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纯洁的胜利(全)

    

  圣历2109年1月16日,基欧边境城市福克兰内希罗山上。

  “杰伦兵团长,没有想到我们可以这么快就攻下福克兰。这里可是基欧屈指可数的军事重镇啊!”说这话的人本来是应该在哈文特的。他正是“前进军”的第九军团长马尼罗。

  “我们将会以你更加惊讶的速度攻下整个基欧。”一个军人坐在马上,向着南方挥着马鞭,踌躇满志的说道。此人正是“前进军”西部兵团长兼第三军团长杰伦。

  “我对兵团长充满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基欧必定将是兵团长的天下。”马尼罗也跟着杰伦踌躇满志起来。

  “你这句话有一个地方说错了。”杰伦说道。

  “请兵团长指教。”马尼罗顿首道。

  “第一,基欧将是我们的天下而不是我杰伦一个人的天下!”杰伦对着马尼罗说道。

  “全仗兵团长提拔!”马尼罗脸上一喜,赶紧说道。

  “****根,你没有想到我杰伦会这么快就回来吧!”当杰伦这样自言自语的时候,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南方。那平时看起来猥琐的双目也在此时放射出一种一样的光芒,这是一种惊人的霸气。很明显,杰伦这么久以来隐藏这股霸气,隐藏得很辛苦。

  “杰伦兵团长!我想,在不久的将来,我就应该称你为国王了!”马尼罗被杰伦那股在身体四周泛滥的霸王之气所折服,弯腰说道。

  杰伦不置可否的笑笑,将马鞭指向南方慢慢说道:“从这里出发,一个月就可以到达维尔兹堡,攻下此称后,我们越过坎德尔山,就可以控制格平根平原,我们将在那里获得我们需要的一切——兵员,粮草,军饷,名望!在这个地方我们只要准备三个月,就可以长驱直入,直入都城阿沙芬堡。我们只要攻下都城,对于其他地方就可以传檄而定。”

  “按照杰伦兵团长所说,我们岂不是不到一年,就可以征服整个基欧?”尽管马尼罗对于杰伦的本事一向信任,但是要以三十万兵力在短短一年之内征服一个存在已经数千年的国家,谈何容易?俗话说的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一口吞下?

  “你不要忘了,我不是外人,我是基欧第一望族梅里安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根据基欧六十七年前颁布的贵族法规定,在皇族没有合法继承人的时候。梅里安家族的顺位继承人有权力继承王位!而我,梅里安家族现在唯一的继承人,将让所有的基欧人相信,上任国王,我父亲最好的朋友,是被他的儿子们联合谋杀的!而谋杀者是没有权力继承皇位的。”杰伦冷笑着说道。

  “怎么基欧会有这样的法令?贵族可以继承皇位?”马尼罗虽然出生在没有贵族的“永久中立之地”,但是对于贵族的制度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常识的。让一个贵族代替皇族来当国王?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哼,六十七年前,我的曾祖父假使稍微聪明一点的话,我现在就是基欧的国王。……你要知道,那个时候全基欧的贵族十个有九个都希望我的曾祖父当国王。但是他简直是个迂腐透顶的家伙,害怕担上弑主篡位的恶名,而放弃了这个大好的机会,只是和当时的国王定下了这个法令。他原本是指望我的祖父能够完成他的未竞之业,而我的祖父又是一个无能之极的家伙。当我们梅里安家族从他手里传到我父亲手里的时候,已经对皇族产生不了什么影响了。”说到这里,杰伦停顿了一下,咳嗽几声,继续说道,“但是问题是,现在有我,梅里安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将回复梅里安家族半个世纪前的荣光。我的祖父扔在皇族头上的王冠,是时候戴到我的头上了。”

