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落日之恶梦

    圣历2108年8月4日下午三点十六分,巴斯塔克城。

  “副团长,收到回信了。”正在午睡的维尔扬迪被副官从美梦中吵醒。

  “给我念。”维尔扬迪用尽全身力气,才挣脱了睡魔的诱惑,坐了起来,对副官说道。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累了。

  “是!”副官笑盈盈的说着,将信打开。

  “致前红牙佣兵团副团长维尔扬迪……”副官念到这里这里,就禁不住了听了。

  “放你娘的狗屁,要你念封信都念错?什么叫前红牙佣兵团?难道我们红牙灭亡了么?”维尔扬迪本来的大好心情被副官的一句不吉利的话毁掉了好多。

  “给我自己看!”维尔扬迪说着,从惶恐不已的副官手里将信抢了过来。

  但是维尔扬迪将信拿到手里之后,越看越心寒,脸色也变得苍白。看到最后,居然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普兰斯赛亚人?他们是什么人?”他好像中了邪魔一样,喃喃自语着说着一些旁人完全听不懂的话。

  “副首领,怎么回事?”副官从没有见维尔扬迪这样颓丧过,赶紧走上前去搀起维尔扬迪,问道。

  “对了,你帮我看看,看看是不是我眼花。”维尔扬迪一把紧紧抓住副官的手,颤抖着说道。

  “是!”副官说着,把维尔扬迪手里的信接了过来。

  “看清楚,看清楚,看看是不是我眼花。”维尔扬迪小心翼翼的看着副官,问道。

  副官看着,看着,也像个冰柱一样冻在原地。

  “告诉我,我眼花了,是不是,是不是我眼花了……一定是的,一定是这几天太累了,又没有好好睡一觉,所以才眼花看错的。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啊!你给我说话啊!”维尔扬迪先是轻声的问道,但是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再后来,声音已经变得神经质。到最后,终于无法说话,一把将副官推在了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前线辛辛苦苦的打仗!他居然一纸文书就轻轻松松的将我给卖了!”维尔扬迪跪倒在地上边说边哇哇大声哭了起来。

  原来,这封信上说的很简短,“致前红牙佣兵团维尔扬迪:兄已于圣历2108年7月26日归降于普兰斯赛亚人大首领坎亚所率领之十五万大军。坎亚大首领将于圣历2108年8月3日遣使前往接收巴斯塔克城。望弟为身在卡卡罗特城内之父母妻儿计,早日归降!”这封信的落款是——前落日佣兵团团长仅普兰斯赛亚兵团副团长修可。

  从这封信就可以看出修可其实是很委屈得。但在信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卡卡罗特城是被坎亚率领十五万大军攻下的。自己为了保住家眷的性命才不得不降了坎亚。

  当然,他信里劝降的意思也很明显,既然我这样,那你也为了你自己和你麾下的士兵们的家眷计,早日跟我一起投降吧。

  怪不得维尔扬迪看到这样一封信会哭的这么凄凉。一个将领在前线奋力作战,好不容易赢得了一场大胜。赶紧高高兴兴的往家里报信,得到的回音却是劝自己投降。

  “儿女卖命,父母败家啊!”副官也泪水涟涟的说道。

  两人于是相对哭了一阵。苦罢,两人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副首领,现在我们当如何是好?”副官哭腔尚在。

  “还能如何?如今你我还有兄弟们的家眷都攥在人家的手里,还有我们反抗的余地吗?降了吧!人家当团长的都不心疼,我们当下属的心疼什么?”维尔扬迪说着,一脸冷漠的站了起来,走近内室。看来,他是被修可伤透心了。

  “不过我维尔扬迪绝对不会再跟修可共事!”走了几步,维尔扬迪突然举起旁边的一个灯台,狠狠的摔在地上。摔得满地都是灯油,满地都是碎片。

  “那副首领何去何从啊?”副官怯生生的问道。他的想法刚刚和维尔扬迪相反,他打算归顺坎亚,谋个一官半职,养家糊口。

  “这个乱世就像一个一匹跑得飞快的马,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骑的。”一向粗莽的维尔扬迪在这个时刻,却说了寓意深刻的话,“我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也算是争取过了。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交割的事情就你代表我去办吧。”

