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痛不欲生

    圣历2108年8月5日也九点二十四分,断天大贼团北部重镇皮尔瓦拉外出现了一匹精疲力尽的战马,它的背上托着一个昏迷了百分之九十的人。这个人就是五天前离开浮岩城日夜赶路前来皮尔瓦拉寻求和谈的麦克达夫。

  一个小时后,麦克达夫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睡在一张温暖的床上。坐在他旁边紧张的看护着他的赫然就是自己当年的挚友雷克纳。

  “你终于醒了?”看到麦克达夫醒来,雷克纳显然很高兴。他这高兴决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出真心。他跟麦克达夫是十几年的好朋友。当年雷克纳为生活所迫加入断天盗贼团的第一天开始,两人就成为了挚友,一直至今。

  “雷克纳?你怎么会在这里?”麦克达夫看到雷克纳,刚开始有点吃惊,但是很快他又莞尔一笑,“佛都果然聪明,你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雷克纳一听到麦克达夫这话,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来。

  “我来这里的意思,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麦克达夫对雷克纳说道。

  “你身上带的文件我都看到了。”雷克纳说道。

  “你的意下如何?”麦克达夫问道。

  “这些事情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我现在只是寄人篱下而已。”雷克纳说道。

  “但是我想你的话对埃南罗人的决定一定会起到很大的影响吧。”麦克达夫淡淡的说道。

  “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能见面,何必说这些扫兴的事呢?”雷克纳说道。

  “我知道你还在怨伊那首领要处死你们的那件事。没错,我也知道那件事是他们不对。但是……被围在天鹅堡城下的十万兄弟可……”说到这里,麦克达夫剧烈的咳嗽起来。

  “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身子现在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吗?”雷克纳心疼的扶着麦克达夫的背说道。

  “那十万人可都是和我们同甘共苦十几年的好兄弟啊,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你的私人恩怨而横尸当场吗?”麦克达夫咳了一阵之后,使劲将自己的咳嗽声压住,继续说道。

  “我已经说过,这件事干系重大,由不得我。”雷克纳撇过脸去,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心里希望事情变得怎样?是埃南罗和断天和解,共同对付‘前进军’,还是埃断天被埃南罗和‘前进军’围歼?”麦克达夫咄咄逼人的问雷克纳道。

  “当初我还不是和你一样忠心耿耿的为断天做事?但是那又怎么样?我得到了什么?到头来还不是为了保住一个已经死去的上司的面子,差点被人家拿来祭刀?

  你说,这公不公平?从前是我傻,想不通,但是现在我不会那么傻了。我们又不是没有能力,为什么我们要为那帮无能之辈卖命?还要随时有被冤死的风险。为什么我们要服服帖帖的听命于人,不能自己堂堂正正的做一方霸主?”雷克纳霍的一下子站起来,终于说出了心中的真心话。

  “你想混水摸鱼?”麦克达夫猛然省悟过来。

  “对,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雷克纳就是要趁着现在形势一片大乱,接收原断天盗贼团的所有失地,成为这个乱世新一代乱世霸主。”雷克纳豪情万丈的说道。

  “你疯了?你手下只有那两百多人,你凭什么和埃南罗玩?”麦克达夫惊道。

  “谁说我没有?我跟你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为了下定佛都消灭伊那的决心。我已经在三天前就率军进攻了苏底里,他本人和大统领梅金都已经被我斩于马下。余下的四万多人现在已经被我收编。我告诉你,我就要是用这四万人实现我雷克纳成为一方霸主的心愿。”雷克纳说着,眼中的野望已经显露无疑。

  “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亲自率领埃南罗军进攻另外两路断天盗贼团的人马?然后杀掉伊那首领,再将这两只部队也进行收编,以实现你夺得断天盗贼团的野心?”麦克达夫问道。

