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两军对垒

    

  圣历2109年2月1日晚上,普兰斯大王子可约的军营。

  雨声渐渐的停住了,北风凛冽地吹着,吹得刚才笼罩在头上的乌云也慢慢的散开了去,吹得月亮又探出了头。树枝上残留的水滴,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就好象一个玲珑剔透的水晶球。使人不禁猜想,在这个水滴里也有一个纯净的世界,里面居住着一些美丽的精灵。

  然而,这一切在离家日久,出征在外的士兵们看来又是怎样一副凄清的景象哦!

  “想想我们离家也都有一段时日了。”一个士兵开口说道。

  “是啊!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哎!”和他走在一起的士兵说道。

  “呵呵,我也有年纪已经老迈的父母没人照顾呢。”第一个士兵说道。

  “没办法啊!现在我只想赶快打完仗,赶快回家探望他们,真不知道亲兄弟有什么仗好打的,四王子还要引外人进来,哎,反正他们争权夺利的,最倒霉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士兵。”第二个士兵说道。

  “可别乱说话,大王子一直还在为哥撒亚战败的事情生气呢,要是给他听到了,可不得了,搞不好,要杀头的。”第一个士兵急忙劝道。

  “恩,我也就是发发牢骚罢了,呵呵,这次大王子亲自出征,把归属于他的军队全部召集过来,看来是要和星狂一决死战了。”第二个士兵说道。

  “从人数上来看,我们是三个多对一个,正常来说,这次应该是我们赢才是。”第一个士兵又说道。

  “那可说不好,战争这种东西,很多偶然和突发的事故的。呵呵,那星狂号称‘狂帅’,他赢过的以少对多的仗还少吗?况且他们‘前进军’的人,几乎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反观我们,哎!有几个人真正上过战场呢?”第二个士兵说道。

  “那倒也是,不过既然上了战场,不是杀死敌人,就是给敌人杀死,没第三条路可以选择的。哎,其实我们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找个地方升个火,热几口酒喝喝,反正活得一天算一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第一个士兵感慨地说道。

  “说的是。”第二个士兵随声附和道。

  他们的大王子可约可就没有这么看得开了,这几天以来他还一直在为自己军队战败的事情懊恼不休呢。

  “妈的,哥撒亚这头驴子,我怎么也想不透他为什么会蠢到不加防备冲上去送死这样的法子,妈的,就算冲到半途看人家没什么反应,也应该撤退啊!”可约怒气冲冲地对他座下的拜尔伦说道。

  “大王子息怒,现在我们还是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接下来的仗要怎么打才是,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拜尔伦起身答道,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在听可约发类似这样的牢骚,耳朵都快生茧了。不过想想自己是可约的属下,不可以表示不耐烦,只好好言相劝道。

  “过去?妈的,除了说这句话还会不会说点别的?那可是一百万大军啊!一百万,我怎么也难以相信,一百万大军就在一个下午之间全部化为乌有了。”可约倒没想到自己说这样的话也已经有很多遍了,这个世界上安慰人的话也就那么几句,其实真的难怪拜尔伦总是用那句话回答。

  “是,大王子。不过我们还有一百五十万大军,还有回旋的余地。”拜尔伦说道。

  “回旋?就算打赢了星狂,我们还拿什么兵力去跟我九弟打?他不是坐山观虎斗,占尽便宜了?都是哥撒亚的错,后来他竟然还叫士兵们全部放下兵器,妈的,就算是跟他们拼了,杀死一些‘前进军’的人,也可为我们减轻压力啊!现在好了,他自己一死了之,我们还不得不给他一个英勇牺牲的烈士名号。可丢下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给我们,现在怎么办?”可约越发生气了。

  “大王子,保重身体要紧,可别气坏了自己。”拜尔伦说道。

  “算了,跟你说了也是白说,你还是赶快退下去帮我想几个计策对付星狂再说。”可约说道。

  “遵命,大王子,那属下告退了。”拜尔伦等这句话已经等了很久了,一听到马上抬起脚步离开了,连头都不回,好象是害怕可约叫他回来听他发牢骚一样。

  “妈的,跑得比马还快,平时办事又不见有这么快,一向都是慢吞吞的。”可约望着他的背影骂道,顿了一顿,又说道:“星狂,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的;四弟、九弟,你们也都别得意得太早,我可约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杰伦在基欧临时搭起的营帐。

  从阿玛兰塔出来之后,杰伦的大军一直在不停地前进,每天都要换一个地方。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来自基欧的阻力,就算遇到了,也是些小股军队,根本不可能对杰伦的大军构成威胁。沿途还有很多小军官或者地主闻风过来投靠他,所以杰伦军队非但行军的速度很快,就几天时间,他们离阿玛兰塔已经有四百里之远了。连声势也一日一日地增大起来,军队士兵的总数现在已经足足有六十万了,现在即将要进入基欧的中心地带,同时也是杰伦的死敌--基欧二殿下****根的大本营哥本尔根。

