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蓝达雅长老

  这个小插曲过去之后,依维斯三人又恢复了前两个月的悠闲心态,一边游山玩水,一边往蓝达雅进发。这种平静的生活维持了两三天之后,依维斯来到埃南罗的一个小城奥尔什丁。

  这时候,他们听到街上传来响亮的叫卖声,“烤羊肉啊!烤羊肉啊!走过路过不么错过啊!最正宗的蓝达雅烤羊肉啊!”

  “老山贼?”莫问第一个反应过来,老山贼对他的刺激实在是太深了。所以莫问对老山贼的印象也是特别的深。难怪有人说,要是想追一个女孩子,即使不能让她深深的喜欢你,也要让她深深的讨厌你。只有这样,她才会记住你。

  “你不是强盗么?怎么到这里来卖烤羊肉了?”莫问大踏步的走过去,恶狠狠的对老山贼问道。

  “唉,现在时局艰难,干什么都不容易。我家里有八个儿子,九个女儿,十个姑妈,十一个姨婆,十二个老婆靠我养着呢。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在做好强盗的正业的同时,抽空出来做份副业赚点外快啊。

  唉,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年轻人是不会了解我这样的老人家的苦恼的。快走开吧,不要妨碍我做生意!烤羊肉啊,烤羊肉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老山贼全没有了上次对莫问的害怕,镇定的说道。

  “你……”本来这几天的游山玩水让莫问的脾气好了很多,但是这老山贼一出场,又让莫问的血压狂往上飙!

  “莫问。”依维斯对着莫问轻轻的叫道。莫问回过头,看见依维斯一脸严肃,知道他一定有计议,就黑口黑脸的退下去了。

  “我说年轻人,你们是不是在跟踪我啊,怎么我到哪里,你们就也到哪里啊?”老人一件依维斯,不等他开口,率先说道。

  “好厉害!”依维斯在心里叹道。这老人早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还没等自己开口,就封了自己的口。

  “老人家,你的目的地是在哪里啊?”依维斯笑笑,问道。

  “我?我有什么目的地?我是有家有室的人,担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怎么能跟你们这些有钱的二流子比?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过,老人家我呢,最近做了几笔大生意,所以决定给自己放放假。说不定也会到处去旅游一下什么的。至于目的地吗?很可能是什么‘龌龊之沟’啊,或者‘神圣之城’什么的。”老人好像数落他儿子一般说了一大堆。

  “你一个老山贼去‘神圣之城’做什么?”莫问没好气的对老山贼喝道。

  “我在东边有个私生子,我要过神圣之城去找他,不行啊!”老山贼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这一句话,让莫问脸上一紧,刚才的暴躁之气,一下子消散无疑。依维斯和魔武也是同样脸上一紧。三人几乎同时在心里想,“看来他知道得还真多,不但知道依维斯要去神圣之城,还知道依维斯是去找他的父母。”

  “真是巧,晚辈也是要去‘神圣之城’,或许我们是同路呢。”片刻,依维斯的面容又缓和下来,对老山贼笑道。

  “同路?你们这些外地人是不是想要我做你们的向导啊?……嗯,好吧,既然我‘万路通’路路通被你们看破了。我也就认了,就让你们利用我路路通吧。……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和你们一起上路吧,谁叫我老实呢。不过,我们可得说好了,伙食费、住宿费、车马费什么的全是你们负责,就当是我的导游费吧。……唉,虽然是吃亏了些,但是我老人家心胸宽广,跟你们这些青春期的小孩不同,不会跟你们计较的。好了,好了,不要说了,说了这么多,你们都要觉得我罗嗦了。我们上路吧!”自称路路通的老山贼一边自说自话着,一边将手上工具放下,将身上的围裙解下,作出要马上出发的样子。

  “干什么?你们有什么疑问吗?……你们没有什么疑问吗?……什么都没有吧,那就走吧!光阴似箭啊,寸金难买寸光阴啊!……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懂得珍惜时光,等到你们老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时光宝贵了。”老山贼抬起头,看着目瞪口呆,忘记了行动的三人又是一顿胡说之后,径自走前去了。

  “依维斯,是他有病还是我们有病?”半晌,莫问才反应过来,问依维斯道。

  “啊……,哦,不知道啊,真是个奇怪的老头!”依维斯这时候才从刚才老山贼的一顿胡言乱语中清醒过来,“老人家,你的烤羊肉摊不要了吗?”

