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立国?

  圣历2108年11月14日,“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坎亚你看,我们这个月的财政开始扭亏为盈了,足足有一万三千多钻石币啊!那大叔真是有办法。”西龙欣喜的拿着一张财务报表来找坎亚。

  “永久中立之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烂摊子,没有公共建设,没有政府管理系统,治安又不好,平均生产能力低,商业又很不发达。

  虽然“前进军”查抄了四大势力的家当,狠狠赚了一笔。但是比起“永久中立之地”这个巨大的漏斗来说,这笔钱就算不得什么了。

  而那兰罗最头疼的就是“永久中立之地”的户籍资料极度不完整,税务征集很难顺利进行。不过好在“永久中立之地”各大势力全都被连根拔起,现在的“永久中立之地”既没有贵族,也没有豪强地主,地方势力自然不存在。“前进军”的每一道政令都不会受到什么有组织的阻挡。只是说服这些习惯于无政府状态的平民还是要花些时间的。

  税一下子收不了多少,但是各种各样的建设,治安警察的建立,政府部门的成立全部都是要白花花的银子流出去的。无奈之下,那兰罗只能将“前进军”的私产和查抄四大势力的战利品借给“永久中立之地”暂时顶住难关。

  这一系列千头万绪的经济活动要是让星狂那样的人来做的话,他一定上吊自杀。但是那兰罗虽然也是忙得几乎变成了老年痴呆,但是他却能够冷静的从一团糟的情况下,将“永久中立之地”各种各样的建设,投资,抚恤金等等无比繁杂的经济活动一一完成。

  正是在那兰罗这种务实,苦干的精神带领下,那兰罗的后勤大队才能够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将“前进军”的财政从连续两个月的十多万钻石币的财政赤字转变到现在一个月有一万多钻石币的财政盈余。像那兰罗这样卓越的运筹经济的能力,除了海罗人的经济大臣以外,恐怕放眼整个大陆,也再找不到第二个可以和那兰罗经济能力媲美的大臣了。

  “是吗?那可是好事。”坎亚接着的信,笑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坎亚看到西龙一直笑呵呵的望着他,就猜到西龙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他商量,否则不会这样一直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坎亚,你看呵,我们现在呢,财政状况已经开始有所好转了。那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建立我们自己的都城呢?”西龙果然不出坎亚所料。

  “你的意思是要将依维斯城开始动工吗?”坎亚问道。

  “对啊。”西龙说道。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知道依维斯城将会是一座很大很大的城,如果我们现在要去建的话,恐怕会消耗我们过大的财力物力。我怀疑我们现在是不是就有这种能力。我知道你对依维斯有感情,想快点将依维斯城建起来。我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呢,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假若我们因为一座城池而丢掉了‘前进军’的基业的话,那么我们岂不是因小失大吗?”坎亚对西龙循循善诱道。

  “唉,其实这也是我所担心的。”西龙想了想,说道。

  “不过,我有另外一个方法可以将依维斯城尽快建立起来。”坎亚知道内心还是希望动工依维斯城的,于是又说道。

  “什么方法?”西龙赶紧问道。

  “正式建——国。”坎亚说道。

  “什么?”西龙被坎亚这句话说得一惊,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我反对你这个建议!正式建国这样的大事对整个‘前进军’来说,都将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一旦建国,我们就不得不面对四大强国的正式敌对。我们现在还羽翼未丰。面对四大强国的联合干涉,我们并没有多大胜算。所以,我反对你这个建议。”

  “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世界大势吗?现在四大强国中除了埃南罗和最厌恶战争的海罗以外,其他两个国家都是自顾不暇。我敢肯定,就算我们立国,基欧和普兰斯一定会有人来找我们结盟。因为他们现在需要的是争夺国内的王权,而不是世界的霸权。只要我们和这两国结盟,海罗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之后唯一剩下的埃南罗又能奈我何呢?”坎亚说道。

  “就是我们真的下定决心要立国,那也要等依维斯在的时候才可以。立国兹事体大,对‘前进军’的无比远大。整个‘前进军’除了依维斯没有任何人可以下这个决定,即使是你或者是我也不可以。”西龙坚持自己的想法。

