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香消玉陨

    “我没有死吗?”雅莉丝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摸了摸自己的前额,虽然头脑还有些昏沉,不过那种仿佛被掏空般的无力感却消失了。隐约觉得自己的意识快要完全消散的时候一股奇异的能量突然奇迹般地注入自己的身体,那股能量与自己那神族特有的真气有些相似,却同时带着些许黑暗的气息,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不但没有对它进行排斥,反而是接纳了它,而且在它的引导下,那些本已涣散的真气和魔力又再次凝聚起来,使濒临死亡的自己重新获得了生机!虽然此时自己的体能没能尽数恢复,不过用来支持自己走出这座虚幻之间却是绰绰有余了。

  可是,那股怪异的能量到底从何而来呢?唉,不管这么多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

  “恭喜殿下通过‘虚幻之间’的考验!”看到从虚幻之间走出的雅莉丝,黄和莱克恭声说道。

  “嗯。”雅莉丝嗯了一声,便将目光移向了一旁的守护精灵――玄,与“镜”一模一样的女子。显然她不准备把虚幻之间内的“详细情形”告知两个属下。

  “请问,我算是通过‘神的考验’了吗?”雅莉丝问道。

  “嗯,虽然有些曲折,不过毕竟是你第一个走出此间,所以你算是通过了鉴定。”玄说道。

  “那么……”雅莉丝并没有琢磨玄话中的含义,她所关心的只是自己能否取得那件梦寐以求的神器。

  “既然你通过了‘考验’,你便具备了取得神剑‘残日’的的资格。”玄说道,“不过有一件事我却不得不事先告诉你。”

  “何事?”

  “神剑‘残日’又名‘心剑·残日’,剑如其名,你要想驾驭它,就必须使自己的灵魂与它的剑魂合而为一,至死方能分开。而此剑之所以名为‘残日’,就是因为它给自己的主人带来超强力量的同时,还要使其丧失一项能力。”

  “这件事我早有耳闻,不过我所失去的那项‘能力’到底是什么呢?”雅莉丝平静地问道。

  “嗯,这件事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它会使你的体质发生改变,一切魔法都将对你产生不了效果,也就是说,今后你不论受了多重的伤,都无法用魔法来治疗了!”

  “什么?!”

  无视于莱克与黄的惊讶,玄继续说道,“不过与此同时,其它攻击型和结界型的魔法也对将你产生不了效果。所谓有得必有失,你考虑一下吧。”

  “不必考虑了!”雅莉丝斩钉截铁地说道,既然来到了这里,我早就有了不息任何代价取得‘残日’的决心。”

  “那好吧……”玄素手一挥,那把连同剑鞘一起嵌在墙内的“残日”突然飞到了雅莉丝的眼前,同时从镶嵌在剑柄上的那块淡金色的宝石上射出一道金光,没入雅莉丝的眉间。一阵轻微的波动过后,神剑终于认主般地落到了雅莉丝的手中。

  “恭喜你,光之神族的后继者。现在,你的魂已经与‘残日’的剑魂初步合而为一了,随着‘魂’进一步的结合,你将逐步获得更多的力量。”玄对雅莉丝说道,“现在,就由我来打开时空的传送门,将你们送回到你们自己的世界吧。”

  “多谢。”

  ……

  “你要干什么!?”看到镜缓缓走向虚幻之间入口的机关,露娜大惊道。

  “我要关闭虚幻之间的出口。”镜木然说道。

  “不可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一旦将这里关闭,公子就会被困死在里面的!”莎莎纵身挡在镜的身前,急道,“现在刚刚过了一半的时间!”

  “不是时间的问题。”镜“解释”道,“你们的同伴本已通过了考验,却违背了虚幻之间的法则,救了一个本应该困死在那里的人,而那个人已经从另一个出口先他一步走出了虚幻之间。所以依照这里的法则,必须由他来代替那个没有通过考验的人!不过他既然在这之前通过了验证,作为他的同伴,你们可以带着‘五色玄晶’离开。”

  镜纤手一挥,五色玄晶飘落在露娜的身前,同时一道传送门出现在她的前方,“但是,他必须留下!”

