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鲜血与和平

  二十八天后,依维斯和布特长老一行来到精灵族的统治中心,同时也是整个联合种族的政治中心——加泰罗尼亚。

  “这里是整个‘绝望冰原’聚居人数最多的地方。这里一共居住着十七万居民,其中精灵族十四万多,一万多矮人,一万多是我们半兽人。”布特指着眼前的加泰罗尼亚说道。

  “哇,原来世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多人?”自出世以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的克赛格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的叫道。

  但是在依维斯和魔武看来,这个地方却只不是个凄凉破落的小城而已。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九号,离召开会议的时间还有两天。我想矮人的代表应该还没有到,他们可是出了名的不守时。我们先去和精灵族族长见咯面吧。”布特对着依维斯说道。

  “但听布特长老安排。”依维斯说道。

  “那好,我们今晚就将首先和精灵族族长米尼乌斯会谈。他的年纪比我还要大得多,但是看上去却好像个小伙子,真是让人羡慕啊。我想你们见面一定会有共同话题的。”布特说着,赶着他的骆驼向着加泰罗尼亚走去。

  “长老你为什么那么肯定米尼乌斯会和我有共同话题呢?”依维斯问道。

  “因为你有一样东西和米尼乌斯一样好,而这样东西正是米尼乌斯最乐于谈论的。”布特笑道。

  “什么?”依维斯问。

  “就是你们的美貌!米尼乌斯这个老家伙虽然已经三百多岁了,但是他却仍然是精灵族中最美貌的男子,这正是他最自负的地方。我相信,他看到你一定不会再是那么得意了。”布特笑呵呵的说道,“说实在的,精灵族真是令人忌妒啊,直到死去,容貌都可以保持得这么完美。今天找到你来气气他,倒也是解了我几十年的心结。”

  “哦,是吗?”想不到自己竟然要靠容貌来获得别人的好感。对此,依维斯哭笑不得。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一颗巨型的大树前,刚看到这颗大树的时候,不要说克赛格,就是依维斯和魔武也是大大的震惊了一番。先不要说这颗大树高到似乎顶到了天,就是它的腰围也要吓死人。保守的算,恐怕要一百五十个人才能够将它抱起。就是在人类世界那样湿润的环境下,这样的大树也是依维斯两人见所未见。而在如今这样一片骄阳似火,四面黄沙的环境下,居然能够孕育一颗这样巨大的树,实在是堪称奇迹。

  “进去吧,米尼乌斯就在这里面呢。”布特下了骆驼,对着跟在身后的依维斯等人说道。

  “就是这里吗?”依维斯坐在骆驼上,指着这颗郁郁葱葱的大树问道。

  “是啊。怎么?你觉得很奇怪吗?是不是人类世界很少见这样大的树?”布特问道。

  “说实话,还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树呢。但是这树虽大,但是我看它生命力好像还很强盛,里面怎么能住人呢?”依维斯问道。

  “这颗大树已经在加泰罗尼亚活了整整九千四百多年了,不知道经历了多了风风雨雨,但是仍然屹立不倒,生机常在。如果要写一部‘绝望冰原史’的话,这颗大树无疑是最有资格的。你知道吗?在四千多年前,这颗树就开始慢慢的空心。在它的底部形成了一块很大的空地。这块空地冬暖夏凉,气候湿润,是整个‘绝望冰原’最适合养生的地方。正是因为如此,精灵族的长老在四千年前就将长老的住所搬到了这颗大树下了。”布特说道。

  “空心空了四千多年怎么还是这么生机勃勃?”依维斯又问道。

  “没有听说过,人怕空心,树怕脱皮吗?”布特笑笑,说道。

  “哦。”依维斯笑笑,下了骆驼。

  “你知道吗?这世上还有一种人叫空心人。”在走进米尼乌斯的住所的时候,布特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回事,突然记起一个典故,便说道。

