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受伤

    

  “想不到吧!”看着我以前救的这绿身人,我冷冷的回他道,心生万分感叹:‘凭他刚才和蓝色晶体石打斗的情况,他比以前才刚进宇宙的我,厉害多了。找比我更强的对手挑战是没错,但为什么那时候我没看出来?想想上次也太冲动了,真冤!’

  绿身人紧紧的盯着我看,一言不发。

  渐渐的,场外周边打得热火朝天,场中的我,对那些乱飞射而来能量球,不得不聚能于手掌中,对于某些飞射而来的能量球,感受威力中等的,就用或用“卸”“引”,将它引到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对于那些弱,对我没什么威胁程度的能量球,就或用“灭”“撞”,将乱飞而至的能量球毁掉;对于某些强硬,气势逼人的能量球,就直接避开。

  相比之下,绿身人在处理这方面就比我简单多了,对于那些乱飞而至的能量球,他全是用回避的方法,一一回避。但却不影响他那绿深深紧盯着我的眼光。

  为了防止他突然袭击,我也不得不紧紧的回盯着他,同时,加强对他周身能量运作的监视。这招也是我从地球上和魔云星那里学来的,其原理很简单,一个人不论做什么,从眼里都会流露出它的想法,只是相对于高手而言,眼神不会轻易流露出自己的想法,但这并不代表眼神里不蕴涵着其想法,只是看其自身程度的高低,所隐藏的程度不同。身手越高的,越不容易看出,相反,身手越低的,越容易看出。

  对于监视其周围及自身的能量运作,是从魔云星处学的。当高手达到很高的程度后,往往,能量和思想的运作呈一体话,思想动的那瞬间,其自身能量运作也到了。这种高手,可以说已经脱离眼查的范围,普通的,都是用意识探察来代替眼。要对付这样的高手,只能从其能量的波动细微程度上才能掌握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这时,不管场外打成什么样,我察觉到绿身人流露出来的能量不是外现,而只是在内高速的运转。这是高度戒备的状态,但他怎么老是不动,而是仅用眼盯着我看,难道他在依靠眼来查探?

  对此,我没怎么细想。始终,刚才因一时的怒火贸然闯进这两大势力圈,对于他们为什么在这里打斗,我可不知道。看他们那身手,那气势,其中一部分,不是现在的我能相比的。如果不是来自身后传来的那句话,使我恢复冷静的状态,恐怕现在我还没想到这。所以,现在应该想怎么离开这里。也是如此,所以,我没攻击绿身人,而是和他对持。

  但渐渐的,在他绿深深的眼光中,我似乎看到什么东西,很模糊的,又很亲切,那种来自宇宙中的召唤,温心的感受!这是什么,这不就是我宇宙中召唤我的那种感觉吗!

  “累了吧,孩子,累了就进来休息。”

  这是哪里?我看着周围,一片漆黑,在我面前就只有一团光,是它在叫我吗?怎么这声音这么温暖,就象,象母亲的在唤我,诧异之下,我问道:“你是?”

  黑暗中唯一的光团强柔和的闪烁着光芒,说:“你不是一直在寻找我吗?我是创造你们的神!”

  我震惊道:“你是神!我是由你创造出来的!!!”

  光团猛而强烈的一闪后,说:“是的,那时候,这宇宙还没诞生,什么也没有。就连我自己,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有一次,我去到一个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强的场核,一时不查之下,我被股强大的吸引力牢牢的吸到场核中间,强大来自周围的压力使我无法脱身。从此,我就一直和这股场核力量对抗。我用了很多方法出去,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就在我准备放弃,让这股压力缴碎我之时,我发现只有从我身体分化出能量,才能软化这股强大的压力。虽然这使我元气大伤,但也只有这办法才使我脱离此地。当我几乎将我的本体几乎分化尽,我才得以脱身。出来后,我发现这宇宙诞生了,而在这宇宙,到处散漫着我生命的气息,我细查后,才知道,原来我分化出的本体,在这宇宙中,已经形成新的生命,那也就是你们。”

  “啊!”

  “之后,我到处游荡,看到很多生命,有欣欣向荣发展,有自我毁灭,还有一些极少而特殊的,也就是你们,力量强大,可以飞翔于宇宙各个角落中。”

  震惊之下,我张口言道:“那就是说,你是我们的母亲?”

  光团发出柔和而温心的光,说:“按照你的思想,是的。当我看到那些生命有生也有死的时候,我不由问自己,我自己也会有死亡的一天吗?这问题一直徘徊在我的思想中,直到不久前,我发现我的身体正处于崩溃的边缘,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有终结的一天。从此以后,我就发出召唤,希望我能在最后的时光中,将我的智慧和力量传给我的孩子,希望你们其中有一个能接收到,但直到现在,只有你,也只有你接受到我的召唤。”

  “那来自宇宙的召唤是你在呼唤我?”

