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宫廷夜宴

    “嘿嘿,小子,看来陛下对你倒是满不错的嘛,竟然将这么豪华的一座府邸送给你,比起我老头子的家可气派多了。”站在子爵府的大厅内,约克捋着他那略微发焦的花白胡子说道。

  “嘿嘿,你总在家里做那些千奇百怪的实验,房子没被轰塌已经是万幸了,还敢讲什么气派?”我奸笑着揶揄他道。

  此时我们所在的“子爵府”正是普雷斯特五世赏赐给我的那座住宅。

  刚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确吃了一惊,因为它的豪华程度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想。单是大厅便有七八十米,墙壁和天棚上都贴着精美的壁砖,连地板都是经过磨光的大理石砌成的。室内各种器具摆设应有尽有,除了两间主卧室之外,还有六七间客房。这等规模,虽然比不上沙朗伯父的将军府,但比起身为圣光学院院长的约克的府邸却是强上许多,当然,约克经常在家里做那些千奇百怪的实验,他的家居环境也不可能保持得太好。不过对于我这个新近的子爵来说,这等赏赐绝对称得上是“皇恩浩荡”了。

  “呵呵,哪里哪里。”约克摸着胡子干笑了两声,问道:“星羽呀,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过来呢?”

  “嗯……”我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就今天吧,反正也没有多少东西可搬,而且总让露娜姐和莎莎住在沙朗伯父那麻烦人家也不是办法。不过在那之前,要去将军府向沙朗伯父说明一下才行。”

  ……

  当我带着两女来到将军府的时候,已经快到正午了。对于搬入“新家”这件事,露娜和莎莎自是十分高兴,因为在人家住得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家嘛。

  “啊,是星羽公子呀,将军大人早朝之后就直接去内务府办公去了。”接待我们的是管家麦斯,“你们先坐一坐,等我去叫小姐!”

  几分钟后,雪妮儿睡眼惺松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的睡袍,火红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颈间,眼泡略微有些红肿,显然是刚刚起床而未来得及梳洗,一副娇憨慵懒的模样。不过看起来却是别有一番风韵,比起平时那个娇俏刁蛮的大小姐,似乎现在的雪妮儿更加惹人喜爱,也许是多了一分柔弱的美感吧。

  “雪……”我站起身来,叫了一个字,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自从上次那件事以后,我们之间似乎变得怪怪的,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处处和我拌嘴作对了,对于这点,本来我应当十分高兴才对,可是我却总也乐不起来。每当我面对她的时候,都感到万分的尴尬,反而无法像以前那样从容面对她。也许以前的我,一直把她当作一个“假小子”来看待吧。

  “你们,回来了啊。”雪妮儿略微低着头说道,并不是我预想中的那声闷哼。

  我“嗯”了一声,再次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来继续下文。

  倒是露娜适时插进来,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雪妮儿妹妹,你怎么才起床啊?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啊。”雪妮儿说道,“我只是,只是……”

  “呵呵,自从你们走后小姐就一直很担心,昨晚见你们没有回来,便在客厅里守了一夜,直到今早听到星羽公子进宫的消息,才安然睡下的。”麦斯在一旁说道。

  啊!她竟然在这里守了一夜!我和露娜相互望了一眼,心下尽皆歉然。昨晚由于急着将五色玄晶交给约克,所以忘记来这里报个平安,没想到……

  “对不起,雪妮儿,其实我们昨晚就已经……”露娜满怀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的,我都已经知道了。”雪妮儿低声说道,“其实我昨晚是因为有些失眠,所以才……不全是因为你们。”然而不论谁都看得出她这是为了使我们安心才故意编出的理由。

  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雪妮儿,我突然觉得这个平时刁蛮任性的女孩儿并非如我想象的那般难以接受,在她的身上还隐藏着许多我们所不曾具备的优点。

  “喂!你怎么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瞅着我。”看我神色有异,雪妮儿突然说道,“咳,我承认昨晚一夜没睡有一点点原因是因为你们,不过你不要误会哦,我只是担心露娜姐姐她们两人,我可是没有一丝一毫为你担心哦!你也千万不要误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

  我有如完全没听到她说话一样,依然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并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她被我看得俏脸微红,随着我的前进,一步一步的向后退着,“喂!你快停下,你这么看着我要干什么?”