  “空心人?没有心的人怎么可能活着?”依维斯奇怪的问道。

  “空心并不是无心,只是不是人心而已,而是玻璃心。如果是我们的先知恩巴特的话,就可以做到。在两万多年前,他就曾经为一个被敌人射碎心脏的朋友做过一颗玻璃心。他那个朋友最后又活了十多年,直到后来被他被自己儿子的死讯激破玻璃心而死。”布特又笑着说道。

  依维斯被布特说的这些希奇古怪的玩艺将少年心性给挑了起来。本来他还想继续向布特发问,但是却不得不将就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卡住。

  “哈,又老又丑的家伙,我们又……?”因为一个看起来,最多二三十岁,除了耳朵微尖以外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而相貌却美得令人类最美的女人都要汗颜的动物出现了。他笑着对布特打招呼,但是招呼打到一半的时候,他却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到了依维斯。

  “米尼乌斯长老,你好!”依维斯被米尼乌斯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有些尴尬的笑着向米尼乌斯伸出手去。

  “哦……你好!”刚开始,米尼乌斯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望着依维斯。望了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伸出手和依维斯握手。

  握完手后,米尼乌斯突然皱着眉低下头看看自己刚刚和依维斯握过手的右手,然后,他又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依维斯。这时候,米尼乌斯的眼中充满了疑惑,不解还带着一些惊愕,而他最深层的眼眸里却是隐藏着愤怒。

  “人……类?你说要召开联合种族联席会议就是为了让我们见这个人类吗?”米尼乌斯一边拼命的甩着自己刚刚和依维斯握过的右手,一边对布特大声叫道。刚才的风度翩翩在此时此刻被破坏无遗。

  “你怎么知道他是人类?”布特却完全无视米尼乌斯的失态,依然笑着问道。

  “只要该死的人类才会和我们长得这么像,只有该死的人类见面时才会要求握手!”米尼乌斯大声叫道。

  “人们都说精灵族的人不但狡猾而且异常敏感,我从前以为是浮夸,原来是真的。”布特轻松的笑着说道。

  “米尼乌斯长老,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我们是不是……”依维斯试图解释。

  “布特,我警告你,马上带他们走。否则不要怪我翻脸无情,我们精灵族永远永远不会跟人类谈判!”米尼乌斯指着布特的鼻子,冷冷的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我们的先知恩巴特所预言的救星呢?”布特收起来刚才嬉笑的神情,正色道。

  “我不管你们什么恩巴特先知。我告诉你,我们精灵族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精灵族之所以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几万年,受尽无数折磨全赖人族和神族所赐。我们就是全族死到最后一个人,也决不谈判,决不妥协!”米尼乌斯又开始激动起来。

  “米尼乌斯长老,在来的路上,布特长老已经跟我说了一些,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依维斯又试图解释。

  “我不想再听见人类在我耳边说话!”米尼乌斯几乎要歇斯底里了,看来依维斯的声音对他刺激确实很大。

  “那你能听到说话吗?”布特一边向依维斯伸出手,示意依维斯不要说话,一边迎面盯着米尼乌斯突兀的目光,大声说道。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米尼乌斯的情绪被布特的目光压住了一些,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首先,我要告诉你,在一个半兽人面前,要记得尊重我们的先知恩巴特!”布特的目光依然没有离开米尼乌斯的眼睛,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刚才情绪有些失控。”米尼乌斯从布特的眼神中知道布特动了真怒。他也知道,半兽人的性格是联合种族中祥和。他们一般很难生气,但是半兽人一旦生气起来,却是联合种族中最可怕的。因此,他不得不向布特道歉道。

  “米尼乌斯,在‘绝望冰原’遭受折磨的并不只是你们精灵族。我们半兽人和矮人族,还有已经灭绝的龙族在这近三万年里,在受着同样的罪。你们所感受到的,我们同样感受到了。我知道,人类和我们之间实在是有太复杂的过去。”布特见米尼乌斯道了歉,便低下头来,让自己也冷静了一下。之后,又抬起头来,说道,“但是,米尼乌斯,毕竟一切都过去了,这几万年已经过去了。无论是背叛还是惩罚全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既然是过去,就让我们忘记它吧,无论那些日子我们曾经是凄凉又或者是多么苦难。我想,我们都该忘记它。对于我们的人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那已经过去了的过去,而是今天,是将来!

