脑中灵光一闪,说道。

  “干什么?”魔武转身问道。

  “守夜谁都能守,但是可以在天上飞上好几个小时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了。你不如去做帮我们侦察一下落日佣兵团的情况吧。”星狂说道。

  “你不是有魔法师吗?为什么要我去?”魔武说道。

  “我手下那帮魔法师都死得差不多了。就是他们没死也不可能在天上支持那么久啊。所以我才会要拜托魔武你啊!”星狂说道。

  “好吧,那我现在就去!”魔武话音未落,身影已经消失。

  看着魔武飞到天上的身影,星狂的心里又踏实了很多,毕竟又多了一个超级高手助阵。

  大概一个小时后,魔武就回来了。

  “怎么样?”星狂赶紧问道。

  “从南边而来,人数大概是二十万左右,应该是在两天后就将到达阿尔斯山。”魔武简明扼要的说道。

  “这太好了,落日佣兵团一定是以为我们会跟‘狂风’纠缠一段时间,才会故意推迟出兵时间想捡现成便宜的!”星狂有些高兴的说道,“这样的话,军师的援军就可以在落日佣兵团进攻前赶回总部了。”

  三分钟后,星狂向这两天一直劳碌不堪的“前进军”发布命令道,“全军休息!”

  尽管对星狂的命令觉得很惊奇,但是谁要没有精力来揣摩星狂命令的用意了,纷纷就地倒在地上睡了起来。也顾不得初秋的地面有些阴寒。一时间,整个阿尔斯山躺满了满山遍野的士兵。乍一看上去,好像“前进军”全军覆没了一般。

  但是到第二天临晨六点多的时候,这些像死尸一般躺在地上雷打不动的士兵们却突然全部活跃了起来。整个阿尔斯山从绝对的寂静突然过渡到了热闹非凡的境界。

  原来,那兰罗的供应大队终于赶回来了。

  “军师呢?”知道后勤大队带着大量物资赶回来的星狂兴高采烈的出来迎接那兰罗。见到那兰罗第一眼,星狂就忙问道。他现在实在是太需要请学来主持大局了。

  “先把军粮分下去吧,士兵们都饿极了。”那兰罗岔开话题道。

  “好,好,让兄弟们吃饱饭再说。”星狂也不生疑,笑呵呵的说道。

  两人亲自率领部下分发完军粮之后,天已经亮了。两人一起来到依维斯修养的房间看依维斯。

  “好在依维斯没有什么大碍!”那兰罗常年在外经商,对于医术还是有一些粗浅的认识的。所以,当他看到依维斯的脸色和呼吸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

  “军师呢?”星狂又旧事重提。

  “他……他说他有要紧事要带着亲卫队前往‘永远之谜’。”那兰罗的脸憋得通红的说道。

  “什……么?”星狂轻声叫道,“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回援总部更重要?”

  “他没有说,他只是说他有不得已的苦衷。”那兰罗说道。

  “他突然去‘永久之谜’做什么?”星狂努力使自己平静了下来,又问道。

  “他没有说,他只是说他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那兰罗说道。

  “那他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星狂又问。

  “他说……他……”那兰罗有些不敢将下面的话完全说出来。

  “他说什么呀?”星狂都快急疯了。

  “他说他应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了,要我们好好代他照顾依维斯。”那兰罗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啊……?”星狂听得这话,马上大惊失色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险些跌坐在地上。

  “这个混蛋!当初是他用师兄的身份将依维斯骗到现在这个位子,如今关键时候却又临阵脱逃!……要是他被我看到,我非一剑把他劈成两半不可。”一直坐在床边看护依维斯的莫问终于忍不住也走过来说道。若是在门外守卫的魔武听到他们的谈话的话,或许他们的都会有这样的见解。

  “军师或许真的是有什么巨大的苦衷吧?”难得星狂在受到这样重大的打击之后,居然还能为请学说话。这其实是因为星狂觉得请学决不会是那种在关键时刻临阵脱逃的人。看他当中跟自己说话的气势,星狂就知道请学绝对不是一般人。星狂正是因为请学的劝说,才彻底摆脱犹疑,下定决心跟随依维斯的。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临阵脱逃的懦弱之人?

