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居心叵测

  蓝达雅“迷惘之雾”边境,蓝达雅第一三四魔法军团驻地。

  “你什么时候回去啊?”一个高个士兵对另一个矮个士兵说道。

  “后天,后天就可以回去了。”矮个士兵喜洋洋的说道。

  “你就好了,终于五年期满了,可以回家抱老婆了。小弟我啊,还要在这个鬼地方待两年啊!”高个士兵无比羡慕的说道。

  “不要这么说,大家都是保家卫国嘛!”本来说的是慷慨激昂的话,但是配上矮个士兵一脸嘻笑的样子,却总是让人难以庄重起来。

  “少来了,我们连这片雾后面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每天只知道像个白痴一样往这一片白雾攻击。你什么时候见过这片雾里面有人出来?人影都看不到,还保什么家,卫什么国啊?”高个士兵对矮个士兵的假装义正词严嗤之以鼻。

  “唉,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啦!难道告诉自己我们不是来保家卫国,是来烤大雾啊?”矮个士兵一脸无奈的说道,“不过说句真心话,就这么在这里白白的待了五年,每天是对着这片白雾攻击,一个敌人都没有见过,实在是有些不心甘。我们这哪里像是士兵啊?简直跟杂耍没有区别。”

  “但愿上天保佑,能够让我在退役之前看到白雾里跑出个敌人来,让我亲手干掉他。回去也好跟家乡的父老乡亲吹吹牛啊!老兄你我看就没什么希望咯!”矮个士兵打趣高个士兵道。

  “那可说不定,保不准等一下就有个人从白雾里闯出来呢?”高个士兵笑着对矮个士兵说道。

  “要是真有啊,我亲手把头剁成八瓣,给你当西瓜吃!”矮个士兵摇摇头,笑道。

  矮个士兵话音刚落,突然,“呼”的一声,一个身影,从他们的头顶飞过。由于速度太快,即使是在他们头顶上百米的地方还是被他们感觉到了。

  “那是什么?”高个士兵指着在天上以异常高速的速度向着东边飞去。

  “是……人!”矮个士兵目瞪口呆看着天上的人影,尽管那他飞得那样快,但是他还是可以非常清晰得认出来,那是个人!

  “真的是个人啊!”高个士兵的嘴巴长得好像要把自己得脑袋咬掉那么大!

  “说一个八位数的号码!”矮个士兵突然转过头对高个士兵说道。

  “干什么?”高个士兵不晓得矮个士兵为什么会突然跟他说这个。

  “说个八位数的号码!”矮个士兵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26537975!”高个士兵说道。

  “好了,你的脑袋我就不吃了,就用这个号码抵数!”矮个士兵说着,拿出支魔法笔将这个号码记在手心,然后抬起头来大声叫道,“有敌人从‘迷惘之雾’里出来了啊!”

  “有敌人从‘迷惘之雾’里出来了啊!”很快,就有一片同样的声音响起。看来,看到这一幕的人,远不止他们两个。

  “我们休息一下,让他们去叫吧!”矮个士兵见这么多人在同时叫,就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对高个士兵说道。

  “对了,你刚才要我说个号码干什么?”高个士兵依言坐到矮个士兵身边,问道。

  “等到我退役回家就拿你这个号码去买公民彩票!”矮个士兵说道。

  “哦……”高个士兵恍然大悟的大叹一声,“26184115。”

  “干什么?”这次轮到矮个士兵奇怪了。

  “帮我也买一张!”高个士兵说道。

  “好!我答应你!”矮个士兵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冰雪幻梦”的九大长老可就没有这两个士兵这么好的兴致了。

  “你们确定?”利格在长老院的议事厅里焦虑的踱来踱去。他指着不远处的第一、三、四魔法军团长问道。

  “是的,我们肯定,首席长老!”第一魔法军团长库里克挺直身子,答道。

  “你凭什么确定?”利格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右手的食指微微有些颤抖的指着库里克问道。

