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剑气纵横

    第二十四章 剑气纵横

  凝视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我心中不由得懊恼万分,明明知道对方的实力,竟然还试图在他面前念咒语,岂不是在自寻死路吗?在刚刚开始学习魔法的时候就应该知道,魔法师不论修炼到什么程度都是无法在近战中与同一级别的战士单挑的,即使达到不用念咒语就能施展魔法的程度,他要对同级别的战士造成伤害,也要使用那些需要念咒语的高层次魔法,因为那些仅凭意念就可以施展出来的魔法是无法突破同级别战士的斗气护罩的。如果我一开始就拔剑的话,虽然无法取胜,但也不至于败得如此彻底,至少还有一些逃走的机会。难道说,是几天来在魔法上的惊人突破使得我对自己的魔法修为有了近乎盲目的自信吗,我暗中检讨这着自己。

  “你想怎么样,如果你是被二王子派来要杀我的话,就赶快动手吧!”最后,我终于忍耐不住这过分的沉默,冷着脸说道,脸上却毫无惧色。

  “二王子吗?他还没有指使我的资格!”他冷笑着抽回架在我脖子上的长剑,“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拔出你的剑!”

  “你不是来杀我的?”对他的举动我有些诧异。

  “那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如果你只是个酒囊饭袋的话,我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斩杀!”他寒声说道,语气极为冷峻。

  “难道这家伙只是想试试我的剑法吗?可他为何偏偏挑上我呢?”我心里想道,但此刻已不容我多想,要活命就只能仗剑一拼了。我将魔法袍脱下放在路边,拔出了藏在背部的长剑,然后摆出了一个剑手最常用的架式。

  “注意,我要进攻了!”我瞬间将体内的圣魔真气提至顶峰,银灰色的斗气立即散发于体外,实质般的将我包围在其中。我知道对付他这样的高手是绝对不能有丝毫保留的,瞬间的偏差都可能使自己陷入险地,所以刚一开始便使出了全力。周围的空气似乎也被我的斗气所激而形成强大的气流,将我脚下的沙土“推”向四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圆圈”。

  “不错,没想到你的内力修为竟然如此之高,应该接近剑圣的级别了吧,看来‘她’的担心是有些多余了。”白衣男子说道,“你这奇异的斗气也是我生平仅见,不过单凭这些是证明不了什么的,接招吧!”话音未落他便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我冲了过来,人未到,剑先至,虽然表面上只是一记平平无奇的横斩,但却隐含着气吞五岳,威震山河的王者之风。

  我没有丝毫的机会询问他口中的“她”到底是什么人,只能将真气贯注于剑身全力向外架了出去,可是两剑交击在一起,我却感觉不出有丝毫的力道。怎么可能?这气势磅礴的一剑竟然只是一记虚招!就在这时,他的剑突然向外旋转了一圈,我的剑连同持剑的右手一同向外荡了出去,使得我一时间门户大开,而他的剑却再次疾如闪电地向我胸口刺了过来。

  我当然不会就此落败,双腿用力一蹬,瞬间跃起了六七米。为了防止他继续追击,我在半空中向他接连劈出了六七道剑气。

  他并没有举剑遮挡,而是向后退了开去。我的剑气击在地上,将地面劈出了好几道裂缝。

  好机会!我快速将斗气凝集于剑身,整支剑立即被银灰色的流光所包围。

  “暗星·断龙斩!”

  我身剑合一,宛如一颗流星向他疾飞了过去。这正是我在出云山脉斩杀雷兽时所用的那一招,如今由功力大增的我使出,更有着无以伦比的威势,令人避无可避。仿佛整个夜空都被我划出了一道裂痕!

  “无双斩!”这次他并没有闪躲,而是拔地而起,双手握剑,使出必杀绝招向我迎了过来。动作迅猛无伦,普通人只能看见一道金光由地面射向半空!

  “叮!”双剑交击在一起,并未发出太大的声响,但相互撞击时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却以交击之处为中心向四面八方疾射而出,最后形成一个直径四五米的能量团将我们两人包在其中,若非两人皆有斗气护身,可能早就被那炽热的能量所伤了。一时间我们两人停在空中相持不下,远远望去仿佛一金一银两道冲击波在夜空中撞在一起,迸射出惊人的能量。

  虽然他的内力修为要强过我很多,但由于我圣魔真气惊人的回复速度,再加上我居高临下所占的优势,最后他还是先被我逼落在地上。在我强猛的冲击下,他向后猾了十几米才稳住身形,坚硬的地面竟被被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陷坑。

  终于,我也落在地上,但两人的剑仍粘在一起,彼此僵持着。

  “你的冲势已尽,如同强弩之末,还能挡得住我吗?”他冷冷地说道,突然加大力度向我推了过来。

  他说的没错,我失去了居高临下的冲劲,单凭内力是无法胜过他的。想通这点后,我不再硬拼,顺着他的力道向后退了开去,两人之间又恢复到了遥遥相对的局势。

  拍了拍粘在衣服上的尘土,他对我说道:“很好,能够认清战局,随机应变,你的确具有成为绝顶高手的资质。注意,我要认真了!”

