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人有悲欢离合(至节三)

    灭天默默的走着,走着……任由时光在脚下穿梭,流逝。日出,日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已三数日。

  又是日正中天,烈日炎炎,威尔斯城中,人流涌动如潮——商人,市民,小贩,杂工……各自工作着。炎热天气令人挥汗如雨,真是一幅热火朝天的气象。处身熙嚷的街道中,如火般得人气汹涌而至,令他很不习惯。不自觉的,灭天发散出冰冷,肃杀的气息,笼罩四周,以抵制这汹涌而至得人气。

  瞬间,街道似冻结般,笼罩在煞寒之中,笑颜欢声霎那不见,心底的热情也消散无踪,身体似处于冰天雪地中,僵硬已极。明明烈日炎炎,却觉如冰天。矛盾,说不出的矛盾。这一刻,天地似化虚无。

  一片乌云飘过,遮住烈日,艳阳。难道连它也为灭天气势所慑,久久不敢出头!

  数日来,灭天脑中一片空白,从未思索过任何事,只知一路前行,却不敢停下脚步,只因为一停下,他就会忆起在拉格村中的点滴:老人,艾兰,云星,玛塞……不由得,一种不知名的感觉就会充满心房——热热的,暖暖的,一丝一缕,缠绕着他。第一次他惧怕了,这种感觉:危险的不知名的,却又像罂粟一样叫人上瘾。

  他害怕,他的心一旦被攻占,自己就会变了,不再是原来的自己。而今天,火热得人潮令他又记起了那种感觉。不自觉的灭天散发出骇人至极的肃杀气息来抵制,意图变回原来的自己。这才深悟,自己早已变了。

  拉格村中的点点滴滴,自心中显现,又是阵阵温暖。灭天终于想通了:既然这温暖如此之好,自己又何必苦苦抗拒,听之,任之,又有何不可!?醍醐灌顶般,他的思想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刚刚还在苦苦忍耐,不再想艾兰等人,现在却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赶回村中,生怕一不小心他们就不见了!

  灭天心中思绪万千,躯体四周的气息也随之变化万端,忽寒忽热,忽大忽小,终于消失不见,万物回春,街道上众人也随之经历了,由春到冬,又由冬至夏的遇合。

  炎热重临,人流恢复涌动,又是一番热闹景致!只是刚刚的一幕,却在人们心底留下永难磨灭的恶寒!

  为一阵食物的香气吸引,灭天信步来至一座酒楼——“离合居”,好悲戚的店名!他不禁低颤一种不祥的感觉充溢心底。灭天一阵好笑:自己何时变的如此优柔寡断?

  “先生,请问您要点甚麽?”

  低唤声打断灭天的思绪。他捡个临窗的座位,对门而坐。向侍者轻轻颌首:“一杯龙舌兰,四样小菜!”

  “好的,请稍后!”侍者有礼退下

  不大工夫,侍者已将酒菜上齐,刚要退下,却被灭天唤住。

  “请等一下,为何这酒楼叫做离合居?”不知甚麽原因,他对这名字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侍者笑了笑,“您一定初到这里吧,先生?”

  “嗯!”灭天点点头,话能省则省,这是他一向的习惯。

  “怪不得呢,不过先生您不用问我,马上就会知道这店名的由来了!”说完含笑走开。

  灭天好生不解!

  这时,一阵凄凉哀婉的歌声飘来引起他的注意。只闻此声浑厚,低沉,夹杂一丝嘶哑,别有一种深沉的韵味,回眸望去——一老者正倚坐门前抚琴和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次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依稀这曲调有些熟识,细听之下,灭天终于记起:这不正是百年前有落魄剑士吟游师之称的苏轼所谱的曲子吗?!

  苏轼本以诗剑双绝着名于龙炎大陆,青年时意气风发,呼朋引伴,知交遍天下,俨然一天之骄子!可惜中年丧偶,心灰意冷,落魄潦倒,一日不如一日。月圆中秋之夜为悼念亡妻,苏轼于是写下了这脍炙千古的《水调歌头》,同时也感叹世事无常。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生际遇变幻无常,希望人人都能幸福圆满!!!

  细细品味,灭天不由深赞:“好辞……好曲……”如此之词,情真意切,想不到天地间不止独我一人如此!!!“人有悲欢离合……悲欢离合……此楼真不愧为离和居!!!”

  午间本就是客人最多的时候,不多时,以是座无虚席。灭天对人本无多大兴趣,独自默默用餐。细想一下,自己真是被艾兰影响了,才没多长时间,已对人间事物情有独钟。

  数百年未曾食过粒米的灭天,抵受不住艾兰星云的诱惑,自吃下第一口实物起,便再也离不开它。思付间,一阵话语引起他的注意。正在交谈的是一老一少师徒二人。看他们身着黑色长袍襟口镶着一丝金边,显然是魔法师了。不过那老的都已七十多岁了,襟口却还是只镶一丝金边显然仍是见习的。令人惊异的是哪个少年,才不过十来岁,已是见习法师,悟性能力不可小觑。

  少年这时正缠着老人,“老头,快说呀,龙老头去那儿了?神神秘秘的!!!”

  老头哼了声:还会有甚么事?!不就是去消灭那个叫甚么灭天的。”灭天一滞,找他,做甚么?而老头还唠叨着“像我这么魔法力强,又经验丰富得人已经很少了,他们竟不叫我一起去,不给面子!也不想想,凭我的经验,一定会给他们很大的帮助,是不是啊?卡尔!”