  “不!我们不会抛下他离开的,也决不允许你将这道门封死!”露娜和莎莎同时说道。

  “不要做傻事,你们阻止不了我的。”看到两女摆出战斗姿态,镜冷声说道。脚下却丝毫没有停顿。

  “风牙天舞!”

  “逆刃·风华乱舞!”

  她们终于向镜发起了攻势,出手便是硬招!然而,怪事发生了,莎莎的攻击竟然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镜的身体,没有对她造成丝毫的伤害!而露娜的“风牙天舞”却奇迹般地“反射”了回来!如同对着一面镜子打自己一样!

  不好!露娜首先发现了不妥,仓促发出了一记“旋风之墙”,可是仍然没有完全挡住“风牙天舞”的反扑。结果刚一交手,两女便受了不清的伤势。

  “我的身体是由能量构成的,纯物理性的攻击是无法伤到我的,而你这种低频的魔法攻击也只会被我反弹回去。”她随手一挥,劲气四溢,竟然将两女震得当场吐血。

  好惊人的实力!相信前面那几层的“守护者”合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

  露娜和莎莎不由得心急如焚,照这样看来,即使要拖住她都难上加难,更不用说是――终于,露娜再次抽出了“流风”。

  “流风!?”镜略微吃了一惊,但马上回复了平静,“假如你能够完全驾驭它的力量的话,说不定真的能与我一较高下,不过现在嘛……差的远了!”

  ………

  “何必呢,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看着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还紧抓住自己左腿不放的莎莎,镜有些不理解的说道。

  “我……不会让你去……害公子的……除非……你……杀了我。咳~咳~”莎莎倔强地说道,却再次咳出了两大口鲜血。

  ……无数的光球和冰弹再次击在了莎莎的身上。面对如此倔强的女孩儿,镜的手已经有些发软了,她竟然有些不忍心将那些恶毒的魔法打在她的身上。

  “既然这样,就让我结束你的痛苦吧――”

  “住手!”

  我终于出现了,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幅令我心碎、发狂的画面:莎莎浑身是伤地趴在地上,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却仍然紧抓着镜的左腿不放。而露娜早已气息全无地躺在对面,生死未卜。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强压下即将发狂的心智,向镜问道,不过声音却由于极度的愤怒而变得颤抖。

  “这要问你自己了!你不听我的告诫,私自救下了那个光之神族的女子,违背了虚幻之间的法则,我必须将你关在那里面。可是你的两个同伴不许我这么做,所以……”

  “所以你就杀了她们!?”我怒极地说道。

  “不错!我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虚幻之间的法则,所有阻碍我执行法则的人我都要将之铲除!”无视我的愤怒,镜慢条斯理地说道。

  虽然已经处于半朦胧的状态,莎莎仍然感悟到了我的到来,于是放松了她的双手,使镜的左腿终于重获了“自由”。

  “法则,法则,为了维护你所谓的的法则,竟然把别人的生命当作儿戏!”我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了,我感觉到自己血液仿佛煮沸了一般,而体内的圣魔真气也宛如脱缰的野马在各处经脉内横冲直撞,仿佛随时要爆出体外一般。

  “你去死吧!”终于,脑内“轰”的一声,我彻底丧失了神智!

  ……

  “轰~轰~”无数的魔法连珠般地向星羽飞去,击在他的身上,可是却起不到丝毫的作用。此时的星羽,如同天魔附体一般,完全无视于加诸于自己身上的攻击。他被轰倒、击飞了数次,但马上又像未曾受到任何伤害一般站了起来,就像一具不死的僵尸。不!即使是僵尸也没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

  看到星羽发狂般地向自己冲来,镜终于害怕了。

  假如说眼前的人只是因为狂化暴走而无视于疼痛的话,她绝对有十成的把握将其杀死,可是,对方的身上却完全看不到丝毫“受伤”的迹象,也就是说,自己的魔法攻击完全无法对他造成伤害!本来处于这种“优势”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可是,为什么此刻却完全掉转过来了呢?

