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哀莫大于心死

  两个多小时后,坎亚和阿雅赶到了阿尔斯山脚下。

  “到了!”坎亚双脚着地的时候,只说完这一句话,就身体摇摇欲坠,完全站不住。刚才的飞行使他对自己的斗气透支。

  “坎亚,你没事吧。”阿雅赶紧慌张得扶住坎亚。

  “我没事,快些到山上去吧,西龙还等着我们呢。”坎亚的嘴唇已经有些裂开,刚才由于过于专注飞行,使他没有余力来抵挡天上像刀子一般锋利的风。

  “都是我太心急,才把你累成这个样子……”阿雅看到坎亚这样憔悴的样子,心中自责不已。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们快上去吧!”坎亚微微的摇摇手,说道。说完,他就昏倒在阿雅的肩上。

  “坎亚,坎亚……”阿雅连着叫了几声以后,坎亚没有一点反应。

  阿雅于是赶紧把坎亚背在肩上,又使出“飞翔术”飞往阿尔斯山上。

  “妇人,请问你找谁?”来到山上之后,卫兵上前盘问道。

  “快叫西龙来!”阿雅实在是有些急了,才会对这士兵说话这么火大。

  一分钟后,西龙就匆匆赶来。

  “阿雅,你这么快就来了?”看到阿雅,西龙显得意外高兴。

  “坎亚累脱力力,快给他安排休息的地方。”阿雅见到西龙,也来不及客气,忙说道。

  “哦!”阿雅的反应让西龙有些不高兴,但是看看阿雅背上背着的坎亚,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走过去,接过坎亚,走向一个山上的一个房间。

  “坎亚怎么样?他没有什么事吧?”阿雅知道西龙见多识广,学识渊博,天下之事几乎无所不通,对于医学自然也有一定的造诣,所以才会这样问他。

  “他只是累得脱力而已,没有什么大碍的,休息一晚就好了。”西龙说道。

  “是吗?……那就好了,刚才看到他倒在我的肩上可把我吓坏了。”阿雅心有余悸的说道。

  “我先带你去梳洗一下吧。”西龙给坎亚盖好被子,说道。

  “不了,我还是坐着这里陪陪坎亚吧。”阿雅说话的时候,目光始终注视着坎亚的脸,连头都不曾抬一抬。

  西龙因此好一阵都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做什么好。而阿雅也没有心思关注他。两人就这样一起坐在坎亚的床边,而阿雅却几乎当西龙不存在。

  “我还以为你是来帮依维斯的。”良久,西龙站了起来,酸酸的说道。

  “哦……”阿雅被西龙这一句话骤然惊醒,站了起来,说道,“那你带我去梳洗一下吧。”

  “你跟我来吧。”西龙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再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无论是依维斯还是坎亚,包括已经死去的婆兰,个个在阿雅的心中都比自己重要。

  “坎亚他真的不会有事吧?”阿雅走到门边的时候,又一次问西龙道。

  “我虽然对医术的造诣并不高,但是我还是可以很负责的跟你保证,坎亚他没事!”西龙站直了,郑重其事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不相信你的医术,只是……”阿雅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不要说这些无谓的事了,快去看依维斯才是真的。”西龙挥挥手,作出不在意的样子,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气的,众师兄弟中就以西龙师兄你的胸怀最宽阔!”阿雅对着西龙笑起来的样子,几乎和撒娇没有二致。

  “好了,好了,我们众师兄弟就没有一个有你说话这么好听!希望你等一下见到依维斯的时候也这么能说。”西龙被阿雅这一笑,心里什么不快的都抛出九霄云外了。

  “那你就快带我去梳洗打扮吧,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才能让依维斯见到我就高兴啊!”阿雅又笑着对西龙说道。

  “以后不要对我笑得这么甜,不要以为笑脸杀人可以不负责任!”无论面对何等危局都可以保持镇定自若得西龙在阿雅得微笑攻势面前却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