  被他叫做卡尔的青年,显然不放他在眼中,上来就掀他老底,“是啊……是啊……!”

  老头闻言竟喜极而泣!“呜呜……,卡尔你总算承认我的实力了,呜……我好高兴!我太高兴了!!”说着不忘用衣袖抹抹泪,我就知道,你……”

  “喂喂……老头,别插嘴行不行?!我话还没说完呢!”少年的卡尔斜睨着他,是,越……帮……越……忙……吧!!!”一字一顿,且加重了读音!

  耸入云端的老头转眼掉进深渊,摔的尸骨无存!

  “死小子,一点也不知到尊师重道,我可是你师傅啊!”老头气冲冲的扔出一个火焰球,冲向卡尔。手一白,卡尔施出虚无结界(二级空间魔法),火焰球转瞬化于无形!

  “你还记得,你是我师傅?!这些年,你除了骗我做你徒弟时,丢给我一本破烂(魔法大全)外,还尽过甚么做师傅的责任?!就只会在没钱时才记得,你是师傅

  “你现在已经是见习魔法师了!可见,我还是有些功劳的!”老头还在大言不惭!浑不见卡尔已浑身冒火,令人为之捏把冷汗!

  “狗屁!你不说,我还忘了!”看似温文的卡尔也有火暴粗鲁的一面!“你到是说说,你尽过甚么做师傅的义务!”

  “那个……这个……呃……为师年纪大了,有些记不清楚,咱们改天再说,改天再说!”老头支支吾吾,言辞闪烁!

  “不必了!我替你说吧。卡尔瞪视着他,伸出一个手指,“第一年,我拜师时,你说我力量不足,便给了我一堆(奇迹之石),说甚么可以增加魔力值,可结果呢?

  “力量大增!”

  “别打岔!”

  卡尔呵斥一声!

  “是啊!力量大增!可你怎么没对我说……没对我说,他还有副作用!”

  “也就是拉肚子,没甚么大不了的!”

  “你还说!”

  “卡尔拍桌而起!

  “我刚吃了一颗奇迹之石,就开使不舒服,接连去了八次。可你怎么对我说的不好意思吧?我替你讲。那是正常反应,是为了祛除你体内的浊气,让你能更好的吸收天地之气,忍忍就过去了!”

  “是这样吗?”

  老头死不承认,开玩笑,认了只有死路一条;不认,起码,还有个活路!

  “不要得意,老头子!你给我奇迹之石,也不是为了成全我吧!我记得那时你好像收了我五百玛法(龙炎大陆金币的通称)作为学费与奇迹之石的费用吧!而且当时,你身后……跟着……一群人,喊打喊杀,难道……”卡尔认真的思考了。

  “快溜!”

  老头就要脚底抹油,死了……死了,背啊!怎么好死不死,让他记起这段儿,不是闹着玩的,万一他想通了,那老命……不就……快闪!

  “啊!老头你利用我!”

  卡尔爆发了!一直以来,虽然老头不怎样,他也忍了,毕竟,老头还有识人之名,知道他有天份有潜力,挑了自己这样的天才,谁知道,谁知道,他竟然是为了还钱,才挑中自己。那不就是说,老头是看中的钱,不是他!气死了他去死吧!

  (咆哮弹)二级风系魔法!老头这是我送你的临终礼物!

  (大气障壁)老头也不含糊,用一个气体魔法挡了回去!

  二人越斗越大,转眼间,已经升至四级魔法,却不顾周围人们的安全。已有数人被余威波及受了些轻伤!

  在从前,灭天从不会管这些闲事,但现在,却是看不过去!

  (暗黑结界)!轻轻划个半圆,一层黑色雾气已遮蔽住二人!

  “在里面打个够吧!”灭天轻叱一声!

  争斗得不亦乐乎的二人终于发现,他们早已处于他人的结界中!停下招式,卡尔轻蔑道,“才初级的暗黑结界就想困住我们,老头,这人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人啊!?”

  “对,让他尝尝厉害!”老头火上浇油!

  “好!五级火系魔法(炎龙破天)!

  汹涌火焰似一条巨龙,铺天盖地,与结界正面冲突!“滋滋……数声,炎龙与之交融,接着消失无踪!

  “好怪!卡尔低喃。

  “我来试试!”老头自告奋勇!一般的六级以下魔法,看来不起作用,好吧!六级水系魔法(超流魄·水龙波)一只浓缩成二尺大小的蔚蓝色水龙向结界直冲而去!结果,一样的,结界无丝毫损伤!

  对视一眼,二人掩不住内心惊异,好厉害!竟能以初级暗黑结界,抵挡住五六级魔法!

  “看来,只好破例一次,用出封印的力量了!”老头自言自语。卡尔惊疑,“封印的力量”不明白,难道老头还……?

  七级风系魔法(裂风箭)!无效;七级土系魔法(大地之怒)!无效!

  八级水系魔法(升龙波)!无效;八级火系魔法(火之流星)!无效!

  九级空间……无效!

  不论何种魔法,也不能丝毫使之有损,老头有些惊骇了!

  “老头,还有光系魔法未用啊!”卡尔自一旁提醒!

  “对啊!”老头兴奋了!

  “顶级魔法(圣灵之光)!圣洁的光芒,以老头为中心,组成一圈光箭,向四外不断放射!不同以往,暗黑结界与光芒彼此消融!

  咦,灭天有些惊讶!竟能消融他的暗黑结界,不简单。望下四周,毕竟是有人的地方,还是到别处去吧!

  

第四章 人有悲欢离合(至节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