  我突然停下脚步,语气诚恳地说道:“我是想过来看看,为什么我们的雪妮儿小姐突然变得这么可爱了。”然后,在对方被我说得满脸通红,刚要欣喜兼害羞地问出“是真的吗?”这几个字之前,我接着说道:“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哇!好热!我突然觉得四周的温度仿佛升高了几倍,仔细一看,热源正是雪妮儿的双目,那里竟然已经燃起了两团愤怒的火焰!

  “你――去死吧!!!”

  紧接着,从将军府传出桌子砸在人身上的碎裂声和某人杀猪般的惨叫声。

  ……

  “什么?!露娜姐姐,你要搬出去吗?”露娜将来意告诉雪妮儿后,对方吃惊地说道。

  “是啊,陛下刚刚赏赐给了星一座府邸,而且总在这麻烦你们也不是办法。”露娜解释道。

  “可是,你们走的话,这里又会变得冷冷清清了,没人陪我吃饭,没人陪我谈心,哎呀,反正……我就是舍不得你走啦。”雪妮儿向露娜撒娇道。

  “呵呵,我们虽然不在这里住了,但是还可以常常来看你呀。而且,你感到寂寞的时候,也可以到我们那里去玩啊。”露娜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了!”仿佛就在等这句话般,雪妮儿高兴地说道,“不过,就是怕……某人会不欢迎我去呀,哼哼!”说道这里,她故意斜了我一眼。

  “哪里哪里!雪妮儿小姐言重了!”我赶紧捂着头上的包说道,“雪妮儿大小姐肯光临寒舍,在下正是欢迎之至,哪里还敢生出丝毫的厌烦之意呢。”

  “哼哼,算你识相!”雪妮儿说道。

  看她的样子,假如我刚刚应对得有丝毫不顺她的心意,我的头上马上就会多出几个更大的筋包。唉,谁叫我当初误做了理亏的事情呢?

  结果,子爵府刚一“开张”,便多了一位常客,不过也白捡了一个省钱的搬运工。不然,露娜姐的那些衣物行李也够我们三个人拿的。嘿嘿!

  ……

  傍晚时分,我身着崭新的礼服,信步来到了举行宴会的广乐宫。由于我的独特长相,任何人一看便知道我是星羽子爵,所以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阻拦,不过,我那风度翩翩的身形和潇洒的举止却引来了众多少女贵妇们的媚眼。

  依照露娜的建议,她和莎莎都没有跟来。原因有二:第一,她们不喜欢这种纯为应酬的场面,更不愿意忍受那些贵族色老头们的“视觉强奸”;第二,她们跟来的话,我的身边必然会出现“左右逢迎”的局面,虽然拉碧丝已经明言不会介意,但是并不等于别人也一样不会介意,因为拉碧丝到底是一国的公主,如果我刚一开始便将她和露娜他们一起“左拥右抱”的话,势必会显得自己过于飞扬跋扈,而拉碧丝的那些追求者们也会将我大解八块。所以,她和莎莎都留在了子爵府,当然,雪妮儿也以“陪着露娜姐姐”为由没有出席宴会。

  “噢,星羽子爵,请随我来。”在一名男侍者的接引下,我顺着一条猩红色的长地毯走进了广乐宫。

  走进了宫内的大门后,我才发现又进入了一个更加宽广的大厅。无数衣著华贵的贵族们正站在一排排铺著雪白桌布、摆满了精美食品的长桌旁互相举杯问候。大厅最里面是一排手拿各式乐器的乐手,正专注地演奏著优雅轻松的宫廷乐曲。而大厅周围则站满了漂亮的女侍者,一手端著酒盘,上面放著一瓶瓶的各式美酒,另一只手则整齐划一地搭著一条雪白的餐巾。我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好气派的场面!好奢华的宴会!虽然我已经不止一次进入皇宫,但如此奢华的场面却是首次见到。

  就在我暗自感叹之时,一阵清脆的脚步传入我的耳内,“请问阁下可是星羽子爵?”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子,身材甚是魁梧,金发碧眼,英气逼人。他左手持着一只高脚酒杯,正彬彬有礼地向我打着招呼。

