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杰伦大捷

  几乎在星狂准备进攻彼洛维城的同时,杰伦的大军也在部署着进攻阿玛兰塔城。

  “兵团长,战士们都已经集合完毕,随时可以出发了,将军还有什么指示吗?”马尼罗汇报说。

  “嗯!”杰伦站在临时搭起的阅兵台上,向马尼罗轻轻点了一下头,接着转向台下的士兵朗声说道,“各位‘前进军’的勇士,连日来,我们的军队在这里受困,如蛟龙陷入泥潭,英雄无用武之地,竟然攻不下这个小小的阿玛兰塔城。战士们着急,我杰伦也很着急,虽然我人在帐篷里,可那是坐立不安啊!我发梦都想把阿玛兰塔一口气拿下,但苦思良久,并无良策,兄弟们,我愧为‘前进军’西部团长啊!”

  “然而,就在昨天,天意见怜,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我终于想到了用投冰机来攻城,再加上,你们也都知道,总统领依维斯昨天来信,鼓励我们英勇杀敌,现在,我们可以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了。”杰伦提高语调说道。

  “但取得胜利不是光嘴上说说就可以的。最终,必须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无所畏惧,奋勇前进,才能把胜利揽入怀中。”接着,杰伦补充说。

  “兄弟们,我本来也是基欧人,奈何那基欧二殿下沃尔根凶残无道,公报私仇,杀我全家,抢我土地。完全不念梅里安家族旧日对国家的贡献,不念我曾祖父在大部分贵族们怂恿之下,没有发动叛乱,将王位据为己有,对他们仍然忠心耿耿之情。可恨!”杰伦两眼含泪,声音哽咽地说道。“今天是‘前进军’攻下阿玛兰塔城的日子,也将是大家帮我杰伦报仇雪恨的第一步。谢谢大家!”

  杰伦不愧是出自豪门世家,讲话有张有弛。恰到好处地挑起士兵们同仇敌忾之情,跟星狂讲演的一味挑起士兵们的激烈反应自是不同,但却能起到同样好的效果。听了这些话之后,士兵们几乎把杰伦的家仇当成自己的家仇了,有的甚至竟然激动得有点泣不成声。

  “将军放心,我们一定齐心尽力把阿玛兰塔拿下。”

  “替将军报仇!”

  “杀!”

  阅兵场上响起了各种各样或愤怒或激动的声音,纷纷表示要攻下阿玛兰塔城,一洗近日来的颓气,并为杰伦家死去的人报仇雪恨。

  “各位兄弟……”杰伦见时机差不多了,便示意众士兵肃静,然后大声说道。“时不我待,现在我们就出发杀敌。”

  杰伦跨身上马,拔刀出鞘,直指阿玛兰塔城方向。

  当天上午十一时二十五分,杰伦的军队拖着临时赶做的几百部投冰机,正气昂昂地向前挺进,派出去前方侦察的探子突然来报:“报告兵团长,前方大约一万米处,发现有一大队人马打着基欧的旗号向我军挺进过来。”

  “噢!”杰伦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只要他们不死守在城上面,出城应战,便成功在望了。“你可看得真切?”

  “属下敢以性命担保!”探子答道。

  “人数大概多少?”杰伦问道“报告兵团长,由于距离太远,而且军队绵延面积过广,属下无法估计其确切人数。”探子答道。

  “好!你去后面休息吧!”接着,杰伦又对身边的亲信木可亚说道:“你去前面打探打探,务必全身而退,速去速回。切记,切记!”

  “是。”木可亚应声而去。

  “就地布阵,摆好投冰机,掘冰,随时准备发射。”杰伦知道自己的军队由于前一段时间的无功而返,凭空损失了很多箭,箭源已经没那么充足了。灵机一动,想到投冰机可以先在平地上试一试威力,同时也顺便让士兵们更熟悉投冰机的操作方法,一举两得。

  “洛尔多,你带领五万士兵,携带弓箭,如果对方士兵在我们投冰之后继续逼近,进入射程之后,就可以命令士兵们射箭;如果对方溃退,则乘胜追击,箭射完之后,就向两边散去,好让其他的士兵们进攻。”