  “首席长老阁下,判断那是不是依维斯并不是一件难事。”第三魔法军团长亚克里说道。

  “是的,首席长老阁下。虽然他是高速飞行,但是我们的魔法军团还是清楚的监测到他。红色头发,黄色皮肤,毫无疑问,那就是依维斯!”第四魔法军团长费力也说道。

  “既然你们可以那么清楚的监测到他,那你们为什么不击落他?难道你们的魔法都是练来做杂耍的吗?”其他的长老们看得出来,利格的情绪似乎有些失控了。

  “首席!”卡尔当然也察觉到利格的失态,于是微微扯了扯利格的衣袖。

  “将军们,长老会需要你们对此作出解释!”利格闭上眼睛,定了好一会神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才抬起头来对目瞪口呆的军团长们说道。

  “报告长老会,事实上,当时我们对他一共对他进行了前后十六次的大型攻击。但是他似乎没有任何损伤。反而是我们自己有上百人受伤。”第一魔法军团长库里克有些胆怯的对着利格报告道。他知道,这样的结果,一定会让利格本来加以控制的盛怒彻底爆发的。

  “在魔法军团的集体攻击下,毫无损伤?”但是利格并没有像库里克想象的那样暴跳起来。刚好相反,他的语气反而一下子陡然平静下来。他说话的时候,身子突然佝偻了许多。不过,库里克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好过,也是刚好相反,他们觉得自己的背浃都凉透了。

  “‘神斗气’?”众长老们一听到库里克的报告就全都明白了这个事实,但是只有卡尔那么自作聪明的大声叫了出来。

  “将军们,你们可以出去了!”利格挺直身子,对着军团长们说道。

  “是!”库里克等鞠了一个躬,一齐走出议事厅。

  “诸位,我无意让蓝达雅参与大陆的争霸。但是现在……我想,我们不得不对大陆事务有某种程度的干预了。”等到众军团长走出去之后,利格转过身,以冰冷的口气对着其他的长老说道。

  “罗素的话会不会是真的呢?”有一个长老动摇了,现在发生的一切,和当初罗素的预言毫无二致。那个长相俊美,看起来像个绣花枕头的年轻人确确实实从“迷惘之雾”中走了出来,而蓝达雅立国近万年来,还从不曾有任何人能够从那个地方走出来,即使是曾经被判为鐕主的两个首席长老也是如此。就是死尸或者残骸也不曾出现过,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

  “那个年轻人现在知道了我们蓝达雅所有的秘密,而且他练成了‘神斗气’,除非是最高等级的究级魔法,否则对他没用。更重要的是,现在‘永久中立之地’有一批有一批不可小觑的对他忠心耿耿的武力。”利格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说话的长老,仿佛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去,“你知道我说的这些指的是什么吗?……我看你好像不是太明白,那么好吧,那我告诉你吧,现在我跟你说的是蓝达雅的国运!现在我要说的是,这个年轻人有太多可能毁掉我们蓝达雅近万年的基业!”

  “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那个长老好像被利格凶狠的目光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试图解释,但是一急起来,却不知道说什么好。看来,利格就算再堕落,仍然是虎威犹存。

  “我们必须想办法制止这个年轻人有更进一步的行动,必须从现在开始就想办法。”利格无比坚定的说道。

  “我们要向大陆出兵吗?”卡尔问道。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不要如此!”利格看起来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蓝达雅先贤的遗言他还是记得非常清楚。

  蓝达雅先贤的原文是这样的,“……蓝达雅士兵只可守国,不可出征,但出国门一步,必遭天遣!……”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有一个长老试探着问道。

  “我想大陆的事情还是让大陆的人自己去解决吧,我们作为后盾就是了。”利格想了想,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马上派人去办?”卡尔问道。