  黑暗中的光团一边缓缓的向我靠近,一边说道:“是的。现在我时间不多了,你靠进我,放开心,就不会被我发出的光所影响,只有这样,我将我的力量给你!”

  我猛然一下强化保护屏障,加强气势,阻止它前进道:“等等,母亲,你应该有办法继续延长你的生命,为什么?”

  光团受我气势和能量保护屏障的影响,止住前进,发出柔和,亲切的光感道:“是的,如果要延长我的生命,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宇宙的能量重新回归我体。但我不想这么多,这样做,你们就会消失。而我也不想就让我的智慧和力量就这样消失在宇宙中,所以我选择继承人,谁能第一个听到我的呼唤,我就将我的力量和智慧传给他。而你,是这么久以来,第一个听到我呼唤的生命,所以,我决定将我的力量和智慧传给你,希望你能继续照顾这宇宙!”

  我沉默了,一直处于平静的心波动起来,这时,我能说什么,无言的行动,才是最好的对答。我放开我的心,打开层层保护屏障,静候着……

  “嗡!”

  一平静的精神意念波插进,在我脑海一震,眼前的光团,猛的一闪,发出剧烈强硬的光能,本还是黑暗唯一的光团,眨眼消失于无形之中。

  而现在站在我不远处的那绿身人,似乎受到猛烈的打击,嘴角边,留出浓浓的绿液。但这不代表他攻向我,已经发出巨大,气势逼人的能量球会半途夭折。

  看来,刚才所见的全是幻象,幸好那“嗡”的精神意念波将我唤醒,我忙重新架起能量防御屏障,聚心能于双手中,接连施展 “旋”“消”“抵”“冲”几种手段,硬是将这股强大的能量球直直的回抵回去!

  幸好醒来的及时,加上心能运转的速度和我思维的速度同等快,这比我调动能量的速度快上好几倍,才得在瞬间调动部分心能回此一击。但就算这样,刚才猛而不设防的调动能量和心能,已使我受到很重的内伤,而这却是来自体内自身能量猛烈冲击下造成的。

  我一抹嘴角流出鲜红的血液,看着周身上下渗出血液,怒道: “你也太卑鄙了!”

  绿身人一闪,闪过回反的能量球,冷冷道:“那是你自找的!”

  这时,我真想扑过去,给他重重的一掌,可是刚才的教训也太重了,如果现在强行提运能量,那么别说打了,恐怕不用他攻过来,我自己就会被自身不受控制的能量自我毁灭掉!现在我只能凭借源源不断流淌出的心能修补自身的内伤,而其他心能只能勉强控制住体内骚乱的能量,不让能量在伤其身体。

  不过,绿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从他散发混乱的能量信息来看,他同样也受了不下于我的内伤,而现在他也正静静用它独特的方法自疗。可是我没攻击他,他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莫非是刚才那“嗡”的精神意念波!难道是蓝色晶体石在帮我?

  我发出精神意念波问身后的蓝色晶体石:“是你刚才在帮我?”

  蓝色晶体石发出那种能令怒火消失的精神波段,回道:“是。”

  “谢谢。”这时,我感慨万分,心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出来的第一仗是帮绿身人,但没想到现在他居然这样!而对于没帮上任何一点忙的蓝色晶体石,却帮了我,这宇宙的生命所做所为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而也就在这时候,那股被我击回的能量球被周边那群生命体,也不知道是谁反击回来,其反射而回的能量球,其能量和气势,比刚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按照刚才的路线,首当其冲的应该是绿身人,但刚才回避的时候,他已闪到一边去静疗其伤。现在却是我首当其冲,我可不想在犯傻,身形一闪,避开能量球返射的路线,能量球体直直的冲向我身后的蓝色晶体石。

  也没见蓝色晶体石怎么做,我只见到它蓝光一闪,原本无色的能量球,在能量球的外层,隐含着诡异蓝色的色调,沿原来的直线反射回去。

  闪在一边的我,一边治疗着,一边以意识跟着能量球而动,当能量球飞射至场边正激烈打斗的生命体那里时,场中打得最激烈,高大的鹰头人和对持于他的圆桶人,不约而同或击,或劈在能量球上,将能量球反击回来。

  这次反射回来能量球的速度和力量又增强了不少,导致在回反线路的我再次移动身形,又向外移动少许,免得被那股蕴涵着强大威力,气势的能量球引发自己的伤势。

  这次,首当其冲的是蓝色晶体石,我见它蓝光强烈的一闪,本以为它要将能量秋蹄回去,哪知道我眼一花,它闪到我的身边。而能量球就直直向云团生命群和液态生命群记激斗的场中飞射而去。

  

第六章 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