  我心下一惊:此人好精湛的内力!虽然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却无法逃过我的眼睛,从他所散发的气势,我可以断定,他的实力绝对比那个自称为“王城第一剑手”的杜雷要强上几倍!甚至连现在的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正是在下。”我礼貌地说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轩辕无极,久闻公子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竟然是约翰王国已故的兵马大元帅轩辕豪大公的嫡子、帝都名门轩辕世家的现任家主轩辕无极!怪不得如此非同凡响。

  轩辕豪乃普雷斯特五世年轻时候的好友,当年约翰王国的三军统帅,也是国内唯一享有公爵封号的人。十五年前在屠魔战争中战死沙场,临死前告诫其子孙弃政从商,不再参与军国大事,他的嫡子轩辕无极以弱冠之年继任家主后,将轩辕家在朝中的实力逐步抽出,转而从商。凭其惊人的才干,在十五年中一跃成为约翰王国的首富。如今的轩辕世家,虽然从未跻身军政两界,但由于其雄厚的经济实力,仍然有着不可低估的份量,被普雷斯特五世封以二等伯爵的称号。

  据说二王子卡迪和马丁侯爵都曾数次拉拢过他,却始终未能成功,但顾忌到轩辕豪生前的威望及轩辕世家同普雷斯特五世的关系,也未敢对其加以迫害。

  想到这里,我对眼前这个轩辕家的家主不由生出几分敬意,“轩辕家主客气了,在下一介武夫,哪得家主如此谬赞?”

  “星羽公子过谦了,”轩辕无极笑道,“阁下以弱冠之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举击败了享有‘王城第一剑手’之称的杜雷男爵,你的勇名早已传遍整座王城了。”

  我神色一展,低声说道:“杜雷男爵的剑术虽然不凡,但在帝都充其量也不过是个二流角色,就算倚仗神器的力量,也无法进入一流高手的行列,将他打败并不能称得上是英雄。他那‘王城第一剑手’的称号也不过是凭借其父的权势侥幸得来的。若真动起手来,有能力置他于死地的高手在帝都就能找出许多,相信轩辕家主也是其中之一吧。”

  轩辕无极双目精芒一闪,似乎没有料到我能够识破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他神色一振,哈哈笑道:“不愧为人族第一高手、剑圣撒卡的高徒!星羽公子真是好眼力!能够识破在下这点伎俩的在整座克顿城也找不出几人。单凭这点,在下便可断定星羽公子的真正实力绝非只限于当日在比武场上所展现出来的那样。在下自小好武,若非当年曾经答应过先父不再与人动武的话,真想与公子切磋一番。”

  “哈哈,若有幸得与轩辕家主这等高手切磋一番的话,那才是在下生平之快事呢!”我高声说道,言语中没有一丝一毫虚假客套的成分。

  不知怎么,面对此人,我总是不自觉地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好感。而轩辕无极也仿佛和我一样,更有相见恨晚之意。不知不觉之间,我们竟如多年的好友一般,天南地北地畅谈起来。彼此间的称呼也从“星羽公子”、“轩辕家主”变为“星羽老弟”、“轩辕大哥”了。

  “星羽公子!”正在我和轩辕无极聊得兴起之时,一个清冷而柔美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内,如空谷之幽兰,冰山之雪莲。

  轩辕无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原来是圣女殿下驾到,在下失礼了。嗯,看来殿下是来找星羽老弟的,那在下先告退了。老弟,改日为兄再到府上登门拜访。”

  “大哥慢走。”

  “星羽公子,对于我的到来,你似乎不大高兴啊。”轩辕无极离开后,雅莉丝似笑非笑的说道。

  今晚,她穿着一件纯白的晚礼服,配上优美婀娜的身姿,白皙如玉肌肤,宛如一尊白玉雕刻而成的女神雕像。不过奇怪的是,她身边的那两个“尾巴”竟然没有跟来。不过即使如此,那些登徒子们还是远远散开,不敢靠近她一步。也许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和那副冷傲的神情吧。不过最能引起我注意的是,她的力量似乎比上次一同御敌的时候强了很多,难道是在神殿中有了什么奇遇吗?

