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晋见国王

    第三十一章 晋见国王

  面对着三十几支明晃晃的刀剑,我纹丝未动,甚至连一点紧张的表情都没有显露出来,平静地目视着它们刺向我的要害,仿佛刺向我身体的不是刀剑而是几十根草棍一般!

  三寸,两寸,一寸……终于,所有的利器在即将刺到我身体之际同时停住了!

  “……”

  “你难道不怕这些剑真的刺入你的身体吗?”普雷斯特五世终于按捺不住,向“悠然”置身于“刀山剑海”中的我说道。

  我伸出两根手指拈了一下指在我眉心的长剑,不慌不忙地说道:“刀剑虽利,但持有它们的人却毫无杀我之意,我又何必担心呢?”

  “哦?何以见得?”普雷斯特五世似乎对我的话产生了兴趣,和声问道。同时单手一挥,原本围住我的侍卫们立即收剑分立于两旁。

  我稍微躬了一下身,恭敬地说道:“陛下如果真要杀我的话,有两个最好的时机:第一是在我比武刚刚结束之际,那时候我刚刚经过剧斗,体力已消耗大半,而且朝中的两大派都极力置我于死地,只要陛下稍稍推波助澜的话,我必在劫难逃!但陛下并没有如此,反而是处处维护于我,相信任何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吧。”

  “不错,那第二点呢?”普雷斯特五世似乎对我的解释十分满意,继续问道。

  “第二是在御书房的门外。”我谨声答道,“陛下只要在那里设下埋伏,以西恩大剑师的实力,再加上这十几位大剑士——”说到此处我特意用双眼扫视了一下站在两侧侍卫中的十几个人,继续说道,“相信要将我乱刀分尸也不是什么难事吧!然而陛下却放弃了这个好时机,反而将我单独引入书房内,而且还到了距离陛下不到五米的地方!如果我有犯上之意的话,完全可以在众侍卫进来之前向陛下做出拼死一击!我想陛下在看过我身手之后应该清楚,即使是剑圣也无法毫发无损地接住我的拼死一击吧。以陛下的身份,应该没有必要为了诱杀我这个微不足道而将自己置于险地。除非——”我话锋一转,“除非陛下并无杀我之意,摆出此等阵势只是为了要试探一下我而已。不过,为臣也有一件事怎么也无法想通……”

  “什么事?”普雷斯特五世问道,他对我的问题也同样地感兴趣。

  “为臣想不明白为什么陛下如此肯定我没有犯上之意呢,就算我真的没有犯上之意,在骤然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有可能生出挟持陛下来保命的想法。以陛下的智谋相信不会没有考虑到这点吧,可为什么还要亲自冒险来试探我呢?”我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个嘛……是凭直觉。”普雷斯特五世语出惊人,甚至使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三大帝国之一的约翰王国的国王会凭着所谓的“直觉”而亲自犯险!

  “什么!?直觉?”我惊讶道,“陛下也相信直觉吗?”

  “呵呵,”普雷斯特五世笑道,“不要那么吃惊,我虽然对‘直觉’那东西不怎么相信,但这次我却是十分肯定的。至于为什么……还是等你解决我的几点疑问之后再向你说明吧。”

  “陛下还有什么疑问呢?”我恭声问道。

  “这……你们都退下。”普雷斯特五世略微犹豫了一下,挥手屏退众人。

  众侍卫在西恩的带领下,一齐退出了御书房。

  “这回陛下可以说出您的问题了吧。”待侍卫全部退出后,我恭声说道。

  “嗯,我要问的是,你到底基于什么原因去寻找‘五色玄晶’!”在我没来得及开口之前,他继续说道,“我想你该看得出我没有要你去犯险的意思,而且我也知道你在一开始并没有准备要去,否则也不会等到沙朗将军请命后才开口了。但这也是我最弄不明白的地方。”

  “陛下,”我说道,“如果我对您说我这样做事为了约翰王国您会相信吗?”

  “哦?何出此言?”

  “相信陛下对国内的形势比我还要清楚吧,”我回答道,“第一和第三两个军团都已被‘王子派’和‘宰相派’所拉拢,真正忠于陛下的应该就只有以沙朗将军为首的中立派和他所率领的第二军团。可以说帝都正处于一个极为微妙的平衡之中!一旦沙朗将军离开帝都,势必使其它两派有机可乘,这个‘平衡’也会随之被打破。到了那时,约翰王国和陛下的政权就有被颠覆的可能!陛下以为如何?”