  “得令。”洛尔多答道。他跟杰伦一样,也是基欧人,因受仇家追杀,流亡到了“永久中立之地”。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被杰伦收入军中,在几个小战役中,作风勇猛,迅速窜红,并成为杰伦的得力助手。出于篇幅所限,本处也只能一笔带过了。

  “马尼罗,等一下投冰完,如果敌兵继续前进,你就等箭发射完之后,带领十万轻骑兵先从右翼进攻,尽量以最快的速度突破敌军防线,然后再兜转过来,跟其余的士兵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要是敌兵溃败,在弓箭手先行之后,看我手势一挥,一起开始追杀。”

  “遵命,兵团长。”马尼罗大声答道。

  “报告兵团长,属下已经侦探清楚,对方大概有二十五万兵马,由阿玛兰塔城守将乌木汉亲自统率。”杰伦发出命令之后,过了一会,木可亚就飞马回来报告说。

  “哈哈哈,真是不自量力,天助我也!假如他们坚守在城里,我们要攻下阿玛兰塔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现在我敢说,阿玛兰塔已经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我们‘前进军’的士兵几乎个个都至少能以一敌二,现在竟然用人数比我们还少的人,就敢来挑战我们!哈哈哈,沃尔根,合该你灭亡。”杰伦放声大笑道。

  原来乌木汉见杰伦屡攻不下阿玛兰塔,而且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所以已经不像开头那样忌惮杰伦,畏惧“前进军”了。并且根据上级来的通知,自己的探子也确认,二殿下沃尔根闻讯之后已经派蒙瑞塔团长带领五十万兵马前来支援乌木汉了。并且不出意外的话,将在傍晚时分赶到阿玛兰塔。综合以上的因素,乌木汉觉得有恃无恐,决心在蒙瑞塔大军来到之前,打一个漂亮的胜仗,可以向二殿下邀功。

  “将军,那杰伦不是易与之辈,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冒险进攻为好。”乌木汉的副将军莫多瑞说道。

  “放心,连日大战,杰伦有多少斤两,‘前进军’有多少本事我们都一清二楚了,我乌木汉决计不打无必胜把握的仗。”乌木汉大声说道。

  “不过,我们能赢的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占据高地,离开阿玛兰塔城,在陆地上战斗,我们未必就一定能取得胜利。”莫多瑞提醒道。

  “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阿玛兰塔的士兵,有哪个不是臂圆膀宽虎背熊腰的?况且我们自开战至今,连得胜利,毫无败绩,士气大振。而对方则刚刚相反,受到我们的一连串打击之后,士气必然低沉消落,我们现在主动出兵,也可说是乘胜追击。”乌木汉说道。

  “将军高见,这样说来,我也信心百倍了。”莫多瑞本来也觉得己方军队必然会取得胜利,刚才只不过是稍尽副将军的责任,提醒一下乌木汉。免得到时输了,自己背上罪名,听到乌木汉这么有信心,也就乐得点头称是了。

  “禀告将军,前面有大约三十万的‘前进军’向我们压过来。”乌木汉派出的探子回来说道。

  “哈哈,来得正好,看我今天怎么以少胜多。副将军,事成之后你我可就都是基欧的有功之臣了,到时你我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乌木汉说道。

  “多谢将军厚爱,待会属下一定会英勇杀敌,不辜负将军您的殷切期望。”莫多瑞说道。

  乌木汉这边还在谈谈笑笑,憧憬着似乎近在眉睫的胜利。杰伦那边却已经准备停当,就等着乌木汉的士兵们进入射程了。

  杰伦命令士兵们制作的投冰机由于时间紧逼,再加上材料紧缺,所以规格大小参差不一,但基本上也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重型投冰机,一般可站上五十个士兵,如果用十公斤的冰块发射,射程大概一千米远。

  中型投冰机,一般可上二十五个士兵,用十公斤的冰块发射,射程大约五百米远。

  小型投冰机,一般可上十五个士兵,用十公斤的冰块发射,能射到三百米开外。

  另外,还有些零散投冰机,因为是用剩余的材料东拼西凑组成的,所以很多只能站上五、六个人到两、三个人不等。如果还用十公斤左右的冰块发射的话,射程当然不远,但若用两、三公斤,五、六公斤的冰块来发射的话,效果就很好了。而且由于小巧玲珑,不但更易于操作,易于控制方向以便命中目标,移动起来也方便得多。

