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扭曲的悲伤

    

  为什么?为什么我所爱的人要一个个离我而去呢?露娜姐是这样,莎莎也是这样,当我真正懂得珍惜她们,想要给她们幸福的时候,她们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到底是谁害了她们?不是迫使我来寻找五色玄晶的卡迪,也不是将她们打得重伤不治的镜,而是――我!是我害了她们,是我的妇人之仁,是我的优柔寡断,是我的滥情!假如我在虚幻之间没有救雅莉丝的话,她们根本就不会和镜发生冲突,也许现在我们三人正兴高采烈地走在返回克顿城的路上吧。

  我到底为了什么搭救雅莉丝呢?难道真的是为了还她一个人情,使我们今后两不相歉吗?也许这只是我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个中的真实原因也许我自己也无法弄清。

  突然,我想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如果说,雅莉丝并不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而只是一个可能与我成为劲敌的男子的话,我是否还会在那种情形下救他呢?我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难道,我真的这么差劲吗?因为她是一个“美女”才救她?是为了展现自己的“绅士风度”?还是为了成全自己那种所谓“英雄救美”的无聊的虚荣心?而正是为了这些“无聊”的东西,我间接害死了两个最亲近、最心爱的人!不!我不会让她们就这样死去的?如果真的有人要死,那个人也该是我才对!终于,我放下了内心所有的包袱,做了一个对我自己来说最正确的决定!

  父王、母后,请恕孩儿不孝,无法完成复兴魔神帝国的使命了,也许这样的我,真的不适合成为一个皇帝。疾风大哥,我无法履行两族的盟约了。希尔爷爷,对你的承诺,我也无法实现了,假如我连眼前这两个女孩儿的生命都无法保全的话,就算成为世间最强的人又有什么用呢?拉碧丝,对不起!

  “赐给世间万物生命之源的女神克丽莱亚,请开启你那仁慈、宽厚的心房,聆听我的祈求,赐予我逆转天地法则的生命之力,以吾之魂为媒,以吾之命为契,将眼前这两人的生机再次运转起来吧――塞西丽尔之泪·转命之咒!”

  我的双手同时结起了淡金色的法印,分别按在露娜和莎莎那冰冷的额头上。两股沛然的生命之源缓缓地经由我的双手流入她们的体内,速度越来越快。我感到自己的精力正被飞快地抽空,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迅速地枯萎、老化。然而我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的神色,反而是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我已经感受到了两人那逐渐恢复的体温。终于,我失去了意识……

  “……!”

  “怎么了?殿下?”就在我失去意识之后,三个神族从一堵破旧的围墙后面走了出来,问话的正是莱克!

  原来传送门把我们都送到了达林教堂的后身。而由于我刚刚情绪激动的缘故,竟然没有察觉到身后不远处的围墙后面竟然隐匿着三个人!

  “他,他竟然施展了‘转命之咒’!”雅莉丝略带着激动说道,仿佛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一样。

  “‘转命之咒’?请恕属下愚钝……没听说过这招魔法。”莱克低声道,“可是,究竟为什么引起殿下如此惊讶呢?”

  “因为同时对两人施展‘转命之咒’等于是自杀!”黄在一旁说道,显然他对这招魔法有些了解。

  “啊?!”莱克吃了一惊,似乎有些不大相信,但是当他低下身去探了一下我的鼻息之后,却瞪大了双眼。因为此时的我已经气息全无了,跟一个死人没有区别!

  “‘转命之咒’的另外一个名称叫‘塞西丽尔之泪’,是两千多年前一个名叫塞西丽尔的神族女子所创,严格来说应当算是我神族的魔法。”雅莉丝自语道,“那名叫塞西丽尔的女子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结识了当时凯那王国一个年轻有为的将军,两人纷纷堕入爱河,而塞西丽尔更是不惜摒弃了神族的身份与他结为夫妻。后来那个年轻的将军在一次出征的时候不幸战死,塞西丽尔伤心欲绝,抱着爱人的尸身痛哭了一天一夜,据说她的泪水竟然汇成了溪流,救活了两棵即将枯死的古树。当然这是后人夸大的说法,不过她终于感动了神明,于是生命之神克丽莱亚现身传授给她一招巧夺天工的魔法,救活了她的爱人。从此这招魔法便流传于世间,更因为这个凄美而感人的故事而被世人命名为‘塞西丽尔之泪’。可是,自她以后就再没有人使用过这招魔法,也因此很少有人记得它了。”

  “那又是为什么呢?”莱克问道。因为不论什么回复魔法,都只能治疗人的内外伤,而对于生命能量流失殆尽的人(包括死人),即使是光系最高级的回复魔法“神之泪”也无能为力。而这招“塞西丽尔之泪”竟然连死去的人都能救活,它绝对是“旷古烁今”的绝学,决不可能在两千年后的今天只剩下很少人记得它!