  “不愧是我的好朋友,你说的一点不差。”雷克纳笑道。

  “雷克纳,你一定是被野心把脑袋烧坏了,你这是在做白日梦!难道埃南罗人会这样坐视你接收整个断天?佛都会那么蠢,连你这么小的技俩都无法察觉?”麦克达夫说得有些太激动了,说着,又剧烈得咳嗽起来。

  “不,不是我把佛都亲王看得太蠢了,而是你把佛都亲王看得太短视了。告诉你吧,我今天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佛都亲王亲口允诺我的。”雷克纳说道。

  “什么?佛都允许你自立为断天之主?”麦克达夫难以相信雷克纳所说的话。但是他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他知道以雷克纳的头脑不可能冒这种毫无把握的险。

  “正是!”雷克纳无比肯定的说道。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断天岂不是没有一丝机会了么?梅金大统领,梅金大统领……”麦克达夫喃喃自语着啜泣起来。

  “断天盗贼团不会完,逝去的只不过是旧的腐朽的断天盗贼团。崭新的断天盗贼团将会在我雷卡纳迅速崛起。麦克达夫,你和我一起干吧,让我们两兄弟一起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雷克纳对麦克达夫鼓动道。

  “梅金大统领,梅金大统领,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但是麦克达夫却完全没有听雷克纳说话,自顾自的在那里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啜泣。

  “唉~”雷克纳看着麦克达夫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当他一关上门,就听见房间内一声声嘶力竭的大叫,“梅金大统领!”雷克纳赶紧反身冲进房内,正好看见麦克达夫的手掌从自己的天灵盖上缓缓的滑下来。嘴角汩汩的流着鲜血,一直流到地板上。而他的眼睛却还是大大的望着天花板,他死不瞑目!

  “麦克达夫!”雷克纳看着这一幕,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僵在原处。良久,才终于悲哀的大声叫着扑了上去,泪如泉涌。

  是的,此时此刻的雷克纳确实很痛苦,很悲伤,因为麦克达夫跟他确确实实有十几年的友情。但是那又如何,即使是从头来过,雷克纳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现在这条路的。因为,他要做一个霸主!而做一个霸主,就注定牺牲一切,朋友当然也不例外!

  事实上,雷克纳在哭完之后的第二天,就率军前往进攻伊那和另一路人马。结果大胜而回,并且收编了近六万人马。前前后后的加起来,现在直属雷克纳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十万之多,跟他率领的埃南罗军几乎是一样多。

  中雷克纳的确按照他所说,走出了他踏往梦想的坚实一步。

  但是,每当夜里的星星特别多的时候,雷克纳就会记起,曾经因为自己的决定,使一个多年的知己死在自己面前。那时候他一定会很痛苦,而且,这种痛苦,注定会跟随踏一生。

  古往今来,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而人,又总是那么容易在权力中迷失。

  圣历2108年8月5日晚十点零六分,埃南罗首都卡纳亚佛都亲王府。

  “受延怎么说?”见到进来的巴蒂,佛都忙问道。

  “他说为了卡纳亚的大局,他愿意放弃个人名利,今夜就带着全家离开卡纳亚。明天早上,在卡纳亚我们就将看不到受延了。他的王城近卫军也被我们全面接管。”巴蒂笑着答道。

  “难得他那么通情达理,我们可要多给些抚慰金才是。”佛都开心的笑道。

  “的确,他看到特普的人头的时候,真的很通情达理。”巴蒂笑道。

  “好了,看来这次我们的计划在埃南罗国内基本上成功了。不过不要忘了叫巴罗好好抚慰一下第一军团的军士。对了,还有,第三军团长那份任命令也快点给铁诺发过去,别把人家等急了。”佛都的心情似乎很好。