  “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普雷斯特五世点头说道,“你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将帝都得形势了解得如此透彻,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过……”

  “不过如果说我这样做是为了约翰王国的话,我想谁也不会相信吧。”我接口说道,“我刚一到帝都,就和这里的权贵们结怨,致使他们个个都想置我于死地,如果说我对这里很有好感,那是不可能的,我更不可能为了约翰王国而只身犯险。陛下既然没有点名让我去‘寻宝’,我也乐得轻闲。”

  “不错,你够坦白!”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在陛下的面前,与其编造假话奉承倒不如说实话活得长久。”我半开玩笑地说道。

  “哈哈哈哈!”普雷斯特五世仰头大笑,不住地向我投来“深得我心”的表情。

  “那么,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呢?”大笑过后,他继续问道。

  “这……”我不禁有些犹豫。其实我这样做的真正原因是为了拉碧丝,她虽然也是一个出色的魔法剑士,但在卡迪和马丁那样的奸雄面前却是毫无自保能力的,不论哪一方得势,都不可能容的下她。虽然到了那时我可以带她走,但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家破人亡”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可我有不能在此时此刻坦白说出和拉碧丝的关系。就在我迟疑不决的时候——

  “是因为卡洛斯的缘故吗?”普雷斯特五世突然问道。

  “什么?”我乍听此言确是吃了一惊,但马上就想明白了,因为即使卡洛斯再隐瞒身份也无法瞒过熟悉他的家人,尤其是养育他二十年的父亲!也许在“超级剑圣”刚一出现时,他的父亲就已经知道“撒卡”与“卡洛斯”原本就是一个人!

  “陛下何以这么认为呢?”虽已猜到个中原因,但我还是故作惊讶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从你的招式上认出的!你可知道我们约翰王室的先祖为何人?”

  “是英雄王沃德吧?”我回答道。

  “不错,我朝先祖沃德是当时最强的剑圣,他的剑法更是强绝一时。虽然大多数剑技在久远的年代中已经逐渐失传,但有几套剑招却在约翰王室中流传了下来,你在比武场上使出的那套轻灵快捷的剑法就是其中之一。几乎皇室的每一个人都会使,但能够掌握到你这种程度的却不多。”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沉吟道。

  “对了,你今年多少岁?”普雷斯特五世突然问道。

  “十五岁。”虽然不知道他何出此问,但我还是如实回答了。

  “十五岁,十五岁……”普雷斯特五世沉吟道,“你真正的姓氏确实是‘迪斯’吗?”

  “陛下何出此问?”我惊讶道。

  “回答我的问题!”

  “当然是真的了。”

  “那卡洛斯是你的什么人?”他继续问道。

  “他是我的授艺恩师。”我回答道。虽然卡洛斯只和我见过一面,但是他在剑术上教给我的东西却让我受益良多。说他是我的恩师一点也不过分。

  “真的只是‘恩师’吗?你难道不是他的儿子?”普雷斯特五世反问道。

  “什么!?陛下怎会如此想呢?”这次我才是真的惊讶,因为我怎么想不到他竟然会把我当成是卡洛斯的儿子!怪不得他一直对我如此偏袒!

  “你可知道我们约翰王室有一套只有王位继承人才有资格学习的剑法吗?”普雷斯特五世说道,“那套剑法只有剑意而没有固定的招式,每代国王都根据自己的理解不同而悟出独具一格的剑技,但自古以来没有一个人悟出的招式能够超越沃德先祖的‘星转斗移’。直到十几年前我约翰王国的太子卡洛斯创出了一招足以和‘星转斗移’相媲美的剑招,也就是你所施展过的‘逆转乾坤’!”

  “什么!?”我心中惊诧莫名,“卡洛斯将如此重要的招式传授予我,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本以为这招“逆转乾坤”只不过是卡洛斯自创的一记绝招而已,没想到它竟然与约翰王室有着如此密切的关联。照普雷斯特五世的说法,它简直就是约翰王国的“王者之证”!

  迎着普雷斯特五世的炽热目光,我心中不由得辗转万千。以我近日所见来看,这位国王对自己的次子卡迪并不十分满意,他甚至有意将王位传给拉碧丝!