  “别急,这件事要从长计议!”利格说道。

  “那从什么时候开始计议?”又一个长老问道。

  “现在!”利格仿佛很不满意那个长老的这个问题。

  众长老见利格已经具备了抓狂的一切特征,也就没有谁敢再去惹他,全都不约而同的默默无语起来。

  “前进军”总部阿尔斯山。

  “副总统领,您的章属下已经命人帮您刻好了。”莫芒说着弯下腰用两只手把印章呈给了坎亚,然后又垂下双手,一副唯唯诺诺诚惶诚恐的样子。

  坎亚从莫芒手里接过刻着“副总统领坎亚亲印”字样的章,用保养良好的指甲碰了碰,眼睛里透出一丝微妙的笑意,如果不是像莫芒这样的有心人,相信是很难察觉到的。

  章是用纯黄金制作,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特别有质感。对比桌面上依维斯的章,简直有天渊之别,那个章是青铜制成的,颜色暗淡,显得很小家子气、蹩脚之极。

  “大胆,我说的话你当耳边风啊?听过就忘记了,上次我不是吩咐你不要刻了吗?”坎亚两眼发射出一道寒光,突然厉声地训斥莫芒说。

  “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想副总统领战功彪炳,威震四方,而且是现在‘前进军’的实际最高领导人,如果没有一个自己的章,办事就有诸多不便之处,所以小的就擅作主张刻了一个,小的知错了,望副总统领恕罪。”莫芒说着曲下双膝,哆哆嗦嗦地跪了下去。

  其实坎亚现在的心事莫芒那里会不知道,他莫芒能在坎亚上任之后就被不避任人唯亲的嫌疑的立刻提升为掌玺官这样重要的职务,就足以证明他在坎亚心目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了。而能作为坎亚这样一个聪明人的亲信,至少也可以说明他在阿谀奉承察言观色方面的能力是非常优秀的。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行业,所谓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其实不一定要做到状元这样出类拔萃,只要略微掌握了其中一种技艺,就可以游刃有余的立足于这个世界。而假设拍马屁是一门技艺的话,莫芒即使不是这一行的状元,也可以当之无愧的成为榜眼。坎亚的反应早在他的算计之中,而他所有的说辞、模样,其实在献章之前也已经盘算好了,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依照计划按部就班地摆出来的。

  “哼!本该按军法处置,重打三十军杖,姑念你是初犯,又是出于对‘前进军’的一片忠心,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重重的惩罚你。”听了莫芒的话,坎亚觉得十分受用,虽然他在当上“前进军”副统领以来,并没有亲自领过兵,打过仗,更别提什么战功彪炳,什么威震四方。而且,莫芒也的确是个好奴才,猜中了坎亚的心事,用一个刻着“总统领依维斯亲印”的章,跟用一个刻“副总统领坎亚亲印“的章对别人来说也许没什么要紧,但对坎亚来说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嘿嘿,嘿嘿。”莫芒在心里得意地对自己干笑了几声,“我莫芒并非是浪得虚名的,千年之后,也许会有些弱智而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把我写成一个无耻的小人,却不知道这个世界向来是能者居之,弱肉强食的。我莫芒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足以证明我的伟大和过人之处。”口里却说:“是,是,是,小的下次不敢了。”

  “恩,那你下去吧,顺便去把西龙大人请到这边来,就说本副总统领有要事相商,务必速去速回。”沉吟了一会,坎亚恍如梦初醒般徐徐地说,同时右手向莫芒挥了挥。

  “小的遵命,这就去把西龙大人请过来。”在抱拳后退的时候莫芒注意到坎亚已经收回了右手,双手捧着那个章,好像生怕它掉下去跌在地上一样。

  对于坎亚的野心,莫芒只是猜中了其中的一半。他以为坎亚的心思仅仅在于那个章,仅仅满足于做“前进军”的副总统领。而且,按理说,虽然坎亚只是达修门下的行者,而依维斯则是达修的唯一一个徒弟,但他们实际上可以说是同门的师兄弟。在一起和睦共处了十几年,即使会发生一些小的冲突,也应该没有理由会到互相算计势不两立的地步。

  但莫芒万万没有想到,坎亚的真正目标在于将依维斯取而代之。刻章只是第一步,统治整个地球才是他坎亚的万丈雄心。不过坎亚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动,隐忍不发,主要是由于他觉得时机并没成熟,自己在“前进军”中还没树立很大的威信,还不能服众,他现在能做到副总统领也是因为依维斯的关系,而不是由于自己的能力。

  另一个原因则是坎亚很了解依维斯,知道他并没有称霸世界的雄心,将来就算打下整个天下,依维斯也自然会隐退山林,自动让出总统领的宝座,到时天下还不就是他坎亚的?!