  “二殿下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巴蒂说道。

  “那当然,通过最近这一个计划,将我们卡纳亚的内忧外患一并解决了。我难道还不该高兴高兴吗?”佛都的脸依然是笑着的。这次的笑可是货真价实,全部发出内心。

  “确实,十万青年近卫军先以拉练为名前往第一军团驻地,又以联谊之名将特普及其高级将领月初,在席间一举拿下,控制住第一军团。同时,调兵十万前往卡纳亚,和留守卡纳亚的十万青年近卫军一起牵制受延。向外界却宣称调兵二十万,以引诱断天来袭。又出钱请红牙佣兵团帮助我们分散断天的大量兵力。在天鹅堡又利用敌人的侥幸心理,由靠近天鹅堡的十万青年近卫军与第三四军团联合将十万盗贼兵困于城下。再以特普的下场和现实压力要挟受延交权。再之后,又让雷克纳率领十万大军去收拾断天的残余兵力。

  二殿下的这个计划确实是堪称完美。但是二殿下,有一件事情我不是很明白。很想跟二殿下请教一下。”巴蒂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现在的雷克纳很可能会坐大,将来要是成尾大不掉之势,恐怕比从前的断天盗贼团还要难对付是吧?”佛都笑着看着巴蒂,问道。

  “请二殿下指点。”巴蒂从来都相信佛都是万能的,所以对佛都看穿自己的想法没有丝毫惊讶。

  “其实,让雷克纳坐大是我的意思。”佛都说道。

  “二殿下的意思是?”巴蒂这时候忍不住惊愕起来。

  “没错,我其实是在默许雷克纳自立为王。”佛都说道。

  “为什么?”巴蒂又问道。

  “在埃南罗国内的事情方面,基本上一切都是按照我的计划在进行。但是在‘永久中立之地’事情却完全不在我们的预料之中。首先,我们事先无法预知坎亚会在红牙打巴斯塔克的时候走来占便宜。其次,我们没有想到十万‘狂风’和二十万落日佣兵团居然会被‘前进军’全歼。再次,我们也无法想象风起商团居然会坐拥三十多万兵力而不趁着混乱的局面出来占便宜。

  太多太多事情不在我们预料之中了。我知道,‘前进军’统一‘永久中立之地’是必然之事。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你看看现在的‘永久中立之地’,还有谁敢跟‘前进军’对抗?

  可以说,我们这次的这个计划,得益的不止是我们埃南罗,还有‘前进军’。至于究竟谁得的益处更多,现在来说还无法预料。

  正是因为这样,我们不得不再次提高对‘前进军’的警惕。所以,我们始终要清醒的认识到一点,那就是——只有‘前进军’才是我们最强悍的敌人。从前,我们只能说‘前进军’是我们潜在最强悍的敌人。但是现在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前进军’已经成为我们现实中最强大的敌人。

  依此类推,只要是‘前进军’的敌人就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

  雷克纳是员难得的大将,且又与‘前进军’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他来帮助我们阻挡一阵‘前进军’。但是此人野心很大,不愿屈居人下,若是我们不给他一定的现实利益,他很可能会反咬我们一口。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将断天这片土地送给他做个人情。反正断天那块土地贫瘠不堪,就算我们真的拿来,也没有多大好处,还有浪费兵力分兵把守。

  正是出于这种考量,我才愿意让雷克纳坐大。而且,我还跟雷克纳约好了,不但断天是他的,而且我们还将成为他的强力后援。只要他跟‘前进军’打,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佛都说道。

  “二殿下的意思是,让有勇有谋的雷克纳留在‘永久中立之地’作为我们的代理人给‘前进军’制造麻烦?”巴蒂终于想通。

  “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说实话,我不知道雷克纳能够撑多久。依维斯永远都会作出一些让人意料之外的事。谁知道哪一天早上我们醒来,会不会听到雷克纳全军覆没的消息那?”说到这里,佛都苦笑了一下。

  圣历2108年8月6日至8月11日,西龙和杰伦率领的十五万大军与沙迦率领的四万大军还有部分通信营陆续抵达阿尔斯山。

  而在这段时间里,雷克纳也成功击溃伊那和巴斯塔克守军。伊那被斩首,雷克纳收编了两路残余人马,一共约六万。

  至此,雷克纳的私人兵力达十万,全部驻守在皮尔瓦拉。皮尔瓦拉和其他所有在断天境内的所有埃南罗士兵都在佛都的授意下,退出了“永久中立之地”。埃南罗正式进入大动荡之后的修整阶段。