  “副首领你要去哪里?”副官又问道。

  维尔扬迪没有说话,继续走向内室。第二天,士兵们在维尔扬迪的房间内发现他的尸体。

  数日之后,坎亚使者抵达巴斯塔克,维尔扬迪的副官带着八万红牙佣兵团士兵降。并遵守坎亚的旨意,在坎亚新任的军团长率领下继续为坎亚镇守巴斯塔克城!

  至此红牙佣兵团灭亡!三个团长,一死两降,下场不可谓不惨淡。但是仅仅是在半个多月前,红牙佣兵团还自以为自己将是这场战争最后的胜利者。

  正所谓,机关算尽,算来算去算自己啊!

  圣历2108年8月5日正午十一点五十五分。

  “士兵们,依维斯总统领昏迷为醒,我三路大军尚在回援过程中。而落日佣兵团居然不自量力,摔五万蛇鼠之辈准备偷袭我军。兄弟们,我们身为战无不胜的‘前进军’一分子会不会怕他们?”此时,星狂正在给集合了的一万八千骑兵做临战演讲。

  这一万八千骑兵,一共有一万三千重骑兵,五千轻骑兵。之所以,重骑兵比轻骑兵多这么多,是因为在和“狂风”作战的时候,重骑兵因为厚厚得装甲而得到了更好的保护,所以幸存人数相对轻骑兵来说要多得多。

  “不怕!”吃饱喝足,休息时间也足够的骑兵们憋足了劲大声喊道。

  “为了依维斯总统领,为了‘前进军’,兄弟们你们敢不敢主动区进攻这五万蛇鼠之辈?”星狂又问道。

  “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砍得他们不留片甲!”

  年轻的“前进军”骑兵们纷纷热血沸腾的大喊道。

  “那就请你们跟着我们‘前进军’最勇武的魔武军团长和依维斯总统领最信任的好友莫问一起去将这五万蛇鼠全部扫荡干净吧!”星狂说着,高举双手,仅仅的握成拳头。

  “扫荡干净!”骑兵们一起举起闪亮的长枪,再次呐喊道。

  “好了,你可以把他们带走了。”星狂看着被自己撩拨得除了找人打架再没有任何想法的青年士兵,满意的对身后的莫问说道。

  但是那兰罗却将星狂拉到一旁,轻声问道:“昨天不是还是二十万么?怎么今天就只有五万了?”

  “五万刚刚还,正好能够激起士兵们争雄的心思,又不会使他们害怕。我要是说二十万,恐怕就只有你才会傻到跟着莫问去了。”星狂不屑的对那兰罗说道。

  “但是你这样不等于欺骗士兵吗?你将来如何取信于他们?”那兰罗脸色凝重的质问道。

  “拜托,这不叫欺骗,这是策略!你想象,到时候天黑一片,鬼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反正拼命往前冲就是了!打完胜仗回来,谁会跟我计较对方到底有多少人?”星狂一脸无耻的说道。

  “啊,你居然这么……”那兰罗很想说“恬不知耻”四个字,但是最后还是为了同志关系的和谐,而没有说出来。

  “兵者,诡道也!”星狂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跑去嘱咐莫问了。

  “莫问,你要清楚的记住三点——你跟落日佣兵团迟早是会碰上的,所以你不要因为心急而让这些骑兵太累。

  第二,中途至少要有一次用饭和给马匹迟早的机会。吃饱了饭才能打仗啊!

