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软玉温香

    “看”着逐渐向我逼近的无形毒刃,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怖,此刻的我既无法用剑(虽然我的左手还能动,但我所习惯的是右手出剑,真正能够双手无差别使剑的人是几乎不存在的,就算双手握剑或用双剑出招的时候,起主导作用的也只是最常用的那只手,就算勉强用另一只手单独出剑,其威力也发挥不到平时的两成。),魔法又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可以说是陷入了死地。但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我的思维反而冷静了下来,脑中一片空明,无数的思绪从我脑中闪过,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

  “爷爷,你的速度太快啦,我连你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要用眼睛看,要用你的心!任何生物都是有‘气’的,只要你静下心去体会,就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不论我的动作如何迅速,我的气都不会消失,只要你感悟到我体内‘气’的存在,你就能捕捉到我的位置!”

  ……

  “爷爷,我成功了!我终于感觉到你身上的‘气’啦!”

  “做的好,星!记住,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要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只有用‘平常’心去看问题,才有可能找到解决它的方法,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要放弃,这才是成为一个强者所必须的条件!”

  ……

  “平常的心,平常的心。我想到啦!”虽然只有一秒钟的时间,但我却体悟到了别人一年甚至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境界。而我的思维胆略也如脱胎换骨般的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决非普通武学修炼所能达到的,这也许就叫做“生死间的感悟”吧!

  “对,要感觉他们的气!不论他们如何隐身,气都不会消失!”

  我心里想到,同时排除杂念,感受着周围的气息。终于,我搜索到了七股“气”的存在,五个已进入“烈炎罡罩”且正向我逼近,而其它两个正在外围几米远的地方观望着。

  “终于找到破绽了,就让我给你们一个惊喜吧!”我在心里说道。身形突然向后退去,同时暗自聚集火元素,在手中形成了一个超大型号的“爆炎弹”。当我快要接触到结界的内壁时,它在我的意念下突然裂开了一道一人多高的裂缝,我闪电般地从裂缝中退到外面,顺手将“爆炎弹”投了进去,同时将 “烈炎罡罩”上的两个缺口封闭。

  “轰!”结界内炸开了花,由于爆炸空间极小, “爆炎弹”发挥了平常几倍的威力,狭小的空间内充满了爆裂欲出的游离态火元素,五个隐形人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便被炸得粉身碎骨!最后,失去我魔力支持的烈炎罡罩终于经受不住来自内部的强力爆破力而分解,原地除了一些残存的火元素外就只有几块焦黑的布片。

  连我自己都为这一招的威力感到吃惊,正责怪自己不该如此残忍。而敌人却丝毫不给我“忏悔”的时间,余下的两股“气”从左右两个方向迅速朝我冲了过来。但这种隐形术对现在的我已经起不到丝毫的作用。我行云流水般的穿梭于两把若隐若现的毒刃之间,它们却连我的衣角都无法碰到。而我时而发出的一两招魔法,却叫他们疲于应付。

  两个隐形人见势不可为,便萌生了退意,趁我向后闪躲之时分别向两个方向跃出。我迅速追向了其中一人,并向另外一人发射了三个火球,他闷哼了一声,但并没有停下,三两下便逃出了我的感知范围。但被我追到的那一个却没有这么好运了,跑出几十米便被我的闪电击中,全身麻木地瘫倒在地上,同时现出了原形——一身黑衣,全身上下只有口鼻眼露在外面。

  我左手拔出剑,用剑尖指住了他的咽喉处,“你们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来的?”我厉声说道。

  “………”

  “不说吗?那就别怪我——”还没等我说完,他的口鼻便流出了黑血,紧接着整个身体也迅速地腐烂起来,发出“滋滋”的声音。不到一刻钟的工夫,整个人便化作一滩血水,只剩下一身黑衣留在原地。

  好厉害的毒药!好偏激的手段!为了隐藏身份,竟然将自己“毁尸灭迹”!我暗自惊叹着。

  收好了剑,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准备离开。突然一阵麻痒的感觉由右肩处袭向我的全身,其间还夹着一丝阴冷,使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没想到刚刚的剧烈打斗竟然使毒性加剧了,五成的真气竟无法压制住它!我赶紧将余下的真气全部催动到右肩处,使那里的血液流动完全停止,总算将止住了毒性的蔓延,但不知为何,那股阴寒的感觉竟然透过我的真气传入我的全身。我大吃一惊,急忙将气海内的火元素也催动起来,希望能够将这股寒气驱散,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无法将之彻底根除。别无它法,我只能拖着发抖的身体回到了寝室……

  清晨,“咚!咚!咚!”