  “什么,难道他刚刚只是在试探吗?可是我几乎已尽了全力了,这样的话——”

  没有留给我思考的机会,他已经再次朝我冲了过来,速度比原先快了几乎一倍!就在距离我不到四米的时候,他突然消失了,我感觉到他的“气”几乎在同一时刻出现在我的右方,我不及细想,一招“剑雨流星”攻了过去。

  “铛!铛!铛!铛!”两支剑在瞬间交击了几十次,我的“剑雨流星”竟滴水不漏地被他挡住,紧接着他也变幻剑招向我连连快攻,但接下他几招后我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因为他的剑招竟然和那天拉碧丝所使出的剑招极为相似,而且更加精纯,许多由于拉碧丝内力不足而无法使出的后招和精妙之处,在他手中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如果拉碧丝使用这些招数所体现出的是轻柔与巧妙,那么这个白衣男子所具备的就是轻柔中带着刚猛,巧妙中带着沉稳,招招都似虚招,但每一记虚招之后又都隐藏着无数扎实的后招,使对手不敢有一丝大意,真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变化万千,精妙绝伦!

  我使出全身解术,勉勉强强的接住了他二十招,但每接下一招都要消耗相当多的体力,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很快就会精疲力竭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心里想道。我全力发出两记横斩,将他暂时逼退,我也借机向后退了六七步,趁他还没冲来之际,我提起了全身的斗气。

  “看我的绝招——暗黑流星斩!”我大喝了一声,几十道强横的灰色剑气如同流星雨一般向他疾射而出。这是我第二次施展此招,但这次是全力发出,威力比上次强出一倍有余。

  “好!”白衣男子大声叫道,“没想到在十五年后的今天竟然能够再次领教此招绝学!看我的‘逆转乾坤’!”面对着如此强横的剑气,他再不敢有丝毫大意,再次使出了这精妙无伦的绝招。这一次是他全力发出,那由高速旋转的剑气所形成的旋涡比上次抵挡“炎雷炸弹”时要大出两倍!

  但“暗黑流星斩”的威力也绝非“炎雷炸弹”所能比拟的,这种同时具有“最高”和“最低”两种极限频率的剑气正是“逆转乾坤”的克星,因为“逆转乾坤”的内在原理就是利用高频振荡的电磁波来改变对方魔法或剑气的方向,但它也有一定的承受范围,一旦对方攻击的内在频率超过这个承受范围,它也就无法发挥原本的效果。我那凌厉无前的剑气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般被反转而回,虽然大部分被弄得偏离了方向而射到四周,但仍有五六道剑气突破了他的防御。他大吃一惊,连续斩出了十几道剑气才将我的剑气硬生生地档下,但一缕金发仍然被溢出的剑气斩断。

  “呵呵!”他苦笑了两声,说道,“没想到我苦心钻研了十年的绝技仍然无法破解这招‘暗黑流星斩’,假如我的内力修为与你相当的话,我可能早就横尸当场了。真有你的!”

  我正想问他说这话的原因,他就抢先说道:“如果你能接住我下一招的话,我就放你离开。”

  “好!”我好不犹豫地答应了一声,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虽然我在上一回合中占了些上风,但也只是在圣魔真气上占了些便宜,我的真正实力与他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如果他真的要全力以赴杀我的话,我可能连逃走都无法做到。所以虽然明知他的下一招定然很难抵挡,但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勉强一试,希望能够就此结束这场无谓的比试。

  “小心了!”他喊了一声,轻轻一跃,竟然停在了五六米高的半空中。紧接着,他单手握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在身前虚划了几下,动作说不尽的轻柔,我隐隐看出他竟然写出了一个“雨”字。这仅是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在下一刻他便向我俯冲而来,“削香夜雨剑!”随着他的喊声,上百道剑气同时向我刺了过来,没有一招是斩击,在我看来有如下起了丝丝细雨一般。

  我集中精神,以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同时刺出了无数剑,“叮!叮!叮!叮!……”