  然而拉碧丝毕竟是一个女子,温婉的性情使她不适合成为一名王者。

  从普雷斯特五世刚刚的表现来看,他最中意的王位继承人仍然是那位“离家出走”的长子卡洛斯。的确,不论是人品,才干,还是所有成为一名王者所应该具备的素质,有着“人族第一强者”称号的“超级剑圣”卡洛斯都不是卡迪所能比拟的。

  如今,在确定卡洛斯已“无法挽回”的情况下,见到自己的“皇孙”归来,可想而知这位老国王是一副什么样的心情。可以说,我承认与卡洛斯的“父子关系”,就等于一只脚踏在了王座上。只要表现得再出色一些,成为王位继承人应当是早晚的事。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因为若能够得到三大帝国之一的约翰王国的皇权,不论对我的“复国大计”还是兽人族的“解放事业”都有着无可估量的助力。它甚至可以省去我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奋斗!要说我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我真的会这样做吗?当然不会!这样做虽然可以得到许多现实利益,但同时也会使我丧失许多更加宝贵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它将会在我和拉碧丝之间形成一道永远无法修复的裂痕。虽然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出卖自己的人格去换取权力的事,我是绝对不屑为之的!说我不识时务也好,“贪图美色”也罢,总之我决不会为了权利而伤害自己的爱人!

  “陛下!我想您是误会了。虽然我承蒙恩师的厚爱被传以皇室绝学‘逆转乾坤’,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一定就是约翰皇室的成员,我想您该清楚,卡洛斯师父做事一向是出人意表的,他将这招剑法传授予我,也许是基于其它原因。而且您该看得出来,我并没有任何能够代表约翰王室成员的特征吧。”我指了指自己的脸和满头的银发说道。

  普雷斯特五世仔细的端详了我一会儿,似乎有些动摇,但又不能完全放弃自己的想法。

  他摇了摇头,对我说道:“虽然你和卡洛斯的相貌完全不同,但气质却十分相似,而且在我们约翰王室的家谱中,也出现过类似于你这种相貌的人,比如说我的曾祖父普雷斯特二世就是因为长着一头和你一样的银发而被经常被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误认为魔族!你如此坚持不与我相认,是因为卡洛斯的嘱托吗?难道……他仍然在为了十五年前的那件事儿怨恨我吗?”说到最后,他的神色竟转为悲伤。

  “十五年前的事?陛下指的是‘屠魔战争’吗?”我故作惊讶地问道。虽然我明知他指的是什么,但我仍然想从更多人、更多的角度去了解“屠魔战争”的真相。我同时也想就此转移开话题。

  “你也知道‘屠魔战争’?”普雷斯特五世惊讶道,但马上又想到了什么,“也对,他既然对你如此信任,当然会将那件事的始末告诉你了。”

  “陛下,请恕我斗胆。我从多方面了解到,您并非一个喜欢发动战争的暴君,但为什么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出兵呢?”我开口问道。

  “嗐!这也是卡洛斯始终不能理解我的地方。”普雷斯特五世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可知当时三大帝国的形势吗?其实它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象表面上那般平静,尤其是在十五年前,小战役一直频繁不断,大战役更有随时爆发的可能,每一方都想将其它两方吞并而换得久安。然而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将其它两方打败,其主要原因固然是三大帝国的实力相当,谁也无法将对方打败。然而还有一个更加不容忽视的原因,就是没有任何两国愿意真正结盟而一起对付第三个国家,即使偶尔在利益驱动下共同出兵讨伐第三方,也不会真正拿出全力来将第三方消灭。因为任何一国都不希望自己的盟国在消灭第三方而实力大增后转而对付实力大损的自己,所以自然就无法给第三方以致命打击了。这也是维持三大帝国鼎足而立几百年的主要原因!”

  “陛下说得有理,不过这又与十五年前的‘屠魔战争’有什么关系呢?”我插嘴问道。

  “关系大了!”普雷斯特五世回答道,“神族正是利用这一点来迫使三大帝国出兵的。在十五年前他们一方面向三国派出使者劝说我们加盟,并诱之以利,以三大帝国垂涎已久的出云矿区为条件;一方面向各国散布谣言,说其它两国已经加入灭魔联盟,虽然三国都互相陈明过绝无此事,但我们三国的首脑都不相信其它两国,认为这是其它两国孤立自己的阴谋。因为如果其他两国加盟的话,第三方不加盟的国家势必被孤立,甚至有成为整个灭魔联盟公敌的可能!就算不成为灭魔联盟的公敌,也会由于其它两国得到出云矿区而使自己的国力相对降低,同样有被其它两国兼并的危险。所以我们三大帝国就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下加入了灭魔联盟。其实以三大帝国的情报能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呢?只是迫于形势,不得不出兵而已!”