  “哪里,哪里。”我干笑了两声,说道,“对于殿下的到来,在下高兴还来不及,有怎敢有丝毫的不悦呢?”其实我还真的有些害怕和她过多接触,因为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被她识破底细的几率就越大。一旦被她识破了我的身份,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尤其是对力量还没有成熟的我来说。

  雅莉丝一瞬不瞬地紧盯着我的双眼,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缓缓的说道,“可是我总觉得,公子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似乎防范远多于友善呢。”

  “殿下说笑了,在下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新近贵族,甚至在殿下的眼里什么都不是,互相更不可能存在什么敌对力场,又怎么可能对殿下生出防范之心呢?”我故作惶恐地说道。

  此时,我们的谈话已经吸引了众多观众,对于“圣女殿下”对我的“垂青”,他们似乎表现的十分惊讶。因为雅莉丝出使别国虽然已不止一次,但有“资格”和她说上话似乎也只有“王子殿下”和“宰相大人”那种级别以上的人。而此时的情形,不但是她在主动和我谈话,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圣女殿下正在缠着“急欲脱身”的我不放。

  似乎对周围的情形视而未见,雅莉丝略微沉吟了一下,突然问道:“请问星羽公子究竟师出何人呢?”

  “殿下似乎多此一问了,相信在场的各位都十分清楚家师为何人吧。”我信口说道。心下却有些纳闷,为什么她对神殿的事丝毫未提呢?

  “我想公子应该清楚我的意思,”雅莉丝缓缓说道,“公子的‘逆转乾坤’和‘削香夜雨剑’虽然已尽得撒卡前辈的真传,但平素出手的方式和进攻的路数却与撒卡前辈截然不同,倒更像是撒卡前辈爱才心切,半路传授给公子的。公子以为然否?”

  她的话果然掀起了不小的“轰动”,围观的人都纷纷对此事议论开来。

  我心下暗惊,不过马上想出了应对之策,“殿下此言差矣,正所谓‘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一个师父教出的徒弟也各不相同。在下以为一个最优秀的导师并不是让自己的弟子原封不动的完全继承自己的武功路数,而是依照弟子的天资特性,对其加以特殊指点,使自己的弟子在继承自己绝学的同时能够另辟蹊径,创出更适合他自己的武功路数!殿下以为然否?”我最后挪用了她的台词,连语气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雅莉丝稍稍僵持了一下,低声说道,“公子真乃雄辩,小女子甘拜下风,不过还有一点,那就是撒卡前辈虽然武功剑术已达天人之境,但对于魔法的研究却少之又少,甚至可以说是根本就不会什么魔法。而公子的魔法修为却至少已达到了魔导师的水准,连小女子也自叹不如,而公子的复合魔法和瞬间移动魔法更是独树一帜,单是这两方面的成就,相信整座克顿城也找不出一个能与公子比肩的人。请问‘令师’撒卡前辈是如何教出一个如公子这般魔武双xiu的奇才呢?”她故意加重了“令师”这两个字,目光更是紧逼着我,似乎已经拿定主义要在今晚探出我的底细。

  我当然不会就此“沦陷”,同样紧盯着她的双目,针锋相对地说道:“家师平日交游甚广,其中不乏魔法高手,蒙各位前辈不弃,传授了在下许多高深的魔法。在下的魔法老师也不止一位,殿下该不会命在下一一列举吧。”

  “公子言重了,不过艾伦大陆上够资格教导公子魔法的应该没有几人吧,而三大帝国之内拥有大魔导师称号的不过才数人而已……”

  “殿下!”我打断了她的话,“我想您应该知道,真正的高手不见得都是声名远扬之人,许多僻居乡野的魔法高手虽然有了大魔导师的修为,却不见得拥有大魔导师的称号。就像家师那样,若非家师在八年前突然外出四处挑战各路高手,世人又怎会知道天下间还有这么一位‘超级剑圣’的存在呢?”

  虽然我的“解释”十分合理,但雅莉丝仍然不肯完全放弃自己的最初想法,她沉思了片刻,嘤唇微动,刚要说些什么。突然间,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

  “国王陛下驾到!”

  只见普雷斯特五世在数名大臣和卫兵的陪同下,微笑着走进大厅,拉碧丝和卡迪也分侍在两侧。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四十三章 宫廷夜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