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游子归来

    这十几个小时以来,依维斯一直在空中不停的飞行。人在天上,看着地下的景色,更有一番奇特的感受。六角形的雪花从身畔“簌簌”落下,眼皮底下是白茫茫的一片,江水都已经结成冰了,就象一条白带,缠绕着大地。偶尔会有几只小动物轻轻跑过,好像是在追逐着什么,新雪在它们的脚蹄下发出“咔咔”的声响,清脆之极。

  天空灰沉沉的,落光了叶子的树,枝干上堆满了雪,一阵寒风吹过,上面的雪花有些又随之掉了下去。远处的炊烟腾腾升起,给这世界增添了一丝蒙胧的美丽。

  有这么一片大好河山不好好享受,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看来人真是太清闲了,所以故意把世界弄得混乱一些。依维斯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也在不知不觉的陷入旋涡,不知不觉的变得复杂、苍老。

  “终于又回到阿尔斯山了。”依维斯望着山上的旗帜,喃喃自语道,“不知道阿雅现在怎么样?”

  久违了的阿尔斯山,虽然已经是冬天,上面的树木却仍然是那么翠绿动人,依维斯揉了揉眼睛。见惯了白皑皑的雪地,突然望见了绿色,他心头不禁涌现出一种欣喜的感觉。

  只不过现在的阿尔斯山,令他有一种既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他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依维斯正准备继续飞上山去,直接到总部的营帐,但突然想到自己现在是“前进军”的总统领,并且刚刚答应半兽人要统一天下,使人人都能够过上和平的日子,似乎应该略微庄重一点。

  “我是依维斯。”他对守山门的士兵说道。“快点开门。”

  “你是总统领?”守门的士兵疑惑地望了他一眼。“可是我没有接到通知说总统领要回来啊!”

  “你不认识我吗?”依维斯指着自己的红头发说道。他觉得就算是新兵,不认识自己,也应该认识自己的头发。

  “自从我军连打胜仗之后,我们的总统领已经成了广大青少年的偶像,把头发染成红色的人可不在少数。”那士兵说道。

  “那你去通报一下。”依维斯淡淡一笑道。

  “好吧。不过,每天有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如果个个都要去通报,还不把我给累死?”士兵说道。“你还是等一会吧,等有其他人来的时候我一并进去通报。”

  “呵呵。”依维斯忍不住笑了笑,然后纵身飞上山顶。那士兵在那里目瞪口呆了很久,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坎亚、西龙你们都在这啊?”依维斯轻挑起嘴角说道。

  “依维斯……?”坎亚一下子傻了,怎么会?

  “依维斯,哈哈,你回来拉!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西龙喜出望外地说。

  三人于是又是一阵嘘寒问暖,画面甚是感人。

  “依维斯,你回来得正是时候啊!我和坎亚师兄正在商量着要不要下命令让星狂和杰伦进军普兰斯、基欧呢。我说不如批准呢,免得让别人以为我们将帅不和,坎亚师兄说等你回来再做决断。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前进军’是你一手一脚建起来的,你的话他们应该都会听。你下决定吧。”西龙说道。

  “批准!”依维斯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答道。自从见到了半兽人并且答应布特长老和克塞格之后,依维斯的想法已经大大的转变了。换在以往依维斯肯定会犹豫许久,因为他向来不希望战争,甚至可以说,他对战争有一种天生而来的厌倦感,总是死人,死人,实在是太让人不堪目睹了。现在虽然也一样不喜欢,不过至少明白了为了达成某些愿望就必须有所牺牲。

  “但是丘亚特还没有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还不清楚啊!”坎亚赶紧说道。

  “依维斯不是已经决定了吗?”西龙说道。

  “但是,唉~”坎亚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依维斯,你怎么了?从前你不是这样的啊,现在怎么一下子想通了?”西龙听到依维斯说出这样的话,即惊又喜,有些不解的问道。

  依维斯于是把一路上发生的事情按照自己的方式告诉了西龙,他讲话的方式令人不可想象的简约。比如他是这样说莫问:“莫问受伤了,魔武在照顾他。”讲的时候非常平静,一本正经的,完全不理会事情的经过,只说结果。但是与半兽人相遇,与布特长老等人定下盟约的事情倒还是清清楚楚的都说了出来。

  “啊?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西龙两眼放光说道,他这个人对于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最感兴趣。

  “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说。你先把我走后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啊!”依维斯知道西龙又得跟自己盘根问底,于是笑道。

  西龙于是便把依维斯走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他说了。

  西龙的讲叙方式和依维斯截然不同,他是难以置信地绘声绘色。讲者讲得眉飞色舞,听的人也十分过瘾。西龙会把如何发生这件事,当时各个人在想什么,都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充分调动听者的注意力,使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说话,让听者都会不禁诧异,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不同的讲话方式,当真可算是天下一大奇观。

  末了,依维斯转向坎亚说:“阿雅还好吧?”