  第三,我昨晚研究了一下地图。今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部队就差不多可以赶到不远处的切尔基平原。那里地面平整,最适合骑兵冲锋。到了那里之后,你就将这一万八千骑兵就地埋伏下来,以逸待劳。千万不要因为一时意气,而去和落日佣兵团硬碰硬啊!”星狂嘱咐莫问道。

  “好的,我都记住了。”一向桀骜不逊的莫问,这个时候不但认真的听完了星狂的话,而且还答应按照他说的做。这让星狂不得不感到很有成就感。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等着你凯旋而归了!”星狂笑容满面的说道。

  莫问按照星狂的意思,一路不紧不慢的行军,下午七点多的时候,还让士兵们吃了顿饭,让马也吃了草。

  在晚上十点零四五粉的时候,“前进军的”一万八千人才赶到切尔基平原埋伏下来。

  而另一支不久之后就要迎面而来的军队却是完全相反。

  “团长,这几天一路赶来,兄弟们都有些累了。今夜是不是先就地扎营休息一晚啊?”副首领马尼罗看着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于是策马走到团长瓦尔斯罗德身边问道。

  “是啊,兄弟们这几天日夜兼程实在是有些累啊!”卢萨罗也说道。

  “现在‘前进军’刚刚大伤元气,所以我们应该趁他们还没有回过气来,对他们进行致命一击。否则,让他们的援军回援的话,我们打起来就要艰难得多了。”瓦尔斯罗德说道。

  “都是你说什么越晚越好,越完就两败俱伤的越厉害,结果推迟了整整六天才出兵。如果早两天出兵的话,兄弟们用累成这样吗?”马尼罗累的开始对卢萨罗发起脾气来。

  “我怎么知道‘狂风’名头那么响,却只要一天就被人家干掉了?”卢萨罗不服气的辩解道。

  “你们都不要吵了,现在吵有什么用?我们安排在‘狂风’的内线现在也被人家一起干掉了,我们对敌人的任何行动都不知道。如果我们现在内部还要闹矛盾的话,那恐怕这一仗就是我们落日佣兵团的灭亡之战了!”瓦尔斯罗德被他们两个吵得烦了,说出了重话。若他知道在不久之后,他这句话不幸言中的话。他一定会宁愿一辈子不说话,也不说这句话。

  两个副团长被瓦尔斯罗德这样一训,就没有人敢再说话。只好无奈的继续挥军前进。

  落日佣兵团赶到切尔基平原的时间是临晨一点四十七分左右。自这一刻开始,落日佣兵团走向灭亡!攻打阿尔斯山真的如瓦尔斯罗德所说的成了落日佣兵团的灭亡之战!

  “可不可以冲?”维拉问道。维拉可算是“前进军”的元老,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所以在“前进军”中一直很低调,只是默默的学习,从来没有要求打仗立功。但是这一次莫问和魔武领兵出征,维拉却主动向星狂请缨。并不是为了所谓的战功,而是作为一个“前进军”元老真真正正想在关键的时刻,为“前进军”出一分力。星狂在跟维拉说明了全部事实之后,见维拉仍然是那么坚持,就同意了他。

  “等一下!”莫问冷静的说道。他跟魔武有约定,魔武出手作为暗号,然后全军才一起冲锋。

  “所有的生命都献于宁静的永恒,所有的灵魂都献于至纯的死亡。以永恒的宁静之名,以死亡的至纯之名而呼唤,暗黑的九条狂龙啊,地狱的九道黑色光芒啊!请你们出现吧!出现吧!出现吧!出现吧!洗劫天空和大地!”魔武的咒语念到最后,开始发现全身所积蓄的魔法力量已经到了最大的限度。于是大声喝道,“去吧,黑暗的力量!”

  这一招,当年在蓝达雅的时候,魔武曾经用过一次,那是为了救依维斯。而这一次虽然是同一招,但是杀伤力起码是三倍以上。

  上一次的结果是上百个蓝达雅入流魔法师横尸当场,这一次又将如何呢?