  “那我们凭什么让基欧全国的人都相信是王子们谋害了国王呢?我们手里有什么证据吗?”虽然对于杰伦的野心一向有所了解,但是当他赤裸裸的说出来的时候,马尼罗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接着,他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证据嘛,不都是人做出来的?六王子不就是被二王子追杀而逃到我们的领地,然后气绝身亡的吗?对了,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时,你和数百个兄弟都在场,他临时前不是将整个真相都告诉我们了吗?”杰伦转过脸,对杰伦笑着提醒道。仿佛曾经真的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当然,当然,这些属下都记得十分清楚。六王子临死还痛哭流涕,说自己是一时昏了头被众王子蛊惑呢。”马尼罗在名利场上打滚了多少年?杰伦这么明显的暗示,他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生死存亡,胜败荣辱,想来也只不过弹指一挥间。天下之事,往往就是如此,刚刚得到手的春风得意,片刻之间便失去了。而当你苦闷彷徨之时,它却又自己跑回来了。人的命运,到头来,还是要被苍天玩弄啊!”联想到数年来的艰苦历程,杰伦唏嘘不已。

  “杰伦兵团长功成在即,应该是意气风发才对,怎么能想这些无谓的伤感往事呢?”马尼罗间杰伦的神色稍有顿挫,于是劝道。

  “你说得对,大丈夫行事,当勇往直前,不应该老是望着背后!待到我君临天下之时,纵使天下之大,还不是任我驰骋?”杰伦被马尼罗一劝,还真的就意气风发起来。但是很快,他的情绪又再次低落起来,“或许这件事并不会像我们想象的这样完美。”

  “怎么?将军觉得基欧有什么可以阻挡您的脚步吗?”马尼罗问道。

  “哼,就凭他……们?只不过是一群争权夺利的刍狗而已,有什么资格阻挡我的脚步?”杰伦不屑的说道。

  “那将军你还愁什么?”马尼罗有些不解的问道,但随即他又反应过来,“将军担心的是‘前进军’总部吗?”

  “坎亚志大才疏,西龙聪明有余,智慧不足,星狂的志愿只不过是一员无敌的骁将,风杨为人又过于刻板。而且他们之间并不齐心,所以我并不担心。”杰伦短短几句话,就将“前进军”几个主要领导人的弱点一语道破,不可谓眼光不犀利。

  “既然如此,将军还有什么值得忧虑的?”马尼罗这次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令杰伦这般头疼了。

  “‘前进军’的总统领——依维斯。如果‘前进军’没有依维斯的话,充其量顶多是支可以横行‘永久中立之地’的武力。但是如果有了依维斯,那它就可以战胜所有它想战胜的对手。”杰伦说着,眼中充满了一种迷离的感觉。

  “将军,你是不是对他的评价过高了。他只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少年,能有多利害?”马尼罗没有见过依维斯,对于依维斯并没有太多感觉。所以对杰伦将依维斯说得这么夸张自然而然有些不相信。

  “你是不可能理解他的。”杰伦幽幽的说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人可以理解他。因为这世上几乎没有一样东西可以羁绊住他。如果他对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一切有兴趣的话,那么我告诉你,这世界没有人会有机会!就算是我——杰伦*梅里安也只能跟着在他身后充当配角。”

  “将军,他有什么长处值得你这样敬畏?”马尼罗越发不解了,他迷惑的问道。

  “他是一个可以轻而易举就参透世间一切难以残透的奥秘的人。你没有遇到过他,你没有看到过他的眼睛。所以你不可能明白我所说的话。他的目光是慵懒的,从来不会在一个人身上停留太久。这是因为他对这个世界在很多时候是漠不关心的。但是,他只要在你身上投下十分之一秒的视线,你就会情不自禁的感到,其实他对你心中的一切都了解。他之所以不说出来,只是他觉得没有意义。你总是会觉得,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将你心理所有的秘密都掏出来。

  事实上,他也会犯错,我自己就曾不止一次的亲眼看见他犯错。但是你知道吗?他犯错跟别人犯错是截然不同的。”杰伦说着,目光都有些呆滞起来。看来,依维斯对他心灵的影响实在是非同小可。

  “犯错不就是犯错咯?能有什么区别?”马尼罗觉得杰伦对于依维斯有些过于迷信了。他在心里暗暗想,该不会是被依维斯下了什么蛊毒吧。

  “你看见过人瞎子掉到陷阱里去吗?”杰伦不理会马尼罗的不解,问道。

  “小时候见过。”马尼罗不知道杰伦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

  “瞎子掉进陷阱就像普通人犯错一样,他在犯错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但是依维斯犯错却仿佛是一个视力正常的人,明明知道眼前的就是陷阱,但是却仍然要跳下去。”