  “兵团长,敌军已经快进入射程之中了。”马尼罗说道。

  “嗯,我也看到了,不过我想等到他们发起冲锋的时候再发射效果会更好一点。因为冰地上滑,马蹄虽然用特殊材料裹住,增长了一定的摩擦力,但一旦冲锋起来就很难停住。而且几十万大军,不是说停就停,说转回去就转回去的。”杰伦向马尼罗解释道。

  “将军所言极是。”马尼罗点头应道。

  乌木汉在千米之外望见杰伦的大军驻足不前,便大声说道:“基欧的子民们,他们在那里站住,想必是见我们声势浩大,害怕了,或者是想以逸待劳,但我们这么有实力的,不用去管这些。兄弟们,敢不敢跟我一起冲过去啊?”

  “一切听将军的话。”

  “敢!有什么不敢。”

  “既然如此,那就杀过去吧!”

  呐喊声如雷,杰伦在对面全都听见了,也看见了乌木汉的军队真的冲了过来,心中暗自欢喜。

  “士兵们,放!”杰伦向控制投冰机的士兵挥了挥手。

  说时迟,那时快,乌木汉的军队正前进间,突然看到一大批明晃晃的不明物体从天而降,向他们砸过来,个个心寒胆战,一时之间,还以为是上天的惩罚,也不知道是退好还是不退好,而受惊的马匹则将很多士兵从马背上摔下来,乱成一堆。

  乌木汉本人也几乎被砸中,好在副将军莫多瑞奋力将他拖过自己的马背,才幸免一难,不过他那匹马可就倒了大霉,当场暴死。等到他们定神一看,发现那些不明物体原来都是些冰块,再望着杰伦的军队,一切便都明白了。

  “将军,是退还是继续前进。”莫多瑞问道。

  “当然是前进,前进!只要我们冲入他们的阵中,他们就势必措手不及,任由我们屠宰了。”乌木汉也太天真了点,没想到杰伦阵中除了他们现在已经吃了大苦头的投冰机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前进!”换了一匹马之后,乌木汉又指挥队伍向“前进军”扑过去,也不管自己队伍中掉在地上还没死的那些人,一并踩过去,不死的也都死了。

  杰伦耳边听着乌木汉军队传来的哀鸣声,感到十分快意。但突然又好象听到自己阵中也有人在惨叫,起先还以为是乌木汉也有什么法宝,等到看清楚了,才知道是自己的士兵在投射冰块的时候,由于跳上去的时间把握得不好,结果用力不平衡,冰块也失去方向感,自己砸伤了自己。好在“前进军”平时操练得很好,发生这种事的几率很低,否则岂不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把受伤的士兵抬到后方去救治,其余的准备第二轮发射。”杰伦见到这种情形马上作出对策。

  “放!”杰伦命令道又是一轮的冰块排山倒海般飞过去。

  “冲啊!”这下乌木汉已经不管会被砸死多少人,只管挥舞着大刀,指挥军队,奋力前进。在他奋不顾身的精神鼓舞下,这支军队虽然阵型散乱,但竟然也渐渐接近了“前进军”。

  “放!”第三轮冰块又随之发射出去。

  “哈哈哈!”“前进军”的士兵们看到对方人马在自己发射出冰块之后不停地倒下,踩着根据跷跷板原理做成投冰机,越来越觉得很好玩,越来越开心。就好象回到了童年,也真正地享受到打仗的乐趣,不禁在那里大笑不已。

  不过,乌木汉的士兵们可就没那么好的心情了,经过这三轮投冰之后,他们死伤过半。如果可以坐下来哭,他们肯定会坐下去。但此时他们心中除了悲伤之外,更多的却是仇恨,长年累月的猎人生涯把他们锻炼得极端坚韧。而且,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了,只有阴沉着脸不停地前进,再前进,把敌人刺耳的笑声当成激励自己前进的最大动力。