  阿雅于是赶紧抿起嘴巴,刻意压制起自己的笑脸来。

  “天啊,救命啊!”西龙掩住自己的脸颊,哀鸣道。

  梳洗完之后,阿雅终于在西龙的带领下看到了依维斯的身影——他正坐在小叮当的坟前。他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坐在这里。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

  刚开始,他会说话,会哭。但是现在,依维斯已经不再说话,也不再哭。他只是愣愣的坐在小叮当的坟前,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衣裳会随着偶尔的风而舞动,人们很容易就会以为他其实是个固定的雕塑。

  “依维斯他怎么了?他怎么会在这里?”西龙在信里说得并不是很清楚,所以阿雅才会有此一问。

  西龙花了三分钟,用最简短的语言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难怪依维斯会这样。他其实是个很脆弱的人。”阿雅望着不远处的依维斯,有些伤感的说道。

  “你有把握说服得了依维斯吗?”西龙担心的问道。

  “尽量吧。”显然,阿雅其实没有什么信心。

  “尽力吧。”西龙无奈的说道,如果连阿雅都不行的话,那他就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能够救得了依维斯了。

  “那我过去了。”阿雅说道。

  “我带你过去。”西龙点点头。

  “依维斯,你看看谁来了?”西龙带着阿雅走近依维斯,笑着说道。他轻松的语气马上引起了魔武和莫问的怒视。

  “我谁都不想见,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依维斯的声音冰冷。

  “连我也是吗?”阿雅向依维斯更加走进了一步,轻轻说道。莫问和魔武马上插上前来拦住。

  这轻轻的一声似乎充满了神奇的魔力,原本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的依维斯的身体突然间莫名的充满了力量,直了起来。

  接着,他不可置信的,缓缓的将他的脑袋扭了过了。一天一夜以来,这是第一次回头。

  见到依维斯这样,莫问和魔武已经猜出这女孩和依维斯有着莫大的渊源。这渊源甚至比他们跟依维斯的还要深。至少,这一天一夜,依维斯不曾跟他们说一句话,不曾回头看他们一眼。而这女孩只是轻轻一句,就令依维斯回头了。

  于是,莫问和魔武赶紧识相的退到一边,让出阿雅和依维斯走近的路来。

  “是……阿……雅吗?”依维斯的声音微颤,他的表情呆滞,他的眼中充满迷惘,一只右手抖抖嗦嗦的向着阿雅伸了出来。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怎么会呢?怎么会是阿雅呢?老天对我怎么会这么好?但是依维斯又是那么的希望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阿雅。因为在现在这个时候他是多么需要她。

  正是以为这种种复杂的情绪,才会使依维斯露出刚才的表情,作出那样的举动。他很想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他的阿雅,但是他又担心确认后的结果是一切都是自己的呓想。

  所以,他的声音才会微颤,他的表情才会呆滞,他的眼中才会迷惘,他的右手才会颤抖。

  “是……我!”当依维斯回头看着自己的那一刻,阿雅几乎心都要碎了。她哽咽的扑到依维斯的面前,跪在地上,紧紧的握着依维斯的手。

  “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阿雅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接到信的时候,阿雅知道依维斯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西龙不会专门来信叫她来帮忙。但是,阿雅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再次见到依维斯的时候,他居然会是这副模样。

  当年清澈无比的双眼因为哭的太多,哭得眼皮都浮肿,他的目光已经完全不像从前那样充满好奇,充满积极,充满灵性,而变得跟一个垂死的老人一样浑浊,无力!

  当年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温暖的双手,现在已经变得冰冷发抖!

  当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带着单纯阳光笑容的脸如今也变得仿若迷途羊羔一般彷徨!