  不过,如果莫芒能完全看透坎亚的用意,莫芒就不会是莫芒了,而坎亚也不会是今天的坎亚。莫芒仅仅是一个拍马屁的专家而不是一个政治家、一个军事家。

  拍马屁的专家的眼光再长远也不会长远到哪里去,点头哈腰的人总是望不见昂首挺胸的人看见的很多事物的,一个老是停留在观察别人表面上的一举一动的人怎么能看见别人深藏在内心里的东西呢?

  但是能看出坎亚目前的心思对于莫芒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又不是军师,要掌控全局。换句话说,现在坎亚需要一个副总统领的章,莫芒就投其所好给他把章刻好呈上,挨几句无关痛痒的骂;将来如果坎亚需要一个总统领的章,莫芒也会不失时机地帮他刻好,再让坎亚仿佛义正词严地训斥一下。

  仅仅是被人骂几句就可以混口饭吃,而且这口饭吃起来还相当之美味,这个世界又有几种工作比这个来得轻松来得好呢?这样的工作如果去招聘的话,肯定应者云集,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合这样的工作,拍马屁和练武、修习魔法一样也是要讲究天分的。

  “西龙大人,副总统领刚才正叫我去请您过来商量事情呢,想不到在这就碰到大人您,属下的脚皮有福了,不用走来走去磨损了它。”莫芒前脚还没踏出大门口就撞见了来势匆匆的西龙。“属下这就去给您通报去。”

  “不用你去通报了,我跟副总统领是什么关系,还用得着这些繁文缛节?还有,脚皮是越磨越厚越磨越硬的,好像某些人的脸皮一样,哪里会磨损呢?”西龙平时就看不惯那些只会溜须拍马的人,莫芒在他的印象中尤其不好。当初要不是碍着坎亚的面子,根本不会赞成让莫芒当个什么掌玺官,所以现在一听莫芒那些话,他就忍不住出言讽刺了。

  “那是,那是,倒是属下多此一举了。”莫芒即使是在拍马场上身经百战,已经把脸皮锻炼得像城墙一般厚,这个时候也经不住有点泛红了,只好转身跟在西龙的背后,一边忙不迭地说:“大人,请!大人,请!请!”

  “坎亚师兄,那大叔准备创建一个农业研究院。供养一批有成果有名望的农学家,专门负责研究怎样使农作物生长得更好,以便能有更多的粮食储存。将来我们“前进军”与别人战争时也不会发生军粮不足的情况,这样不但可以解决军队的后顾之忧,而且也可令农民们因为收成好不忧衣食而对我们更有信心,一举两得。不知道坎亚师兄意下如何?”西龙走到坎亚面前朗声说道。

  “那敢情好,其实这样的小事情,你决定就行了,就不用来这里跟我说拉。”坎亚正盘弄着自己的章,想不到西龙这么快就来,一时之间有点走神,只是好像自然反应般说了几句。但就算是在平时,坎亚也不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因为他认为军队才是一切,粮食没有可以去抢,没有军队就什么都没有了。在此同时,坎亚抬头望了望龟缩在西龙背后的莫芒,意思是你怎么也不先通报一声。

  “副总统领,西龙大人说以他跟你的交情不用通报了,而且属下是在大门口碰到西龙大人的,一时之间,仓促了些,所以属下也就没来得及通报了。”莫芒慌忙站出来辩白说。

  “谁叫你通报了?我和西龙大人是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副总统领不过是个虚名罢了,我跟西龙大人是兄弟才是真的。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出去了。”坎亚马上说。

  “是,副总统领。”莫芒弯着腰倒退出了门。

  “真像一只乌龟,大乌龟。”西龙心想,口里却说道:“坎亚师兄是目前‘前进军’的最高执行首脑,有什么事情我当然要向你汇报。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待不起。关于农业研究院这件事,既然师兄同意了,那我一会就过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那大叔。……还有,丘亚特从哈文特回来没有?”