  “放!”杰伦大声喊道。

  “将军小心。”又一块冰块向着乌木汉胸口的方向飞过来,莫多瑞大喊一声,从自己的马上飞身过去,挡住了冰块,跌落在地上,顿时脑浆迸溅而出,死于非命。

  “莫多瑞。”乌木汉大喊一声,“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眼泪夺眶而出,但情势危急,他也无暇再作停留,只是看了看莫多瑞的尸体,继续策马挥军前进。

  四轮过去之后,乌木汉的军队伤亡惨重,但在他们看来,毕竟已经冲到了距离前进军不到两百米的地方,投冰机也已渐渐对他们失去了杀伤力,也可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弟兄们,冲啊!我们要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为莫多瑞副将军报仇。”乌木汉举刀大喊道,当时一马当先地冲了过去。

  只见杰伦微微一笑,说道:“投冰队退后。”同时向洛尔多挥了挥手,大声说:“弓箭手上前来。”

  “放!”

  五万根羽箭疾风般急速向乌木汉的军队穿过去。而他们依然在前进,一米一米地前进,对随时可能射中自己的箭视而不见,对同伴的惨叫声几乎置若罔闻,他们只知道要为同伴报仇就得咬紧嘴唇前进。

  以前他们是一群猎人,现在在密密麻麻的箭的笼罩下,却几乎变成了别人的猎杀对象,但他们依然存有着猎人的勇气,以及猎人的坚忍。

  “哎哟!”只听见乌木汉一声惨叫,一根箭射中了他的左臂。他拉住缰绳的手一松,几乎堕下马去,好在他反应够快,身体马上向前倾,紧紧趴在马背上。而且他知道,作为主将,假如他也倒下了,他的士兵们就很可能完全丧失斗志,失去继续前进的决心,溃败而逃。然后全军覆没,而阿玛兰塔城也会因此而失陷。

  乌木汉已经被身边士兵们的鲜血和惨叫声冲昏了头脑,竟然完全没想到要撤退。长期在冰天雪地生长,虽然磨练了他百折不挠的精神,却没有赋予他足够冷静的头脑。他只知道前进,却丝毫没有去设想假如后退的话,即使会被杰伦的军队乘胜追击,又死伤一些士兵。但只要能退回到城里,杰伦即使有什么投冰机,能造成一定的伤害,而自己占据高点,杰伦想攻下阿玛兰塔城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而要是能把阿玛兰塔城守住,等到蒙塔瑞的支援大军一到,谁胜谁负就难说了。

  不过,战场上的事情,胜负成败往往都在一念之间。事实上,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让乌木汉停下来权衡得失,他已经坚持了前进,再要让他回头,可真是难上加难。

  “二十米了!真是一个猛士!”杰伦看到乌木汉用刀削断了左手的箭,继续策马向自己的军队前进,虽然觉得他未免太过于呈匹夫之勇了,但也不禁对他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仍然敢于进逼感到有些敬佩。

  “弓箭手退后,马尼罗,前进。”杰伦对马尼罗挥了挥手,于是十万大军便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乌木汉的右翼掩杀过去。

  “其余的跟我杀过去,绝对不放走对方的一兵一卒!”杰伦继续大声说道。

  “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的时间到了,兄弟们,杀!”乌木汉也厉声说道,他的盔甲沾满了鲜血,映射出异样的色彩,眼睛里充满了仇恨和凛然的杀气,鲜血从他受伤的左手渗出。他的二十五万大军伤残过半,大部分身上已经挂彩。

  “滑冰队,下马。”乌木汉一声令下,队伍中便有几百个士兵右手持刀,左手握着一根棒子,跳下马来,直向杰伦所在地方滑过去。

  “这样就可以将人推动?这是什么仪器?怎么闻所未闻?”杰伦见到这样的情况,大为诧异。

  原来阿玛兰塔城的人长期与一望无际的冰地打交道,都练就了一身滑冰的好本事。平时每年阿玛兰塔都要举行滑冰比赛,而士兵中的滑冰队正是由滑冰中的佼佼者组成的。他们脚下踩着的鞋装有轮子,手中的棒子是用来控制方向的,至于右手的刀,不消说,自然是用来杀敌的。

