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决斗前夕

    第二十五章 决斗前夕

  “前辈,为什么你在十五年前去兽人部落报信以后就突然出走了呢?而且还神秘失踪?”我问道。

  “怎么?你连这件事都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你到底是什么人?”这次轮到他吃惊了,一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

  我知道他指的是去兽人族报信那件事,于是说道:“是兽人族长疾风告诉我的,他对我讲了许多关于你的事情,而我的真实姓名是——星羽·梅迪斯!”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坦然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梅迪斯?你是影和莉莉丝的儿子吗?”他惊讶地说道,再次从头到脚将我打量了一遍,“嗯,不错,怪不得我第一次从拉碧丝那听到你名字的时候就觉得有些熟悉,原来你只是去掉一个字而已。在你刚出生时我曾经去看过你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去过魔神帝国。对了,我记得你的父母在你体内下了三道封印,你解开几道了?”

  “我刚解开第一道封印,其余的两道要等以后力量变的更强一些时才能解开。”

  “哦?才解开一道封印你就这么强了,如果其它两道都解除的话恐怕连你的父亲——魔王影羽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呵,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卡洛斯说道,“你刚刚问我十五年前出走和失踪的原因吧,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因为那场‘虚伪的战争’。”

  “虚伪的战争?”

  “不错,我认为用这个词来形容它比所谓的‘屠魔战争’更为贴切!”卡洛斯说道,“其实在神族向三大帝国派来使者要求组成‘灭魔联盟’的时候我就将真相告诉了父王,而且还间接地转告了其它两国的皇帝,但他们谁也不相信,应该说是不愿意相信!因为他们禁不住出云山脉那庞大金矿的诱惑!那时兽人族已经拒绝了加盟‘灭魔联盟’的要求,他们如果向魔神帝国出兵的话正好可以找到占领出云山脉的理由。我虽然反对父王的做法,但也不能帮助魔族来对抗自己的国家,在苦劝父王未果的情况下我只能选择回避,最后甚至与约翰皇室断绝了关系。如今,这里唯一值得我留恋的就只有拉碧丝了,我除了每年私下回来看望她以外,其余的时间都是隐匿于山林之中与剑为伍。”

  “那么你知道拉碧丝她很危险吗?”

  “怎会不知道呢?若非这些年来我暗中传授了她许多剑法和应变自保的能力,恐怕她早就被我那位二弟给害死了。”卡洛斯答道,说到后来,竟显露出无比的气愤!也许他对这位阴险狠毒的王弟也十分不满吧。

  “不过,”他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我以后应该不必再为她操心了,她已经找到了可以依赖的人,是吗?”

  “我会好好守护她的,只要我还活着!”我坚定地说,但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可是,你真的不在乎将自己唯一的妹妹托付给我这样一个魔族吗?”

  “神族和魔族之所以被这样命名,其实是因为他们分别拥有光明与黑暗的力量,但力量的本身并没有正邪之分,光明与黑暗不过是力量的两种形式而已。神族被称为‘神’,但他们之中却仍有一些身具野心的邪恶之徒,为一己私欲而挑起战端,给世人带来巨大的灾难;魔族虽被称为‘魔’,却从未主动向他国发动过战争,只是行事有些偏激而已,如果他们当初发动侵略战争的话,人族三大帝国又有哪一个是他的对手呢。”他轻哼了一下继续说道,“说到底,任何种族都没有绝对的善恶之分,善恶只是取决于一个人的‘心’!”

  听了他的话,我沉思了许久,他的论断竟然与我在兽人族军议上的“演说”大同小异,甚至更为精辟深刻!我不由得对这位“超级剑圣”更加敬佩。

  “好了,还是让我先传授你剑法吧。”卡洛斯打破了僵局,继续说道。

  既然他如此说,我也就没有什么介怀了,恭声说道:“那就多谢前辈了。不知前辈准备教我些什么呢?”