  随着魔武一声大喝,九条深黑的有如实质的狂龙出现在四万落日佣兵团前卫的头顶!这狂龙的黑暗,已然黑得到了极至,似乎要将人体内的光芒全都要吸取。而那光芒便是生命!

  九条狂龙犹如九道黑色的闪电,分头在这四万落日佣兵团中疯狂的肆虐。落日佣兵团的士兵们只要与它们相遇,就无一例外的血肉模糊,化成一滩烂肉。

  “魔鬼啊!”落日佣兵团的士兵们终于开始反应过来,发狂般开始往回跑!

  “哪里跑?”莫问大喝一声,长剑已然出鞘。

  一道白色的闪电开始和九道黑色的闪电呼应。黑色的闪电所过之处,生命被悄无声息的吸去,所有的人都死得那么阴冷悲凉。而白色的闪电所过之处,所遇到的每一个生命似乎都被太阳灼烧了一样,在瞬间的辉煌闪烁之后,就失去自己的生命。

  黑色与白色,这两种极其单纯的颜色,在落日佣兵团的士兵们看来与死神的黑白无常毫无二致。他们本能的对这两种闪电都感到同样的害怕。

  他们本能的逃开,他们跑开的速度证明,他们真的是用尽全力在逃跑。但是,这世上有哪一个人逃得过死神的脚步。

  虽然他们已经尽了全力,但是还是有一片片的士兵无奈的,不可回避的倒在地上,被自己的同伴踩成肉泥。

  逃,这四万落日佣兵团前卫此时此刻只有这一个想法。而在这个时候,真正攻击他们的只有两个人,“前进军”一万八千骑兵为了避免“暗黑狂龙”的误伤,暂时都还没有出手。

  即使是这样,四万落日佣兵团还是惊骇不已的拼命往后逃去,这世上有几个人不怕死神?虽然是四万之众,但是那又怎样?对于死神来说,那只不过是一阵叹息的功夫。

  黑色的狂龙速度渐渐的慢了,渐渐的淡了。但是白色的闪电却越来越快,越来越狠了!而落日佣兵团的前卫正在没头脑的仓促往后逃!

  事实上,他们只是被恐惧笼罩了而已。如果真正计算的话,他们至今为止真正死于莫问和魔武两人之手的,不会超过五千人。却有同样数目的人被同伴踩死!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往后跑?”马尼罗揪住一个往会狂奔的士兵质问道。

  “魔鬼!魔鬼!是魔鬼!”这个士兵失魂落魄的回答跟前面几个士兵的回答毫无二致。

  “我去看看!”卢萨罗说着,策马亲自冲到前线去。正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片轰天动地的呐喊,“以‘前进军’无敌之名!冲啊!”

  之后便是一阵巨大的几乎将士兵震下马来的整齐的马蹄声。

  “以‘前进军’无敌之名!冲啊!”维拉看到‘暗黑狂龙’的威力差不多快结束的时候,维拉第一个举起长枪,带头冲了出去。

  “以‘前进军’无敌之名!冲啊!”一万八千“前进军”百战余生的精锐骑兵齐举长枪,大喝道。

  真正大规模的屠杀正式开始。

  一万三千重骑兵在中央,五千轻骑兵在两翼,组成齐整的冲锋线开始向慌乱不堪的十九万落日佣兵团的大军发动致命的冲锋!

  近两万支平端的长枪,近两万多匹矫健的战马拉开了大追杀的帷幕。

  黑色的骑兵盔甲在残月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冰冷。在这冰冷的光辉下,“前进军”的骑兵们像一把利剑一样,毫不留情的向着敌人最软弱的咽喉刺去!

  虽然落日佣兵团还有近五万骑兵,近十四万步兵。但是从目前的局面来说,落日佣兵团除了败亡之外,似乎找不到任何其他的选择!

  “前面怎么了?”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和马蹄声让后面的落日佣兵团的士兵也开始有些害怕起来。黑夜使他们完全无法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

  “是魔鬼,是魔鬼!”而逃回来的士兵们更加加重了他们恐惧的感觉!