  他的眼在抖,他的脸在抖,他的手在抖,他的身子在抖,他的心也在抖!如今的依维斯的一切都在颤抖!他的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你怎么能让自己变成这样?你这么能让自己变成这样?”阿雅跪在依维斯的面前,越哭越伤心,哭得整个人都抽搐起来。哭到后来,整个人都半倚在依维斯身上。

  在一旁的西龙再也压不住自己的眼泪,转过身跑了。见到这样,魔武和莫问也跟着走了。这里只剩下依维斯和阿雅两个人。

  “阿雅,你不要这样,我……我……”原本应该受到安慰的依维斯被阿雅这一哭,哭得慌了神,手足无措得扶着阿雅得肩头,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个样子会让很多人伤心吗?”阿雅哭了好一阵,才慢慢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身子从依维斯得身上移开,抬起头来,说道。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依维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道。

  “你的事情我都是知道了,我也很伤心,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阿雅啜泣着,抹了抹自己的眼泪,说道。

  “你什么都知道了吗?”依维斯说着,声调不由自主的低了下来,小叮当在他的心里始终是个拔不出的刺。

  “身为生者,我们唯一能为死者做的,就是努力使自己快乐。因为作为死者,一定是希望生者因为他们快乐而不是因为他们而痛苦。你现在这副模样,不但令活着的人为你痛苦,就是已经安息的人也一定会因为你而感到不安的。难道,这就是你所想要的吗?”阿雅对依维斯说话的时候,她的双眼始终坚定的直视依维斯的双眼。

  “但是如果不是我把小叮当留在山上的话,他就不会……”依维斯说着,又哽咽起来。

  “依维斯,你已经是大人了!为了过去而懊悔并不是一个成年人表现勇气的方法。一个成年人犯错之后,所要做的并不是一个人自怨自艾,而是设法去补救。

  现在,小叮当已经去了,这已经是事实。无论你在这里坐多久,哭多久,都不可能对这个既成事实有多大帮助。你现在这样做,除了让关心爱护你的人感到心碎以外,没有任何意义。难道你一定要等到你身旁的另一个人因为你而出事才来作另一个后悔吗?

  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生不仅失败,而且太不负责任了!

  让你身旁还活着的人快乐,让已经逝去的人安息难道不是你更应该做的事吗?”阿雅说话的声音有点大了起来。

  阿雅近乎呵斥的话使依维斯良久都没有说一句话。

  “阿雅,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办?”良久,依维斯终于抬起头来,问依维斯道。

  “你要让自己像个坚强起来,快乐起来就好了!”阿雅见依维斯这样问,心里很高兴。她知道自己的话的话以为产生了作用。

  “坚强起来,快乐起来?”依维斯喃喃的重复着阿雅刚才的话。

  “是的,坚强起来,快乐起来。”阿雅说着,目光坚定的注视着依维斯。

  “我……真的可以吗?”依维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只要你愿意!”阿雅无比肯定的说道。

  “真的可以吗?”依维斯这句话与其说是在问阿雅,倒不如说是在问自己。

  “你可以的!”阿雅紧紧的抓住依维斯的肩膀,说道。

  “好,我答应你,我会尽力的!”又隔了好一阵,依维斯终于站起来,说道。他的眼神中终于又开始充满坚毅。阿雅从他的眼中轻而易举的就知道依维斯这一句话到底下了多大决心!

  “依维斯,就是要这样才对啊!”阿雅笑着跟着站了起来。

  “我会努力让自己和大家都开心起来的。”依维斯说着,转身望着小叮当的幕,“活着的与安息的都是。”

  “以后我们还是要经常来看小叮当,但是不是来让他看我们哭。而是来看我们是如何为他笑!”阿雅又补充道!

  之后,依维斯满怀着希望和欣喜跟着依维斯回到了军营。

  “西龙,依维斯没事了!”远远看到聚在一起的西龙一群人,阿雅就高兴的大叫道。

  “依维斯……?”西龙马上把目光注视在依维斯的脸上,他希望得到依维斯肯定的答复。而其他人跟他的心情也是一样,既兴奋又紧张!

