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惊天阴谋

    阿玛兰塔城,基欧的边陲小城,为基欧境内的极北之地。终年下雪,城内冰冻三尺,城墙虽然有专人每日负责打扫,但长年累月,城墙上最终还是堆满了积雪,加之地势险峻,导致易守而难攻,也因为这种原因,此城有别称叫做:雪之城。

  据说十万年前,此处还是一个大冰峰。当时所向披靡的将领伦玻朗追击由阿玛兰塔率领的敌军至此地,在此之前他已经打下了大半个天下。阿玛兰塔的军队率先登上了冰峰,占据有利的位置,加上已经无路可退,于是奋力反抗。

  最终,伦玻朗由于粮草短缺,士兵丧失了斗志不得不撤兵掉头,无功而返。后来,伦玻朗虽然横扫整个西部大陆,并称霸了一段时间。但终生都视此地为畏途,不再步入。阿玛兰塔便占据了这个地方,并命令士兵修建了城墙,世代居住在此地。后人为了纪念伟大的阿玛兰塔,便以她的名字为此城的名字。

  还有一种说法是,此城为女神阿玛兰塔化冰为墙,指草为椽而成,故此城便叫阿玛兰塔城。阿玛兰塔也因此成为此城的守护女神,并被称之为冰雪女神,受到此城广大民众的顶礼膜拜。

  这两种说法哪个真哪个假只有留待热心考据历史的专家努力了。

  现在的事实是,也许是由于长期生长在寒冷地区的原因,这里的人的身材普遍比温暖地区出生的人的高大威猛,而且因为靠打猎为生,身手也比常人敏捷得多。

  杰伦在得到批准之前进军基欧,毫不费力地打赢了几个小战役之后,踌躇满志地来到阿玛兰塔城。起初,他以为以自己的兵力和士兵的高素质很容易的就可以把城攻下,做伦玻朗当年做不到的事情,但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一方面,阿玛兰塔城的守卫将领乌木汉知道杰伦一路来都没遇到什么大障碍,士气非常高涨,于是只是龟缩在城内,任凭杰伦怎样叫士兵在城下漫骂,他都不肯出城应战。

  另一方面,阿玛兰塔城墙高城厚,守城士兵站在城墙上可以以一当百。而此城城墙又很滑,攻城士兵爬到中间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连以往攻城时非常奏效的强弩攻击也没什么效果。因为距离太远,而且城墙很高,一支箭射到城墙上都已经软绵绵没什么力度了,就算给刺中了也没什么大碍,倒被阿玛兰塔城内的人拾起来当成他们的武器,反过来杀死杀伤了自己的不少士兵。而臂力稍微差点的士兵甚至射到中间,箭就掉了下来。

  杰伦这才明白当初鼎鼎大名伦玻朗为何会在此地遭受失败,不过虽然想来想去都没什么头绪,连日也有点苦恼,但杰伦还是坚信自己一定能拿下阿玛兰塔。

  “哎!”马尼罗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我军在此地竟然一筹莫展,属下本以为兵权在我们的手上,颠覆基欧指日可待,谁知道,哎!”

  “为什么无缘无故地叹气?”杰伦心中知道,却故意这样问道。

  “哎!兵团长,我军连日苦战,非但没有攻下半寸土地,反而损兵折将,军心已经有所浮动了,这难道还不可叹?”马尼罗迷惑地说道。

  “此言差矣,东方的哲人曾竟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行拂乱其所为。现在我们所遭受的挫折不过是上天的考验,是暂时的。只要我们耐心的等待,终究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区区一个小小的阿玛兰塔城何足挂齿,大丈夫志在天下。”杰伦语气激昂地说道。

  “呵呵,天下?以前属下也曾一度天真的认为以兵团长你的聪明和才智,基欧已经在我们的股掌之中了,谁知道到了此地,哎,可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马尼罗悲观地说道。

  “如果每个仗都像我们前面打的那几个小战役一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赢了。那天下岂不是随便什么阿猪阿狗都可以据为己有?这样得到天下又有什么意思?”杰伦微笑着说道。

  “呵呵,兵团长恕罪,我也不是轻言放弃的那种人。不过这个阿玛兰塔实在是很难拿下来,又高又滑,我们几乎已经用尽了所有可能的方法了。”马尼罗看来是准备一条道路走到黑的了,继续不改悲观的语调,说道。

  “方法是人想出来的,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要我们不折不挠,最终一定能取得胜利。”杰伦知道作为主帅,即使是暂时想不出什么方法,甚至自己也有点不知所措,也只能说些鼓舞士气的话,而不是相反。

  “禀告兵团长,总部来信”一个士兵匆匆走进来说道,并双手向杰伦递上书简。

  杰伦打开信一看,大叫一声,“天助我也!”

