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争议

    

  第二十九章 争议

  “卡迪,你认为有什么不妥吗?”普雷斯特五世皱眉说道。

  “启禀父王,神器‘元素之祝福’乃我约翰皇族的先祖英雄王沃德所铸,是我约翰王国世代相传的宝物,更是我们身为大陆之主‘英雄王沃德’后裔的证明!如今却被星羽损坏至斯,这对我们约翰王国是一个不祥的征兆!所以儿臣认为……”

  “嗯,的确如此。”普雷斯特五世沉吟道,“不过,决斗中刀剑无眼,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在这之前我们又没有加以说明。而且,若非你私自将它借给杜雷,又怎会发生这等事情!”说到最后,他的语气竟然严厉起来。

  “父王,我也认为这件事怪不得星羽公子。”拉碧丝插嘴道,“而且君无戏言,既然父王已经当众宣布过要对得胜之人加以封赏,要是反悔的话,恐怕会有损父王的威严。”

  “嗯……”普雷斯特五世环顾了一下坐在四周的大臣们,缓缓地说道,“众位卿家,你们以为该当如何?”

  只见周围的大臣们立即分成了三派,除了以沙朗伯爵为首的几名军官没有表态外,约有半数以上的大臣在偷偷瞄了马丁侯爵一眼后,见其没有反应,便都低头不语。其余的大臣们瞅了卡迪一眼,然后一齐说道:“属下等人同意二王子殿下的看法,此神器对我约翰王国至关重要,星羽*迪斯将之损坏,不对他加以严惩已经是皇恩浩荡了,如果还对其加以封赏的话,恐怕……”

  见此情景,普雷斯特五世的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怒色。他再次环顾了一周,但众臣却大多回避他的目光而不敢与他对视。老国王暗自摇了一下头,眼中流过了一丝无奈。

  “父王,这件事二哥也有责任的,不能把过错推到星羽公子一个人的身上!”拉碧丝急急地说道。

  “我自有分寸。”普雷斯特五世伸手止住了拉碧丝,示意她不要再说,然后转向了沙朗伯爵,“爱卿,你认为如何?”

  “陛下,”沙朗伯爵回应道,“臣以为此神器虽为我国的传国之宝,而且在战争中有着不可思议的功用,但是它毕竟只是一件物品而已。物是死的,人才是活的!一个优秀的将领在战场上所起到的作用远比一件铠甲要大得多!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臣纵观天下局势,虽然表面上平静无波,实际上却是暗流激荡。各诸侯国蠢蠢欲动,盖亚和圣凯伦两国更是不满于现状而秣马厉兵!我约翰王国的军事实力本就居三大帝国之末,尤其是经过十五年前的大战后,拥有剑圣和圣骑士实力的将领包括为臣在内就只剩下两人!而他们两国在近年来却各自新增了两名圣骑士级的将领,如此一来他们两国已分别拥有了四名和五名圣骑士级的武将,实力远远超过了我国!此时此刻,我国正是用人之际。”

  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星羽如此年纪就能够魔武双xiu至如此高深的境界,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可限量!成为剑圣更是迟早的事情,此等人才如能被我国所得——―我想大家应该清楚一位拥有魔导师实力的剑圣在战争中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吧!还请陛下明断!”

  “说得好!”普雷斯特五世拍了一下手说道,“众臣之中,只有沙朗将军敢于直言不讳,真正为我们约翰王国的社稷着想!其他的人,只会为一己之私而推波助澜,趋炎附势!”他扫了卡迪王子和马丁侯爵一眼,两人都底下了头。

  “众卿家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普雷斯特五世问道。虽然是“问”,但语气中却夹杂着不容抗拒的成分,使人觉得即使是反对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我从决斗结束后就一直觉得普雷斯特五世在言辞中对我有着近乎明显的“偏袒”,开始我还认为这是出于爱才之心,但越到后来就越觉得事实并非如此,难道是拉碧丝的关系吗?但又不太合乎情理,因为她是不可能将我们的事告诉他父亲的,否则“皇家试炼”的事就会穿帮。但又是为什么呢?我的思绪不由得凌乱了起来。

  见众人都没有应声,普雷斯特五世继续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我宣布——”

  “父王!儿臣还有话要说!”卡迪突然站起身来,打断了即将宣布的决议。

  “卡迪,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普雷斯特五世问道,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不仅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猜不出此时此地,他还能想出什么辩驳之辞。

  卡迪轻咳了一声,紧握了一下双拳,似乎下了某个重大决定一般,朗声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个国家能否安定,最重要的就是赏罚分明,正所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儿臣自知在这件事上负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为了严明国家的法纪,儿臣愿受重罚!还请父王恩准!”

  “什么?!”所有的人都愣在当场,因为谁也没能想到,卡迪身为一国的王子,竟然想出如此损己害人的阴毒之谋!因为如果连卡迪这个王子都要因此事而受“重罚”的话,那么我这个“平民”就更加在劫难逃了,极有可能被处死。而卡迪却可以王子的身份而免除大半的责罚(虽然说“王子犯法,于民同罪”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好毒的计策!”我暗自惊叹道,“没想到这位‘王子’对我的怨毒竟然如此之深!宁可自己跟着受罚也要将我置于死地!”