  “军师好像说他是为了将来对抗魔族。”那兰罗说道。

  “魔族?”星狂心中疑云顿生,他第一次开始发现自己出身于一个完全不由自己掌握的游戏之中。

  “无论是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这时候抛弃依维斯,我都不可能原谅他!”莫问的态度丝毫没有因为两人的说项而有丝毫的疲软。

  这一下,星狂两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莫问所说的确实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无论有多么大的苦衷,一声不坑的就私自离队,这无论如何都是无法辩解的罪过。

  “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应付过去眼前的难关,其他的以后再说。”星狂是第一个从郁闷的气氛中抽身出来的人。

  “那星狂我们现在能怎么做?”那兰罗问道,他知道现在阿尔斯总部这么多人当中,只有星狂一个人是真正的大将之才。

  “现在东边和北边两路援军即使是抛下所有步兵和辎重,轻装上阵的话。那么他们的骑兵要赶到阿尔斯山最快大概是三天和四天后。

  按照魔武的侦察,落日佣兵团后天正午的时候就会赶到。所以 ,我们现在应该是抓紧时间休息,等到敌人来到的时候,我们只要全军龟缩在阿尔斯山内待援就是了。

  通过合理利用阿尔斯山易受难攻的地势,我只要一万人就可以支撑个十天八天,更何况我们现在手里有将近三万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星狂安慰那兰罗说道。

  “你是不是说只要一万人就可以防守住阿尔斯山?”莫问突然走上前来,插言道。

  “是啊,怎么了?”星狂奇怪的问道。莫问从来不爱搭理“前进军”居然会主动上来跟他们讨论防守总部的事?

  “那好,那你把你手下剩下的一万八千骑兵给我!”莫问说道。

  “你要这一万八千人干什么?”星狂奇怪的问道。

  “我要杀光落日佣兵团!”莫问说话的语气让星狂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跟你一起去!”魔武见里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于是从院子外走近屋来,刚好就听到了莫问的这一番话,于是马上附和道。

  “但是敌人可是整整二十万人啊!”星狂说道。

  “今天让你的兵好好休息,明天正午十二点我就来跟你借兵。”莫问也不多说,干脆的下了决定。话一说完,就又走到依维斯旁边静静的坐着。

  “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太冒险了吗?你这样虽然可以有出其不意的袭兵效果,但是只要敌人知道了你们真实实力的话,他们就可以轻易的扭转战局。你要知道落日佣兵团的战斗力虽然可能不如我们‘前进军’,但是他们可是整整二十万人啊!”但是星狂还是试图说服莫问不要这样冒险。

  “如果失败,我就以死谢罪!”魔武说了重话。

  “在这天地间,我不会允许一个想伤害依维斯的人和我同时站着!”莫问这也是死话。

  “那好吧,我去安排!”星狂知道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星狂,你疯了吗?兵权在你手里,你要是执意不从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你现在这样顺从他们,不是让他们去送死吗?”星狂和那兰罗一走出门,那兰罗就责怪星狂道。

  “你现在说得头头是道,刚刚怎么比见你出声啊?”星狂白了那兰罗一眼说道。

  “这……”那两个都是杀神,那兰罗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什么勇气和他们争执。

  “你不要担心,明天或许会创造一个奇迹也说不定呢。”星狂见到那兰罗惭愧的样子,又狡诈的笑笑,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兰罗不解。

  “如果是别人,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去的。如果换了别的时候,我也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去的。但是现在是现在这样的时候,而刚好又是他们两个人。那么一切就要重新考量了。”星狂像说绕口令似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兰罗有些不耐烦的问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玩绕口令?

  “直白一点说的话就是,首先,莫问和魔武这样的超级武者在愤怒之极时合作战斗所产生的杀伤力无法估量。其次,刚刚经历了残酷的‘狂风’之战的士兵们也因为总部被毁沉浸在一片悲愤之中,现在的环境又是这样恶劣。表面上看来,‘前进军’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俗话说,‘置之死地而后生’,即使是一个人,到垂死的时候发出的战斗力都是无法想象的。更何况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还有一个地方你要注意,那就是莫问要求军队出发的时间是明天正午十二点。按照这样算的话,我们与落日佣兵团发生遭遇战的时候,应该是明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左右。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莫问提出明天正午十二点要兵并不只是逞一时意气,他还是有头脑的。

  因为在黑夜的掩护之下,我们的兵力劣势是很难被发现的。如果我们能够在适当的地方埋伏起来,以逸待劳,再加上我们冲锋够有力,给造成落日佣兵团造成被优势兵力包围的感觉的话,那我们就几乎是胜券在握的。”星狂得意洋洋的说道。

  “说得这么容易,那你为什么你自己原先没有这样想?”那兰罗问道。

  “这件事如果由我做,成功的几率是一半对一半。我现在责任重大,不敢冒这个险。但是如果是他们两个人的话,那我们获得胜利的几率可就有九成了。你也知道,若论冲锋陷阵,他们可是要比我强上一百倍不止啊。”星狂笑道。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要阻止他们呢?”那兰罗又有新的不明白了。

  “不激一激,我怎么知道他们会不会下死力?我给他们的可是一万八千生力军啊,要是白白损失了。等依维斯醒了,我怎么交待?”星狂一脸无辜的说道。

  那兰罗听了星狂的话,瞠目结舌。“你这个脑袋是不是每天二十四小时,有四十八个小时都在想着怎么算计别人啊?”

  “这不是算计,这叫计策!”星狂凛然辩解道

  

第九章 算计,计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