  突然,她注意到了附着在星羽身周的那层银灰色的、若有若无的“气”,好像曾经在哪里遇见过一样。

  可是,情势已经不容她多想了,对方已经以指代剑向她的胸口戳了过来,快得有如鬼魅。

  “嗖!”两道人影交叉而过。

  和往常一样,对方的攻击再次“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可是,为什么自己却产生了一丝“恐怖”的感觉呢?是了,因为这一次,她感觉到了“疼痛”,无法忍受的疼痛!就像血肉之躯的人类被一剑穿心后的那种感觉,她首次体验到了。

  看着以自己胸口为中心逐渐“离解”的身体,镜终于明白了些什么,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极天战气!?难道你竟然会是……”说道这里,她的整个身躯已经完全离解消散在空气中。

  ……

  在镜完全“消失”的前一刹那,我奇迹般地恢复了神智。除了身体有些酸胀外,并没有什么不适,而那股冲天的怒气却消散了许多。

  “这是我做的吗?”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我对自己说道。可是,为什么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我却没有丝毫的印象呢?啊,不好!

  那座虚幻之间竟然由于镜的泯灭而发生了爆炸,整座神殿都开始坍塌了起来!我不由细想,飞身落到露娜和莎莎卧身之处,一手一个将她们夹在腋下,然后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从传送门飞了出去。

  “轰!”强烈的冲击波穿出传送门把我们推出了十几米才落地,我们终于回到了地面,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同时,一件拳头大小的物事落入我身旁的草丛中,竟然是“五色玄晶”!

  可是,我已经没有心情注意这些了……

  “露娜姐!莎莎!你们醒醒啊。”一个又一个的回复魔法从我手中使出,加诸在她们的身上,可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吸了一口气,仿佛终于鼓起勇气去确定那个自己很想知道又害怕知道的“结果”一般,将手探到了露娜的娇靨上、鼻孔旁――触手冰凉,气息全无!

  露娜姐死了,真的,死了。明明昨天还在和我一起吃饭、嬉戏,现在却……想起往日和露娜的种种,我心如刀绞,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整个人都麻木了,我突然明白了“行尸走肉”的含义,现在的我,正是一具行尸走肉!

  “咳!咳!”

  突然,一阵熟悉的咳嗽声传入我的耳中,是莎莎!她没有死!我仿佛突然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样,重新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

  “莎莎,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我转过身去,将莎莎紧紧搂在怀里,让她平躺在我的臂弯上,关切的问道。

  “公……公子,咳!咳!”她缓缓睁开眼,刚叫了我一声,便又咳出了两大口鲜血,气息微弱之极。

  我赶忙把手伸到她的后心,将真气缓缓注入她的体内,可是她却阻止了我。

  “公子……没用的。我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我的生命……已经消耗殆尽了。”

  “不会的,莎莎,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不会死的!”我把她抱得更紧,大声说道。

  “公子,人……总是要死的,你不要为我伤心,能看到你没事,我就……心满……意足了。”她竭力抬起了一支手,轻轻抚mo着我的脸,“公子,这是你头一次这样单独地抱着我,我……好幸福,莎莎……好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她的意识开始涣散了,也许眼前这一切,都只是她的回光返照而已。

  “莎莎,是我害了你们,若非我――”

  “公子……我和姐姐是……心甘情愿的,我们从来没有怪……过……你,我想,如果换作是……你,也会这样做……的。”她的气息越来越弱。

  我心中一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莎莎,你不会死的,我要永远这样抱着你,我发过誓要给你幸福的!”

  “公子……你……哭了吗?”莎莎用食指拭了我的一滴眼泪,沾在自己的唇边,呓语道,“这是莎莎头一次……见到你流泪呢,而且还是……为我而……流的……莎莎好……高兴……”话没说完,头一软,靠在我的肩上,就此香消玉陨。

  “不——”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三十九章 香消玉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