  “让大家担心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大家!”依维斯有些羞涩的对众人鞠了一躬,说道。

  “啊,天亮了!”星狂冲着苍天伸出双手,大喊道。

  “天亮了!”其他人也难得的跟着星狂一起疯道。这几天因为依维斯的事情,给了大家实在太多压力。现在依维斯好了,大家自然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闹了。依维斯也累了,让他好好休息吧!”这么多人当中,是那兰罗第一个冷静下来,说道。

  “对,对,对,依维斯这几天确实是累了,我们大家让他好好休息吧。”西龙赶紧附和道。

  “是,是,是。”众人也是一片赞同声。

  “我没事!”依维斯微微笑着对众人说道。

  “谁说的?你看看你都憔悴成这个样子了,还不会快去休息?”站在一旁的阿雅马上驳斥道。

  “哦,那各位,我去休息了。”阿雅刚说完,依维斯就听话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唉~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啊!”此情此景,让莫问不得不感叹道。

  “我想,如果你去看着依维斯的话,他会很快就睡着的。”西龙望着阿雅,包含深意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阿雅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跟上了依维斯。

  “阿雅,你知道吗?我刚刚看见你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做梦!”睡在床上的依维斯对着坐在床边的阿雅说道。

  “傻瓜,你要见我还不容易,一封信不就可以了。”阿雅笑道。

  “但是,你知道吗?有时候,寄一封信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的。即使是听到你的名字,对我来说也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依维斯又说道。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我明天陪你说个够,现在就好好休息吧!”阿雅说道。

  “嗯!”依维斯说完,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他就沉沉的睡去。这几天,他确实是有些累了。他睡着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

  第二天,当依维斯醒来的时候,他睁开眼睛,看到房间内坐着莫问和西龙。

  “阿雅呢?”依维斯的第一句话就是。

  西龙听到依维斯的这句话先是一愣,然后就笑着走上前去,说道:“拜托,好像全世界只有你要睡觉一样。”

  “哦,是啊!昨天她为我忙了一天,是该好好休息休息。”依维斯坐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那……我现在去看看她。”依维斯说着,掀起被子,拿起放在床边的鞋。

  “啊……?”西龙一下子傻了眼,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是该阻止他呢?还是不要?

  “唉,终究还是要让他知道的!”西龙在自己心里叹道,于是下定了决心。

  “依维斯,这几天一直很忙,所以有件事情我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说。”西龙狠狠心,对依维斯说道。

  “你说吧,什么事?”依维斯说这话的时候,鞋子已经穿好了。整个人站了起来。

  “是和阿雅有关的。”西龙说道。

  “阿雅?关于他的什么事?”本想走出门去的依维斯停住了自己本要迈出去的脚步,问西龙道。

  “她其实是在隔壁照顾坎亚。”西龙说道。

  “坎亚师兄?他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依维斯奇怪的问道。

  “昨天,就是他和阿雅一起来的,因为在路上斗气透支,所以现在身体有些虚弱,直到现在还在床上休息。”西龙说道。

  “坎亚师兄为……什么会和阿雅一起来?”依维斯好像从西龙不同寻常的语气和话中嗅到了一些不对的味道。

  “因为阿雅和坎亚现在是夫妻!”西龙咬咬牙,说道。

  依维斯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奇怪的笑起来,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样很好啊!”说完,依维斯就急匆匆的往门外走去。

  “阿雅就在隔壁啊!”西龙冲着急匆匆的一直往前走的依维斯说道。

  “我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依维斯头也不回的说道。

  “依维斯不会有什么事情吧?”看着依维斯这个模样,莫问有些担心的说道。而魔武也走了进来,望着西龙。

  “我也不知道。”西龙说道。

  西龙这话一完,莫问和魔武就要冲去出跟着依维斯。

  “不要!”西龙赶忙抢先一步拦住他们,“无论是多么亲近的朋友,还是有些东西不希望被看见。我想现在依维斯应该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但愿依维斯能够过得了这一关。”莫问无奈的说道。