  两只剑在瞬间交击了近百下,我惊异地发现,他那平平无奇的刺击中竟隐含着数不清的柔劲,我的剑每次和它相交都被他旋得偏离了方向,甚至被弄得门户大开,以至于无法挡住下一记刺击。最后,当他收招停止攻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胸前的衣服竟然被刺了二十几个窟窿!如果他有心杀我的话,我可能早就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我输了。”我将剑尖垂在地上,沮丧地说道。

  “没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他竟然劝起我来,“哼,当今世上能接住我八十剑以上的恐怕还没有几人呢,你已经算是其中一个了。又何必如此沮丧呢?”他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将这招剑法传给你如何?”

  “什么?你要教我剑法?”我惊讶地说:“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以为你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暗黑武技吗?”他反问道。

  “你是指我和杜雷的决斗吗?我只用魔法就可以胜过他。”我充满信心地说道。

  “是吗?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还记得杜雷的那把‘破魔剑’吗?这次他得到了一件比‘破魔剑’还要神奇的装备,几乎所有的魔法都对它起不了作用。”

  “是二王子借给他的那件皇室秘宝吗?那到底是什么呢?”我问道。我心里却委实不相信世上竟会有如此奇妙的宝物。

  “这我不便说出,反正你记住我的话就行了。”他说道,“可以告诉我你的剑法是和谁学的吗?”

  “这——”我有些迟疑,因为在未弄清对方身份前我是不能轻易说出自己来历的的,虽然我早已在他的面前施展了暗武技。

  “没关系的,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就算了,其实我对魔族并没有什么偏见,在我看来他们与人族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如果非要找出什么不同之处的话,那就是魔族的力量比人族要强。而且我没猜错的话,你也应该是一个魔族吧。”他平和地说。

  “你凭什么如此推测呢?”

  “很简单。因为先天因素的限制,在人族中不可能存在像你这样仅仅十几岁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的人,虽然你所使用的斗气并非魔族的暗黑斗气,但它却仍然蕴涵着黑暗的气息,再加上你的剑招几乎全部是暗黑武技,所以我断定你绝非人族,更不是神族的人,那你就只能是魔族了。”他淡淡地说。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脱口说道:“恐怕不是这样吧,当年约翰王国的大王子卡洛斯不也是年纪轻轻就拥有近乎剑圣的实力了吗?”

  “你竟然知道卡洛斯?”他脸色微变,但马上就恢复了过来,对我说道:“不,他不如你,他虽然在人族中算是一个‘特例’,但也是过了二十岁以后才达到你这这种程度的。”

  我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继续问道:“就算前辈对魔族没有什么偏见,但你又为什么要帮助我呢?你我素不相识,我的生死应该与前辈没什么关系吧。”既然已经知道他对我并无恶意,所以我便改口以“前辈”相称。

  “因为另一个人的关系,她不希望你出事。”

  “另一个人?”我突然想到那似曾相识的剑招,“难道是拉碧丝吗?你是她的师傅?”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现在看来,就算没有她的关系我也要帮助你!”

  “哦?”我有些疑惑了。

  “因为,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

  “朋友?”

  “不错,他同时也是我最敬重的对手和一直要超越的目标!”他有些激动地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同时也隐含着一丝悲哀,“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我突然想到疾风对我说过的一些事情,灵机一动,说道:“你是卡洛斯?!”

  听到我的话,他的手竟然颤抖了一下,脸色也变了数次,最后终于点头说道:“是的,但我早就不再用这个名字了,我现在的名字是——撒卡。”

  “撒卡?!”其实我刚刚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是卡洛斯,可更另我想不到的是,他竟然就是传说中的人族第一强者,超级剑圣撒卡!怪不得如此的强大!

  我在书中曾经看到过许多关于他的介绍:撒卡,八年前突然出现的神秘剑客,专找剑圣级的人物挑战,在短短的一年内竟然打败了艾伦大陆上所有的剑圣和圣骑士,从而获得“超级剑圣”的称号,同时被誉为“人族第一强者”,而后突然消失,成为一个不败的神话!

  如此一来,许多谜团都迎刃而解了,他之所以会对魔族没有偏见,是由于当年与我父亲影羽交好的关系;因为他的妹妹拉碧丝爱上了我,他才会帮助我;他说我像他的一位朋友,那不正是我的父亲吗?到此为止已经不止一个人说我的长相与父亲十分相似了。但还有两点我不太明白,那就是他十五年前出走的原因,以及他为什么又出现在帝都。

  

第二十四章 剑气纵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