  “这封信里写了什么?”马尼罗大惑不解,为什么刚才还很沮丧的杰伦突然之间会显得如此兴奋。

  “依维斯回来了!而且对我们进攻基欧的行动表示同意。”杰伦道,“这样一来,我军就再无后顾之忧了!哈哈!”

  “恭喜兵团长,看来攻下阿玛兰塔是指日可待了!”马尼罗的情绪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士气并不是攻下阿玛兰塔的充分条件。但如果士气低沉我们却是绝对不可能攻下阿玛兰塔的。”杰伦低头沉思了一会,又接着说道,“正如刚才我所讲的,现在我们还没找到方法,但是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呵呵,那我就不多说了。我这就去传令所有的士兵出来集合,听将军训话。”马尼罗虽然仍然不大相信那封信有那么大的威力,但还是顺着杰伦的意思说下去。

  “嗯,去吧。”杰伦点了一点头。

  马尼罗风风火火地走出了帐房,杰伦坐了一会,左思右想依旧是没有什么头绪,想想集合时间差不多了也跟着走了出去。

  千里冰雪,铺天盖地,阳光柔弱而无力,冰原上的太阳与其说是太阳,不如说是月亮,光线照射在人的身上,一点也不显热,倒觉得比在帐房里更冷了。

  杰伦缩了缩脖子,两只手掌交叉起来搓了几搓,搓完之后又把手举上来搓了搓藏在帽子里面的两个耳朵。绵延没有尽头的冰地就像一大面镜子,把世界照耀得一片白茫茫的,放眼望向来时的路,隐约有几股烟升起,大概是留守在那里的士兵点起篝火围在那里高谈阔论呢。

  “这是什么鬼天气啊!”杰伦喃喃自语道。

  “你们这几个混蛋,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军连吃败仗,你们还好意思在那边玩堆雪人、玩跷跷板、玩扔雪球,你以为你们还是小孩子啊?给兵团长看到了,你们就都要去见阎罗王了。”突然,杰伦听到有人大声说。

  “见阎罗王干什么啊?是不是有钱发?还是阎罗王爷爷要派玩具?”另一个声音怯怯地问。

  “派你个头。”第一个人有点生气地说道。

  “报告百骑长,头我已经有一个了,喏,就在我脖子上面,圆溜溜的,看起来已经十分可爱了,我只想要吃棉花糖,可不可以请您告诉阎罗王爷爷给我棉花糖吃,不要给我头了,否则两个头我不知道另一个要放在那里。”第二个人说道,原来第一个人是百骑长。

  “真是猪头,你知道驴子是怎么死的吗?”那百骑长没好气地说。

  “百骑长杀死的,好咯!今晚有香喷喷的驴肉吃了。”又一个插嘴道。

  “碰到你们这群白痴我真是没话说了,就你们这副模样还能上战场?给人杀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想不到我们‘前进军’中也有这样的活宝。告诉你们,驴子就是像你们这样——蠢死的。”百骑长有点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们没死啊,而且我们不蠢,我妈妈说我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第二个人又说道。

  “废话少说,现在要集合了,我们快走了,不然等一下兵团长怪罪下来大家都得受罚,我可不想跟你们这几个傻冒一起送命。”百骑长不耐烦的说道杰伦循着声音望过去,只见有几个傻里傻气的士兵排成一个纵队,那长官正准备带他们去集合。灵机一动,急忙喊道:“等一下,带我去看看你们的跷跷板。”

  “是,兵团长。”刚才那两个在玩跷跷板的士兵急忙挺着胸膛站出来。

  “可是,兵团长,不是要集合了吗?”百骑长很不识相的说。

  “现在我是兵团长还是你是兵团长?我说带我去就带我去。你那几个手下已经够蠢了,想不到你也是个猪脑袋。”杰伦这几天本来就很烦恼,此时忍不住急躁起来。

  “是,兵团长,是我一时傻乎乎的。”百骑长憋红了脸,猪肝一样。

  “那还不快带我去?”杰伦道。

  玩跷跷板的两个士兵边跑边跳地把一行人带来到跷跷板面前,然后两个人还跳上去示范了起来。

  “你,给我下来。”杰伦跷跷板一头的士兵说,又对坐在另一头的士兵说:“你坐在上面不要下来了。”