  “我的孙子会给我收好的!”路路通头也不回的大声答道。

  “怎么办?”莫问被路路通的完全不符合逻辑的行为把脑袋的智商跟猴子差不多了。

  “跟着他啊!”依维斯笑着答道。

  “你是开玩笑吧?”莫问长大嘴巴看着依维斯,难道你现在的智商比猴子还低?

  “为什么不呢?反正顺路啊!”依维斯依然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对我们不利的。”依维斯说着,小跑出几步,往路路通的方向,赶去。

  “有什么好想的?实在不行,就一剑把他打成空气!”莫问使劲摇了摇脑袋,确定了中心思想后也跟了上去。魔武见两人都走出去了,于是也跟了上去。

  就是这样,本来与依维斯三人莫不相识的自称路路通的老山贼就这样成为依维斯前往神圣之城的一员。

  死神之渴望。

  “不知道依维斯现在是不是已经和阿雅在一起了。”璐娜对杨秋说道。

  “怎么?又想依维斯了?……既然想,为什么不去看看他呢?我随时都可以送你去的啊。”杨秋对璐娜说道。

  “爱一个人,就是要给他幸福,为了他的幸福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璐娜望着茫茫的沙漠,说道。不知不觉,她来到这片沙漠已经快一年了。

  “你肯定自己不会后悔吗?”杨秋问璐娜道。

  “除非我发现原来我有别的办法可以让他更幸福。”璐娜说道。

  “什么时候我再带你去东部大陆走走吧。”杨秋突然想起,好像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带璐娜出这片沙漠了。

  “不去了,我现在发现沙漠其实挺适合我的。我没有那么聪明,想不了那么多事,沙漠虽然有点单调,但是很适合我,因为它够简单。”璐娜依然是望着茫茫的沙漠,说道。

  “要这样让你过一辈子,你甘心吗?”杨秋又问道。

  “如果依维斯幸福,我就甘心。”璐娜又说道。

  “为什么你总是说依维斯,你没有想过自己吗?”杨秋实在是想不通璐娜的思维方式。

  “你一定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璐娜笑着对杨秋说道。

  “切……”璐娜这么一说,杨秋就觉得很无趣了。他这一辈子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剑,从来没有时间说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所以,璐娜这一句可说正是说中了杨秋的死穴。

  这时候,正走在路上的依维斯突然觉得身上一阵暖意,接着就打了个喷嚏。

  “有人在想你啊!”路路通打趣依维斯道。

  “是谁在挂念我呢?是阿雅吗?”依维斯在心里默默问道。

  “切……”这是莫问这几天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经过了最先几天的大吵大闹以后,莫问都开始吵烦了。所以无论路路通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莫问都只说这一句话。在用剑方面堪称天下第一天才的莫问在语言方面跟路路通比起来,就近乎白痴了。整天说同一句话,也实在是无奈之举。

  “按照现在的速度的话,我们只要再走上一个月,就可以走出埃南罗,进入蓝达雅了。”路路通对依维斯说道。对于莫问的态度,路路通视若无睹,完全是一副不跟你小孩子家计较的样子。

  “这意味着什么呢?”依维斯问道。

  “这意味着你或许和你的父母更近一步了。”路路通对依维斯说道。

  “为什么是或许。”对于这个神秘得路路通,依维斯已经习惯了他总是暴出一些鲜有人知的秘密。他也懒得去盘问他究竟是从哪里的得来的这些信息。因为路路通一定会说,“拜托,尊重我的专业好不好?我万路通可是大陆第一情报员,怎么可能会有不知道的事情?”

  “不管是多强的人,也总是无法完全预知自己人生的前途。”路路通收起儿戏的脸色,正色道。

  “前辈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尽管知道这样的问题不会得到正面的回答,但是依维斯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世界上的事早知道并不一定会是快乐。还是在你应该知道的时候再知道比较好。”路路通神秘的一笑,说道。

  依维斯突然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开始被这个神秘的老人牵着走了。但是依维斯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恼怒。这首先是因为依维斯并不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并不是特别抗拒被人牵着走。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依维斯对这个老人有着莫名其妙的亲切感,他总是觉得这个老人不可能做对他不利的事。

  “在挽救整个人类与见到你的父母之间,你会选择什么呢?”走着,走着,路路通突然回头问道。

  “没有想过,也不想想。我想这样的选择应该跟我无关吧。我不是个当英雄的料,我也不想当英雄。”依维斯笑笑,对路路通说道。

  “唉~”路路通,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说一个月后就要到蓝达雅了吗?”路路通又问依维斯道。

  “为什么?”依维斯反问道。

  “只要我们一进入蓝达雅,马上就会收到警告。”路路通说道。

  “警告什么?”依维斯不解的问道,上次和西龙去蓝达雅也是到“冰雪幻梦”才受到拦截啊。这次怎么会一进蓝达雅就被人警告呢?