  如果我们引导我们的人民为了过去数万年的仇恨,而放弃他们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几千万念的美好将来。你觉得这样真的是明智的吗?

  米尼乌斯,你是个真正的智者,我想你应该我说的是什么。”

  之后,全场就是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米尼乌斯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地下。而全场的其他人则全都定定的望着他。

  “你想我怎么做?”良久,米尼乌斯终于抬起头来,问布特道。全场顿时舒了一口气。

  “米尼乌斯,你看,这个年轻的人类就是我们的希望。按照我们的先知恩巴特的预言,他将成为打开我们联合种族走向光明大门的钥匙。”布特指着身后的依维斯,说道。

  “他……?”米尼乌斯望着依维斯,有些怀疑的问道。

  “是的,是我。”依维斯站出来,对米尼乌斯说道。

  “你凭什么?”米尼乌斯问道。

  “决心。”依维斯淡淡道。

  “决心?”米尼乌斯轻蔑的笑了笑。

  “不要轻视年轻人的决心。”布特对米尼乌斯说道。

  “为什么你这么相信他?你认识他很久,很了解他吗?”米尼乌斯有些不解的问布特道。

  “我们半兽人从来不会将智慧使用在朋友身上,我见到这个年轻人类第一眼的时候,我的直觉就告诉我,是他,没错!再加上他跟我们先知的预言全无二致,我就更加确信无疑了。”布特说道。

  “真不知道应该说你们半兽人傻还是聪明。”米尼乌斯说道。

  “你的国家很大吗?”米尼乌斯又问依维斯道。

  “我没有国家,米尼乌斯长老。”依维斯说道。

  “难道你只是个落魄的王子吗?”米尼乌斯奇怪的说道。

  “我也不是王子。”依维斯说道。

  “那他有什么?”米尼乌斯这次是奇怪的望着布特。你怎么会相信这么一个人?

  “决心!”依维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理由。

  “你的决心?你觉得你的决心可以改变一切吗?”米尼乌斯几乎是带着戏弄的眼光望着依维斯。年轻人你还太嫩了吧?你知道世界有多大吗?

  “我答应你们的,我一定做到。”依维斯完全不在乎米尼乌斯不敬的目光,说道。

  “你需要我们给你什么?你要知道,我们这里没有什么财富,我们的人也出不去。”米尼乌斯现在已经把依维斯当成了一个病急乱投医,闯到“绝望冰原”来寻求支持的落魄王子。

  “我需要你们给我时间!”依维斯说道。

  “什么?时间?”米尼乌斯怀疑自己的耳朵出来问题。既不要钱,也不要兵?

  “是的,我需要你们再多忍耐一段时间。”依维斯说道。

  “只是这样,什么都不需要付出?”米尼乌斯还是不敢相信依维斯的话。

  “是的。”依维斯说道。

  “我已经跟依维斯说好了,我们联合种族将和他签一份合约,表示我们联合种族将和人类尽释前嫌,我们将重新结为联盟,对抗一切外来入侵。而人类也要答应采用所有可能的方式,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我们从‘绝望冰原’解放出去。”布特插言道。

  “人类将在我们自己的领地内割出一块足够供养联合种族所有人的肥沃土地来,让你们联合种族世世代代享用。你们虽然在我们的领地,但是你们可以自成一国,成立政府管理你们的人民,他国不得干涉。”依维斯补充道。

  “真的会有这么好?”米尼乌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是天上掉下六合彩么?

  “我保证我将让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得到实现。”依维斯说道。

  “你凭什么保证人类履行这个合约?”米尼乌斯有问道。

  “这个问题就请你允许我自己一个人烦恼吧!”依维斯说道。

  “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你又看得出签这份和约会对我们会有什么坏处吗?”布特提醒米尼乌斯道。反正你什么都没有付出,什么都是白捡的,你还挑三拣四什么?