  “就算依维斯在这里,他也一定会支持我的想法的。现在‘前进军’虽然士气高涨。但是为长远计,我们还是应该给将士们一些实际的好处。凡是拿着刀枪出来讨生活的,谁不是想着功名利禄?远大的理想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激励士气,但是没有实际的好处支撑的话,我想也不是能够长久的啊。”坎亚又劝道。

  “你不要说了,依维斯不在,这个问题不用讨论。”西龙的意思无比强硬。

  “依维斯不在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在,我们照样可以立他做国王。你学识渊博应该知道,这在大陆的历史上是有先例的。到时候,他做国王,你做首相,我做大将军。再带着士气高涨的‘前进军’,无论是走到哪里,不都是我们三师兄弟的他天下?”说到这里,坎亚的声音突然小了起来,“当一个名垂青史的首相不正是你的梦想吗?”

  “如果你现在是在诱惑我的话,那你太小看我了,坎亚师兄!”西龙的脸色难看起来。

  “我……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坎亚被西龙一句话说得窘迫不已。

  “一万四千多年前,大陆上是曾经有国王不在,但是被立为国王的历史。但是那个国王是个傀儡,后来被首相和大将军联合杀害,他的国家也被这两个人分裂!坎亚师兄,这段历史我记得无比清楚。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提醒我记起这段我最最不齿的历史!”西龙说完,愤怒的摔门而出。

  “西龙,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西龙怒气冲冲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迎面走来的阿雅。

  西龙没有答她的话,低着头快赶了几步,走开了。

  “坎亚,你跟西龙吵什么啊?吵得这么厉害?两师兄弟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好好商量啊?”阿雅于是又问站在房内的坎亚道。

  “没有什么?大家都是为了‘前进军’好,所以吵了几句。”坎亚说道。

  “你是师兄,应该让着他些。西龙的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外面圆滑得很,对自己人可是直得让人受不了。”阿雅说道。

  “他有当我是师兄吗?”坎亚笑一声,说道。

  “报告副总统领,东部兵团长星狂来信。”这时候一个通信营的士兵走了进来。

  “你看,他们真是一刻都不能让我安生啊。”坎亚对阿雅耸耸肩,笑道。

  “那这汤你可得喝完,再忙也不能不顾身体啊!”阿雅将汤放在办公桌上,对坎亚说道。

  “知道了,老婆大人!”坎亚又笑笑,对阿雅说道。

  “普兰斯的四王子诱惑他出兵?”坎亚对阿雅笑完,打开手里的信,片刻之后,惊愕的说道。

  “那个四王子一定是的了老年痴呆,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劝星狂向我们出兵。难道他不知道星狂对‘前进军’是死心塌地的吗?”阿雅对坎亚的大惊小怪很不以为然。

  “他不是诱惑星狂向我们出兵,而是邀请星狂向普兰斯出兵。”坎亚喃喃的说道。

  “什么?他疯了吗?邀请别国的军队侵略自己的国家?”这次轮到阿雅大惊小怪了。

  “为了王权,这些公子哥儿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坎亚冷冷的笑了笑,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批准他吗?”阿雅问道。

  “当然不,那个四王子很清楚,以星狂的统率能力,加入普兰斯任何一方都一定会使普兰斯目前均衡的势力局面打破。他想得到这一点,我坎亚同样想得到。目前来说,我们根本还没有本事一口吃下普兰斯。普兰斯人太多,地太广,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取得的。所以,现在我们不能让一兵一卒前往普兰斯。因为我们前往普兰斯的每一个人都会直接导致普兰斯早日恢复统一。强大的普兰斯不是我们所希望得到的。我们要让他们全部自相残杀,直到他们两败俱伤为止。只有这样,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坎亚说道。

  “但是坎亚你不也是普兰斯人吗?”阿雅说道。

  “我是赛亚人。”坎亚郑重其事的说道。

  “但是……我是普兰斯人啊!”阿雅本来不想说,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

  “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让任何人动摇依维斯的基业,不是吗?”坎亚眨了眨眼睛,笑着无奈的对阿雅说道。

  “唉~,你们男人的事不是我这样的女人所能够明白的。”阿雅幽幽的说道。

  “好了,你有些累了,去休息吧。我也该回复星狂的信了。”坎亚温柔的抱了抱阿雅,又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好吧,你要记得喝汤啊。”阿雅强笑了一下,说道。

  “好了,好了,老婆大人,我会遵命的。”坎亚说道。

  阿雅笑笑,转过身,走出门外去。走出不远之后,阿雅突然记起坎亚的外套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换了。想到这里,阿雅便又走了回去。