  “就是我刚刚用过的那两招,我想你应当有些心得了吧。”他微笑着说道。

  “什么?”我惊讶地说道,心中不由想起了那招“削香夜雨剑”和“逆转乾坤”,它们的确是旷古烁今的绝学,虽然那招“逆转乾坤”没能抵挡住我的“暗黑流星斩”,但我也只是占了圣魔真气的便宜,如果他也拥有我这样奇异真气的话,我是绝对无法破解那招的。

  我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不禁问道:“难道前辈你刚刚出招的时候是故意放慢速度让我看清招式变化的吗?”心里不由得对卡洛斯的实力有了更高一层的评价。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和我认真交手过,只是在借机传授我剑法而已。

  卡洛斯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说道:“你在内力的修为已经与剑圣极为接近了,在质上甚至超越了剑圣,但在总体实力上仍与剑圣有一段距离。因为你在招式的运用上还有很多欠缺,虽然你已经学会了许多超强的剑招,但却不能将之灵活运用。要记住,招数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交手时最重要的是随机应变,如果只知道照搬前人留下的武学而不知创新的话,永远也无法成为真正的高手。比如说你那招‘剑雨流星’,在第一剑未刺到对手后完全可以改刺为劈,连续发出几道横斩,这样一来,你的对手会更加不易闪躲。”

  他突然拔剑在手,发出了我的那招“剑雨流星”,在连续刺出十几剑后突然横七竖八地劈出了十几道剑气,这样既减少了回剑重刺的时间,又增加了攻击的连续性,使这一招变得更加防不胜防。

  看着他出招的情形,我不由得的大受启发,由这一招的变化,我联想到了很多新的东西,因为几乎所有的剑招都可以生出与之类似或迥然不同的变化,使我突然觉得自己武学前景再次变得海阔天空起来。这为我日后自创出那些足以毁天灭地的终极剑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紧接着,他又将“削香夜雨剑”和“逆转乾坤”为我重新演示讲解了两遍,直到我完全领悟为止。

  “怎样,明白了吗?”卡洛斯问道。

  “嗯!多谢前辈指点,前辈的授艺之恩星羽永世不忘。”我感激地说。

  “不要谢我,你该感谢的人是我的妹妹,而且,你的父亲——影也曾经指点过我。”卡洛斯说道,“不过,我也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前辈请讲,我一定尽力而为。”

  “下次再见到我时,一定要毫不留情地将我杀死!”

  “啊?”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又决不是会开玩笑的人,我于是强压住心中的惊讶,问他道,“前辈能否告诉我其中的原因呢?”

  “我和某‘人’有一场决斗,‘它’的强大绝非现在的你所能想象的到的。以前由于拉碧丝的关系我一直没有去赴约,但现在不同了。”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如果能活着回来的话,我将就此归隐,若是我输了的话——记住!你再次见到的‘我’将不会是真正的我,你一定要毫不犹豫地将‘我’杀掉,如果你那时的力量还不够强的话,就避开吧。”

  “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连前辈也没有胜他的把握?还有为什么那时的‘你’将不是真正的你呢?”我仍然不能理解。

  “具体原因我不便说起,你只要照我的话去做就行了。”他淡然说道,“还有,小心神族的人!他们明知你父母结合的真相,仍然发动战争,而他们在战后既没得到土地,又没有得到相应的财富,可见他们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对三大帝国也不要掉以轻心,尤其是曾经参与过‘屠魔战争’的高层人士,不要以为和他们澄清事实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前辈对我说这些,难道就不怕我日后向人族复仇吗?”

  “复仇吗?”卡洛斯轻叹着说道,“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也只能说是‘因果律’的安排吧。”

  “因果律?”

  “不错,那是凌驾于一切一切命运之上的连众神也无法逃避的‘绝对命运’。当他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发动战争时就注下了所谓的‘因’,而今天你的出现以及你日后的复仇就是所谓的‘果’,谁也无法逃避‘因果律’的安排!”