  “好吧,我能够答应你。但是这些还要等矮人族的代表来了才能彻底定下来,毕竟这不是某一个种族的事,而是联合种族的事。”米尼乌斯想了想,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弊端,于是答道。

  “你行的,奥特罗那家伙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以你的口才,只要对着他说上三个小时,他就什么都签了。”布特笑着对米尼乌斯道。

  “好吧,我尽力。”米尼乌斯听了布特的夸赞颇为受用,答道。

  “那就好,事情差不多就成了。我现在就得去准备文件了。”布特说着,笑呵呵的走出去了。依维斯等人于是也跟着走了出去。

  “真的可以吗?”米尼乌斯看着走出去的依维斯的背影,心里依然是半信半疑,“但是为什么布特会对他这么有信心呢?这几十年来,这个老家伙斩钉截铁的话没有一次不灵验的。这次也会是这样吗?唉~但愿吧!”

  两天后,矮人族的代表长老奥特罗来到加泰罗尼亚。果然不出布特说了,米尼乌斯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说服倔强的矮人在和约上签了名。

  和约一式四份,分别有四个种族的代表收藏,和约规定,自和约签定之日起,人类就和联合种族成为联盟。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文件里面有一些具体的如何共享利益的条文。但是最值得联合种族重视的,当然是人类在三年内一定要想尽办法将联合种族从中“绝望冰原”中释放出来。

  “依维斯,对于如何完成这个巨大的任务,依维斯你有什么想法吗?”在回到古里亚特的路上,布特问依维斯道。

  “坦白说,布特长老,暂时还没有,但是我想只要我下定决心,我很快就会想出办法的!”依维斯对布特说道。

  “我在你年轻的时候,也是像你这样。总是觉得什么事情都只要有决心,都可以做到。但是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世上的事并不全是如此。”布特看了看依维斯亮晶晶的眼睛,笑道。

  “哦,是吗?”依维斯笑笑,不在意的说道。

  “是不是觉得我这个老头太没有志气了?”布特眨了眨眼睛,低下头来继续说道,“是啊,只要到了我这个年纪,总是会有些显得畏首畏脚的。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真是让我有些忌妒呢。但是……你知道吗?老年人的谨慎总是有老年人的道理,就像你们年轻人的激动总有你们的理由一样。”

  “布特长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依维斯看到布特看到自己的眼光有些迷离,心想布特心中一定藏着什么已经过去的往事。

  “真的想听吗?这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再加上我这个老人家的罗嗦,你真的能够忍受吗?”布特抬起头来,慈祥地笑问依维斯。

  “能够聆听布特长老的教诲,一定会让晚辈受益匪浅。”依维斯客气的对布特说道。

  “呵呵,现在像你这么愿意听老人家唠叨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布特笑了起来,轻轻拍着依维斯的肩膀,说道。

  笑了一阵,布特才收起笑容,悠悠的叹出一声,“唉~,那可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真是有些不愿意再提了。”

  “要是有什么不便的话,长老完全可以不必对晚辈透露。”依维斯忙说道。

  “你们人类的一个智者曾经说过,‘一个人终究要有勇气面对自己曾经的错误,才能称其为真正的人。’对此,我深表赞同。虽然我已经老朽了,但是我想我应该还是有勇气面对这些的。”布特说着对着依维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那时候我还不到四十岁,我从上任长老手里接过了长老的权杖。也就是说,从仪式上我继承了整个半兽人的最高权力。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将半兽人带往更加光明,更加富有希望的路。

  但是……,事实却是,我只不过是个傀儡。

  那时候我们半兽人十三部九百六十四个村落各自为政,分别分成六大势力,互相之间互不服气。而且有时候还会为了水源和食物大打出手。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伤亡出现。而部落之间的的仇恨也是日益加深。

  虽然,我身为半兽人的长老,名义上可以为各部落间的争执作出仲裁,但是事实上他们都是凭着自己的武力决定事情的结果。

  我刚刚上任的时候,也是像你现在所想的一样,只要有决心就什么都能办成。所以,我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拜访。劝说他们放下手里的武器,和睦相处。