  “警告你退出蓝达雅,并说蓝达雅不喜欢你。”路路通说道。

  “为什么?我这次并不是要对蓝达雅不利啊,只是过路而已,为什么要拦住我呢?”依维斯问道。

  “你最后是不是还是要穿过‘冰雪幻梦’后的‘绝望冰原’,才能到达神圣之城?”路路通又问道。

  “是啊。”依维斯说道。

  “蓝达雅立国以来,进入‘冰雪幻梦’的外国人一共有十三个,但是到达‘绝望冰原’还没有一个。”路路通异常严肃的说道。

  “为什么?”依维斯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忙问道。

  “因为‘绝望冰原’有蓝达雅坚守上万年的秘密。这个秘密甚至使蓝达雅放弃了统一整个大陆。可以说,保守这个秘密是蓝达雅存在的理由。”路路通继续脸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秘密?”依维斯忙问道。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道。”路路通说道。

  “那前辈现在告诉我们这些有什么用意?”依维斯问道。

  “很简单,我们进入蓝达雅的境内之后,要做好硬闯的准备。”路路通轻描淡写道。

  “哦,那好吧。”依维斯也若无其事的答道。

  近万年没有被任何外国人硬闯的蓝达雅就是在这样轻松自如的情形下,被决定了要被三个外国人硬闯的命运。

  一个月后,依维斯一行四人来到了蓝达雅的边境。三分钟后,蓝达雅首都“冰雪幻梦”就收到了来自边境的警报——四个来历不明的人突破蓝达雅守军防线,直奔蓝达雅东部,也就是首都“冰雪幻梦”所在地。

  “一定是依维斯等人。”利格说道。

  “四个人?情报不是说只有三个人吗?”利格心腹,新晋长老卡尔说道。

  “这个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可以肯定这里面一定有依维斯。”想起那个红发少年,利格现在还有些心有余悸。当年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那么高的功力。身上潜藏的力量更是堪称恐怖。

  近三年未见,想必实力一定增长不少。自己还真不一定要把握能够制住他。想到这里,利格就隐约有些庆幸。好在自己早有准备,推迟了另外七个长老返回魔法学院的时间。虽然自己一个人未必制得住他,但是现在一共有九大长老,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要通告全国,对他们进行追击?”卡尔又问道。

  “不,没有用了。”利格想都不想,就说道了,“马上通知另外七大长老,要他们做好准备,随时准备应付入侵。”

  “是!”卡尔答了一声,马上说道。

  依维斯并没有像利格想象中那么早赶到“冰雪幻梦”。他们赶到“冰雪幻梦”的时候,是在六天之后。对于这一点,利格有些感到惊讶。他本来以为依维斯等人只要一天,最多两天就会赶到“冰雪幻梦”的。

  事实上,依维斯等人也差点就在利格的意料之中。不过,有一个人阻止他们这样急进。这个人就是路路通。“我们是去打架,不是上班。不要急着赶时间,要保留实力。”

  “你们终于来了?”依维斯等人来到“冰雪幻梦”的时候,利格已经恭候多时了。他身后站着的一排就是八大长老。

  说这话的时候,利格却在心里暗暗嘀咕,“他是谁?怎么这股气息这么熟悉?”他看到了站在依维斯身后的那个带着斗笠的人。

  “是啊,我们还是来了。”依维斯笑了笑,答道。

  “岁月催人老啊,想不到三年不见,你已经完全长成个大人了,愈发显得我们这样的老人家过时了。”利格说道。

  “三年不见,想不到你变得这么爱说话了。”依维斯说道。

  “好吧,那我们就不要废话了。”利格被依维斯一句抢白,弄得有些扫兴,于是放弃了耍嘴皮子的想法,单刀直入道,“你们是不可能被通过‘冰雪幻梦’的。”

  “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去神秘的东部大陆看看我的父母而已。”依维斯说道。

  “探望父母本是人之常情,但是我们蓝达雅实在是有隐衷,还望总统领见谅。请回吧。”一个长老出言道。

  “这位长老,依维斯也对不起了。我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通过‘冰雪幻梦’了。”依维斯昂起头,说道。

  “这样的话,我们就只好兵戈相见了。”利格说着,眼神变得充满杀气。

  “九个七老八十的家伙欺负一个十七岁的年轻人,丢不丢脸啊?”这时候,依维斯身后的路路通从依维斯身后走了出来,大声说道。

  “罗素?”这把声音长老们听了几十年,自然是极其容易认出。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死了啊?……呵呵,我可没那么容易死。别人越盼着我死啊,我就越死不了。”罗素笑呵呵的说道。