  “兵团长,又有一个小军官带着他部下几百个士兵来归顺我们。”马尼罗兴冲冲地跑进杰伦的帐篷说道。

  “呵呵,很正常,我早就说过了,很多事情一旦有人开始做,其他人就会跟着做,人们一般都有一种一哄而上凑热闹的癖好,现在我们就是如此。”杰伦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仿佛这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根本就不能令他激动。

  其实,杰伦之所以会显得如此不在意,大部分原因在于他的经历。当初梅里安家族在基欧是除了皇族之外最显赫的家族,每天慕名而来拜访的人不计其数,其中不乏达官贵人,豪门富商,这些人是来求得庇护的;也有些是无官无职的,他们主要是希望借助梅里安家族的名声,而求得一官半职,或者不得已退而求其次,弄几个钱回去。而且,在那个时候,即使得不到什么直接的实惠,能进入梅里安府邸本身就是一种荣耀,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但是,后来,当梅里安家族受到****根迫害的时候,先前那些人一个个都不见了,没有人站出来为他们做一点事,或者哪怕是说一句话。而杰伦经过这次巨变之后,已经可以说是看破人情了:今天这些人来投靠自己,说不定明天他们见到****根得势,又跑去投靠他了。

  杰伦这样想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人大都是趋炎附势的动物,但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根的残暴不仁,已经使他们忍无可忍了。

  “他们来投靠我们总是好的,形势对我们越来越有利了。呵呵。”马尼罗有时也喜欢将事情往好处想。

  “形势这种东西是很难说的,有时跟结局好坏完全无关,这些人大都是些墙头草,见到那边形式好,就去投靠那一边,我们要打败****根,靠他们是很冒险的。”

  “兵团长,我们的军队就要和****根的军队直接对话了,你有什么打算?”马尼罗被杰伦浇了一头冷水,马上转移话题说道。

  “打算?我只有一个打算,就是打胜仗。”杰伦冷冷地说道。他不明白马尼罗为什么老说这些无聊的问题,老问这些废话,又不是第一次打仗,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他难道还没弄清楚吗?

  “哦,最近有谣言‘前进军’内部出现一些问题了,对此,将军又有什么看法呢?”看来马尼罗还是依然没有醒悟。

  “目前我们只需要考虑怎样打败****根就行了,就算‘前进军’土崩瓦解又如何?只要我拿下了基欧,我还怕天下没有我立足之地?而且只要依维斯还在,‘前进军’就不会垮掉的。”碰到这样好问的人,杰伦也无可奈何,只好皱了皱眉头,苦口婆心地答道。

  哥本尔根,****根殿内。

  “二殿下,饶命啊!饶命啊!二殿下。”一个太监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嘿嘿,我本来就没打算杀你。”****根冷笑道。“只不过想砍掉你的两只手,让你下次注意点罢了。”

  “二殿下,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奴才该死,请二殿下饶过我这一次吧!”

  “哭,是没有用的。”****根挥了挥手。“我的兴致全都给你坏掉了。”

  几个侍从打扮的人走进来把跪在地上的太监连拉带抱的拖了出去,据说,从此之后那太监便没有再出现在这个宫殿上,也不会再打破任何东西了。

  有人说,****根确实是命令侍从砍掉他的双手,只不过砍完之后不准别人帮他包扎,而太监昏迷过去,自己也无法包扎,就这样血尽身亡了而已。

  “二殿下,杰伦的军队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估计明天他们就要来到我们城下了。”****根的老师比灵顿说道。

  比灵顿是唯一能说服****根的人,而且****根之所以能拥有争夺皇位的实力,一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采用比灵顿的计策。

  “来得正好,我还没去找他呢,他倒找我来了,嘿嘿。”****根冷笑道。

  “不过,二殿下,我觉得我们还是避而不战、死守城池为好。”

  “为什么?我真后悔当初没斩草除根,让杰伦逃了出去。”****根愤愤地说道。

  “‘前进军’现在气焰十分嚣张,而且听说基欧国内也很多人去投靠他们,形势并非对我们非常有利,假如我们死守的话,他们想要打赢这场仗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且他们长途跋涉的,我们只要稍微拖他一拖,他们军粮用完,逼之无奈就不得不退军了。”比灵顿条条有理地分析道。

  “老师的话不无道理,不过这次被人欺到眼皮底下了,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我已经决定了,只要他杰伦敢来,我就要带兵出去跟他一决高低。”

  “二殿下,不要只是逞一时意气之勇。” 换了第二个人这样对****根这样说话,恐怕就算有十颗头颅现在也全部不长在脖子上了。

  “老师,你是看着我长大的,难道你不知道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吗?嘿嘿。” ****根胸有成竹地说道。

  “有多少个人说过类似的话,最后却死在别人手里的。”比灵顿口中没说,心里却暗暗叹息道。

  圣历2109年2月5日下午2点30分整,星狂跟正在前进的“前进军”骑兵听到一阵阵马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抬起头远远望过去,灰尘也越来越浓,好象被风吹动的云朵一样在慢慢地飘了过来。

  “又要开始战斗了。”星狂望了望手中的刀说道。“这把刀也已经很久没有喝过敌人的血了。”

  “团长,现在怎么办?”维拉问道。“是不是让我带十万个弓箭手埋伏在路边?”