  “她?呵呵,挺好的啊!我去叫她来这里吧?” 刚才他们说话的时候,坎亚一直保持沉默,现在他又不知道为什么,笑得很勉强,“但是……依维斯,我觉得进军的事,不宜操之过急。不如等他们内战完,我们再大军压境,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她好就行了,我一会自己再过去见她吧。至于进军……是势在必行的。”依维斯微微一哂。

  “我也是这样认为,非打不可了。”西龙赶紧赞同说。

  “哦,那就打吧,反正赢是必然的。”坎亚有点无奈地说道。

  “嗯,西龙,那大叔的农业研究院叫他好好地做。”依维斯突然若有所思道。

  “咦,刚才我只是顺嘴提起,你怎么也突然关心起这种琐碎得事?奇迹!真是奇迹啊!……怎么样,我西龙算是世界上最有建树的盗贼了吧?抢来的人多好用!以后咱们‘前进军’再缺人用,就让我去抢些来用就行了。”西龙惊讶地说,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依维斯现在已经的确跟以前有所不同了,现在的他已经不再逃避责任。

  “呵呵。”依维斯忍不住轻轻一笑。

  “来来来,今天我们兄弟三个一起来喝个一醉方休。”坎亚大声说道。

  “好啊!”依维斯说道。

  片刻,三个酒坛就被搬了进来。而依维斯也和坎亚、西龙正襟危坐,一副准备开怀大饮的样子。

  “莫非你小子最近酒量大有长进了?”看着依维斯这架势,西龙问道。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便都有了答案。西龙无可奈何地望着趴在桌面上呼呼大睡的依维斯说:“跟你喝酒可真是太不过瘾了,每次都要我抬你进去睡觉。”

  圣历2109年1月22日,彼洛维城内,黑漆漆的夜晚,风摇动着叶子差不多都凋谢完了的树,地面上的各种垃圾:灰尘、纸屑、腐烂的树叶也都迎风而翩翩起舞。城墙旁边有一堆篝火,远远望过去就好象一根烛焰摇曳的蜡烛,给这冰冷的天气增添了一丝温暖,几个士兵正围在一起,谈论着星狂向普兰斯开进的事。

  “听说‘前进军’第一军团正在星狂的带领下向我们普兰斯进逼。”士兵甲率先开口说。

  “是啊!我们彼洛维城刚好位于穆尔加布城之后,按照星狂和四王子菲雅克联盟军队的前进方向,正好首当其冲,哎!我们可真是倒霉,这次弄不好连小命都要在这里葬送,上了战场打仗的人,又有几个能活着回来呢?哎!”士兵乙是这几个士兵当中最年长的人,但他自当兵以来也没真正上过战场,打过硬仗,从语气中可以看出,他明显比较悲观。

  “那倒不一定,未战先怯,长他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你也太懦弱了点。星狂虽然也打过一些胜仗,但从他以往的战例来看,他打仗基本上没什么策略,只是一味的强攻、以硬碰硬,能赢的原因主要是他的军队经过了比较系统的训练,作战能力强罢了。

  以前是他运气好,这一次碰上我们普兰斯帝国的人,到他哭的时候了。论凶狠,论手段,我们都不会比他们弱的。而且听说他以前还几乎给一个叫雷纳克的将领一箭射死呢,以此推论,星狂并没有那么可怕。所以他要是胆敢来挑战我们,一定叫他有来无回。

  至于四王子就更不足为虑了,他要是行的话也不去找星狂来帮忙了。”士兵丙血气方刚,虽然的确道出了星狂的一些缺点,对当前形势也挺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但还是避免不了有些过分乐观之嫌。

  “年轻人,打仗不单单是靠血气之勇、靠豪言壮语就可以赢的,经验和直觉告诉我,我们这一次即使能够打赢星狂,也难以避免伤亡惨重的结局的。”士兵乙反驳道。

  “哈哈哈,就算死,也是为国捐躯,死而无憾,你很怕死啊?懦夫!”士兵丙激动地站了起来,冲口而出。

  “年轻人,别太容易激动,怕死我就不会来当兵了。只是我跟你不同,你家里没什么要照顾的人,而我则上有父母下有妻儿,难免有所顾忌。哎,可怜我那妻子,怕是要守寡了。弄不好还会给死去的我戴几顶绿帽子。”士兵乙显得很沮丧地答道。