  “因为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一半生命送给别人!”雅莉丝说道,“‘塞西丽尔之泪’说白了并非什么高深的魔法,它和现今世上的许多传功之法相似,只是它转嫁的是自己的寿命而已,而每次施法转嫁给别人的寿命必须是自己总数的一半。”

  “这么说……同时对两个人施展这个魔法就等于……怪不得……”莱克像看怪物一样看了趴在地上气息全无的我一眼。

  “这招魔法乃我神族所创,而自它的创始人之后第一个使用它的竟然是一个人族!假如我当时会这招魔法的话,母后就不会……而精通魔法的父王竟然……”

  “唉,你母后已经无药可治了,除非……嗐!我也无能为力啊!”想起当初父王那含糊不清的言辞,雅莉丝终于明白了些什么,“父王,难道二三百年的寿命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雅莉丝再次显出了不该有的“激动”,不自觉的一掌拍在那堵矮墙上,那些本就不是十分结实的破旧围墙竟然被她轰倒了一大片!

  “殿下!你……”黄和莱克均是大惊失色,因为素以冷静、果断闻名的公主殿下竟然会如此激动,甚至到了几乎‘失控’的境地,这还是他们首次见到。

  “抱歉!我失态了,可能是在虚幻之间内过于紧张的缘故吧。”雅莉丝瞬间恢复了常态,不过她那对美丽的黄金色的眸子中却仿佛多了些什么。

  当然,这一丝微妙的变化并没有逃过莱克的双眼,他突然意识到,假如眼前的这个能够使公主殿下产生如此巨大的情绪波动的年轻人能够不死的话,他日后定然会给公主甚至整个神族带来意想不到的变故。缓缓地,他抽出了剑……

  “莱克!你要干什么?”荡开了莱克即将刺入我胸口的长剑,黄惊问道。而雅莉丝那冷若冰霜的脸上更是现出一丝杀机。

  “殿下,此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深不可测的实力,这等资质即使在我族当中也极为少见,假以时日必定会成为另外一个撒卡,甚至比撒卡还要……倘若不趁此良机将之除去的话,日后必将成为我族的心腹大患呀!”莱克急道。

  听到他的解释,雅莉丝神色稍霁,“莱克,你要知道,我神族做事虽然讲究谋略,甚至有些不择手段,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这种趁人之危的肖小行径我却是不屑为之的!我也不希望我的‘手下’做出这等卑鄙的事情!更何况,即使我们不杀他,他也难以活命了!”她故意加重了“手下”两个字,意思是让莱克明白两人之间的“立场关系”。

  “是,是。殿下教训的是,属下刚刚失礼了。”莱克赶紧恭声说道,“那……要如何处置这三个人呢?”

  “嗯……此事我自有打算,你们先离开吧。”雅莉丝说道,但语气却不容两人质疑。

  “可是――”

  白光一闪,雅莉丝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除了肤色和身材没有太大改变之外,其它外形特征都有了极大的变化:脸形微瘦,淡紫色的瞳孔,一头水蓝色的长发柔柔地披散在腰间,赫然就是曾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朱丽亚!

  此时的她,不仅容貌与先前大相径庭,连气质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如果说雅莉丝给人的感觉是冷若冰霜而不容亵du的话,那么此时的朱丽亚则是温文有礼、平易近人,使人感到如沐春风的同时,不禁会生出想要接近她的想法。

  “两位叔叔,”柔柔的声音响起,“朱丽亚”轻声说道,“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不会有事的。对了,不知两位叔叔能否弄一辆马车过来呢?”

  “……”

  “……”

  莱克和黄不由得相视苦笑,“变身”为朱丽亚的雅莉丝不但面貌和气质上发生了改变,连性情和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完全不同!刚刚还在对她们严辞历色的公主殿下,眨眼见竟变成了彬彬有礼的大家闺秀。

  “是……属下遵命。”

  “那就有劳两位叔叔了,两位多加小心。”

  “是,多谢殿……小姐挂心。”再次相视苦笑后,两位神族终于飞身离去。

  ……

  不知过了多久,莎莎终于醒了过来。

  “我没死吗?”这是她醒来后问自己的第一句话。紧接着,她发现露娜也和自己并排躺在草地上,气息均匀,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太好了,姐姐也没事,可我们是怎么活过来的呢?我们明明已经……”虽然有些奇怪,不过能活过来,到底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嘤咛一声,露娜也苏醒了过来。

  “姐姐,你醒啦。”莎莎抬起手来,抢先将欲坐起身的露娜扶了起来。

  “啊?莎莎!我们――”

  “姐姐,我们都没有死!太好了!”莎莎几乎喜极而泣。

  ……

  “对了,星呢?”