  “星,你在吗?”

  露娜又象往常一样来找我上课了,但此时的我已经处于半朦胧状态,除了隐约知道有人在敲门外,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经过了一夜的折腾,我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了十之八九,而唯一能够和寒气对抗的火元素也消耗怠尽,除了勉强护住心脑部分以外,其它部位都被寒气所占据,毒性也几乎扩散到了我的全身,此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发抖。

  许久,露娜见无人应声,便推开门走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蜷缩在床上不住发抖的我。

  “星!你怎么了?!”她吃了一惊,急忙来到床边,想将我扶起来,但她的手一接触到我的身体便被吓了一跳,因为此时的我,和一块寒冰没什么区别!

  见到我冷得连牙齿都快磕碎的样子,露娜也急得快掉下了眼泪。她看着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便褪去了自己的衣裳,紧接着着把我的衣服也一同褪去……

  朦胧中,我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片万载寒冰中,全身都被冻僵了。但就在我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一个火热的躯体将我抱入怀中,好温暖,好舒服……慢慢的,我睡着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不由得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只见我一丝不挂的侧卧在床上,而另一个同样是****着的朣体正与我紧抱在一块儿,四体交缠着,又软又香,感觉很不错。而紧压在我前胸的、一对软绵绵的玉feng更令我升出一种奇妙的、前所未有的感觉,几乎令我血脉贲张!

  就在这时,几缕发丝淘气地钻入我的鼻孔,使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喷嚏,而怀中的人儿也因此醒了过来。

  “星,你醒了,好些了吗?”

  语音轻柔,竟然是露娜的声音。我再次确认似地看了一下她的脸,不是露娜姐是谁!我迅速将昨夜回寝后的情形回想了一遍,并将之与朦胧中的感觉联系了一下,马上便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露娜姐,谢谢你,我……”我将手臂抱紧了些,对她说道。

  “嗯……”露娜似乎没有听到,仍然紧抱着我。

  刚刚情况特殊,我们谁也没有意识到对方的变化,但现在不同了,我和露娜似乎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热了起来,我情不自禁地吻向了露娜,她也迎向了我,四片唇贴在了一起,一阵触电般的感觉涌向我们的全身,我们激烈拥吻着,似乎要把对方熔化掉一样。这是我和露娜的第二次亲吻,但时间与地点却全然不同,而此情此景,更有着随时更进一步的可能……

  “不可以,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是绝对不行的!”我心里想着,因为我知道自己身上的寒气只是暂时被压住而已,随时都有再次发作的可能。但我的身体却有些不听使唤,软玉温香在怀,就算是孔老夫子也未必能禁得住诱惑。其实很多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都会先有悬崖勒马的想法,只是理智很难战胜感性而已,尤其是面对着自己最喜欢的人的时候。但我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露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轻轻地推开我,坐了起来,但还是不住地娇喘着。我也努力作了十几次深呼吸才将情绪平复下来,一时间相对无语,只是默默地穿着各自的衣服。

  “星,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中了这么厉害的毒?”过了好一会儿,露娜才完全恢复过来,指着我的右臂对我说道。但一接触到我的眼睛,脸蛋儿又“唰!”地一下红了起来,我也有种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毕竟是没经过人事的少年人嘛。

  我于是将昨晚遇袭的事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听到惊险处,露娜姐也不由地尖叫出声,我花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整件事的经过讲完。

  “星,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个叫杜雷的贵族派人干的?”听完我的叙述,露娜对我说道。

  “我想不太可能,虽然此人牙龇必报,但我知道他是那种一定要将得罪自己的人亲手解决的家伙。也就是说他一定会等到自己的伤全好以后亲自带人来报复我的,而不是像昨晚的杀手那样直接将我置于死地。”我认真地说道。

  “可你在帝都除了马丁家再也没得罪什么人啊?”露娜问道。

  “嗯……”突然,我想到这件事可能和拉碧丝有一些关联,但一想又不太可能,虽然她是公主,但我也只是救过她而已,不会有人想为雷兽报仇吧。可昨天袭击我的人又十分特别,光是他们为了突破我的“烈炎罡罩”所打出的水之魔晶就值一两千个金币,决非一个普通贵族所能负担得起的。

  最后,还是露娜打破了僵局,对我说道:“这件事就暂时放下把,我们还是想一想如何为你解毒吧!”