  “恩,说的也是,当初我是看到国家安定,没什么战事,才自己申请到边境来当兵的。想着能赚多点薪酬,而且在这里没有什么法治、律例,我们要是偶尔出去附近的民众拿一些他们的东西,比如一头猪、一只鸡之类的,也没人会管。想不到为了这点小小的便宜,倒很可能会把自己的命给搭上,想想真是不值得。”士兵甲插嘴说道。这样的士兵跟强盗的区别又有什么区别呢,也许有的,区别就在于用词,强盗说抢,士兵说拿,显得比较文雅一些。

  “不过话说回来,星狂再厉害也比不上我们的‘兵圣’玻利亚。”士兵甲又道。

  “那当然,星狂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那像我们的‘兵圣’,熟读兵书,文武全才。”这一下四个人的意见倒是出奇的一致,异口同声地说道。

  普兰斯边境城市穆尔加布。

  太阳终于又升起来了,薄雾被慢慢驱散,整个城市再次沐浴在一片亮光之中。飞鸟展开翅膀,在天空中飞翔,越飞越远,一直到了遥远的天边,消失在漫无边际的云朵当中,好像跟露水一样是被日光熔化之后变成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

  此刻,菲雅克正在星狂的帐中说话。这一段时间以来,来这里找星狂几乎成为了他的必修课。

  “星狂兵团长,允许进攻的命令来了没有?”

  “还没有啊,都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也着急呢!”星狂一副急不可奈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哦。”菲雅克脸上写满了失望。

  “也不急在一时啊,四王子!反正普兰斯迟早是要落在你的手上的,多等几天也值得啊!”

  “呵呵,我本想着借助星狂兵团长的大军一鼓作气就把普兰斯拿下的,谁知道,哎!”菲雅克只好苦笑着说道。

  “我星狂办事,你尽管放心。再多等几天,如果还没人把命令传来,我就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借口发动大军挺进。以后统领要是怪罪下来,我星狂一力承担就是了。”星狂装出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的样子。

  “星狂兵团长别误会,我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怕贻误了战机罢了。要是连累你给总部怪罪,我可就不好意思了。”菲雅克一脸的愧疚。

  “这个我当然知道。星狂我也不是那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人,四王子心里在想什么,我能不清楚吗?”星狂说道。

  “团长言重了。不过团长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能不能得到普兰斯就全靠团长你一人了。”菲雅克言不由衷地说道。

  “我一定会尽力的,就算不为四王子您,为了‘前进军’我们也一定要取得胜利啊!”星狂还是一副义不容辞的模样。

  “既然请你过来,和你结盟,我当然是全心信任你们的,只是这时间拖久了,对大家都不好啊!”菲雅克推心置腹般说道。

  “我知道,大家都是心胸坦诚能做大事之人,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互相猜疑的小家子气的家伙。”星狂这句话软中带硬,表面上是赞扬菲雅克,事实上却是把他的后路截断,让他不好意思再抱怨下去。

  “呵呵,当然,这是当然。”菲雅克无可奈何,只好连声苦笑。心里却在想:妈的,吃我的用我的,再这样下去我的粮食非给你耗光不可,四十万大军啊!我家又不是粮食自动生产地,就算是一座山都会一下子就被扫平了。算了,忍字头上一把刀,要不是为了得到这个国家,我才不会这么傻,付出这么多的粮食,恩,我以后一定要加倍把它们拿回来,至于现在,既然暂时还不能进攻,那我还是先回去下几盘棋,然后再跟我那美人儿亲热亲热再说。

  “四王子尽管放心,可以回去了,一有消息我立刻派人去通知你。我现在要出去办点事了。”星狂说着站起身来,一副送客的样子。

  菲雅克见状也不再多说,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

  “这个蠢蛋,败家子,等我拿下普兰斯再把他的头砍下来下酒。哈哈,不把他储存的粮食吃得差不多,我是绝对不会进军的,免得以后他到时候倒打一耙。恩,先把他吃穷了再说,以后收拾起来也方便很多。”星狂本来就不在乎军令发不发过来,只是谋划着先消耗菲雅克的资源,然后再去进攻,这样打起仗来就更有把握一些。当他看到菲雅克一步一步地步入自己设的陷阱,不禁沾沾自喜地盘算着。

  而且更令星狂开心的是,军队本来整天行军,虽然士兵们还没发出什么怨言,但是大都疲态尽显,经过这几天的休息整顿,各个方面状况都非常之好,士兵们个个容光焕发,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磨刀霍霍只等上阵杀敌。

  “就是想不赢都难。”星狂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菲克雅说的也是,这么多天了总部那边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团长,总部那边来消息了。”一个士兵跑进来禀告道。