  “团长,怎么办?”刚刚还想冲到前线去的卢萨罗也有些犹疑的拨转马头向瓦尔斯罗德问道。

  “这只是夜袭,无论如何敌人是不可能比我们的人数还要多的,只要我们稳住阵脚,我们一定可以挽回局面。”瓦尔斯罗德似乎是整个落日佣兵团此时唯一一个清醒的人。

  “但是现在军心已经开始动摇了啊!”马尼罗看着随时都可能崩溃的士兵们,问道。

  “所以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稳定军心!”瓦尔斯罗德紧缩双眉,说道。

  “团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在瓦尔斯罗德的影响下,卢萨罗也稍微冷静了下来,问道。

  “马尼罗,你留下!卢萨罗跟我到前线去!”瓦尔斯罗德说道。看来,马尼罗这一次的表现让他很失望。

  “是。”马尼罗也看出来瓦尔斯罗德对他不是很满意,回答的声音也是怯生生的。

  “兄弟们不要怕,敌人只不过是两千游骑兵而已,我们只需要一个反冲锋就可以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瓦尔斯罗德挥舞着手中的长枪,对着军心涣散的落日佣兵团大叫道。

  “只是两千人,是不是真的?”瓦尔斯罗德的话对在后面的士兵产生了一点作用。如果真是两千人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怕了,淹都淹死他们啊!于是,原先在后面的士兵纷纷问那些从前线退下来的士兵道。但是前面的士兵却将他们这么美妙的幻想撕得一点不剩。

  “两千?你们家两千人可以不到五分钟就把我们四万前卫杀掉剩下不到一半?”从前面退下来的士兵无比委屈的大叫道。

  “那他们究竟有多少人?”有人又问道。

  “天知道,反正满山遍野都是黑黑的一片。刚才的叫声和马蹄声你们也听到了。你们说那种气势,没有人二十万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前面退下来的士兵说这话的时候,浑身还是抖抖嗦嗦的。

  “天啊,在平原和二十万骑兵对抗?那不是死路一条吗?”士兵们全都吸了一口凉气。

  瓦尔斯罗德的冷静和临危不乱并没有对他的士兵产生多大的作用。当他一边大喊着,“兄弟们跟我冲啊!”一面身先士卒的往前冲去的时候,跟着他们往前冲的了,除了他们的亲卫队以外,其他的人寥寥无几。而前面的士兵却仍然在拼命往后退,将后面的队形冲得一片混乱。

  “后退者杀!”看着这种局面,瓦尔斯罗德咬咬牙,说道。

  “后退者杀!”瓦尔斯罗德的五千亲卫队开始临时充当起军法队的作用,他们对着后退的士兵一起高声叫道。说着,手里的枪就真的向着后退的士兵们刺去。

  这一招好像又起了一定的作用。为了不面对瓦尔斯罗德五千亲卫队的长枪,有一部分士兵选择了往相反的方向,也就是“前进军”的方向冲去。

  但是军法队的作用也并没有维持多久。

  正是因为往后退会被临时军法队杀死,所以士兵们才选择往“前进军”的方向跑。但是那边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白色的闪电仍然在毫不停歇的继续闪烁,看它的样子,似乎会永远这么闪烁下去,直到落日佣兵团的人全部死于此地。

  而另一道黑影代替了刚才的“暗黑狂龙”,这正是魔武。刚才的“暗黑狂龙”几乎耗尽了他的魔力。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冲进了敌阵,开始面对面的将这些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佣兵一片一片的杀戮。

  这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落日佣兵团的队伍里,左冲右突,仿若无人之境。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原本就已经慌乱不堪的队形被这两个杀神撕得支离破碎。而在他们身后,是一万八千刚刚经历了最惨痛的家园被毁的“前进军”士兵。