  “可是,要怎么做呢?连净化之术都毫无作用,普通的大夫就更不用说了。”一提到如何解毒,我的头就大了起来。

  “去问问约克院长吧,他活了一百多岁,应该会见过这种毒吧。”露娜说道。

  “嗯,也只能这样啦,在这里除了他,我们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求助的人了。希望别被他当成实验品才好。”

  ……

  王宫。

  “九鬼,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回王子殿下,属下已将那人的身份查清楚了,他的名字叫星羽毛·迪斯,是圣光学院魔法学部的新生。”

  “什么?是他?”

  “啊?殿下已经知道他了吗?”

  “呵,打败王城第一剑手的人怎会有人不知道呢。去对付他了吗?”

  “是的,只是——”

  “只是什么?”

  “属……属下昨晚派了七个影忍去杀他,但只逃回来一个人,而且受了重伤。据说他的魔法十分厉害,应该已经达到了魔导师的水准。”

  “哼!魔导师吗?不过,我已经想出解决掉他的办法了。妨碍我的人必死无疑!嗯,你退下吧。”

  “是。”

  ……

  “啊!太不可思议了!”为我检查完毕后,约克像看怪物一样望着我,大声地叫个不停。

  “有什么奇怪吗?”我和露娜都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当然奇怪了!”约克大声说道,“这种毒是从万毒之王‘冰蝎兽’的身上提炼出来的,见血封喉,就算是剑圣中了它也会立即没命,而你竟然坚持了一整夜还没有死!真是奇迹!”

  我和露娜都有些难以置信,但看他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问道:“那你知道解毒的方法吗?”

  “嗯,我是解不了,但如果能找到兽人部落的话——”

  “这和兽人有什么关系?”我问道。

  “嗯,关系大了。这种毒是从‘冰蝎兽’的唾液中提炼出来的,炼制的方法十分特殊,在‘屠魔战争’之前只有兽人族才会制造和使用它,主要是用来加工‘兽忍’所使用的‘毒杀刀’,这也是‘屠魔战争’中人族剑师以上的高手大量死亡的主因之一。后来兽人族战败,这种毒的提炼方法也就被人族中的一些高层贵族所得,用来强化自己的私人军队。但却没有找到解毒方法,除非是对付必死之人,否则是不会动用这种剧毒的。小子,看来你得罪的人来头不小啊!”说到这里,他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可是现在哪里还有兽人族的部落呢?”我问道。

  “有!他们就隐藏在出云山脉的最深处!你如果想活命的话,就必须找到他们!”约克说道。

  “可是,要到达出云山脉的最深处,至少也得两天的行程,我只怕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我颓然道。

  “这没关系,我可以用‘传送术’将你传送过去,不过他们会不会救你,就看你的运气啦。”

  “那就请您把我们一起传送过去吧。”露娜说道。

  “不行,我的魔力只能够传送一个人,多一个是很危险的,说不定会掉到别的不知名空间去!”约克认真地说。

  “那好吧,就我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不行,你现在几乎是功力全失,一个人到那里很危险的!”露娜急着说道。

  “没关系的,露娜姐,我还可以使用雷系魔法的。而且,要两个人一块儿去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对她说道。最后,在无可奈何之下,露娜也只好同意了。

  我依照约克的话站到了一块空地上,随着他的几句咒语,我的脚下出现了一个星形魔法阵,在一阵闪光过后,我也消失在了原地。

  “哗啦啦!扑通!”我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一根树枝上,但它显然承受不住我的重量,结果和我一起摔到了地上。正当我要开口“问候”两句那该死的老头的时候,几柄巨剑已经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第十二章 软玉温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