  “将军的意思是依维斯每一次犯错都是故意的?”马尼罗说着,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杰伦。

  “是的。”杰伦答道。

  “怎么会?”马尼罗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对于什么都不在意,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样。好像,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要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但是他在很多时候,又会觉得自己天生负有某种责任。正是在这种种的复杂关系中,他才一次又一次清醒的犯错。”杰伦说着,陷入了苦苦的沉思,他似乎试图进入依维斯的思想境界,希望感觉到依维斯的脑里到底是什么。

  但是他失败了,就像他从前许许多多次尝试一样失败了。有些人的思维不是常人可以触及的,就好像有些人的脚步是永远都没有人可以跟上的。

  “唉~,终究我跟他还是差太远!”杰伦不得不放弃。

  “尽管将军你已经说了很多,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世上居然会有这种人。按照你这么说的话,仿佛这世界上的事,只要他愿意的话,岂不是万事万物都可以被他随意挥洒?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和神完全没有区别。”马尼罗终究还是完全无法理解杰伦话里含义。

  “你不敢相信是很正常的。想当初,我也是不敢相信。但是在‘前进军’的生涯里,我学会了一件事。”杰伦说着,笑笑。马尼罗的反应在他意料之中。

  “什么?”马尼罗赶紧问道。

  “永远不要让依维斯对你真的生气。否则,这世上没有人救得了你。”杰伦说道。

  “要是照将军这么说的话,那你在心里担忧的就是依维斯咯?”马尼罗试探着问道。

  “尽管这样说有些缺德,但是苍天啊,我还是要向你祈祷——但愿依维斯永远找不到他的父母。至少,在我们统一基欧以前,不要找到。”杰伦没有正面回答马尼罗的话,而是抬起头,望着苍天,轻声的祈祷道,“唉~,其实祈祷也不会有用的。依维斯最重要要挑战的,不就是天意吗?”

  “看来,真是一物降一物,连杰伦这样豪勇的人,居然也会对另一个人这样敬畏。”马尼罗在心里不以为然的说道。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杰伦将依维斯夸大了。“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究竟能有多利害?”

  圣历2109年1月21日,半兽人统治中心古里亚特。

  依维斯刚刚到古里亚特,脚一沾地,喝了点水,就又来找布特长老辞行。

  “依维斯,你真的不在古里亚特逗留几天吗?这两个月一直在忙,我也没有时间尽地主之谊,在这片沙漠,我们半兽人的苦茶可是好东西。”布特长老看着脚刚下地,就来跟自己辞行的依维斯说道。

  “布特长老,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现在大任在肩,依维斯实在是不敢有丝毫耽误。”依维斯对布特稽首道。

  “嗯,你说得对,年轻人就是不应该耽于享乐。大业要紧,那我就不勉强你了。”布特看着依维斯谦恭的样子,肃然起来,大声道,“我们半兽人还有精灵,矮人族就站在这片沙漠里等着依维斯你给我们送来佳音。到那个时候,我们不但要喝苦茶,还有痛饮我们半兽人已经多年没有制作的‘仙魂酒’!”

  “君子一言!”依维斯对布特伸出右掌,道。

  “驷马难追!”布特用力的将右掌挥在依维斯的右掌上。

  自这一刻起,依维斯的命运开始紧紧的和联合种族联系在一起。

  “克赛格,麻烦你带着魔武回到我们来时的村庄。”依维斯转身对克赛格说道。

  “那你呢?”魔武忙问道。

  “我现在就要离开‘绝望冰原’,回到‘永久中立之地’。”依维斯说道。

  “为什么不带我们去?”魔武有些不满的问道,“难道你觉我们会是你的累赘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依维斯说着,将魔武拖到一边,“我把你留下的意思是叫你帮我照顾莫问。你心里最清楚,莫问的伤到底有多重,他已经被那个怪物伤到了经脉。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好的。他那个人做事任性,我怕他留他一个人要闯祸啊,所以才要你留下来帮我看着他。”

  “不要说他,我连自己都看不住,我们怎么能看着你出去跟那些狡猾的家伙斗智斗勇,而我们却待在这里享清福呢?”魔武的声音急促起来,颇带有争辩的意味。

  “那莫问怎么办?难道我们就不管他?要不然把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带出去打仗?”依维斯的声音也稍微重了些。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魔武第一次发现原来依维斯这么能说,三言两语就把他说得哑口无言。

