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进退两难

    

  太好了,来得正是时候!我如受大赦般地深吸了一口气,向雅莉丝投去一个几乎无法察觉到的“胜利者的微笑”,转身向“亲爱”的国王陛下迎去。

  那些围观的贵族大臣们早已振奋了精神,纷纷神色恭敬的准备迎接国王陛下的到来。乐队也暂时停止了演奏。

  “为臣星羽·迪斯参见吾皇陛下!”我躬身说道,顺便打量了一下盛装打扮得有如仙女下凡的拉碧丝,却发现后者也正在惊喜兼害羞地注视着我。我的心弦不禁微微一动。

  “星羽爱卿免礼平身。”普雷斯特五世和声说道,“今晚的宴会纯属娱乐,诸位不必拘谨。”他向身侧的两个侍官使了个眼色,然后在其中的一个席位上坐了下来。

  “晚宴正式开始,诸位请尽情歌舞,陛下祝大家玩的尽兴!”一名侍者说道。

  乐声再次响起,大厅又变得喧哗起来,人们或是三三两两站在一起,谈论着一些趣事,或是带着舞伴来到场中翩翩起舞。当然也有例外者,那就是我!我既不会跳舞,又和那些人不熟,而轩辕无极早已被几个贵族小姐围在中间(嘿,这家伙还真有女人缘),于是我只能意兴索然地坐在角落里,品尝着不知是什么水果做成的饮料。

  突然间,似乎感觉到两道灼灼目光映射在我的背上,我侧头一看,只见拉碧丝正侧坐在普雷斯特五世的身旁,瞪着一双水亮的明眸,努力地向我使着眼色,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糟了,她该不会是在暗示我请她跳舞吧,我对于舞蹈音律可是一窍不通的。对了,她那么多的追求者难道就没有一个去请她跳舞的吗?

  我看了一眼他身旁的人,马上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从晚宴开始她就寸步不离地跟在她父王身旁,原来就是为了使那些追求者望而却步呀。她性情婉约,不可能如雪妮儿那般将那些粘人的“蜜蜂”一脚踢开,更不可能像雅莉丝那样摆出一副冷得可以冻死人的表情使倾慕者们敬而远之。这样做倒是一个满不错的方法。真是聪明的女孩儿,我心下感叹道。

  可是感叹归感叹,我根本就不会跳舞,上去的话只会惹来众人的嘲笑?可是她暗示我在先,我若不去的话,势必伤了她的自尊。我不由得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唉!这等“艳福”若是降到其他人的身上,可能早就“荣幸之至”的“冲”上去了,可对我来说却是无异于“大祸临头”。

  见我迟迟未动,拉碧丝误以为我没有“读懂”她的意思,不由得柳眉微蹙,似乎也在做着什么激烈的思想斗争,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最后,她的双拳狠劲地攥了攥,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轻移莲步向我走了过来。

  “星羽公子,不知能否陪本宫跳一只舞呢?”俏立在我的身前,拉碧丝怯生生地说道,眼中却含着一丝怨怼。

  完了,此时的我已经成了整座会场的焦点,无数“各式各样”的目光都准确无误地锁定在我的身上。公主殿下恳同男士共舞已属“十年难得一见”的奇闻,而公主殿下能够主动邀请男士跳舞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异事!因为在场的诸位自命非凡的男士们不知有多少曾因为邀请公主殿下共舞而碰了一鼻子的灰,而如今公主殿下竟然……而她的举动显然已经得到了皇帝陛下的默许。

  看来躲是躲不过了,我心一横站起身来,微微躬身,潇洒地施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节,彬彬有礼地说道:“承蒙公主殿下厚爱,在下荣幸之至。只是在下对舞步音律一窍不通,不周之处,还请殿下海涵。”我悄悄给了她一个无奈的微笑。

  她小嘴儿微微动了一下,似乎终于明白了我的苦衷,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向“前”看了,她微微一笑,向我伸出了右手,“没有关系的,学一学就会了,我来教你吧。”

  而我却看到她向我伸出右手的同时朝我施了一个俏皮的眼神,糟了,她该不会是要趁此机会报复我刚刚的“不解风情”吧?