  “难道我连刻一个章的资格都没有吗?”刚走到门口,阿雅就看见房内扔出来一个印章。

  “是,是,属下这就去办。”一个有些哆嗦的声音答道。

  “还不快去!”又是坎亚的叫声。阿雅走过去,将那个被扔出来的章捡了起来。一看,上面刻着的是“总统领依维斯亲印”。

  “是,是。”声音哆嗦着向门外走来。

  “滚回来!”但是很快,坎亚又大声叫了一声。

  “不知道副总统领还有什么吩咐?”哆嗦的声音忙停住脚步,问道。

  “去给我把那个章捡回来。”坎亚的声音平静了很多,显然,是经过了他无比艰苦的自控之后发出的声音。

  “是,是。”那个哆嗦的声音忙答道。说着,那声音就走出了门外。

  “雅夫人?”原来被坎亚骂的是掌玺官莫芒。他不但是赛亚人,而且还是坎亚的心腹。坎亚任副总统领不到三天,就专为他设了一个掌玺官的官职,专门负责各种印章以及高层来往信件。

  莫芒一出门,就看见站在门边的阿雅。

  “拿去吧。这样的东西以后不要乱丢。”阿雅将印章递给莫芒,说道。

  “是,是。”莫芒赶紧点头道。

  “阿……雅。”坎亚闻声从房中走了出来。

  “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啊?”阿雅问坎亚道。

  “哦……,没有什么,他们印章处迟迟不给我刻章,搞得我每天批公文都只能用依维斯的章,挺麻烦的。”坎亚闪烁过一丝的慌张,但是很快又镇定了下来,笑着说道。

  “可能是最近事太多,脾气暴躁了些。”坎亚见阿雅的目光还是一动不动的停留在自己的脸上,忙又加道。

  “副总统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了,章的事我马上办好。”莫芒又说道。

  “你下去吧,今天的事不要到处乱说。”坎亚对莫芒平和的说道,“哦,对了,章的事暂时就不要办了。既然已经规定了给军团长以上的信件都要有依维斯的章这样的规定,就不要随便去改它了。”

  “是,属下告退!”莫芒一顿首,退下去了。

  “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吗?”阿雅问坎亚道。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累了。要不,让老婆大人你给我顶三天班如何?”坎亚对阿雅嘻笑道。

  “心里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可不要憋着。我们既然做得夫妻,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阿雅又对坎亚说道。

  “好了,不要说的这么语重心长的。我心里有数,你好好去休息吧。我也得抓紧时间眯一阵。要不然,你老公我恐怕真的就要未老先衰了。”坎亚对阿雅轻松的打着哈哈。

  “没有事就好。”阿雅也努力让自己的脸笑了笑,***着坎亚的手掌说道。

  虽然阿雅已经在心里千百次的跟自己说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她的内心却总是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一样,让她难以静得下心来。

  “永久中立之地”西部兵团主城哈文特的一个密室内,有一个人像刚才的坎亚一样在大发雷霆。

  “出去!”一个声音冷酷的说道。

  “大哥,我二哥他丧心病狂,竟然将我的妻子儿女十几口一把火全部活活烧死了呀。大哥,我求求你,看在我们结义一场的份上,一定要为我报仇……。”另一个声音哭号着说道。

  “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出去!否则,我就绑你去阿尔斯山!”那声音依然是无比冷酷。

  “大哥,我知道从前是我对不起你,但是大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出兵为小弟我报仇吧。大哥啊……不是小弟故意要为难你,但凡还有第二条路,小弟也决不敢来劳烦大哥啊。只是如今普天之下,只有大哥你手握重兵,可以为我报仇啊!大哥……你行行好,请出兵为小弟报仇啊!”另一个声音的哭声依然是那么大,那么刺耳。

  “我现在是‘前进军’的西部兵团长,我手里的一兵一卒都是总统领的。我恐怕帮不了你。”原来这冷酷的声音正是杰伦。

  “杰伦,难道你真的要袖手旁观吗?枉我当初还和你结义一场!”那可怜的声音见杰伦丝毫不为所动,顿时变得怨恨起来。

  “你刚才跟我说什么?……结义一场?呵呵……呵呵……”杰伦突然怪笑起来,这怪笑声中夹杂了数不尽的怨恨,数不尽的忍耐,“六王子,你真是好记性啊!居然还记得我们曾经结义一场。

  你现在终于记起来了吗?记起来我们曾经结义一场?但是两年前,我比你现在卑微百倍的趴在你面前哭着求你救我一家六十七口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呢?是不是你那天早饭吃多了,一下子把你吃成白痴了?”