  “干什么?”那士兵一时摸不着头脑。

  “兵团长叫你下来就下来,再说我一刀砍了你!”百骑长虽然也对杰伦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但见到这样的情景还是大声嚷道。

  “是。”那士兵很委屈地站到了一边。

  “过来。”杰伦对百骑长说。

  百骑长走了过去,杰伦对他耳语道:“我数到三,我们就一块跳上去踩住跷跷板没人的那端,记住,要把你小时候吃奶的力气都用上去。”

  “一。”

  “二。”

  “三。”

  “哎呦!砰。”只听一声巨响和一声惨叫,坐在另一端的士兵足足被弹起了两米高,然后又结结实实地掉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发现了,我发现了。”杰伦兴奋地大声嚷道。

  “发现什么?”百骑长问道。

  “你想想假如刚才是一块石头,假如刚才不止我们两个人跳上去,那该飞得多高多远哦!”杰伦说道。

  “那又如何?”百骑长百思不得其解。

  “这还不明白,我们可以制造投石机来攻城啊!”杰伦开心的说。

  “可这里没石头,全都是冰。”百骑长依然没有开窍。

  “那就把冰挖出来,我们制造投冰机,不但可以把阿玛兰塔那些人砸个头破血流、粉身碎骨,还可以冻死他们。嗯,一举两得。”杰伦解释道。

  “兵团长英明。”百骑长一脸谄笑。

  “那接下来该干什么,你知道吧?”杰伦望着那个百骑长。

  “制造投冰机啊!”百骑长心想:这么明显的问题,还用问吗?虽然你是将军,但也不可以这样低估我的智商。

  “你会制造吗?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像是个工匠。有没听过史前著名科学家阿基米德发现王冠的秘密的故事?”杰伦问道。

  “这个属下倒是听过。很小的时候,我家里有本连环画就是讲阿基米德的,说是皇帝叫人用黄金制作了一个皇冠,皇冠制成了之后他又怀疑工匠没有全部用黄金来做,而是掺杂了一些铜在里面,但又想不出什么方法可以证实。后来,阿基米德在洗澡的时候想出来了。同样重量的铜跟黄金体积是不同的,所以只要把跟皇冠等重量的纯黄金放进水里,添满水,然后拿出来,再放皇冠下去,假如水溢出来,证明那皇冠不是纯金的;如果水没溢出来,就证明工匠没有作弊。”

  “还算有点见识啊!不过这个不重要,你知道阿基米德发现之后第一件事是干什么吗?”杰伦说道。

  “跳出澡盆,衣服也不穿,跑到街上嚷‘我发现了!我发现了!’”百骑长说道。

  “你知道他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吗?”杰伦又问道。

  “结果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情了!”百骑长答道。

  “是啊,那你说如果全军都知道我已经有了破城的办法,那他们是不是会士气大震?”杰伦又问道。

  “是啊!那是当然!”百骑长憨厚的说道。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杰伦问道。

  “这么冷的天气,兵团长乃是千金之躯,当然不能够没穿衣服跑了。而且又有伤体统。”百骑长不知道杰伦到底想干什么,呆站在那里傻乎乎地说。

  “那就对了,我是将军,当然不可以这样跑了。但是……你还记得你是什么军衔吗?”杰伦像一只老狐狸一样对着小鸡一样对百骑长奸笑着。

  “是,属下明白!”百骑长苦着脸说,他终于明白杰伦到底要他干什么了。

  于是两分钟之后,“前进军”里就发生了一件自建军以来最惊天动地的新闻,这条新闻在事情过一个半小时之后就登上了《战事时报》的头条,这也是杰伦一生中做过的最变态的事情。

  有一个亲历其境的士兵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的:我从厕所出来,一只手还在拉着腰带,怕衣冠不整要挨骂,突然看见一个一丝不挂的人边跑边喊:兵团长发现了,兵团长发现了,兵团长发现了。我眼睛直发亮,抓住他,对他说,老兄,你不是傻了吧,这么冷的天气,这样子就在这里跑,很容易感冒的,快停下来把衣服穿上吧。可是他理都不理我,依旧狂喊着:兵团长发现了,兵团长发现了……。我急着去集合,只好不理他了。

  在集合场上杰伦的训话十分成功,士兵们听说依维斯已经回到阿尔斯山总部,个个精神十分振奋。接着又听杰伦解释了他的投冰机,更加信心百倍,群情激昂,纷纷站出来请战。

  回到帐篷后,马尼罗又和杰伦商量起来。

  “兵团长,刚才您的一席话真是令到我军士气大振啊,看来总统领依维斯的确是非同凡响,战士们听到他的名字都顿时精神一爽。后来您提到投冰机之后也是群情汹涌,如此一来,阿玛兰塔应该是非破不可的了,不过,”马尼罗口风一转,“刚才我听说将军叫一个士兵在裸跑啊?这样好象不大好,而且不像兵团长向来的做事风格。”