  “罗素,你为什么居然和这几个人在一起?”利格言语之间,已经有了问罪之意。

  “你是不是也想栽赃给罗撒一样,给我栽个叛国之类的罪名啊!”罗素冷笑着说道。

  “你至少应该解释一下!”利格声色俱厉的说道。他身后的八大长老没有人一个人出声。显然,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人愿意介入这场纷争。

  “你们这些缩头老乌龟,一辈子就只会缩着脑袋装老好人,怪不得被利格这家伙骑在我们头上这么多年。”罗素指着利格身后的八大长老,骂道。

  八大长老除了卡尔以外,都面有赧色的低下头。确实,长老中对利格不满的其实有很多,但是大家都是为了明哲保身,所以一直没有任何行动。

  “你是不是要放弃解释的机会?”利格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看来他对罗素也动了杀机。

  “你这种人有资格给我机会吗?”罗素不屑的说道。

  “岂有此理!你竟敢以下犯上!”利格再也忍不住了。一个高级魔法“破碎之冰”向罗素冲去。

  “哼!你还真以为自己魔法天下无敌啊?”罗撒伸出右手,漫不经心的画一个圆,利格盛怒之下的高级魔法就被罗素轻易化解。

  “你……竟然一直保存实力?”利格恼怒的对罗素说道。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样,有了半桶水,就全世界嗷嗷叫,生怕人不知道啊!”罗素又冷笑道。

  “他原来是蓝达雅十大长老之一,怪不得魔力这么惊人。”魔武惊讶的对依维斯说道。

  “他是吗?就他?”莫问不敢置信的望着罗素,说道,“这么猥琐的人都能当长老?蓝达雅是不是丐帮总部啊?”

  “他的确是蓝达雅十大长老之一,而且是阿雅的师父罗撒的好朋友。两人性情相近,身上有很多地方和罗撒爷爷相近。怪不得我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那么亲切。”依维斯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坐着看好戏,还是帮这个老疯子的忙啊?”莫问问依维斯道。

  “你想帮他吗?”依维斯问莫问道。

  “谁说我想帮他,我只是不喜欢对面那个家伙而已。”莫问连忙解释道,“我怎么可能帮这个可恶的……老疯子?”

  “冲过去!现在!”就在这时,依维斯听到罗素对他轻声说的话。

  “现在?”依维斯有些惊讶的问道。

  “快!”罗素又重复了一遍。

  两把剑同时出剑,三道人影同时以普通人影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九大长老冲去,依维斯和莫问持剑在前,魔武紧随其后。

  “青春期的年轻人果然有冲劲。”看到三人似流星一般冲出去,罗素自度即使是将魔法催到最高点也追不上,于是由衷的赞叹道。

  “小心!”一个长老大叫道。长期处于魔法环境下的长老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告诉的突破。不由得一起大惊失色。

  九个高级魔法在仓卒之间同时发出,虽然只是高级魔法,但是被这些顶尖一流位的魔法师发出来,杀伤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更何况是九个同时发出。

  但是很可惜,他们的对手是依维斯三人。

  “怎么会?”九个长老几乎是同时在内心惊叫道。“居然轻而易举的一穿而过?”

  “我倒,刚才那一下还真冷。”与此同时,莫问却埋怨道。

  “好在跟在依维斯身后,否则我一定过不来。”魔武心里庆幸得很,他的左手有一块很大的冻伤,几乎让整个左手都麻木得抬不起来。一流位的魔法师果然不同凡响啊。

  “依维斯,你怎么没事的?”看到依维斯若无其事的样子,莫问惊奇的问道。但是很快他又清醒过来,“原来练成‘神斗气’真的这么占便宜啊?我也要努力练练才行。”

  “不要说那么多,我们现在可要加快速度,不要让那九大长老追上才是。”依维斯说着,又更加努力催动斗气。

  “魔武,拉着我的手!”依维斯一边狂催斗气,一边对魔武说道。

  “对不起。”魔武对依维斯说道。说着,将手伸给了依维斯。

  “我们是伙伴,不是吗?不应该觉得谁拖累了谁,我们是在并肩作战啊!”依维斯回过头对着脸色羞赧的魔武说道。

  “就是啊,魔武,以后不要有这些无聊的想法。”莫问也一边狂催斗气,一边说道。

  “谢谢!”魔武说道。

  这三人射出老远之后,利格等人才反应过来。

  “追!”利格大叫一声。说着,率先飞了出去。接着,另外的八大长老也跟了上去。

  “你以为你们赶得上他们吗?”罗素也跟了上来,冷嘲热讽道。

  利格现在没有空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闷着头往前飞。

  接着,就出现了异常滑稽而又异常难得一见的一幕,“前进军”的总统领带着两个至友,一共三个小青年在前面狂跑,而蓝达雅至高无上的十大长老在后面狂追。一下子看上去,还真以为是三个孙子不听话,踢烂了爷爷的古董,被爷爷们追着打呢。