  我硬着头皮轻吻了一下她的手背,然后执起她的左手一起向场中走去。此时的我,唯一知道的就是男士在与女士共舞的时候两只手应该放在何处,至于如何展开那些“繁琐至极”的舞步,我却是一点也不知道。还好场中早已经有几十对男女在跳舞了,我即使出现一些偏差,也不一定会被场外的人看到。

  然而,当我和拉碧丝摆好“起手势”,准备展开“舞姿”的时候,却发现那些原先在场中跳舞的人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退到了场外,现在,整片舞场就只剩下我们这一对了。蒙混过关的计划终于宣告破产。

  “星羽公子,要小心哦。”拉碧丝窃笑着对我说道。

  “嗯,嗯,我没问题的。”我虽然不至于跌倒,却踉踉跄跄地迈着笨拙之极的舞步,额头上也早已布满了汗珠。拉碧丝已经将这套舞步反复教了我两遍,可我还是不得要领。直到多少年后,我还是无法想通,为什么那些高深的魔法武技我都能手到拈来的学会,而那些简单自然的舞步我却始终无法掌握。

  拉碧丝已经很习惯舞蹈,她以优雅的步伐带着我滑动,可是这种组合,分明就像是天鹅与猩猩共舞嘛!我只是小心别踩到她的脚,就已经用尽所有的精力了。

  还好我习武的第一课就是练习如何掌握力道,尤其是学了卡洛斯的“逆转乾坤”后,我更是将拿捏力道的法门练习得炉火纯青。所以即使偶尔踩到拉碧丝的脚,也只是轻点一下便将力道卸开,甚至令她无法发觉我的鞋跟曾“光顾”过她的脚面。

  不知卡洛斯知道我将他所传授的绝学用在这上面的话,会有何感想。

  “拉碧丝,我是不是碍手碍脚的呀。”我苦着脸小声问道。

  “没有啊,我跳得很愉快呢。”拉碧丝笑颜如花的说道。她竟然还乐在其中。

  可是,场外的那些人会怎么想呢?他们一定在笑,我断定!

  果不其然,场外的“绅士小姐”们早已乐翻了天,他们正在三三两两的小声议论着。

  “这位星羽子爵根本就不会跳舞嘛!”

  “是啊是啊,一点贵族气质都没有,真不知道公主殿下怎会看上他呢。”

  “别臭美了,不看上他,难道还会看上你?虽然不会跳舞,可人家的长相举止可是一流的哦。”

  “哼!小白脸有个屁用?”

  “人家可是剑圣撒卡的高徒,你能打得过他吗?”

  “是啊是啊,说不定公主殿下就喜欢‘教’别人跳舞呢,呵呵。”

  ………

  更有甚者,竟然白痴般地认为:怪不得我好几次邀请她共舞都被回绝,原来公主殿下只喜欢教人跳舞呀,早知道我也装作不会跳舞呢。

  再次晕倒!

  ……

  “拉碧丝啊,这支曲子还有多久才能完啊?”我小声问道。

  “嘻嘻,现在刚演奏了一半呀。”拉碧丝娇笑着,一边不着痕迹地扶住险些晕倒的我。

  ………

  终于,舞曲结束了,顶着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我“步履沉重”的回到了自己的席位,拉碧丝也顺理成章的坐在我的身旁,和我东一句西一句地聊着昨日迷宫探险的事情,也许她请我跳舞的目的就是为了和我坐在一起吧。当然,这个动作立即引来了众多追求者的仇视目光(当然是对我而发的)。好在我对这些早已见怪不怪了。

  就在我们聊得火热之际,一个阴沉的声音插了进来。

  “星羽子爵,你和我小妹倒是满合得来的嘛。”卡迪王子单手擎着酒杯走了过来,“我真是小看了你,竟然连‘五色玄晶’这种东西都能弄到手。”

  “王子殿下过奖了,在下只是侥幸而已。”我淡淡地说道。

  卡迪眼中精芒一闪,哈哈笑道:“不过要做我约翰王室的驸马,是没那么容易的。小妹,你说是吗?”他竟然露出了杀机!

  拉碧丝脸色微变,正要说些什么,突然――

  “卡迪,你在这干什么?”普雷斯特五世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跟前,“卡迪,你在朝中如何飞扬跋扈我都不会干预,但有一点你要记住,那就是不要把官场上的那些手段拿来对付你的妹妹!”

  “哪里,哪里,父王您误会了。”卡迪脸色僵了一僵说道,“我只是过来跟小妹还有这位~星羽子爵打个招呼而已。”

  “嗯,那样最好,你最好要记着,她是你的妹妹!”

  “是!没什么事的话,儿臣先告退了。”施了一礼,卡迪走了开去。

  普雷斯特五世瞅了我一眼,正要说些什么,忽然一个宫廷侍卫神色匆忙的跑了进来,不知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竟然使这位皇帝的脸色微变。

  “西恩,你带人跟着他去看一看。”

  “是,陛下。”

  迎着我和拉碧丝询问的目光,普雷斯特五世展颜一笑,说道:“没什么事,你们继续玩吧。”然后走回自己的席位。

  突然,棚顶传来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水泥磨成的屋顶竟然破出四个大洞!