  在中央往前突刺的一万三千重骑兵们虽然被面盔遮住他们的脸,使我们在这本就暗黑的环境下无法看清他们的表情。但是一万三千双眼睛,却在月光下那样清晰的怒视着。这眼神告诉所有人,这些人现在已经无比执着的沉着于杀戮。在现在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只要挡在他们的面都将被他们毫不犹豫的一枪刺过。

  两翼五千轻骑兵在战场的四周灵活的穿插着,任何一个落单的个人与小队都被他们狂风骤雨般的结束身为战士的生命。

  两个超级杀神,一队稳步前进,但是每进一步都要带着上千条生灵的重骑兵,再加上一队像吸尘器一样干脆利落的打扫着战场着任何一个漏网之鱼的轻骑兵。

  只是有了很短的时间,落日佣兵团不到一万被夹在“前进军”和临时军法队的前卫军就发现了一个很简单的现实——面对临时军法队,是九死一生,而面对“前进军”则是十死无生。

  “他们的,大家怎么说都是自己人,居然这么对我们,你们还是人吗?”有一个落日佣兵团的前卫愤怒的对着军法队吼道。在怒吼的同时,他也毫不犹疑的向着临时军法队举起了自己的长枪。

  这个世界往往是这样,最难的是有第一个。只要有了第一个,那么第二个,第三个就很容易出现了。

  这个士兵很快就死在了临时军法队的枪下。但是他临死前的怒吼却获得了几乎所有前卫的赞同。落日佣兵团的自相残杀从这时候开始了。

  近一万前卫向着丝毫不打算不给他们生路的临时军法队发起了冲锋!

  “团长,这可怎么办?”卢萨罗看到这个局面,开始有点害怕了。

  “马尼罗怎么还不整顿军队上来支援?”瓦尔斯罗德也开始有些心慌了。

  “马尼罗,马尼罗!”瓦尔斯罗德对着饱含内劲,对着身后的军队大声叫道。

  “属下在!”虽然在身后好几百米,但是马尼罗还是听到了瓦尔斯罗德的召唤,赶忙大声应道。

  “在你娘,还不快带兵上来的支援!”瓦尔斯罗德说着,转过身对着身后大骂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场面。除了他自己的亲卫队以外,所有的军队都在自己身后至少三百米外!

  “团长,我现在控制不住局势啊!”马尼罗哭丧着大叫道。

  “你们这帮废物,前面只不过是一支不到五千人的骑兵队伍而已!”瓦尔斯罗德发疯般的对着后面的士兵大叫道。

  但是没有人动,因为没有人信他!

  “刚刚不是说两千么,怎么现在又成了五千了?难不成敌人越打越多?”

  “就是啊,四万前卫逃回来的只有几千人。只有五千人能有这么厉害?”

  “我可能不能白白送命,我还要养家糊口呢!”

  “天啊!”瓦尔斯罗德对天长叹道,自己手下的兵怎么会是这副模样?

  “团长,怎么办啊?”前卫已经杀掉了将近四分之一的亲卫队了,卢萨罗显然也开始恐慌起来。

  “放他们过去,你们都跟我来!”瓦尔斯罗德一咬牙,端平长枪,策马向着“前进军”的方向冲去!

  卢萨罗看到瓦尔斯罗德已经冲出去了,于是也咬一咬牙,策马冲了上去。还剩下的不到四千亲卫队在瓦尔斯罗德的率领下向着有条不紊的向着战场推进的“前进军”冲去。

  “黄金盔甲,肯定是个不小的官!”嗜好权势的瓦尔斯罗德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特地高薪聘请了一位著名的铸造大师为自己打造了这一身黄金盔甲。

  但是这平时荣耀的象征,在他身先士卒往前冲的时候,却引起了死神的注意。

  莫问暂时脱离了疯狂往后溃退的前卫军,径自向着那在月光下闪耀的黄金盔甲冲去。白色的闪电瞬间化作一道流星。流星的终点正是身着黄金盔甲的瓦尔斯罗德。自从瓦尔斯罗德决定穿着这一身黄金盔甲开始,就注定他要被这世上最闪耀的流星之一毁灭焚烧。