  好广阔的胸襟!好耐人寻味的理论!我对这位绝世强者的敬佩不由得又加了三分。我想了想,对他说道:“前辈,我可以向你保证,即使我日后真的要复仇,也绝对不会伤及无辜的,我的敌人决不会是整个人族!就算为了拉碧丝,我也会对约翰王国手下留情的。”

  “好!不愧是影的儿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卡洛斯大笑着说道,“对了,你知道如何隐藏自己神族或魔族的特征吗?”

  “还没学过。前辈可知道方法吗?”虽然我在希尔爷爷口中得知神族和魔族可以用一种方法隐藏自己种族的特征,甚至连真气中的光明与黑暗的属性都能够隐藏起来,但由于他死得太突然,没来得及将那种方法传授与我,而绯炎所传授给我的记忆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叙述。好在我同时具有神魔两族的特征,这样混在一起并不会被人认出是魔族,但隐藏真气属性这点却对我有很大帮助,因为我这独一无二的圣魔真气很容易引起他人注意而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知道,这还是当年你的父母传授给我的呢,虽然对我来说没什么大用。嗯,我就将它教给你吧,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内功心法,主要是通过真气将……”

  ……

  “我要走了,”将这门心法教给我之后,卡洛斯向我说道,“希望我们不要再见!记住,一定要创出适合自己的武学!”

  他身形一晃,瞬间便消失了,仿佛施展了传送魔法一样。但我知道,这绝不会是空间魔法,而是完全凭着自己的超绝速度所形成的效果。

  回到寝室,我将卡洛斯所传授的那两招剑法再次演练了几遍,我惊喜地发现,那招“逆转乾坤”似乎是专门为我量身而创的,我那具有极限频率的圣魔真气正符合了它高频振荡的原理。虽然我的圣魔斗气在量上无法与卡洛斯的白晶斗气相比肩,但我所施展的“逆转乾坤”却有着与卡洛斯几乎相同的效果。假如我能够将其余两道封印解除而内力大增的话,这招“逆转乾坤”绝对可以成为“绝对防御”!

  而且在与卡洛斯交手的过程中,我还学会了拉碧丝使用过的那套剑法,虽未学全,但也记住了许多精妙绝伦的招数,以我深厚的内力作为基础,完全可以将其中的精妙之处发挥的淋漓尽致。

  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些天所经历的种种,我不由得暗叹自己的境遇奇特。许多人一生都不可能遇见的事,我却在几天内经历了这么多。也许我在刚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这不平凡的命运吧。不知不觉中,我进入了梦乡……

  翌日,克顿城外

  由于将要决斗的关系,我并没有去上课,也没有去找露娜她们,而是一个人来到距克顿城两公里外的一块空地上。这里十分空旷,四周也没有多少树木,虽然与一条大路相邻,但行人却少之又少,正是练功的好场所。

  我将昨日所学的剑法练习了两遍,在发招的时候我特意用了卡洛斯教给我的隐匿真气属性的心法,果然,我所发出的斗气变成了纯紫色的“紫晶斗气”,由于我的真气在量上还没有超过大剑师的范畴,所以虽然圣魔斗气在质上已经强过白晶斗气,但在除去光暗属性后也只能发挥出“紫晶斗气”的效果,所施展出来的剑招也缺少了很多凌厉之处,但用来应付一般的战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接下来,我将所熟知的魔法一一演练了一番。虽然卡洛斯曾警告过我用魔法无法取胜,但个性不服输的我却仍然抱着一试的心理,因为我对自己的魔法有着很大的信心,尤其是得到绯炎的“倾囊相授”之后。

  我无法相信世上真的存在能够克制一切魔法的宝物,虽然见过杜雷的“破魔剑”,但那也只能克制中级以下的魔法而已,对于一些高级魔法,尤其是在我使出某些技巧的情况下,它也是束手无策的。而那些在书上所提到的宝物只有在远古时代曾经出现过,是否真的存在也还是一个谜,更不可能出现在几千年后的今天了。