  雷克纳向埃南罗称臣,享受公爵称号。但是,雷克纳在皮尔瓦拉却是真正的土皇帝,什么都是他说了算。而雷克纳的野心还不止于此,他还想着向“前进军”报一箭之仇呢。但是,由于大战刚完,大部分军队都是刚刚收编,战斗力还不可靠。所以,雷克纳不得不让他的十万大军老老实实的待在皮尔瓦拉整训。

  风杨的五万大军也待在浮岩城内一动不动,而巴斯塔克的八万守军也是纹丝不动。断天境内因而形成了由三足鼎立的和平局面。

  然而和平是暂时的,在这乱世结束之前,战争一定会再次降临。虽然暂时还没有人确切的知道战争将会在什么时候降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会很快!

  圣历2108年8月12日早晨九点“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你们看,风起商团的老狐狸萨德又发了一封信过来,表示坚决贯彻当初和我们签订的联盟条约。”星狂兴冲冲的拿着一封信件闯进议事厅对西龙说道。

  这一段时间基本上都是西龙、杰伦和星狂在共同打理“前进军”的事。而那兰罗则在和白木致力于恢复“前进军”受到重大打击的通信和补给系统。

  “我们正在这研究落日佣兵团马尼罗寄来的求降信呢。”西龙抬起头对星狂说道。

  “你们研究出结果没有?”星狂问道。

  “内部的事情我们都可以自己拿主意暂时撑住,但是像这种联盟和媾和的大事一定要依维斯自己亲自来才行的啊。”西龙苦恼的说道。

  “啊?总统领?”一谈到依维斯,星狂高兴的脸就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对了,你看到依维斯没有?”西龙问星狂道。

  “怎么可能?依维斯说了谁都不想见。又有莫问和魔武守着,又有谁能见得到他?”星狂苦着个脸,说道。

  “不行,我们无论如何得去找他,没有他,我们什么也干不了。”西龙想了想,站起来说道。

  “对,对,我早就这么觉得。”星狂马上表示赞同。

  于是,一行三人就起身去找依维斯。

  谁知道一到依维斯的房间却发现依维斯已经不在了。

  “总统领呢?”星狂问卫兵道。

  “总统领一大早就和魔武军团长他们出去了,去哪里也没有和我们说。”卫兵答道。

  “混帐,你们怎么能连总统领去哪里了都不知道呢?”星狂听完卫兵的话,马上大声呵斥道。

  “不要怨他们,依维斯要是想去哪里,是从来都不喜欢向人交代的。”西龙为这几个卫兵开解道。

  “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找他啊?”星狂着急的说道。

  “我知道。”西龙又想了想,说道。

  “你知道?那他在哪里?”星狂有些奇怪的问道。你不是明明和我们站在一起吗?我们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小叮当葬在哪里?”西龙问道。

  “跟我来。”星狂不是蠢人,马上就理解了西龙的意思。

  三人一行于是向着小叮当的墓地走去。

  “身为一个战士,就当有必死的觉悟。所以,身为一个战士而被敌人杀死并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凡是手中沾着鲜血的人都应该毫无悔恨的被人杀死。但是为什么像我们这样手中沾满鲜血的人都还活着,而小叮当却死了?他的手上没有沾过一滴血!”依维斯坐在小叮当的墓前喃喃自语道。而魔武和莫问就站在他的身后。

  “为什么?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上天不让我们这样杀人无数的人死,却反而要让小叮当去死?为什么?你们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依维斯转过头,满眼绝望的望着身后的魔武和莫问轻声问道。

  “依维斯,你别这样。”莫问几乎要哭出来,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安慰此时的依维斯。

  “你们还记得吗?小叮当是个多么可爱的小孩!每当我们有什么不开心的时候,都是他这个当孩子的来逗我们这些当大人的开心。他是那么善良,从来不肯伤害任何一只动物,更何况是人?为什么这样好的生命会被这样残酷的夺去?