  “是不是啊?是不是啊?你说,是不是?”杰伦的声音突然狂躁起来。

  “是,是,是。”那个被称为六王子的人显然被吓坏了,忙不迭的答道。

  “好,好,好……,好!”杰伦冷笑着每说一个好字就重重的点一下头,一边说好,一边转过身,背对那个六王子,“难得糊涂啊!在该忘记的时候就忘记,在该想起的时候就想起,果真是有王家风范啊!”

  说完这一句之后,杰伦背着六王子站了好一阵,转过身来。

  “很可惜,我没有你这种本事。我不能什么事情都想忘就忘,想记就记,我做不到。真的,我要承认,在这一方面,我很佩服你!”杰伦背着六王子笑笑,平静的说道。但是他这一声笑,却让那个六王子汗流浃背。这一声笑,简直比砍那个六王子一刀还要让他害怕。

  “我从没有忘记,以后也绝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我一家六十几口被你的好二哥活活烧死在刑场上的是如何的悲惨。我也不会忘记之前我潜入你的府中对你苦求的时候又是何等的卑微。当然,我更不能忘怀我躲在人群中看到你和你的二哥表情自然的站在一起观赏我的全家被烧死在火场的表情。

  至于我如何被你们沿路追杀,围追堵截,这样相对来说的小事,我同样难以忘记。

  这一幕幕,一桩桩,我至今依然记得那么清晰。仿佛这一切并不是发生在两年前,而是在昨天。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吗?”杰伦说着这一切的时候,始终保持着平静的语调。当最后问问题的时候,他甚至对六王子笑了笑。

  “为……为什么?”六王子已经两条腿都有些软了。

  杰伦没有马上答,他笑笑,低下头。许久,才突然抬起头来,“因为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这一切。梦见我的家人是怎么被烤成一堆焦尸,梦见我对着你哭求的时候样子是什么多可怜,梦见我这一路一次次的被人砍死。梦见你和你的好二哥一起笑得多么开心!我在梦里就告诉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到现在加起来已经成千上万的告诉自己。我杰伦有生之年,一定要回到基欧,让你们为你们所做的事而懊悔!”

  杰伦的话语急速而又激动,一双眼睛挣得几乎要裂开,而眼睛也好像要掉出来一样。因为过于激动而暴出的青筋也在他的额头以人眼可以觉察的频率跳动着。

  “你现在也敢来跟我称兄道弟?你现在也敢来要我给你报仇?当初在基欧我满门被灭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初我逃亡千里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从一个个噩梦中被惊醒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杰伦越说越激动,到后来甚至激动到揪起六王子的衣领。

  “杰伦……,这一切都是我那个丧心病狂的二哥的错,我也没有办法。你知道的,我斗不过他,我不是不想帮你,我没有办法,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求求你,不要吓我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六王子说着,竟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杰伦本来还有一肚子怒火要朝着六王子发,但是现在看到他这个样子,再也没有兴致。他松开六王子的衣领,轻蔑的说道,“我真不明白当初怎么会跟你这样的孬种结义!”

  “我是孬种,我是孬种,求求你原谅我吧!”六王子可怜兮兮的软在地上,哀声说道。

  “在适当的时候,我会出兵,但是不是为你报仇,而是为我自己杰伦*格林报仇雪恨!”杰伦冷冷的说道。

  “什么?你要出兵吗?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六王子刚刚已经放弃了要杰伦帮他复仇的念头,只是希望杰伦不要在盛怒之下将他杀掉。却没有想到杰伦居然会决定出兵!

  “我说了,我是为自己复仇,并不是为了你克卢斯!”杰伦道。

  “这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是结义兄弟,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的仇不就是你的仇吗?”克卢斯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不,有本质的不同。”杰伦强调道。

  “有什么本质的不……”克卢斯还没有问完,他的脑袋已经被一把长剑削离了肩膀。

  “本质的不同就在于,只有活人才能复仇!”杰伦擦拭着长剑上的鲜血,冷冷说道。

  

第五章 立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