  “暴雷绝击!”我默念了几句咒语,发出了这招雷系高级魔法。

  虽然同属高级魔法,但它与“红雷闪”有着很大的不同,“红雷闪”所注重的是大范围攻击,而“暴雷绝击”则是将几万伏的电压集中在直径两米的范围内释放,威力之大足以将铁石击成粉末。被它击中的岩石瞬间便成了飞灰,原地留下一个直径两米的黑洞,深不见底。

  “看来还不错,不知杜雷那家伙能否抵挡住这招呢?”我心里想道,“再试试那招魔法吧,自从和绯炎学会这招后,还从来没有试过呢。”

  “焦雷焚煌地狱!”只见以我为中心,在这片空地上形成了直径二十多米的“半球”,在这范围内,到处充满了焦雷与烈火,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强烈的爆炸,碎沙乱石被炸得飞出了近百米远。

  “咩……!”一声凄厉的长嘶从大路的方向传来。

  “啊,不好!伤到人了!”我心里惊道。虽然这招的有效攻击范围只有二十多米,但爆炸时所飞出的碎石却足以伤到百米以外大路上的普通行人。我不由得焦急万分,飞快地向大路的方向奔去。

  现场,只见三辆马车斜停在路边,其中一辆马车前的马已经被时块击中头部而惨死,一名马夫和一个家仆打扮的人正站在马车旁,对我怒目相向。

  “两位大哥,真是对不住。”由于自知理亏,我低声下气地说道“我正在那边练习魔法,一不小心伤了你们的马。请问这匹马要多少钱?我一定会赔给你们。”

  “哼!你以为赔钱就可以了吗?”马夫说道,“这可是我们小姐最喜爱的名马!你——”

  “算了,杰米,这位公子也不是有意的,你就别再难为人家了。”

  轻柔的声音响起,只见从马车里走出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她身材高挑,肤白如雪,一头水蓝色的长发披散在腰间,再加上那一身高贵典雅的洋装,美得不可方物。我一时间竟然呆住了,并不是被她的美色所吸引,因为我出道以来所遇见的都是些千里挑一的绝色美女,所以对美女的抵抗力可谓是强之又强,但不知为什么,眼前的少女却给了我一种十分特殊的感觉,似乎很亲切,但有十分地遥远,与露娜和拉碧丝完全不同。可是我一时又找不出其中的原因。

  “可是,小姐,他……”

  “杰米……”

  “是!小姐。”

  “对不起,小姐,在下星羽·迪斯,伤了你的爱马,我感到十分抱歉。我知道这无法用金钱来补偿,不过如果小姐有什么事需要在下代劳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我此时已恢复了冷静,礼貌地对她说道。

  “公子不必客气,区区小事不必放在心上。”她打量了我一会儿,礼貌地说道,“我叫朱丽亚,这次代我父亲前去克顿城运送一匹货物,刚刚杰米对公子多有冒犯,还请多多包涵。”

  “哪里,该道歉的应该是我呢。”我急忙说道。

  ……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朱丽亚说道:“小女子还有事急着进城,就此别过了,公子保重。”

  “小姐客气了,在下恭送小姐。”

  她命令仆人将马车上的行李移到了另外两辆马车上,自己也进了其中一辆马车,然后便离开了。自始至终,那两辆马车中都没有一个人出声。

  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对了,她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和我极为相似的气质,到底是什么,我却说不出。

  圣伦598年5月的一天,圣魔帝国的皇帝星羽·梅迪斯与一个叫朱丽亚的女孩相遇,虽然只有片刻的相聚,却给双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然而此时的星羽却不知道,这个看似平凡的少女,竟会是一个将要影响他一生的人。

  

第二十五章 决斗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