  “快快说来。”星狂兴奋莫名,催促道。

  “根据总部那边的人传来的消息,副总统领坎亚说出兵的事等依维斯总统领回来再做决定。”那士兵说道。

  “你是猪啊!这叫什么屁消息?滚下去!以后要是再来报告这样的消息,我一定把你的头砍下来示众。”星狂没料到等了这么久却得到了这样一个消息,大失所望。

  “报告团长,依维斯总统领已经回到阿尔斯总部了。”正当星狂失望间,又一个通讯兵满头大汗冲进大殿跪地道。

  “如何?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只说半截。”其实并非是那士兵不想一次性汇报完毕,只是星狂过于激动和心急,竟然打断了他的话。

  “回团长的话,依维斯总统领已经同意进军普兰斯了。这里有他的亲笔书简一封,请团长过目。”那士兵说着把书简双手递上。

  “哈哈,这下就好了。此信在手,天下我有!合该普兰斯灭亡!哈哈,我真恨不得咬你一口。”星狂说着接过信撕开,看完之后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信里面写着这样几句话:星狂兵团长:欣闻你已进入普兰斯境内,并与普兰斯四王子菲雅克结成联盟,看来普兰斯落入“前进军”手中已经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望团长速战速决,早日班师回来,把酒言欢。

  落款是“总统领依维斯亲印”。

  从语气和笔迹都可以看出,这封信并非是依维斯的亲笔信,而应该是他的属下代笔的。不过,星狂已经计较不了那么多了,在穆尔加布憋了这么久,虽然有部分原因是出于战略上的考虑,但是对于星狂这样的好战分子来说,这些日子过得真是太难受了。况且他久闻玻利亚的大名,也很想赶快杀到普兰斯的首都开兰去与他一决高低。

  “来人,快去把进军的消息禀告四王子菲雅克。”星狂意气风发地命令道。

  “小的在来的路上已经顺便叫别的人去告诉四王子了,估计四王子现在也应该知道了。”那士兵答道。

  “咦,很机灵啊!你叫什么名字?任什么官职?”星狂不禁有点意外。

  “团长过奖了,小的贱名是乌比亚,没什么官职,只是一个小小的通讯兵而已。”那士兵必恭必敬地说道。

  “哦,那你别回去了,以后就留在我身边照顾我的饮食事宜和帮我做一些军中杂务吧。”星狂意念一动,心想:这么细心的家伙,留在身边肯定方便很多。

  “多谢团长提拔,以后小的定当为团长赴汤蹈火、肝脑涂地而在所不辞。”乌比亚没想到幸运就这样降临到自己头上,以前他虽然也梦想过一朝飞黄腾达,但都是想想而已,并不敢当真,听了星狂的话一时激动万分,他知道能在星狂身边当差,表面上看只是个小人物,但实际比做一个千骑长还来得实惠。同时心想,嘿嘿,时候终于到了,我这只乌鸡转眼便攀上树干变了凤凰,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都不在话下。

  “没这么夸张,我并不需要你去死。什么赴汤蹈火,什么肝脑涂地,我星狂还用得着你来保护吗?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容易激动。”星狂最近特意留了几绺胡须,飘在胸前,看起来也挺有大将的风采,这时用右手得意洋洋地由上往下来来回回摸了几摸。

  “团长留得一把好须啊!又黑又光滑,真让小的汗颜,小的也想留胡须,可惜总是留不好,就这嘴巴上几根毛,像杂草似的。”乌比亚也挺识相的,看到星狂摸着胡须的样子,马上着着实实地奉承了他一番。

  “哈哈,别耍嘴皮子了,你刚说已经叫人去通知四王子了,怎么现在还没人来回话,也不见四王子过来叫我出兵?以他那副心急的样子没理由不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啊!”话虽如此,可星狂心里却是满心喜悦的。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按说也应该快了。”

  正说话间,一个菲雅克的士兵跑了过来。

  “报告团长,四王子听了消息之后欣喜若狂,说要和妃子去好好庆祝一番。现在就不过来了,晚上再过来和团长商讨明天进军的事情,并叫小的代为向团长问好。”那士兵说道。

  “重赏!”星狂此时心情大好,对着旁边大叫道。那士兵于是被打下去打赏了。

  “这个色中饿鬼,这样的大事居然撇下不理,反倒去跟他的妃子相好去,这样的人哪里成得了大器。”那士兵退下去之后,星狂又哈哈大笑起来。心想真是人各有志,有的人一辈子陶醉在学习武功、修习魔法上面,自己则醉心于打仗,菲雅克这种庸才又终日浸淫中声色犬马之中。神真是太伟大了,造出这样千奇百怪大相迥异的人类。

  “我刚才说的四王子的那句话千万不要传到外面去,听到没有?”星狂好像想起了点什么,突然说道。

  “团长刚才说了四王子什么话?小的怎么没有听到?”乌比亚马上说道。

  “聪明!这样就对了,不枉我栽培你一场。”星狂点了点头,又再次把他的胡须摸了又摸。

  

第一章 游子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