  “依维斯一定行的!”西龙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依维斯这么好人,却总是这么不好运?”一向不喜欢说话的魔武这个时候也说话了。

  “全是造化弄人,也不能怪谁。”西龙此时发现,一个人。无论他是多么强大,只要他还是一个人,那么当他面对命运的时候一样是那么渺小,那么无力。

  “要是命运是个人,我一定将他斩成一万段!”莫问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世上有太多事情不是剑能够解决的。”西龙又说道。

  “依维斯现在会去哪里?”魔武又问道。

  “我只知道他一定会很快回来!”西龙望着依维斯身影消逝的方向,说道。

  不出西龙所料,一个多小时后,依维斯回来了,但是他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时,坎亚正躺在床上和阿雅说话,一看他们说话的样子,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典型的恩爱夫妻。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尽管门是半开着的,从门外就可以看见室内的情景,但是依维斯还是敲了敲门,轻轻的问道。

  “依维斯,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客气啊?”阿雅笑着从坎亚身旁站起来,走向依维斯说道。尽管她已经装得很自然,但是谁都可以轻易看出她因为依维斯的客气而显得有些不自然。而躺在床上的坎亚在那一霎那,则是更加尴尬,甚至到了狼狈的境地。

  尽管他们两个已经是正式夫妻了,但是突然见到依维斯这样客气的说话,他们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理亏。这真是一个奇怪的局面。

  “不是啊,我只是怕吵着你们说话。”依维斯说话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轻。

  “怎么会呢?”阿雅的脸越发的热了。

  “是啊,怎么会呢?都是师兄弟!”床上的坎亚也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起床边的鞋子准备穿道。

  “哦,不必了,我只是来问候一声,没有什么别的事。”依维斯见坎亚要起床,忙对他摇手制止道。

  “我走了。”依维斯又将视线放在阿雅脸上,轻轻的说道。

  “依维斯……”阿雅喊出依维斯的名字之后,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明白的。”依维斯微笑了一下,转身走出房去。

  “依维斯……”刚刚出门走了没有几步,却又遇到了西龙,他好像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幕。

  “我没事。”依维斯对西龙也是微微一笑。

  西龙无语。

  “西龙,还记得吗?”依维斯突然对西龙说道。

  “什么?”西龙问道。

  “你曾经嘲笑我说,你喝一次的酒可以让我醉一辈子都不会醒?”依维斯笑着说道。

  “你都还记得?”西龙也笑了。

  “今天我要和你决一死战!”依维斯说着,走过去打住依维斯的肩膀。

  “我应战!”西龙也笑着搭住了他的肩膀。

  “我们两个也要去!”这时候,莫问和魔武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上去。

  “好,我们一起!”依维斯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哽咽。

  四个人聚在依维斯的房间之后,照着依维斯的吩咐,十桶好酒几乎挤满了依维斯小半个房间。每一桶酒都有足足三十公斤。

  不一阵,星狂,魔武就闻讯而来。还没有开始喝,白木、那兰罗杰伦还有维拉、索特、沙迦就也赶来了。

  西龙见大家都来齐了,想派人去叫坎亚和阿雅。

  “坎亚累了,让阿雅好好照顾他休息吧。”依维斯看出了西龙的意思,说道。

  “好吧。”西龙明白依维斯的意思。

  “诸位,依维斯在这里敬大家一碗!”依维斯端着装满酒的碗,站起来说道。

  “谢总统领!”听了依维斯的话,大家一起举起杯,而星狂等人就说道。

  “请学师兄已经不在了,以后请大家不要再叫我总统,叫我依维斯好不好?”依维斯恳切的说道。

  “依维斯,干杯!”那兰罗第一个笑着说道。

  “依维斯,干杯!”其他的众人也跟着那兰罗一起笑道。

  “大家干杯!”依维斯一口将嘴里的酒喝了个精光!

