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兽人部落

    第十三章 兽人部落

  我抬起头向上望去,只见三个巨汉正站在我的周围,手中握着四尺多长的超大型巨剑,看起来足有四十多斤(也就是搭在我脖子上的那三把)。仔细看清楚他们的容貌,我不由得一阵狂喜,他们竟然是兽人,虽然有意地掩饰了特征,但我还是断定他们是狮族的,既然这里有兽人出现,那么约克所说的兽人部落也有可能就在附近了。然而当我看到那副欲杀我而后快的眼神时,心不由得凉了半节,那是带着无比憎恨的眼神,代表着兽人族对人族的刻骨的仇恨!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一个兽人发话了。

  “还用问?一看就是费蓝那家伙派来的探子!”另一个接口说道。

  “竟然把探子派到这里来了,难道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吗?”第一个说话的兽人显得十分气愤。

  “嗯,很有可能,我们得赶快通知族长才是,不过,这个人要怎么处置呢?”第三个兽人发话了。

  “宰了算了,反正杀一个少一个。”那第一个发话的人向我宣判了死刑。

  “不会吧,”我心里想道,“难道兽人真的这么没脑子吗?连审问也没有就将我就地处决?这样一来,我岂不是还没被毒死就被这三个大块头乱剑分尸了吗?一定得想个办法才行!”我的脑筋迅速转了十几圈,“有了!”

  “喂!三位朋友,你们误会了,我根本不是什么人族派来的奸细,我是有事请你们帮忙的。”我对他们说着,同时暗暗聚集着雷元素。

  “你的命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里,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如果这是你为了活命而想出的诡计该怎么办?况且你们人族是从不讲信誉的!”第一个兽人又发话了,看来他是这三个人的头目。

  “这样吗,那就让你们看看我的诚意吧。”话音未落,我周身立刻出现一层薄薄的电网,虽然这对于物理攻击没什么防御能力,但用来应付当前这种情况却是非常实用的,电流顺着巨剑传到他们身上,三人立即被打得向后踉跄,我马上趁机“逃”出了他们的包围。不过,他们的剑竟然没有脱手,使我不由得暗叹兽人的强悍。

  我没有给他们再次出手的机会,马上放出了一个“雷电之缚”将他们困住,但他们仍然拼命挣扎,看样子这招中级雷系魔法是困不了他们多久的。

  “看到了吗?你们并没有制住我,但我却可以随时困住你们!”我在一旁说道。

  “就凭区区一个‘雷电之缚’吗?它困不住我们的!”那个兽人头目轻蔑地说道。

  “哈哈,当然不止这些啦,我的目的只不过是阻挡你们一下,精彩的还在后头呢。”我轻松地说道,同时低声念起了咒语:“伟大的元素之神啊,请赐予我雷电的力量,将之化为无坚不摧的红色闪电,粉碎我的敌人吧!——红雷闪!”

  数十道红色的闪电以万马奔腾之势自空中落下,瞬间就将我前方几十米内的树木全部化为焦炭,地上布满了深坑,稍大一些的石头全被击成了粉末!

  三个兽人不由得傻了眼,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如果我这一击是指向他们的话,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怎么样?现在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我解除了他们身上的束缚,对他们说道:“如果我真的是人族奸细的话,将你们灭口应当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不过我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请教你们,请无论如何带我去见你们的族长,如果你们还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先将我捆绑起来。”我将背上的剑取下交给了他们,然后举起了双手。(其实我明白,这样一来无疑是将性命交到了他们手中,之后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但为了能解去身上的寒毒,也只有赌一赌了,我相信纯朴的兽人族是不会毫无信用的。)