  很明显,马尼罗具备很高的说话艺术,懂得先拍一下马屁,然后再很委婉地提出自己的意见。

  “现在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方法。你以为裸跑就裸跑那么简单吗?我才没那么无厘头,我这样做是有意义的,主要是为了刺激士兵的视觉神经、提高士兵们的士气。嘿嘿,你也看到了,我这个计划也还是有一定的辅助作用的。”

  “哦,原来如此。兵团长真是深谋远虑,不是我想得到的,呵呵。”马尼罗陪笑道。

  “喝酒,喝酒,但不能喝太多,明天可有一场大仗要打,丝毫大不了意。”杰伦举杯正色道。

  “那就只喝一杯!”想到阿玛兰塔城指日可下,马尼罗就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根,你给我等着,我要叫你尸骨无存,梅里安家族的人的血是不会白流的。”杰伦却在心里暗想。

  埃南罗国都卡纳亚。

  干旱已久的天空,终于降下了微小的雨滴,淅淅沥沥的洒遍整个城市。天地笼罩在浓浓的烟雾之中,呈现出一片灰蒙蒙的景色,黑沉沉的山,土地和干枯的草木也仿佛获得了重生,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这来自天上的甘霖。

  而此刻,在城墙上站岗的士兵就没有那么好的心情去欣赏这大自然的美景了。

  “冬天,我太讨厌冬天了。”一个守城士兵跳起来摩挲摩挲了耳朵开口说。

  “是啊!天气这么冷,我们还要站在城墙上吹风淋雨。”另一守城士兵答道。

  “哎,这种鬼天气!……你们有没有听说,依维斯的‘前进军’已经兵分两路分别向普兰斯和基欧进逼了?”第一个守城士兵说道。

  “又不是向埃南罗进军,干我们鸟事?”又一士兵接腔道。

  “话可不是这样说。照这样的趋势,依维斯的军队迟早会打到我们这里的,到时我们都得上战场。”一个比较年老的士兵说。

  “那倒也是。不过你说这依维斯狂不狂了点,他们‘前进军’成立才多久?居然想一口气吃掉两个国家!”第二个守城士兵说道。

  “这个人不是我们这种人可以评论的!当初,他带风杨离开卡纳亚我正好在场。

  那情景,哎,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才好,简直是太神气了。几十万大兵在那里守着,动都没人敢动一下,静得真是连针掉落地下都可以听见,就这样让他把人带走了。嗯,他有一种神奇的气质,一种让人见到了就想跟着他顺从他的气质。”第一个守城士兵一脸仰慕的说道。

  “呵呵,我只是听说他长得很漂亮,漂亮得不像男人。”年老的士兵说道。

  “漂亮有什么用,又不是女人,可以去娶来做老婆。哈哈!”第三个士兵略显轻浮地说道。

  “漂亮的女人都给有钱有势的人抢光了,那轮到你我这样的人?”第一个守城士兵说道。

  “呵呵,我也只是过过嘴瘾罢了。哎!”第三个士兵说道。

  “亲王恐怕又要开始忙了!”年老的士兵突然若有所思地说。

  他说得没错!此刻,在埃南罗将军巴蒂府内,佛都正在和巴蒂对目前局势进行讨论。

  “二殿下,‘前进军’太可怕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一支军队可以成长的这么快!太可怕了!”最近大陆发生的一系列战事,让巴蒂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都心有余悸。

  “还记得吗?我曾经跟你说过,依维斯将会是埃南罗最大的障碍。”佛都说道。

  “二殿下!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坐视‘前进军’坐大吗?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巴蒂有些紧张的问道。

  “当然!是到做些什么的时候了。”佛都一脸深谋远虑的样子。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怎么做?”巴蒂看起来好像很急。

  “目前来说,我们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佛都说道。

  “什么?”巴蒂问道。

  “等!”佛都说道。

  “啊?等什么?”巴蒂万分不解。

  “等蓝达雅那帮老古董也开始和我们一样害怕。”佛都道。

  “二殿下的意思是……?”巴蒂似乎有些明白,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明白。

  “放心吧,我们不会等太久的。”佛都终于笑了一次。

  “二殿下,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动呢?”巴蒂绝对相信佛都,但是他还是想知道具体的时间。

  “很快。”佛都说道。

  “哦……”巴蒂不再说话,开始静静的坐着。

  过了大概五分钟,又一个仆人走进来说道:“禀亲王,门外有自称蓝达雅使者的人求见。”

  “还真是很快!”巴蒂终于也笑了起来。

  “是啊,确实很快。看来老家伙们也有些迫不及待了啊!”佛都也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说曹操,曹操就会到,“快快有请!”