  只见那几百个士兵虽然身材高大,但鞋一着地,便如鱼得水,在杰伦的骑兵中穿梭来往,十分自如,也不劈人,专砍士兵们的坐骑。杰伦的士兵虽然众多,但由于骑在马上,毕竟不太灵活,很难用刀砍中滑冰队的士兵,于是军中不时发生马仰人翻的现象,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混乱。

  “杰伦,我要拿了你的狗命!”乌木汉乘着滑冰队士兵制造混乱的时候竟然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到了杰伦面前,大喊一声,举刀向他劈去。

  “兵团长,小心!”木可亚从杰伦身边斜插过来,横刀挡住了乌木汉的攻击。

  两刀相碰,只听“当啷”一声,火花四溅,由于仓促举刀招架,而且乌木汉天生神力,在力量上远比木可亚大,木可亚顿时感到虎口发麻,手中的刀几乎被一震而飞。

  杰伦吓了一跳,暗叫侥幸,急忙掉转马头,向自己军队深处奔去。

  “挡我者死!”乌木汉大喊一声,向木可亚的腰部斩了过去。

  木可亚明知乌木汉势不可挡,自己并非他的对手,但为了让杰伦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乌木汉能造成威胁的范围,也只好硬着头皮打下去。口里大喊:“将军,快走!”

  “去死吧!”乌木汉朗声叫道,又一刀劈了过去,这一刀非同小可,夹风雷之势,砍中了木可亚的头颅。那头颅直飞出五米开外,掉了下来之后,木可亚的手却还没松开刀柄,脖子上的鲜血如同喷泉般激射开来,两条腿兀自颤动不已。

  “木可亚!”杰伦回头望见了木可亚的死状,忍不住大叫一声。

  “哪里走!杰伦,纳命来!”乌木汉感到自己的脸上热乎乎的,沾满了木可亚的鲜血,伸出舌头舔了舔,同时挥刀又继续追赶杰伦。

  但是,经过木可亚的这一番阻拦,杰伦身边已经围满了“前进军”的士兵,刚才乌木汉之所以能对杰伦造成威胁,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的那几百个滑冰队士兵的帮助;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杰伦有点麻痹大意,一时走神。所谓吃一堑,长一智,现在那里可能还有那么容易给他冲了过去。

  十几个“前进军”把乌木汉团团围住,他纵然是天生神勇,也敌不过这么多年,不一会便被乱刀砍死了。尸体跌到马下,被来往的马踩成肉浆。

  “乌木汉死了!”“前进军”有人大声叫道。

  “将军死了!”乌木汉的剩余的士兵中也有人声音带着哭腔嚷道。

  “杀!”

  乌木汉一死,其余的士兵也都无心恋战丧失斗志了。本来在人数上已经比“前进军”少了很多,加上马尼罗又率领十万名士兵从右翼杀过去之后,又从乌木汉的军队后面杀了回来,前后夹攻,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马尼罗的士兵们便都死于非命,全军覆没。

  杰伦清点人数,此仗“前进军”死伤一万五千多名,另外,除了前面为了救杰伦的木可亚英勇殉职之外,洛尔多也被乌木汉的士兵砍死。

  要成大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虽然死了一个亲信和一个得力助手,杰伦也只好忘记悲伤,强作镇定,吩咐士兵将木可亚、洛尔多的尸体好生埋葬。然后又嘱咐带上乌木汉的不成尸体的尸体,指挥军队继续前进,尽快赶到阿玛兰塔城。

  “兵团长,好象乌木汉这样的人就该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干嘛还要带上他的尸体?”马尼罗迷惑不解地问道。

  “他毕竟也可算是一员大将,一位枭雄,而且我本来也是基欧人。而且对于这样的勇士不管他是敌是友,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虽然他杀死了木可亚。”杰伦答道。

  “兵团长就是兵团长,胸襟广阔不是我这样的俗人可以猜度的,属下羞愧万分。”马尼罗面色微红说道。

  “恩,刚才有探子来报说,蒙塔瑞的援军将在今天六点三十分左右到达阿玛兰塔城。不论采用什么方法,我们都要在他们来到之前,抢先占领阿玛兰塔,否则就前功尽弃了。现在是四点二十分,我们还有大概二个小时的时间,形势相当危急。”杰伦说道。