  “干杯!”众人也一仰脖子将碗里的酒喝干。

  “当年我们师兄弟们和师父在不言山上的时候,每喝一杯酒都要有祝语。刚才忘了,现在这一杯,我要说一句祝语。”依维斯又端一起一碗,说道,“多谢诸位这么久以来,一直在我依维斯的身边守护着我。我自小就跟师父一起长大,十四岁以前从来不知道尘世究竟是什么模样。刚下山时,我对这世界充满了迷茫和恐惧。但是这三年来,我终于开始一点点的接受这个世界。这都是因为在座诸位给我的勇气。

  最后,我要的祝辞就是,愿爱护依维斯的大家都身体安康,日日欢乐!”

  依维斯说着,又是一碗下去。

  众人没有人说话,只是一仰脖子,将碗里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这第三碗,我祝大家大展鸿图!”依维斯说着,又端起第三碗酒一饮而尽。

  但是这次却没有人和他干杯。

  “依维斯,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大展鸿图?难道不是我们一起大展鸿图吗?”星狂第一个站起来,说道。

  “依维斯,你想离开吗?”西龙也问道。

  “依维斯你不会吧?”那兰罗也站起来说道。

  “诸位,说实话,我其实一直都不想当这个什么总统领。只是因为答应了‘自由王子’西格非和请学师兄才一直不得不勉力为之。现在,请学师兄已经走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而西格非方面,我只是答应了他将会建立一个大同的世界,让所有贫苦的柔弱的人们都不再受到不平等的欺压。这也是我一直勉力维持的原因。但是我今天才想清楚,其实我一直在拖累大家。因为我是一个软弱而又毫无主见的人,我实在不适合担当总统领这个大任……”

  “总统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但是我还是要这么叫!”听了依维斯的话众人一片喧闹,而沙迦则出声道,“我沙迦这一生见过不少人,也曾经做过不少人的部下,但是我沙迦跟的最心甘,最服气的就是总统领你。所以,请总统领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这样会寒了大家的心的……”

  “沙迦,我知道你是一片真心。但是我已经下了决心了,请你不要劝我。”依维斯摇摇手,打断沙迦,也示意众人安静下来,“我打算将‘前进军’总统领之位让给我的师兄七坎亚,同时请我的八师兄西龙担任军师……”

  “你要是不当这个总统领,大家就通通散伙当土匪去算了,还谈什么救世?”星狂不等依维斯把话说完,第一个把碗丢在桌上,酒水撒了一地。

  “坎亚师兄年纪轻轻就被他的族人担任族长,可谓年轻有为。加上被他收编的巴斯塔克守军,他现在已经有二十三万大军,如果能够和我们‘前进军’合并的话,‘前进军’的实力必定能够迅速得到恢复。这对统一大业也有很大好处。

  坎亚师兄的雄才大略,加上西龙师兄的多谋善断,我想‘前进军’一定会比在我的手里发展得更加迅速的。假如诸位真是关心依维斯,那就请大家为大局着想,倾心辅佐我两位师兄吧!”依维斯说着,将目光注视在星狂身上。

  “反正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魔武瓮声瓮气的说道。

  “我也是,反正我也不是‘前进军’的人。”莫问是这里这么多人当中对依维斯辞职最无所谓的人。在他看来,辞了职好,辞了职就可以和自己一起四处游玩了。岂不逍遥?