  “可是,蓝达雅人不是祖先就有遗训说是只能够守国,不能出兵去和别的国家争斗,否则就要遭天谴吗?”巴蒂突然想起一件事,蹙起眉头,有些迷惑地问道。

  “祖训……?”佛都冷笑一声,说道,“自从依维斯把蓝达雅当自家后院一样自由出入之后,他们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了,哪里还会记得什么祖训?更何况,依维斯回到阿尔斯山之后,立刻就让部下大举进攻,大有并吞天下之势,蓝达雅人现在是忍无可忍了。现在派使者过来很明显是要跟我们商量合并对抗依维斯的‘前进军’。

  还有,蓝达雅只要振臂一呼,就完全有本事将大陆各个国家都号召起来。它自己很可能并不用出一兵一卒,只要出面就好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也不算是违规。”

  “二殿下高见!呵呵,怪不得人家说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巴蒂恍然大悟。

  “好了,我们一起去会一会这个天朝上国的使者!”佛都兴高采烈的对巴蒂说道。

  “好!”巴蒂一拍大腿,站了起来。

  “久闻埃南罗二亲王聪慧睿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旁边这位将军,气宇轩昂,想必就是鼎鼎大名的巴蒂将军了吧?”那使者一见到佛都并没有行跪拜礼,只是拱一拱手,便像跟熟人聊天一样和佛都说道。

  “好一个天朝上使!”佛都在心里冷笑一声,但是脸上确实不露丝毫蛛丝马迹。

  “哪里,哪里。上使实在太看得起我和巴蒂将军了。蓝达雅不但是魔法高深,文明发达,臣民更是各个知书达理,哪里是我们这些山野之人能相提并论。”要是比客气,这世上有几个是他佛都的对手。

  “呵呵,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开门见山吧。”那使者完全似乎不愿意浪费一分钟时间,马上就直入主题,“依维斯领导的‘前进军’气焰嚣张,普兰斯和基欧又内乱不停,被‘前进军’吞并几乎是指日可待之事。我们要是再不对他实行压制,恐怕以后大家可就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上使请坐!”佛都先不答话,热情的邀请蓝达雅使者坐下。

  等到大家都坐定之后,佛都又高叫一声,“上茶!”

  等到茶上来之后,佛都才悠哉游哉的端起茶,慢悠悠的明知故问道,“依上使之见,要怎么个压制法才好呢?”

  “我们蓝达雅的意思是尽可能地联合各方面的力量,以对抗‘前进军’。”蓝达雅使者说道。

  “这个自然,但是应当如何联合呢?”佛都摆明装白痴,办猪吃老虎。

  “海罗人、普兰斯的玻利亚元帅,甚至坎亚、风杨、星狂、杰伦等等都可以派人去试探一下。”蓝达雅使者说道。

  “海罗人沉溺于蝇头小利,与世无争,但海上势力非凡。玻利亚将军是个人才,如果可以笼络到他,形势大好。坎亚虽然跟凯罗一样,是依维斯的师兄弟,但坎亚心高气傲,野心勃勃,不是甘居人下的那种人。更何况,他的夫人阿雅跟依维斯藕断丝连的。杰伦虽然有野心,不过要叫他彻底地背叛依维斯并非易事。星狂和风杨本来都是埃南罗人,但是他们都受恩于依维斯,要他们背叛依维斯,好象也很难行得通,不过也不妨试试,就算到最后联合不了他们,也可使他们的军队产生一些骚动,制造内乱。到时人心惶惶、不攻自破。”佛都慢吞吞但是有条不紊的分析道。

  “素闻亲王计谋多端,考虑周详,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佩服佩服!以后蓝达雅可就要仰仗亲王了!”蓝达雅使者这时候才在脸上现出一丝真心佩服的模样。

  “使者太客气了,佛都自当尽力而为。”佛都笑道。心里却说,“就你这三斤八两还在我面前办专家,随便拿点碎料就唬得你一愣一愣的。”

  “王子真是爽快,那就这样说定了。”蓝达雅使者高兴地说道。

  “哈哈!哈哈!”

  大殿里笑声不绝于耳,在这笑声中,一个对抗“前进军”的势力正在慢慢形成。

  

第二章 惊天阴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