  “团长小心!”卢萨罗对着瓦尔斯罗德大叫道。

  其实不用卢萨罗说,谁都可以轻易看出莫问的用心。三千多亲卫队员知道,瓦尔斯罗德本人也知道。但是那又这样?这道流星还是在卢萨罗的声音到达瓦尔斯罗德耳朵前将瓦尔斯罗德脑袋砍倒在地上。

  “啊?!”卢萨罗又惊又惧的大叫道。瓦尔斯罗德是个接近一流位的二流位,居然都在早就知道敌人图谋的情况下,被毫无反抗能力的一剑解决。

  卢萨罗真不该叫这一声,如果他不叫这一声的话,莫问或许不会注意到他,但是偏偏他叫了。正是因为他叫了这一声,才是莫问突然发觉原来还有他就是离自己只有不到半米的地方,于是反手一剑,又将卢萨罗给解决了。

  “团……长!”对瓦尔斯罗德忠心耿耿的亲卫队纷纷哭着大叫道。

  这一声声无疑都在向全世界宣布,落日佣兵团的团长瓦尔斯罗德已经光荣挂掉了。

  “团长死了!”某个佣兵很快领会到这一片恸哭的意义,大叫道。

  “团长死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落日佣兵团十几万大军。

  “逃啊!”落日佣兵团唯一一个冷静、理智而有坚决抵抗信念的瓦尔斯罗德的死去,决定了今夜整个落日佣兵团的结局。

  大溃退不可避免的出现,而这场大溃退的领导者就是落日佣兵团现存的最高级指挥官马尼罗!在近两万骑兵面前溃退,意味着这支军队的庞大只剩下了一个用处,那就是增加这些骑兵的战果。

  十几万大军拼了命一般的溃退,一万多骑兵在后疯狂的追击。这是今夜“永久中立之地”最疯狂的游戏。

  骑兵们还好说些。但是,两条腿的步兵又有几个跑得过四条腿的?他们只能哭喊着,惨叫着,一个个被对他们的惨叫声没有丝毫同情心的“前进军”彻底剿杀。

  之后的战争演变成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一场旷古绝今的追击战。

  这场追击战,维持了整整一天一夜,一直到第二天下午的五点多,已经有些疲惫而又没有带干粮的“前进军”才停止了这场疯狂的大追杀。

  这一役,成为骑兵追击战的经典战例,史称“落日之恶梦”。

  在这一仗中,落日佣兵团不但损失了近十七万兵力(其中算是了近十五万步兵,近两万骑兵),而且还报销掉了一个团长和副团长。这是落日佣兵团自成立以来所受的最毁灭性的打击。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宣布落日佣兵团已经在大陆上除名一半了。

  两个和“前进军”对抗的佣兵团——红牙佣兵团和落日佣兵团,一个被灭亡,另一个元气大伤,已经成惊弓之鸟,灭亡只是时间问题。风起商团只是稍稍试探一下就被“前进军”亲卫队的战斗力吓得龟缩不出。

  现在,就只有断天盗贼团还没有收到毁灭性的打击了。虽然在8月5日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风杨已经接受了浮岩城数千留守军的投降,而顺利进驻浮岩城。但是断天盗贼团现在实力尚在,但是这个实力尚在只是说他们还没有被歼灭,并不是说他们有什么强大可靠的武力。

  现在断天盗贼团一共三路人马,一路是伊那亲率的五万大军,一路是苏底里率领的被凯罗围困的十万大军(实际上还只剩下七万多),还有一路是巴斯塔克守将率领的五万多原巴斯塔克守军。加起来算的话,断天盗贼团一共还有十七万实力。但是前提是他们和埃南罗人和谈成功。埃南罗人愿意将他们围住的七万苏底里军放出来。否则的话,受到南北夹击的断天盗贼团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第十章 落日之恶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