  “啊?公子?我醒来之后他就不在这里,我去四处找找。”

  “嗯,他应该在附近才对。”露娜说道。他确信星羽绝对不会将她们扔下不管,不论她们是死是活。

  “不用找了,他就在那边。”柔柔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着洋装,梳着一头水蓝色的及腰长发的少女走了过来。

  “啊!这位姐姐是――”露娜吃了一惊,刚刚只顾着高兴,竟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还站着一个人。

  “我叫朱丽亚,三个多时辰以前我乘车经过达林教堂,见你们三人昏倒在路边,便把你们载了过来。”朱丽亚和声说道。

  对这个温柔大方的少女,露娜和莎莎都不自觉地生出好感,再听到对方说“拣到”的是三个人,一颗悬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估计星羽可能到附近找食物去了。然而,露娜却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位少女对自己那双漆黑的羽翼竟然没有产生丝毫的惊讶。

  “多谢朱丽亚姐姐的搭救之恩,露娜和莎莎感激不禁。”

  “两位客气了,我和星羽公子也有一面之缘,而且就算素不相识,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对了,不知公子他……”

  “他就在那边,你们自己过去看吧。”朱丽亚向十米外的大树下指了指,语气有些沉重。

  “!”没待朱丽亚说完,两女便朝着那棵大树飞奔而去。

  “啊!星(公子)!”见到僵卧在大树下,气息全无的星羽,露娜和莎莎同时大吃一惊。尤其是莎莎,明明在自己“死前”公子还好好的,难道又出现了强敌?可为什么自己和露娜却一点事也没有呢?

  “星!你怎么了,快醒醒啊!”露娜带着哭腔喊道。这次调换了位置,变成了露娜向星羽“疯狂”施展着回复魔法。而莎莎则跪在一旁拼命将真气输入星羽的体内。然而,情势依旧,仍然不见一点效果。

  “不必浪费力气了,你们难道没有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吗?”朱丽亚说道。

  其实露娜和莎莎并非毫无所觉,只是刚刚的注意力一直放在星羽身上,现在听朱丽亚一说,赶紧仔细将身体内部检查了一番,果然,她们发现自己的体内的生命能量绝非自己原先所拥有的,然而却比原先更加悠长、沛然!仿佛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注:体悟、觉察自己的生命能量是所有高阶魔法师和武者的必修课程,因为许多威力强大的魔法和武技都是基于激发人体内生命潜能基础上的。更有某些超强的魔法武技必须要燃烧自己的生命潜能才能施展,而某些禁招或禁咒甚至需要燃烧自己的灵魂之力,就像当初希尔所施展的“虚空碎魂斩”那样。

  除了神、魔两族和龙族之外,其它种族的生命潜能在“量”上是十分相近的,但是精灵族和矮人族的生命形式有着“细水长流”的特点,所以寿命较长。神、魔两族的力量、生命力都比其他种族要强上许多,寿命也长的多,除了由于他们的特殊体质以外,他们的生命能量也比其他种族多出几倍。因此在星羽施展“转命之咒”将自己的生命潜能均分给露娜和莎莎两人后,现今她们两人的生命潜能要比从前多出许多。)

  看到两女脸色微变,朱丽亚继续说道:“他施展了‘转命之咒’,将自己的生命转嫁到了你们的身上。可惜,他自己却……”

  ……怪不得,本应死去的自己竟然会莫名其妙地“复活”,原来,是“他”用自己的命救活了自己。先前那死而复生的愉悦,早被这残酷的现实抹煞得一干二净。而取而代之的,却是那无尽的痛苦与悲伤。

  星羽用他的的生命将自己从死亡的深渊中解救了出来,却将自己推进另外一个更加痛苦的深渊。这是此时此刻她们心中最真实的写照。因为对她们来说,是宁愿让自己死掉也不想让星羽出事的,然而此刻,却……

  “露娜小姐!你要干什么?”看到双手结起淡金色法印的露娜,朱丽亚急忙阻止了她,“你难道不晓得转移过的生命能量是无法用来施展‘转命之咒’的吗?”

  “是,是吗?我……竟然忘记了。”露娜颓然放下了双手。

  随着这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露娜彻底绝望了。她俯下身去,木然抱着星羽的“尸身”,自言自语地说道:“星,你好可恶,你说过,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现在却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无尽的痛苦当中。我不会让你如愿的……”她缓缓拔出了“流风”,向自己胸口刺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四十章 扭曲的悲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