  “卡迪,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普雷斯特五世沉声问道。

  “是的,儿臣心意已决,还请父王明察!”卡迪躬身说道。他目光移向了我,投来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父王!二哥他是在公报私仇!”拉碧丝再也“熬”不住了,完全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大声喊道。

  “呵呵,”卡迪阴笑了一下,嘲弄似地说道,“小妹,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私心吗?难道要我把所有的事都说出来吗?”

  “你……”拉碧丝气得脸色发青,说不出话来。

  反而是我这个当事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着急,大不了杀出去!以我和莎莎的实力,要逃走并非难事,而露娜姐则可以由空中“飞离”。

  但是,拉碧丝要怎么办呢?我难道真要丢下她不管吗?我不能!

  抛开对卡洛斯的承诺,单是她对我的那份情意,我就难以割舍。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

  我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矛盾当中。

  “还请父王早下决断。”卡迪平声催促道。

  “这……”普雷斯特五世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启禀陛下!老朽还有一言。”约克突然插嘴道。

  “约克院长可有什么高见?”普雷斯特五世急忙问道,语气中竟显露出兴奋与期盼!他似乎比我自己更加担心我的生死!

  约克摸了一下胡子,慢条斯理地答道:“‘元素之祝福’虽然损坏严重,但并非完全无法修复。”

  “什么?!”几乎在座的所有人都同时惊呼,因为谁也无法相信,这件损坏如此严重的神器竟然还能够修复!连我自己也无法相信。

  因为神器与普通铠甲不同,“它们”是具有灵性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生命”。而任何明眼的人都不难看出,蕴涵在“元素之祝福”上的“生命”已经被我摧毁了。要使其“复活”,除非是找到它的制造者或者是元素之神降世!但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这话既然从约克口中说出,又使人不得不相信。因为这位老人虽然在平时爱开玩笑,但在大是大非面前是从不会含糊的,而且以他“帝都首席魔法师”的威望,更是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胡言乱语。

  可是,他又凭什么这样说呢?

  注意到众人向他投去的一道道疑问的目光,约克不慌不忙地说道:“据老朽所知,天地间还有一种物事能够使‘元素之祝福’‘复活’!那就是‘五色玄晶’!”

  “什么?五色玄晶?这是什么东西?”普雷斯特五世问道,“请院长说明白些好吗?”

  我也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因为我对这件宝物也是一无所知,甚至连它的名字都没听说过。

  “呵呵,想必大家都知道‘元素之祝福’的来历吧。”约克笑着说道,“它是我朝的先祖‘英雄王沃德’将拥有魔法反弹能力的稀有矿石‘紫水晶’高度提纯而制成,然而它之所以拥有如此神奇的功效,主要还是由于它得到了元素之神的祝福而拥有了生命。这种‘生命’即为五大元素之力!”

  “难道说‘五色玄晶’拥有五大元素之力吗?”拉碧丝问道。

  “不错,‘五色玄晶’乃混沌初开之时便存在于天地间的奇异矿石,同时拥有风、雷、水、火、土五种元素的能量,普天之下就只有一块,几乎没有人见过它!据说它在神话时代就被众神封印于艾伦大陆的某处,谁也不知道它究竟在那里。我也只是在某个遗迹中看过有关它的介绍。”约克说道。

  “既然这样,那岂不是和没说一样!”雪妮儿在一旁气道。

  “雪妮儿!不准无礼!”沙朗将军急忙喝止,然后转身说道,“小女刚刚多有冒犯,还请陛下和约克院长多多包涵。”

  “呵呵,没什么,小姑娘家心直口快,我怎么会介意呢?”约克说道,“不过,事实确是这样,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能找到它!”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普雷斯特五世说道,脸上显露出明显的失望,“唉,既然如此,也只能……”

  “陛下!请稍等!”一个悦耳但又无比清冷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只见雅莉丝在两名随从的陪同下姗姗走了过来,她轻轻理了一下鬓角,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取得五色玄晶的方法。”

  虽已不是第一次露面,但她的绝世姿容仍然使许多人呆立当场。

  “圣女殿下知道‘五色玄晶’的存放地点吗?”普雷斯特五世急忙问道。

  “不错。”回答简洁明了,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国王而产生一丝惧意。

  “可否告诉我们呢?”沙朗将军说道,“这件事对我们约翰王国至关重要,还请圣女殿下……”

  “这……”雅莉丝显得有些犹豫。

  “圣女如果有什么条件的话请尽管提出,我以国王的名义担保,决不食言!”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陛下言重了!”雅莉丝说道,“我并不是想提什么条件,只是那个地方隐藏着我们神族的一些秘密,不便让太多人知道,所以……”她故意向两旁扫了一眼。