  “我老了,要是连依维斯这样的年轻人都说要引退的话,那我就更没有脸继续霸住这个位子了。”沙迦冷冷的说道。

  “你要是老,我不就更老了?说实话,我也早就不想干了,我只是个商人,总供应官这工作太累人,不适合我这种老人家。”那兰罗也接茬说道。

  “维拉,索特,我跟你们一起去做强盗,你们说好不好?”星狂对维拉、索特说道。

  “好啊,好啊,突然发现做强盗其实还是满有前途的。”维拉、所特忙点头道。

  “那我就去做游吟诗人。”白木马上也说道。

  “依维斯,你真的不能走,你一走大家就真散了。”杰伦对依维斯说道。

  “是啊,依维斯,‘前进军’没有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没有你。”西龙也劝道。

  “诸位,请大家听我说,其实我是有苦衷的。”依维斯深吸一口气,说道。

  大家听依维斯这么说,赶紧静了下来。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是我的师父将我养大。我的师父告诉我,我是来自神秘的东方大陆。我的父母也是那里的人。所以,从小我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去东方大陆寻找我自己的父母。但是,经过各种机缘巧合,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说得自私一点,统一天下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势必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我的父母并不一定是天长地久的。我现在完全不知道他们怎么样。说句大不孝的话,也没有谁能保证我的父母一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只要晚去一天,见到他们的可能性就少一分。

  所以现在我再也不能等下去了。我决定通过神圣之城,去东方大陆找我的父母。请诸位成全依维斯这个小小的心愿吧。”依维斯说着,双拳抱紧,作出请求的姿势。

  “唉~”星狂第一个叹出来。依维斯的这个理由实在是无法反驳,一个做儿女的想早日见到自己的生身父母,这有什么不对?难道连这都要阻拦吗?

  “依维斯寻找父母是他的心愿,我们不能勉强。但是统一大业是大家的心血,也不能担搁。我看这样吧。”大家静了一阵,西龙又再次出声,“就由坎亚任副总统领,代行总统领之职。等到依维斯寻找到父母就要马上回来,继续当‘前进军’的大统领。”

  “好吧。”依维斯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下,西龙的建议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众人纷纷低着头沉默,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人表示赞成,也没有人表示反对。其实,这就是默认西龙的办法。目前这个情况,似乎也只有西龙这一个办法可行了。

  这一晚,十桶酒被这一屋子人喝了个精光,但是很奇怪的,所有人都醉了,却只有一个人还没有喝醉,那就是依维斯。

  “西龙,原来你是骗我的。”依维斯喝光最后一滴酒的时候,凄然的对西龙说道。

  “什么?”西龙醉醺醺的没有听清依维斯说了些什么?

  “你从前告诉我说一个人喝闷酒的时候最容易醉,但是我现在我发现原来你说得是假话。一个人,想醉的时候是醉不了的。”依维斯笑了笑,说道。

  西龙望着依维斯,酒一下子醒了,但是还是无语。

  之后,依维斯和大家一起都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依维斯第一个醒来,蹑手蹑脚的在自己的房间拿了一些东西,就往山下走去。这一走,依维斯就没有打算在回来。

  但是走到山下的时候,他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在山下等他。

  “依维斯,你这辈子是别想甩掉我们了。”莫问笑着说道。

  “依维斯,我不是说过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要一起去吗?为什么你居然想一个人悄悄的走?”魔武瓮声瓮气的有些生气的说道。

  “西龙,你怎么来了?”依维斯看到西龙也站在这里。

  “我不是曾经答应过你,要跟你一起去找父母的吗?”西龙笑着说道。

  “西龙,答应我留下来!”依维斯笑着看了看西龙,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你不希望我跟着你吗?”西龙有些失望的说道。

  “刚好相反,我非常希望你和我一起,但是我希望你能帮我看着阿雅,这样我会更心安一些。”依维斯说道。

  “好……吧。”西龙低下头,想了好一阵,终于有些无奈的说道。

  “西龙你放心吧,我们两个会看好依维斯的了!”莫问笑着拍拍西龙的肩膀说道。

  “才见到你几天,我们又要分开。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一直待在山上,一辈子都不下来了。”西龙有些神伤的说道。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依维斯见到西龙这个样子,忙扶着他的肩膀,说道。

  “说到可要做到才是啊,你看看你现在都跟我一样高了,可不能食言。”西龙含泪擂了依维斯一拳,说道。

  “说到做到!”依维斯笑着,说道。

  还有两天就满十七岁的依维斯,暂时结束了他在“永久中立之地”的旅程,而开始了另一段前往东方大陆,寻找父母的旅程!

  

第十二章 哀莫大于心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