  “嗖~嗖~嗖~”三个灰色的气团从洞口落下,在空中便爆炸开来,顿时灰烟四起,整个宴会厅被灰色的雾气笼罩。尖叫声,呼喊声,闹成一团。

  我随手将拉碧丝拽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展开气机,向四周搜索开来。

  七个身着绿色劲装的蒙面人突然从棚顶的洞口落下,向普雷斯特五世的席位上冲去。

  “保护陛下!”不知哪位大臣高喊了一声,立即有十来个侍卫大臣将普雷斯特五世围在中央。另外三十多个侍卫则是向那七个刺客迎去。

  当然,由于烟雾的关系,这些情形只有包括我在内几个高手看的情。

  来参加宴会的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是文臣或者女眷,像沙朗将军这等级数的武官大多因政务繁忙没有到场,而那些到场的武将又大多没有携带武器,而且在危机之时,当然是保护自己的家眷为先。而马丁、卡迪等人早已在刺客到来之前便不知身在何处。

  终于,双方交锋了。

  那几名刺客的身手高得出奇,每个人都至少有剑师以上的实力,而他们可怕之处却是那股只求伤敌的狠劲和超快的身手,刚一交手,便有五个侍卫死在他们的剑下。我暗暗心惊,那几个倒下的侍卫都是被一击毙命的,甚至有两个侍卫只是被划破了肩膀便倒地不起,可见他们的兵刃都是经剧毒炮制过的。

  由于对皇宫防卫系统的过度信任,宴会厅内并没有安排多少卫兵,而那些宫廷侍卫虽然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但比起那些个个拥有剑师以上实力的刺客却相差甚远,而且那些迷雾对他们的感观和行动都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虽然他们每个人都奋勇杀敌,誓死保卫陛下,但仍然不是那些刺客的对手,顷刻间,那三十多个侍卫便全部倒地,而那些刺客却只有两个重伤!

  可能是出于对那些剧毒兵刃的惧怕,在那些侍卫倒下之后,竟然只有三个武将冲了上来,但马上被三个刺客缠住,虽然他们的身手较那些刺客高出许多,但想短时间内摆脱这些“亡命之徒”的纠缠却不大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余下的两名刺客向普雷斯特五世冲去。而那些平日里作威作福、整日将“效忠陛下”挂在嘴边的贵族们却是一个个瑟缩在角落里,大声喊着“保护陛下”却无动于衷。或许有的根本就是在“看好戏”!

  普雷斯特五世虽非泛泛之辈,但身为帝国的皇帝,身系国家之兴衰,是绝对不能与这些亡命之徒动手的,稍有闪失,后果将不堪设想。

  “父王!”拉碧丝惊呼一声,不知从哪个贵族手中夺来一柄长剑,向斗场中冲了过去。

  我一把将她拉了回来,顺势夺过她的长剑,和声说道,“交给我吧。”便冲向斗场。

  还没等我追上那两名刺客,他们便被一道无形的墙壁弹了回来。原来趁着侍卫们和刺客缠斗的时机,一名护在普雷斯特五世身旁的大臣已经念完了咒语,施展出了高级的圣光系防御魔法“圣护壁”!

  我心下一宽,想不到陛下身边竟然有主教级的神职人员存在,因为这招“圣护壁”只有主教以上的神职人员才能够施展。

  神职人员虽然只能施展回复类和防御类的圣光系魔法,但仍然具有不可低估的辅助能力。比如这招“圣护壁”,虽然在高级圣光系魔法中是最低等的,但它的防御能力却完全可以和其它属性的终极防御魔法相媲美,而且它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对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都有着极高的防御力,这是其它属性的防御魔法望尘莫及的。那两名刺客反复冲击了数次都无法穿透那道结界。

  “陛下受惊了。”那位大臣说道。

  “多谢诺尔斯主教仗义相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普雷斯特五世说道。

  “哪里,为臣只是略尽本分而已。”诺尔斯主教恭声说道。

  这时,我已经趁机追上了那两名刺客,奇招迭出,将他们牢牢锁定在四米范围内。没有了后顾之忧,那三名武将也越战越勇,将他们的对手逼得节节败退,形势已完全掌握在了我方的手中。

  就在我们准备进一步收拾残局之时,一股匪夷所思的强大气息传入大厅,两个本应守在门外的侍卫跌跌撞撞地跑进大厅,刚一进门,便被身后袭来的两道剑气斩去首级!血柱喷出两米多高,将周围的墙壁、地板染得通红一片!四周立刻响起一阵惊叫。

  不知何时,一个身着黑色披风的高挑女子已经站在大厅的正中,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腰间,脸部被一个惨绿色的面具遮住,只能从身形判定出她是一个女人。然而最令我感到惊讶的,却是她身上那不经意间所散发出来的杀气,宛如有了实质一般,仿佛可以将周围的一切事物冻结!此时的她,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诡异!