  普雷斯特五世马上会意,挥手屏退了众人,主看台上除了三名神族外只留下三名皇室成员以及马丁侯爵,沙朗将军和约克院长和四五名文臣武将。

  我正要识趣地带着几名同伴离开,突然被雅莉丝拦住。

  “星羽公子,此事和你有关,你也请留下吧,说不定这件事还需要公子和贵友们的帮忙呢。”她紧盯着我的双眼,似乎要将我看透一般。

  我装作没看见,转头望向国王,见他点头示意,于是礼貌地说道:“此事皆因在下而起,我又岂敢置身事外?只是我一介平民,身份低微,自视没有资格参加此等秘议。”

  “公子言重了。以公子的身手,不论在那里都能够加官进爵的,只是……”她横了一眼马丁侯爵等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好了,我们还是进入正题吧。”

  “圣女请讲。”马丁侯爵客气地说道。虽然他对雅莉丝的态度有些不满,但碍于对方的身份,脸上仍然不敢显出丝毫的不悦。

  “其实那个地方距离这里并不是很远,只是处于地下,不易被人发现而已。”雅莉丝说道,“诸位可记得城外那座废弃的教堂吗?”

  “圣女指的可是城南十里处的达林教堂遗址吗?”约克说道,“难道……它的下面还别有洞天?!”

  “岂止是别有洞天?它地下的规模足有半个克顿城那么大!”雅莉丝回答道,“而且那里到处是迷宫、陷阱和数不清的机关,贸然行进的话,一不小心就会迷失于其中。”

  “机关陷阱吗?”拉碧丝说道,“那对于经验丰富的冒险者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吧。”

  “不仅如此!”黄在一旁补充道,“由于‘五色玄晶’的缘故,那里聚集了大量的魔兽,而且有许多是高等的,极难对付。一旦被它们缠住,就算十个剑圣也难以脱身!从古至今,除了我们神族,还没听说有谁能够全身而退呢!更不用说是取得‘五色玄晶’了!”说到最后,他竟然狂傲起来,颇有“天下英雄,舍我(神族)其谁”的意味!

  此等说法,立即引起了在场众人的不满。虽然碍于情面而没有说什么,但我仍然听到了几声闷哼。

  雅莉丝见此情形,立即向黄使了一个眼色,后者马上闭上了嘴。

  “在场诸位,可有谁愿意前往呢?”普雷斯特五世问道。

  众人无语。

  “难道我约翰王国就没有一人有此胆量吗?”国王有些恼怒了。

  这也难怪,看见平时作威作福的武将们,一遇到真正的危险就畏缩不前。即使这位国王的修养再好,恐怕也无法保持平静了。

  就在这时——

  “启禀陛下,为臣愿意前往!”沙朗将军长身而起,对国王拱手说道。

  “哼!”普雷斯特五世说道,“关键时刻,只有沙朗卿才是真正地忠心报国!你们……太令朕失望了!好,就这么决定了,由沙朗将军……”

  “陛下,请听在下一言!”我知道自己出场的时刻到了,起身说道,“请让在下代替沙朗将军一行!”

  “什么?你?!”众人同时惊讶道。从雅莉丝等人的话中,他们已经知道了此行的危险程度,即使剑圣也难以全身而退。我虽然有大剑师的实力,但比起沙朗将军这位“圣骑士”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这样自报奋勇要求前往,无疑是自寻死路!

  “星羽,你真的要去吗?”普雷斯特五世郑重地问道,“不再考虑一下了吗?”

  他似乎不太希望我去,而拉碧丝也在一旁朝我拼命地摇头使着眼色。

  “陛下。”我严肃地说道,“沙朗将军乃国家重臣,统领着王国近三分之一的军队,万一发生什么不测的话,必然引起轩然大波,第二军团也会变得群龙无首。而且以当今帝都的‘形势’,相信陛下也不希望沙朗将军离开吧!”我故意加重了“形势”两字,并向他投去一个会心的微笑,后者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赞许地看了我一眼。

  “相反的,”我继续说道,“在下乃是一介平民,即使没能成功对王国也没有什么影响,到时陛下还可以再派其他人前往。而且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更加不能够置身事外!还请陛下恩准!”

  “说得好!不论你能否成功拿到‘五色玄晶’,只要你能够活着回来,我都会对你委以重任,损坏神器的事也不再追究!”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谢陛下!”

  ……

  会后,“公主殿下,您为什么将那个地方告诉人族呢?”黄再一旁问道。

  “我只是想利用一下他们而已。”雅莉丝说道,“那个地方凶险万分,如果我们自己贸然进入的话,势必有所损伤。况且他们和我们要找的并非同一样东西,我这样做,只是让他们为我探探路,作一下替死鬼而已!”

  “公主这招真是高明!”莱克在一旁说道,“您说那个叫星羽的年轻人真的能够成功吗?”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凭杜雷那白痴是无法逼他使出全力的。就让我看看他的真正实力吧!”雅莉丝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

  

第二十九章 争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