  我当然知道他所说的“真相”是什么,但我没想到的是,人族三大帝国竟还有着如此地“难言之隐”,本以为他们在明知事情真相的情况下出兵完全是为了得到出云山脉的巨大财富,没想到其背后竟然还隐藏着如此错综复杂的原由。使得我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我对人族三大帝国的敌意却着实减少了许多,尤其对约翰王国,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也许是因为拉碧丝等人的关系吧。

  “陛下,您不用太过忧郁,我想师父总有一天会想明白的。”此时此刻,我只能公式性地说一些安慰的话了。

  “唉,他是不可能原谅我的。”普雷斯特五世叹息道,“我说的道理他早就明白,然而他是一个极重义气的人,对魔王夫妇的死,他始终认为是我造成的。嗨,现不说这些了,还是现解决你我之间的‘疑问’吧。”

  这老狐狸!本以为转转话题就可以搪塞过去呢,没想到他的记性竟然这么好!真是难缠之极啊!难道非要我说出自己是魔王影羽的儿子他才会相信吗?

  我的脑筋迅速转了几百转,突然想出了一个似乎可行但又有些冒险的想法来。

  “陛下,我想您该知道我为什么和杜雷结怨吧?”我轻声说道。

  “嗯,当然知道了,是因为拉碧丝和雪妮儿她们吧。”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确切地说,应该是为了拉碧丝公主!”我斩钉截铁地说道,故意将“拉碧丝”这三个字加重了许多。

  “噢?”普雷斯特五世的脸色似乎变了变,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你的意思是——”

  “陛下,我恳请您给我一个公平的机会!”我认真地说道。

  “机会?”

  “不错,是追求拉碧丝公主的机会!”我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这并不怎么希奇,因为在帝都中追求拉碧丝的人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多出一两个也不算什么。但是由我的口中说出,却使普雷斯特五世吃惊不小,这等于将他先入为主将我认定为卡洛斯之子的想法完全推翻!因为假如我真的是卡洛斯的儿子,那么拉碧丝就等于是我的“姑母”,即使我遵照卡洛斯的嘱咐不与普雷斯特五世相认,也不可能冒天下之大不讳来追求自己的姑母。这样的话,即使是卡洛斯也不会同意的。

  普雷斯特五世似乎也被我的话打乱了思绪,过了好一会儿,才向我问道:“你追求拉碧丝这件事,卡洛斯反对过吗?”

  “没有,师父对此事非常赞成!”我脱口回答道。

  “嗯……这样啊。”普雷斯特五世沉吟道,“看来我真的猜错了,卡洛斯虽然行事有些偏激,但也不会做出如此荒唐之事的。”他像看怪物一样地打量着我,疑惑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别人都是为了得到皇位而追求拉碧丝,而你却为了放弃皇位继承权而追求拉碧丝。你应该知道,只要你承认与卡洛斯的父子关系,约翰王国的皇位有八成的把握会落在你的手中。然而你却白白放弃了这大好机会,真是令我猜不透啊。”

  “陛下,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不同的。”我朗声说道,“对我来说,能够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远比继承王位要重要得多!”

  “呵呵,你这一点还真和卡洛斯十分相似呢。”普雷斯特五世笑道,“不过,要配的上我约翰王国的公主,可要拿出相应的实力才行啊。”

  “这点请陛下放心,我一定不会令您和公主失望的。”我恭声说道。

  “那我就看你的表现了。不过我对你有相当的信心,因为你是第二个通过我‘考验’的人!”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第二个?那第一个是?”

  “西恩!正因为他通过了我的考验,才以平民的身份一跃成为我的侍卫长,更是成为我的心腹!”

  “原来如此。”我恍然说道,难怪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他的身份非同一般。

  “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普雷斯特五世问道。

  “明天一早。”

  “你出发之前别忘了通知神族的人一声。”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为什么?”

  “因为神族的公主雅莉丝也要一同前往,如果没有他们带路,你是很难找到那里的。”

  “嗯,好的,我会记住的。”我恭声说道,“陛下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嗯,有一点你可以放心,不论你能否顺利取得‘五色玄晶’,我都不会再追究你损坏‘元素之祝福’的事。”普雷斯特五世说道,“还有,要小心神族的人。”

  “是!多谢陛下!”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心中思绪万千。仔细想来,这两天的奇遇真是数不胜数,尤其是国王竟然误会我是他的孙子。还好现在已经解决了。还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即使取不到五色玄晶也不会再有什么麻烦,毕竟这种上古神物不是轻易能够到手的。

  忽然,我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魔法波动向我涌来,我潜意识里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想也不想,以最快的速度相右侧闪去,足足移开六七米。

  “轰……!”只见一道赤红的焦雷从半空中落下,将我原来站立之处轰出一道深不见底的黑洞!而它的余波竟然将我震得有些站立不稳。虽然说我事先毫无准备,但如此强劲的威力也的确让我吃了一惊!

  “是谁!?”我喊了一声,随手拔出了背上的长剑。

  

第三十一章 晋见国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