  所有人,包括那三个武将在内,都被那股有若实质的杀气震得呆立当场!

  好诡异的气质,好惊人的杀气,宛如一个来自地狱的死神!先不论她身手的高低,光是那股有若实质般的杀气,便可令她的对手丧失斗志!

  “团长!”一名起先被我逼得手忙脚乱的刺客惊喜的叫道。

  “嗯,想不到这里还有主教存在!”冰冷的声音响起,冷得足以使人发抖,“你们退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哼!区区的‘圣护壁’,还难不倒我!”

  “是!”已经停手的无名刺客迅速退到了她的身后。

  “芳驾何人,为何来要刺杀吾王?”诺尔斯主教高声喝道,显然他早已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你无需过问,你只要知道我来此的目的就可以了!”她的身上瞬间暴发出了只有剑圣级高手才能拥有的纯白色的斗气,而她的手中不知如何多了一柄淡青色的长剑,形状极其怪异,犹如冰晶构成!

  “啊!白晶斗气,她是剑圣!”再次有人惊呼。

  我心下暗自拿她和我同我交过手的两个剑圣级人物作了比较,她的气势比起卡洛斯或许差上一筹,但却绝对比那个施展“迅雷之影”的神秘女子要强,而她那有若实质般的杀气却是前两者所无法具备的!

  “陛下放心,即使是剑圣,想要攻破这‘圣护壁’也绝非一时三刻所能办到的。”诺尔斯主教仍然信心十足地说道,“西恩大人的援兵马上就要到了,届时即使她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伤得陛下分毫。”

  “哼!等你有命活到那时候再说吧!”那女人冷哼一声,便向普雷斯特五世一行人冲了过去。在距离圣护壁尚有六七米的时候,她突然停下身来,身形飘至半空,反手一记横斩!

  虽然只是一记平平无奇的横斩,但在我看来却是一式刚猛绝伦的剑招,她所劈出的那道紫青色的剑气,其凌厉程度几乎是我生平仅见!在我的记忆里只有希尔爷爷曾施展过这等凌厉的剑气,因为卡洛斯和雷奥斯的剑式并非是纯刚猛的路子。

  “不好!”我暗呼一声,瞬间暴发出了紫晶斗气,全力劈出一道剑气,向那道紫青色的剑气横截而去。

  “哐~~”那道剑气虽然顿了一顿,但还是劈在了“圣护壁”上,“圣护壁”犹如一片被敲碎的镜子一般寸寸碎裂!而后方的诺尔斯主教则被震得向后倒退了五六步才稳住身形,若非我那一剑抵消了部分威势,他可能已经被斩成两截了。

  那女子略微惊讶地望了我一眼,当她看清我的容貌的时候,目光中竟然露出一丝异色。我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些,趁机横剑护在普雷斯特五世一行人的身前。

  “星羽子爵小心,那女子手中的是失落多年的利器‘魔剑·寒霜’!”诺尔斯主教在我身后喘息着说道。

  “魔剑·寒霜”?!怪不得她的剑气如此凌厉,以她的身手应该施展不出这等刚猛的剑气的,原来是靠神兵之助!可是,传闻中这把神兵不是落入了“血影”团长“暗影修罗”的手中吗?难道她就是―――

  我心下一惊,手心不由得渗出冷汗。因为刚刚同轩辕无极闲聊的时候曾听他提起过,“血影”是近两年崛起于艾伦大陆的神秘佣兵团,它人数虽少,却有着惊人的战斗力,在短短的一年的时间内一跃成为大陆佣兵工会的首席。他们的团长人称“暗影修罗”,出手狠辣异常,对敌从不留情,拥有失落已久的魔族神兵“魔剑·寒霜”。据说从未有人见到过她的庐山真面目,更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因为和她交过手的人都已经死在了她的剑下。甚至有一种传言,说她是人族中实力仅次于撒卡的高手!

  假若传言属实的话,我除了以圣魔真气全力施展暗武技之外,根本就无法抵挡住她的攻势。可是那样的话,无异于自暴身份,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可我若退却的话,我身后的人很有可能无一幸免!我再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四十四章 进退两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