  “朋友,不必了。既然你都如此信任我们,如果再不相信你的话,就显得我们兽人族太过小气了。我叫迪鲁,请跟我们来吧。”领头的兽人说道。

  “在下星羽·迪斯,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我说道。

  “什么?你叫星羽·迪斯?你可认识一个名叫鲁顿的兽人?”迪鲁激动的问道,脸上充满了惊喜。

  “你是说鲁顿大哥吗?我们一周前在克顿城认识的,他也和你们在一起吗?”我问道。

  “啊!原来你真的是鲁顿大哥的救命恩人呀,他常常提起你呢。他可是我们族内唯一懂得酿酒的人呐,我们全族都很感激你呢。”他激动地抓着我的双臂。

  当时我还很奇怪,我只不过是救了他们一个酿酒师而已,为什么招来全族的感激呢?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兽人族不论男女,都是天生的“酒鬼”,自从两百多年前他们从人族那里学到了酿酒工艺后,“酒”便成了族中不可缺少的“粮食”,而为数不多的酿酒师也就成了族中不可缺少的人物之一。

  又一番客套后,我便在三个兽人的带领下向密林深处走去。

  走过了不短的一段山路(其实根本称不上是“路”,我们有一半是用“爬”着走的),我们终于来到了兽人族的部落。这里十分隐密,四周被山石树木所环绕,相当于一个半山腰上的盆地,中间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湖,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周围大大小小的分布着三百多个帐篷,男男女女的兽人正在其间忙碌着,多数都是毛发较重的低等兽人。看样子这个部落应该有八九百人吧,以兽人族“全民皆兵”的习俗来看,这里应该有着不小的战力。

  走在人群中,我敏锐的感到数十对充满敌意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身上(我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个人族),甚至还混杂着一些叫骂声,看来两族之间的恩怨绝非一朝一夕便能摆平的。

  我们来到一个较大的帐篷前,迪鲁高声叫道:“族长!迪鲁回来了,有事求见!”

  “哗啦”帐门掀开,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兽人来,他身材有两米多高,精壮结实,虎虎生威,脸上,手上,颈项之中,凡是可见肌肉之处,全都盘根虬结,似乎全身都是力量,似乎要爆炸出来;他脑门靠近太阳穴两侧各有三道灰黄色的兽纹,应该是虎豹一系高等兽人的标志。但最能引起我注意的,还是他那一身强横无比的斗气,虽然他极力将其隐藏起来,可偶尔散发出来的气势还是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迪鲁,你回来啦,有什么情况吗?这位是——”他对迪鲁说道,目光却定在我身上。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的声音并没有我想象的那般如同虎吼般的粗犷,而是一种十分平和的,大众化的男中音。

  “报告族长,我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只是遇见了这位——”

  “啊!星羽兄弟!你怎么会找到这里呢?”还没等他说完,一个人影就冲了过来将我抱住,竟然是鲁顿。

  “是鲁顿大哥呀,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再次见面了!”我高兴地说道,“鲁顿大哥,你还没替我们介绍一下呢。”我向族长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对鲁顿说道。

  “哎呀!你看,我都给忘记了。”鲁顿拍了拍自己的头说道,“这位是我们兽人族的族长‘疾风’,确实人如其名,打起仗来就像一阵旋风,所经之处人仰马翻!哈哈!”边说着,边把一只手搭在了疾风的肩膀上。

  看来在兽人族中等级观念并没有像人族中那么森严,族长与普通兽人之间的言笑举止竟如此的随便,我不由得联想到了在克顿城中杜雷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族长,这位就是我常和你提起的救过我一命的星羽兄弟,你可得好好地帮我招待一下他呀。”鲁顿继续说道。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疾风笑着说道,“救了你这个酿酒师就等于救了我们所有的兽人啊,现在肯帮助我们兽人一族的人已经不多了,真是有为的好青年呀,哈哈!”此时我已经从迪鲁的口中了解到兽人好酒的事,心里不由得一阵窃笑。

  这时许多兽人都围了上来,听到他们的对话,一改刚才那欲杀我而后快的态度,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己人。这其间迪鲁把遇到我的情况对疾风叙述了一遍。

  “对了,星羽兄弟——”

  “族长,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我现在只有十五岁而已。”我打断他说道。

  “什么?十五岁就有这般身手?”疾风惊奇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不过,鲁顿在平时都是与我兄弟相称的,你既然称他为大哥,对我也就不能这么见外了。虽然我是族长,但可从来不讲哪些人族中的繁文缛节!”