  “哈哈,你以为每次都那么好赚,每个人都像哥撒亚那样‘勇猛’啊?”星狂不禁笑了起来,这个维拉,怎么就不明白再好的计谋用多了也变得差了,况且上次主要是运气奇好罢了。

  “那这次怎么办?”维拉忍不住有点脸红,尴尬地问道。

  “这一次是避无可避了,也不用埋伏了,你就带十万弓箭手列好队,一看到对方出现,就射过去。等一下可能就看谁射箭射得准,谁射得快了。”星狂答道。

  “遵命。”维拉于是带着十万弓箭手排好阵势等着可约的军队出现。

  “奇怪,怎么马蹄声几乎听不到了,而灰尘也越来越小了。”等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维拉终于不耐烦地策马过来问星狂道。

  “妈的,看来你的哥哥也是个狡猾的家伙。”星狂说着望了望他身边的菲雅克,眼神里的神色好象是对他说,同是一个父亲生出来的,你怎么头脑比可约简单那么多的,怪不得你会输给他。

  “可约是狡猾点,否则我也不需要你的帮忙。”菲雅克给星狂鄙夷的眼光盯得实在有点受不了,申辩道。

  原来另一边的可约看到这边的灰尘和听到马蹄声,正准备率兵冲过来的时候,身旁的拜尔伦立刻阻止道:“那个星狂诡计多端,我们这样冲过去恐怕又会中他的圈套。”

  “依你的看法,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可约问道。

  “最好是列好阵势在这里等他出现。”拜尔伦说道。“先在阵前摆十五万弓箭手,只要星狂敢贸然冲过来,我们就给他来个措手不及,让‘前进军’也尝尝当箭靶的滋味。”

  “好,就听你的。”可约觉得拜尔伦的话有点道理,而且自己实在没有兵马可以用来冒险了。

  于是两边不约而同选择了停止前进,等对方出现的策略。

  “现在怎么办?杀过去吗?”维拉问道,他自己认为以星狂的心性应该会选择杀过去的。

  “杀过去?不要只有意气之勇,也不用脑筋想想,现在他们停下来是为了什么?又不到日落时分,不可能这么早就搭起营帐休息,无缘无故停下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像我们一样也摆好弓箭在那里等待。我们现在杀过去,岂不是自找死路吗?别看我平时打仗好象只是一味强调进攻,实际上我也是懂得退避的道理的,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混到今天?”星狂说道。

  “那就这样一直等下去吗?”维拉问道。

  “当然不是,吩咐士兵们搭起帐篷做饭就地休息。”

  “搭起帐篷休息?那也太冒险了吧?”维拉觉得简直是不可思议,这样比进攻岂不是还要危险?

  “哈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人称为‘狂帅’吗?就是因为我够狂。就地休息,我料可约也不敢攻过来。”星狂说道,实际上他另有一番打算。第一,两军相距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可约的军队冲过来的话,自己的军队还有一段准备时间;第二,士兵们也知道前面有敌人,所以即使是就地休息,也不敢过于放松,毕竟没有谁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第三,星狂还是觉得,可约不敢冲过来,因为等自己一方出现等得越久的话,便越会觉得星狂这边的人也象他们一样拿着弓箭在等着他们出现,就越是不敢冲过来,毕竟他们短期内是不会忘记哥撒亚的教训的,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嘛!

  “可约王子,他们那边好象升起了炊烟。”一个士兵跑过来报道说。

  “妈的,不会吧?真有那么狂?”可约抬头望过去,果然见到不远处炊烟袅袅的升了起来, “拜尔伦,他们好象是搭起帐篷,在准备吃饭休息了,现在要不要冲过去,趁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可约有点摸不着头脑,便问拜尔伦道。

  “说不定他们并没有把弓箭手撤下,而是故意用炊烟来引我们出现,上次他们对付哥撒亚的时候还全军趴下呢,王子,我看还是不要的好。星狂这人粗中有细,实在不可小窥。”拜尔伦垂头答道,心想星狂你休想这样赢了我们,我们不会中你的计的。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傻等下去?”

  “当然不是。”

  “那全军休息?”

  “也不是。”

  “我靠,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那到底我们该干什么?”可约怒道。

  “让那十五万弓箭手继续等下去,其他的人就地造火做饭。”拜尔伦最后说道。

  就这样双方都不主动进攻,僵持了很长一段时日。

  

第七章 两军对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