  我不是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走,我的脚踏遍了半兽人的每一寸土地。终于让我在五年内,将所有的村落首长的八九成说服,让他们在我们的统治中心——古里亚特举行全半兽人的部落首长会议。在会议开始的前一天,我心里的高兴啊,简直不能用言语形容。我想着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最后终于可以看到所有的半兽人和睦相处了。但是第二天的会议……”说到这里,布特的嗓音有些低沉,似乎无法再说下去。

  “会议进行的不顺利吗?”依维斯问道。

  “会议根本就没有进行,它刚一开始就被停止了。”看得布特在强压自己内心的波涛澎湃,努力说道。

  “为什么?”依维斯不解的问道。

  “因为会议一开始,古里亚特的部落首长就出兵将在场所有的其他部落首长杀戮一空。”布特说着,惨笑着低下头,“从那时候起,我才开始知道。不但你们人类的心难以揣测,就是我们半兽人的心也同样如此。在这个世上,有太多问题,到最后,都是要靠刀兵来解决问题。只有鲜血才能换来和平。”

  “但是现在的半兽人看起来很和平啊。”依维斯又说道。

  “布特长老在这次惨祸之后,潜逃至精灵族寻求庇护。然后花了近四十年的时间来推翻那个鐕主卡拉奇。”一旁的克赛格补充道。

  “如果没有我当初那样天真的想法,其实我们半兽人并不用花那么多无谓的鲜血。被我推翻了的那个鐕主是当初制造血案者的孙子。正是因为我,整个半兽人族才会在他们祖孙三代的残酷统治下被折磨了近四十年。”布特说道,“很多时候,一个善良但是天真的想法换来的往往是最邪恶的果实。”

  “但是,长老,最后还是你将半兽人赋予和平啊!而且,我们都坚信长老你一定能够将我们带上更加美好的前程。”克赛格忙劝慰布特道。

  “克赛格,你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意。谢谢你!但是一个人如果不敢面对自己的错误的话,那他就不算是个人了。”布特笑着拍拍克赛格的投,道。

  而粗壮的克赛格被布特这样拍了拍脑袋以后,像个孩子一样羞涩的低下了头。

  “我们所有的村落的村长在上任之前,都曾经亲身受过布特长老的教诲!虽然只是短短的三天,但是布特长老却让我们知道了我们半兽人的希望究竟在那里。那就是团结,忍耐,等待,糊爱!”克赛格说道。

  “我明白长老你的意思了。”依维斯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就好。老人家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年轻人犯跟自己一样的错误,那样太没有意义了。”对于依维斯的领悟,布特显得很高兴,“看到你,我就觉得自己看到了我们联合种族的希望,整个人都激动得热血沸腾起来。你知道吗?要一个像我这样的老人激动,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依维斯没有立刻答话,他依然是在哪里若有所思。坐在骆驼上的他,全身都在一上一下得摇晃着,只有他的脑袋一直是那样像个雕塑般随着身躯上下浮动,本身并没有丝毫摇摆。

  “布特长老,我曾经有个前辈就罗撒,他也是像你当初一样。为了一个单纯而伟大的理想却白白葬送了生命。所以你所说的,我真的全都明白。

  但是请你相信我,无论是多么的艰难,最后,我都一定会做到的!我会用一种最现实的方法来实现我跟你们签定的这个和约!”良久,依维斯终于转过脸对着布特长老说道。

  “我相信你,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布特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突然一下子伸直,双眼明亮的望着依维斯,说道。

  “布特长老,我会永远记住你所说的那句话的。”依维斯坚定的望着前方,说道。

  “哪一句?”布特问道。

  “在这个世上,有太多问题,到最后,都是要靠刀兵来解决问题。只有鲜血才能换来和平。”依维斯一字一句的说道。

  布特没有再说话,他会心的笑了。他知道,依维斯真的明白了他的意思。

  

第七章 鲜血与和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