  “不要再但是了。我可以答应你,只要莫问的伤以后,你们两个就可以马上出来帮我,这样行不行?”依维斯见魔武有些动摇,赶紧趁热打铁。

  “但是……”魔武还是在动摇 “都说了不要再说但是了。这是我的师父在我下山前交给我的一本书,他要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打开这本书。我想我师父之所以叫我这样,肯定是因为这本书上记载着什么威力惊人的武技,但是需要极高的天赋和经验才能参透,要不然反而会产生不良的影响。我这几天想了想,按照莫问的资质,加上他现在本身就收重伤,读这本书应该对他有益无害。你帮我拿去给他,要他勤加联系,早日康复。一旦他的身体好了,他就可以和你一起出来帮我了。”依维斯说着,从怀里抽出一本书递给魔武。

  “是。”魔武知道依维斯已经不可能改变主意了,而且依维斯所言也极有道理。所以魔武虽然千不甘,万不愿,但是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下来。

  “记住,在莫问的伤好之前,你一定要给我按住他!”依维斯又一次对魔武强调。

  “那要是我按不住呢?”魔武问道。

  “你按不住他的时候,就说明他的伤好了。”依维斯笑道。

  “也是。”魔武想了想,赞同道。

  “对了依维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魔武又想起一件事,问道。

  “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好问的?你尽管问。”依维斯说道。

  “你这次出去究竟想怎么样做呢?”魔武问道。

  “我要送给这些受难上万年的人们自由!尊严!财富!土地!还有他们曾经拥有的一切。”依维斯说道。

  “那些狡猾的人们会愿意白白将这些东西让出来吗?”即使连头脑简单如魔武都想到了这个问题。

  “当然不会!”依维斯说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魔武问。

  “很简单,让他们不得不赞同我的想法。”依维斯笑笑,说道。

  “怎么让他们不得不赞同?”魔武还真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学术精神。

  “一个人只有要面临失去更多利益危险的时候才有可能会愿意失去一些利益。”依维斯的话听起来很简单,但是理解起来却很难。

  “我不明白!”果然,魔武的逻辑思维无法适应依维斯的语言系统。

  “说白了,我将用武力逼迫他们!”依维斯终于说出了贴近广大人民百姓的通俗语言来。

  “但是你一向不是都不喜欢武力的吗?”魔武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没得选择,我已经答应了他们。”依维斯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布特长老和克赛格,“这次我想我不能再推托或者逃避了。不管是不是真的是命运的安排,我这次打算认真面对我的责任!”

  “依维斯,那你不去寻找你的父母了吗?”魔武又问道。

  “会的,我一定会的!”依维斯撅起嘴巴,笑了笑,很难得看到他笑得这么开心,“但是假使我的父母知道我为了找他们而眼睁睁看着一群善良的人受苦的话,那他们一定不会真的开心吧。”

  “依维斯,你实在是太……”魔武欲言又止。

  “太什么?”魔武追问道。

  “太……善良了!”魔武稍稍犹豫,但是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你觉得这是缺点吗?”依维斯说着,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魔武。

  “我实在不想说这是,但是如果你要到‘迷惘之雾’外和那些狡诈的人群一起的话,我想或许真的是!”魔武简直不敢正视依维斯明亮的眼睛。

  “假如胜利要用罪恶来换得,那么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假如我真的要去赢得一场胜利的话,那么我一定要以最干净的手段获得最纯洁的胜利!”依维斯知道魔武说的都是对的,但是他不会放弃自己。因为他更加坚信自己是对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一定会笑他痴人说梦,志大才疏。但是如果这话依维斯你说的话,那么我要说,我相信你一定行的!”黑纱后面的魔武的脸此时是笑着的。

  “谢谢!”依维斯低下眉毛,眨了眨眼睛,说道。

  说着,就转过身,“帮我好好看着莫问。”

  “我们会尽快出来的!”魔武对着依维斯的背影说道。

  “我相信你们就像相信自己一样!”依维斯又转过身,对说道。

  “我们也是!”魔武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说道。

  

第九章 纯洁的胜利(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