  不过,这个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依维斯一行三人就在十大长老的眼里变得越来越小。同样级数的魔法师的飞行速度是无法跟武者相提并论的。更何况,前面三个人跟他们都不是一个级数的。(一个稍弱,两个更强,其中还有一个练成“神斗气”的。)

  尽管明知道追不上,九大长老还是使劲的往前赶,个个甚至使出了最耗魔力的“光影术”(一种利使自己的身体处于超高速运动状态的魔法。由于过于消耗魔法,所以一般都是在战斗时才会使用)。

  只有罗素还是悠哉游哉的用着最普通的“飞翔术”。

  二十分钟后,一脸悠闲的罗素终于来到了“冰雪幻梦”与“绝望冰原”的交界处。他看道站在那里的只有九个一脸颓丧的老人。

  “你疯了吗?你究竟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吗?”利格恼怒的对罗素说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会后悔的是你!”罗素不动声色的说道。

  “这里有我们蓝达雅人守护近万年的秘密!如果他们三个活着出来的话,我们蓝达雅近万年的努力就全白费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罗素就不是蓝达雅人吗?”利格气急败坏的对罗素吼道。

  “正是为了蓝达雅,我才会这么做!”罗素收起嬉皮笑脸,认真起来。

  “你这样就是为了蓝达雅?哼……,那蓝达雅真是有福了。”利格冷笑一声,说道。

  “这世上不会有永远的秘密。每一个秘密存在的理由,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将它公开。而我今天就是要告诉你们,揭开这个秘密的时候已经到了。我不知道诸位是不是还记得近万年前智者的遗言,‘保守秘密吧,蓝达雅,直到它被应该发现它的人发现!’”罗素说着,用目光扫视着九大长老。

  “连你也配谈替蓝达雅保守秘密的责任么?”利格看着罗素,讽刺道。

  “怎么我越来越觉得今天这一幕跟从前三年前罗撒那一幕那么像呢?”罗撒低下头,自言自语道,“或许这就是惩罚吧,惩罚我三年前和你们这一群腐朽的老家伙一样默默无语。”

  “知道吗?你们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罗素又抬起头来,“我刚才的话的重点不是蓝达雅应该保守秘密,而是说蓝达雅的秘密是时候该揭开了。”

  “就凭他们三个?”利格不屑的说道。

  “那就让事实来证明吧。如果他们能够战胜怨灵王,活着走出‘绝望冰原’的话,那他们就是。反之,就不是。”罗素轻松的说道。

  “你好像对他们很有信心。”利格说道。

  “当然,百分百的信心。”罗素又开始嘻笑起来。

  “你凭什么这么有信心?”利格问道。

  “就凭我现在就要跟着他们一起去。”罗素说着,“光影术”已经使出,闪进了笼罩在一片白雾之中的“绝望冰原”。

  罗素的举动,让九大长老惊讶不已,竟然没有一个人来得及阻挡他,都只是傻傻的站着。没有人想到罗素居然会这么铤而走险。因为蓝达雅立国以来,还不曾有人活着从“绝望冰原”中走出来。

  “疯了……真的是疯了!”良久,利格才心有余悸的喃喃道。

  “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去把他们抓出来?”新晋长老卡尔好像并不希望放过一个逢迎利格的机会。

  “我赞成,你去!”一个长老包含讽意的说道。你有病,进了这个地方跟进坟墓完全没有区别。你自己想去没人拦你,不要把我们带上!

  “附议!”几乎同时,数个长老附和道。

  “以后不要说这么愚蠢的话!”连利格也禁不住说道。

  “是,是,属下愚昧。”卡尔忙低头连声称道。

  “你可不止是愚昧,简直是愚昧加愚蠢啊!”一个长老毫不留情的讽刺道。他这么一说,其他长老就都大笑了起来,也没有谁有要顾及卡尔面子的意思。

  “难道……他们真的能够出来?不然,罗素怎么会这么坚决?不然……我怎么会这么心神不宁?”长老们的态度已经日益狂敖了,但是利格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来关心这个。

  

第二章 蓝达雅长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