  “是,属下明白。”马尼罗欠身说道。

  五点十分,杰伦率领的“前进军”终于到达了阿玛兰塔城下。杰伦命令士兵安排妥当之后,将乌木汉的尸体抬到阵前,自己只身策马走出阵中,仰头对着阿玛兰塔城上的守军喊道:“你们的将军乌木汉已经战死,尸体就在这里,请城里的守军头领出来,杰伦我有话要说。”

  此话一出,阿玛兰塔城里便传出了很多哭声,知道大势已去。过了一会,一个头领模样的人出来,对杰伦嚷道:“我就是目前城里的守军头领,废话不要多说,要攻便攻,要杀便杀,随便你。”

  “乌木汉将军神勇异常,在下深感钦佩。虽然在战场上我们是敌人,而且他还几乎把我一刀砍之马下,但我实在不忍心让这样的英雄遗尸荒野。所以在两军开战之前,想先把尸体送还你们,让你们可以好生安葬,我也心安一点。”杰伦见守军头领说话的口气很硬,但却没有走开下令士兵立刻开战的意思,知道他心中一定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投降,便说道。

  “谢谢,不过你这样做有何居心?”

  “居心?呵呵,我杰伦本来是基欧梅里安家族的人,只因为得罪了二殿下沃尔根,全家人都遭受了他的毒手,只剩我一个,侥幸逃走了。现在回来只想找他报仇,让他偿还血债,本来跟其他的基欧子民没有半点关系。我不想再伤及无辜了,现在是想劝你们放下武器,让我们进城,免得害死更多的无辜百姓。”杰伦朗声说道。

  “梅里安家族?你真是梅里安家族的人?”

  “如假包换。”杰伦听到对方口气大为松动,不禁暗自欢喜。

  “实不相瞒,我祖上曾蒙受梅里安家族的大恩大德,奈何一直报答无门。前几年听说梅里安家族的人都死光了,我心想再无报答的机会了,想不到今天竟然给我碰到了。”那守军首领说道。“不过,投降还是不投降,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不是我个人可以决定的。虽然你们家族有恩于我们,但我虽然愚钝,却也公私分明的道理,这是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请兵团长给我十分钟的时间,让我去和其他人商议一下。”

  “好,十分钟就十分钟。不过我还需要提醒你,二殿下沃尔根凶残成性,让他知道你们的主将已死,损失了二十五万大军,虽然主要责任不在你们这些守城的士兵们,但恐怕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而且,不是我自吹,我有三十万大军,想在片刻之中拿下这个城也应该不是很难办到的事情。”杰伦向守城将领陈明利害关系之后,便转身吩咐士兵们做好随时攻城的准备。因为时间已经无多,蒙塔瑞的大军就要赶到这里,假如等一下阿玛兰塔城的守军不答应投降,兵不血刃的计划就会落空,那么到时逼之无奈也只好举兵攻城了。而由于这样一来二去的拖延,时间更显得短缺了,所以只能是先摆好阵势,以防万一。

  “兵团长,现在我终于明白您带马尼罗尸体来的更重要的原因了。一方面是施恩,让他们知道将军您敬重英雄,即使是几乎杀死兵团长的人,您也可以保存他的尸体,以此显示将军心胸广阔,可以对本来的敌人既往不咎;一方面是施压,告诉他们主将都死了,他们的军队已经全军覆没,城里就剩那几个老弱残兵,更加不是对手了。”马尼罗说道。

  “呵呵,身为大将,自然要考虑周详,否则一步行错,便会导致满盘皆输。”听了马尼罗的话,杰伦微笑着答道。

  “兵团长,我们答应投降了,请将军进城。”大约十分钟之后,刚才那守将走出来说道,同时命令士兵打开城门。

  杰伦大喜,命令士兵们收拾阵营,列队进城,至此,西部兵团终于赶在蒙塔瑞军队之前进入阿玛兰塔城,取得先机。

  史载:圣历2109年1月24日下午,东部兵团在星狂的出色指挥下,一举全歼普兰斯敌军一百万,攻入彼洛维城,取得重大胜利;几乎在此同时,西部兵团也在杰伦的领导下,歼灭敌军二十五万,并兵不血刃地进入了阿玛兰塔城。“前进军”声势大振,犹胜往日。

  

第四章 杰伦大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