  见兽人们都这么豪爽,我想如果再做作的话,就显得太没有气概了,于是说道:“疾风大哥这么说,那么小弟星羽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

  在进入帐篷聊了许久以后,疾风对我说道:“对了!星羽兄弟,刚刚迪鲁说你来这里找我们有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中了一种剧毒,自己无法解去,所以想请你们帮忙。”我回答道。

  “不过,你看起来不像是中毒的样子啊?而且,人族的医生应该比我们兽人族的强很多才对……”鲁顿疑惑地说。

  不过疾风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我,显然是在思索着什么。

  “我确实中了毒,只不过是我暂时用真气将之压住而已,但也挺不了多久了。而且我中的是‘冰蝎之毒’,在人族中是无人能解的。”我补充道。

  “冰蝎之毒?你竟然中了它还能够不死,真是一个奇迹呀。”疾风沉吟道,“你能把中毒的经过和我说一下吗?”

  “好的。”我于是将遇袭的经过说了一便,当然把和露娜“亲热”的那一段给略过了。

  听完我的叙述,疾风对我说道:“你可知人族为何只抢到这种毒的提炼方法吗?因为解毒之法我们兽人族也从来没有用过,鉴于这种毒过于霸道,我们是从来不对人类(泛指所有的类人种族)使用的,只是用来对付一些魔兽,至少在‘屠魔战争’以前是这样。不论族内还是族外都没有人中过此毒,不过就算有人中了它也会马上毒发身亡,是绝对来不及施救的,所以我们也只是从祖先那里听说过而从未使用过。不过像你这种情况倒是十分特别,看来也只有冒险一试了,你等一下。”

  他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便拿着一个皮囊走了进来。他将皮囊解开,从里面倒出了四五个猫眼大的小球,泛着蓝光,呈半透明状态。

  他拿起来一个递给了我,说道:“这是冰蝎兽的内核,只有年龄到了一定界限的魔兽才会在体内产生这种东西。虽然冰蝎兽的唾液中含有剧毒,但它的内核却是无毒的,而我族所流传下来的解毒之法就是将之吞食。不过你得先用内力将之包住,让它一点一点地被你吸收,因为这核内蕴涵着十分霸道的‘极寒之力’,任何人都不可能将之一下子吸收的。等会儿你将之吞下后就在这里调息,我会派人在四周守卫的。”

  我接过内核,想也没想就吞了下去。反正不吃也是死,吃了还有一线希望,又何必犹豫不决呢?

  见我已经开始调息,疾风屏退了众人,自己也随后走了出去。

  由于我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所以我将余下的所有真气都调动了起来,用于吸收内核。在我圣魔真气的作用下,内核一沉入腹中边开始缓缓地释放寒能,但却与我体内的那股冰寒之气完全不同,似乎是两个极端,两者只要一接触,就立刻互相中和而化为纯粹的水元素。随着内核被逐渐吸收,我体内的寒毒也在不断地减少,由于我现今并没有吸收水元素的能力,所以这些数量可观的水元素只能重新散发出体外,虽然有些可惜,但只要能将寒毒解去,我就很满意了。

  不知过了多久,内核终于被完全吸收了,体内的寒毒也被完全解去,我周身疲倦异常,才一放松就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刺眼的阳光从窗口斜射进来,看着阳光射来的方向,我稍稍地吃了一惊,难道已经到了第二天早晨了吗?我调息了一下,发现自己的魔力与真气都已恢复了近七成,身上那种又麻又冷的感觉也完全消失了。正当我暗自庆幸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丝若隐若现的气息正向我缓缓游来。难道那帮隐形杀手竟然追到这里来了?既然他们进到了这里,那门外的守卫岂不是——

  就在这时,那股气突然在我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瞬间增强了几倍。

  好强的气!上次那些杀手与他相比简直就像孩童一样!甚至较我解开封印以前还要强上许多,现在只恢复七成战斗力的我,真的能够对付他吗?我全身戒备着,可心里却一点把握都没有……

  突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饶到了我的身后,快得宛如鬼魅!

  “终于出手了。”我心里想道。瞬间将斗气运到右手,化指为剑向后方点了过去。

  

第十三章 兽人部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