  说完这一段话后,西龙突然觉得心里很难受。虽然从前在不言山上的时候,他跟坎亚就没有什么话说。但是毕竟是师兄弟,彼此之间还是很亲切的。没想到现在大家都长大成人,各司其职,反而会变得这么虚伪客套。想来,怎么能不令人神伤?

  “还没有,不过丘亚特很快就会回报的。”但是坎亚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似乎现在这样的谈话方式很适合他的胃口。

  “依我看,我们不如索性批准他们星狂和杰伦的行动吧。”西龙又说道。

  “你说什么?他们私自调动军队,我们不治罪,反而还要批准他们的行动,帮他们掩饰错误?”坎亚有些生气的望着西龙。

  “但是这已经是既成事实,不是吗?星狂和杰伦的部队都已经进入普兰斯和基欧了。我们如果不批准,这不是告诉全天下我们跟这两个高级将领之间有隔阂吗?这对‘前进军’是没有丝毫的好处的!你说是不是?”西龙耐心的解释道。

  “丘亚特还没有回来,具体情况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所以,我想我们现在最好不要仓促下决定。”坎亚被西龙说得哑口无言,于是说道。

  “那星狂呢?是不是先批准星狂?”西龙又说道。杰伦可能有问题,但是星狂是绝对没有问题,那是不是先批准星狂呢?

  “唉,西龙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如果他们两个打了胜仗,那大家自然都没话说了。但是要是输了,到时候我们两个做为最高指挥官,是要负直接责任的。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坎亚有些不耐烦了。

  “可是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军事行动已经越来越浩大。如果我们还不批准,那么他们在前线打起仗来,一定会有诸多顾忌。到时候,受害的还是我们‘前进军’啊!至于你说要谁负责的话。那我可以拍着胸脯跟你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西龙一力承担!”西龙也开始有些着急起来。

  “这些还是等依维斯回来再做决定吧。”坎亚坚持自己的主张。

  “唉……,那我也该走了,那大叔还在等我的消息呢。”西龙见到这样的状况,知道多说也无用了,于是作势就要告退。自从上次和坎亚冲突之后,虽然后来言和了,但双方的心里都还是存有些芥蒂,所以他刚才说话的语气也带有点火yao味。而且,他打定了主意,如果坎亚不首先提起刚才他叫莫芒去请自己过来商量什么事情,自己决计不会提起。

  “嗯,西龙师弟,农业研究院的事也不急在一时半会啊,我叫你来是有事相商。喏,你看看。”坎亚见西龙有要走的趋势,立刻说了几句,并把自己手中的章装作很随意地递给了西龙。

  “哦?副总统领坎亚亲印?”西龙定睛一看。

  “是的,依维斯至今未回,人心浮动,我想用我自己名字刻成的章来作为颁发命令的凭证,你觉得如何?”坎亚知道对付西龙这种人,遮遮掩掩反倒容易让他觉得自己居心叵测,索性开门见山地说道。

  “当然可以,反正这些只不过是个形式。”所谓投桃报李,坎亚刚刚答应了西龙修建农业研究院的建议,西龙现在也不好出言拒绝。但他的话仿佛是在提醒坎亚只有依维斯才是“前进军”真正的领导人,而他坎亚再怎么做小动作也不过是个副总统领罢了。

  “这样啊,那也没什么事了。”坎亚没想到西龙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时之间倒有点接受不了。

  “坎亚师兄,那我走了。”西龙说着便举步走了。

  

第十章 居心叵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