  我记得,小叮当说过他要当大将军。我答应了他,我和他拉过勾的,但是现在我失言了,我失言了。我真是没用,我真是没用,我连璐娜唯一的亲人都保护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为什么不是我?”依维斯说着,身子缓缓的软了下来,伏在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依维斯,你不要这样,你不要这样!”莫问和魔武哭着跪在依维斯旁边,扶着他颤动的肩头,啜泣道。

  “我不这样,那我该怎样?”哭了一阵,依维斯突然满面泪痕的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问道。

  魔武和莫问无语。此时此刻,除了沉默,他们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依维斯,依维斯!”站在远处看到依维斯这悲凉的一幕的西龙心如刀割,如果不是星狂和杰伦扶着他,他几乎就要跌坐在地上。依维斯所有的痛苦几乎好像同时发生在他身上一样,压得他一时间喘不过气来。这么多人,也许只有西龙能够彻底了解依维斯内心的痛苦到底到了何种程度。

  “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找他,让他好好安静一下吧!”西龙定了定神,仰天望了一阵,将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硬是逼了回去。

  “我们也是这个意思。”星狂和杰伦看到这一幕也受到了很大触动,忙说道。

  回去之后,西龙再也无法冷静的和星狂他们二人商讨事情,于是自己先回房间休息了。

  “看来,只有她才能挽救依维斯了。”西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了很久,自言自语道。想到这里,西龙马上就伏在案上写起信来。

  十分钟后,这封信就寄往了卡卡罗特城。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坎亚和阿雅就收到了这封信。

  “阿雅,依维斯出事了!”接到信后,坎亚赶紧找到阿雅,把信给她看。

  “依维斯出什么事了?”阿雅听到依维斯出事,马上花容失色,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毕竟是青梅竹马,多年的情感假装不来的。

  “你看,西龙在信中说,现在依维斯意志消颓,无人可劝,长此以往,恐怕要堕入自甘堕落的怪圈,甚至到万劫不复的境地。而当今天下,能够说服他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师,一个就是你了!而老师已经在不久前去‘永久之谜’访友去了。现在就只有你才能救得了依维斯了。”坎亚说道。

  “给我看看!”阿雅一把将信抓在手里,细细看了起来。西龙的信写得很简短,片刻之间就已经看完了。

  “坎亚,事不宜迟,我马上就动身吧。”看完信,阿雅心急如焚的对坎亚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坎亚马上说道。

  “但是你在这里还有一堆事,会不会……?”阿雅有些犹疑的问道。

  “你的魔力有限,不可能维持太长时间的飞行,速度也不快。我虽然修为还不够,但是送你到阿尔斯山还是勉强没有问题。至于这里的事情我稍微布置一下,就交给我的族人们去办吧。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他们应该能处理。无论怎样,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依维斯更重要。”坎亚说道。

  “好!那我马上去准备行李!”阿雅深情的望了坎亚一眼,说道。或许自己喜欢的就是这个男人广阔的心胸吧。

  “我马上去布置,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出发。”坎亚说着,匆匆往门外走去!

  “事情都吩咐好了吗?”半个小时后,阿雅已经将全部的行李收拾好,站在门旁等着坎亚。很快,他就看到坎亚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忙问道。

  “好了,走吧!”坎亚抹抹头上的汗水,说道。

  “是不是休息几分钟再出发,等一下在天上飞行可是会耗费很多斗气的。”阿雅看着坎亚满头大汗的样子,一边心痛的伸出手帕帮他擦汗,一边说道。

  “不用了,依维斯的事情等不得,我们快走吧。”坎亚对着阿雅笑了笑,温柔的抓着她的手,说道。当初,坎亚就是这样默默无语的为阿雅做了许多许多事,才使阿雅被他打动。

  “好吧!”阿雅看着坎亚,嫣然一笑,说道。

  

第十一章 痛不欲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