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对了,我说老菜啊,当时你多大啊?”酒校长说道。

  老菜:“我?当时可能是三十岁,正是年轻有为的时候呢!”

  校长:“那你今年多大了?”

  老菜:“今年?七十岁吧。”

  校长:“有隐瞒真实年纪吧?老菜,可是这位小兄弟,看起来只不过二十岁左右啊?难道说,他练成了传说中的青春不老术?嗯,悟性那么高,还真是有可能啊!”

  说到这里校长猛然两眼放光:“或者是喝了不老不死水?如果是前者,能教教我么?如果是后者是,这下我可以放心练手了!据说喝过不老不死水的无论被杀多少次都能复活!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打到不老不死水?三十年前那天我云游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手持霸王剑的大剑圣,引出一堆沙漠鼠人,然后使出霸王崩山劲,一串土石气劲夹杂金象之气,比传说中的顶级冰火系融合魔法日月轮斩威力有过之而不无及,那些鼠人当然根本不是一招之敌。打得药丸、蓝水、鼠皮一地都是,我真想顺手过去拣点便宜,可是又怕对方一发火就把我给PK了,——你知道,单对单,魔法师根本没可能是同级别的剑士的对手,因为一般的小魔法对剑圣级的人物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而使用究级魔法至少要有五秒钟的预备时间,这时剑圣只要冲过来一个奋力一击就能把我砍了——就远远地问他,他在找什么,也许我有呢?他不答话,只接着等鼠人冲上来。我当时就又问,难道是传说中的不老不死水?……”

  老菜当说到今年七十的时候,脸色就变了,他自己也发现不对劲了,姚武和他所说的那个“他”年纪相差太大了啊……啊呀,你看我这记性……

  不过他并没有来得及当场昏倒,因为姚武已经紧紧捉住他的手:“难道您就是我的祖父提到过的帮助人不留名的大恩人么?他一直要我谢谢你,我是说,他一直为没有找到您而遗憾,他说当年他没有来得及道谢,如果我找到了您,一定要好好谢谢您!”

  老菜缓过气来,拍了拍姚武的肩膀:“哪里哪里,排忧解难一向是我们正道中人的份内之事,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其实也是姚老爷子相当开明,我才说了几句他说马上同意了哈……今天相见也是有缘!你祖父的悟性可真是好啊,当时我就想收他当徒弟,可是他死活不干,就没收成。”

  姚武:可是我听我祖父反映,是那位恩人用意念操物术把杀猪刀架在我岳祖父那肥得快要留油的肚皮上,要给大家表演活人开膛不死术,而且刀已经扎下去了,入肉三分,可是血没有流一滴,因为我外祖父的肚皮的肉实在是太肥了脂肪厚度超过三寸的说……就这样,结果当然是您老人家没说两句,他老人家就马上同意了啊……

  姚武:“我的祖父和父亲现在就用您教的麻痹术,成了麻醉医师,在我们那个地方还算是小有名气……”(所以我才有钱来这里上学啊……)

  老酒:“这么说来你应该是说书人的后代了?正好正好!你们知道么?那个武神级的人物始终没有理我,后来把鼠人杀得差不多了,他甩手就走,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接着打。我就小心翼翼地过去搜刮他的战利品——唉,这不能怪我,反正他都不要了,我那么做可不能算是破坏规矩。你们不知道我当时穷到了什么程度,连条裤子都买不起啊……5555,一条我这等级的裤子要价五万金币,我当时都大魔导士了,用的还是见习魔导士用的魔法杖。当时我身上买完药后,算一算加起来才二百五十一块大元啊!结果,我就在那堆战利品中找到了导致我日后扬名立万的东西,传说中的古代魔法卷轴——可惜看不太懂,因为是古代字写的,为了研究它,我变卖了我家祖传的MP恢复戒指,就在贝城最热闹的大街上,我打出一个标语:家境贫寒,变卖家产——丢人啊。要知道,别的人练到我这程度,起码也都有个二三百万吧!二百万的戒指开价188万,以后价格又一降再降,可是没人买啊。要收摊时,总算有人个过来了,一百六十万卖了他,结果一问他的等级,他才初级魔导士,他还问装备两个MP恢复戒指会不会有魔法恢复加倍效果,差点没把我气死。我说当然会了,要不然为什么那帮人都带着两个戒指?一手一个的?然后我就用那笔钱研究这个卷轴,虽然我看不懂那上边的字,但是我可以看明白那上边的画,三个月后的王宫魔法比武大赛,我终于一举成名。不过,到现在,我的进境也是卡住了,你既然是说书人家族的,应该认识一些古代字吧?这是我照着描下来的,你过来看看。咦?我放在哪里了?”

  校长对抽屉、椅子、裤子、衣服、手提袋、地板……进行了挖地三尺式搜查,可是没有找到……

  老菜拿起老酒桌子上的一张纸:“对了,校长,您老还有收集古代字画的兴趣啊?”

  校长:“啊,就是这个!对不起,人老了,眼神就有点不好……我以为它是桌子上的装饰呢呵呵呵……姚武同学,过来看看,这上边写得什么?”

  姚武愣愣地看着那些四四方方的字,不知道说什么好!有心想说,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又不敢。早知这样,当然爷爷让自己学习古文字时,自己就应该用点心。

  (姚武:福神!你不是活了很久的神明么,这些字你应该认得吧?福神:我当然认得啦!好,我念一句,你跟着念一句。姚武:那就拜托了!)

  “哈哈哈,校长你真是问对人了!咳咳!”姚武清了清嗓子,郎声跟着福神念道:“第一招,白鹤亮翅。第二招,黑虎掏心。第三招,猴子偷桃。第四招,丹凤朝阳。第五招,鲤鱼打挺。第六招,仙人指路,第七招,泰山压顶,第八招,小龙出水,第九招,野马分鬃,第十招,双风贯耳,第十一招(外星酷哥:我还没想好,想好我再补全吧。读者:这都行?我倒!)……第十八招,大鹏展翅。念完了。”

  姚武念着念着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好像不对劲啊?福神你不是信口胡说吧?这哪是魔法啊?这明显就好像是我爷爷跟我提到过的,那个……好像是传说中的古中国十八般武艺来着(姚武:福神太笨了,不懂装懂!我现在求助现场观众!知道的告诉我!某读者怒气冲冲地站了出来抗议:姚武有你这么当主角的么?我告诉你,古中国的十八般武艺那是指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姚武一砖头拍了过去直砸到某读者脸上:去去去,你小子添什么乱啊?你当我二百五啊,你说的那些怎么听都是兵器!各位还有哪位好心的大哥大姐指点指点我啊……——-看到某读者倒在血汩中,众现场读者没有敢上前指出什么是十八般武艺的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