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回家

    这星系仪,不对,应该怎么称呼它呢?它包含了很多星系,密密麻麻的星球以三维立体的状态,中间椭圆,边界呈扁状的方式,排布在透明的光罩之内,同时,每个星球,星系,包括就整体的大椭圆星系,都在没有任何实物连接的情况下,自动自转。如果按照比例缩小,这似乎就是一个小宇宙的立体版本。

  以我现象的能力,看着这些不断自动的模拟星系,也没在那注意到的一刻数清楚这里包含多少星系,多少星球。

  ‘不知道这里是否能找到太阳戏存在!’此念一起,我将神识投入到这星系仪中,寻找具有太阳系特征的星系。

  当我搜索完毕时,才发现,光是具备太阳系特征的星系,就有10万多个,而且这仅是占这星系模拟仪的1/10万而已。但这些具备太阳系特征的星系,分布并不存在什么规律,有的是一片片的连接在一起,有的是孤零零的存在某个角落,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最特别的是,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星球的模拟毁灭模式,而这些模式的出现,又以另一种方式,来改变这星系,乃至这小宇宙的模拟运动模式。

  ‘10万多个星系?!还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太阳系的存在。真怀念在地球的日子,回想起从我开始修炼开始,在地球的岁月里,晚上坐在大草原上,看着天上的星空,那最亮的是北极星,而天空最有特征的是呈勺状的北斗七星。那时候,我是多么的想长生不老,翱翔于天地之中。但当我真正达到长生不老,不知道我现在的状态算不算,我想算吧,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能再活多长时间,似乎我现在的状态,排除意外的话,看来这就是世人所向往的长生不老吧。’

  ‘不过,在以神识看这些星系的时候,似乎还有一种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这种感觉很特别,那是什么?’

  ‘北极星?!北斗七星?!对了,那种感觉,我明白了!是唯一!天上地下,唯我唯一!对,这世间万物,都是不同的,就算在怎么相同,都是唯一的存在。在我看那些星系的时候,那些星系虽然有相似的地方,每个星球看似都相似,但实际上却都不同。每个星系,乃至每个星球都是自己的方式,存在这模拟仪中。那么,如果说太阳系是唯一的,以模拟状态下,我站在地球上,看天上的天空,同样也能看到北极星,北斗七星,也就是说,如果这仪器里含有太阳系的存在,在以上推断的理论上,我就能找到真正的太阳系!’

  我再次将我的神识融入到这模拟星系之中,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它实在是太了不起,我居然找到了模拟状态下的太阳系。在模拟状态下,那太阳系在一个偏远的角落。如果从本星到那里,大约要飞100万星距的距离。如果按照那将军的叙述,那就是以跳跃的方式飞行,在不计算能量充足及没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需要跳跃飞行10万天,换算成地球的计算方式,也就是约合274年,才能达到地球!

  不过,我来这里没这么慢,为什么会这样?前者,也就是我,在没目标,乱闯的状态下,从地球来到这里,加上呆在这里的时间,我想,也就4年左右吧,而如果按照这里的飞船以现在最快的跳跃的方式飞到地球,且需要274年的时间!这中间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我想想,我是盲目乱飞,而且是在空间里飞;而飞船是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的空间层里跳跃飞,先定点,也就是锁定目的后在行跳跃飞行。对了!先锁定目标,如果不是飞船受最大跳跃距离的限制,它完全可以直接锁定地球而直接过去,那么,也就是说,这种限制,只存在实物状态下,而不存在能量状态下,换句话说,在我的身上,为什么不飞的这么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能量体的缘故!既然飞船在跳跃之下,都能锁定目标,我为什么不能?!

  晕,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知道。如果我在飞行前,先一步锁定目标,就不会存在迷失方向,连回家的路也找不到道理!而如果我在飞行状态下,在落点无意中闯进黑洞的话,那……

  想到这,我头不由一阵发麻,不过也万幸不已。而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让脑海里存下一部星象图。

  看着眼前着给我带来方向,让我知道回家的路,不断以立体状态自动旋转的星相仪,我以映照的方式记下了这星象图。不过,在我记完的那一刻,我才想起,这模拟星象图里,并没有黑洞的模拟存在。

  “奇怪,怎么没有黑洞的模拟存在?”想着想着,不知觉中,我吐出了这话。

  “不是没有,而是没办法以实物的方式,替换黑洞的模拟。”一个清脆的声音回答了我。

  而我在下意识下且接着问:“那这立体的星象模拟岂不是不完整?”在我说出这话后,我才想到这里除了烙外,没有其他人在,难道又是类似星脑的存在?

  果然,在我旁边,一个虚拟立体星象在我身边出现,继续回答我的问题:“是,不过您说的黑洞模拟状态同样存在,不是以实物的方式存在,而是以数据模拟的方式存在。”

  “那你为什么会说是?”

  “完整?在怎么完整的星象仪,在宇宙面前,都不过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如沙中一尘,又怎么能说的上是完整?”

  这智脑的话,如顶灌甘露,提醒了我,是啊,宇宙之大,又怎有边界,就算是有,不过是人对宇宙认识的界限,而不是宇宙本身有界限。实践,实践……

  对了,我又怎么知道这立体形相图是对是错,难道就没有误差?如果我按照这星相图飞回地球,中间出现一点误差,那点误差如果是黑洞之类的问题,那就……

  先以意识扫描周围的环境,然后在锁定下一个落脚的地点,这样就可以避免在飞行过程中,避免遇到黑洞及类似状态的问题。

  既然知道家在哪里,又知道怎么回去那么,现在自然就是回家!不过,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若不带点这里的高科技回去,岂不是白来了?

  想到就做。

  之后,我给烙打了声招呼,说出去一下,他呢,依然埋头做他的研究,似乎没听到我说的话。归心似箭的我,可不管这么多。下一刻,帕不拉星球上,我又大量复制了具有这里特色的精神力学,武学,飞行学,空间学,以及一些民间的一些高科技,至于军方的科技,我只大楷复杂了几乎大家都知道的军事科技,而那些特殊的科技,如,中子裂星弹之类似破坏性特强的军事科技,且没去复制。

  本来,我还打算复制星脑这类似电脑的制造方法,不过在复制制造过程中,我才知道,那智能星脑的制造成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制造成功的,说它偶然,特别,是因为在它的储存空间是无限的,而其他电脑,以后不管怎么制造,都没法达到储存无限的特征。相同的方法,却没达到相同的制造效果,但也正是因为此,所以那星脑才担当了负责全星球总枢纽的处理工作,原因就是它储存无限。

  但有总并没有好,在我记下了它的制造方法,不管是否以后能制造出存储无限。我没再回烙的研究事,而是按照所想出的办法,走上了我回归地球之路。

  ********************************

  一年后,地球,喜马拉雅山处,无名谷。

  看着这里*依旧疯狂的山谷,这里,是我离开地球的地方,从我离开到回来,按照这里的计算,现在已经是公元3594,也就是说,从那次离开到现在回来,中间隔了5年。

  在回来的路上,由于我在每先一步跳跃飞行时,都先一步锁定下一个目的地,而且都是先以意识能查看了目的地周围的环境,如此之下,使我避免了好几处黑洞,也让我在实践中,逐步纯熟了如何在宇宙中飞行,而避开那些黑洞之类的存在。

  特别是在最后到这里路上,大约半年前,我尝试新的飞行方法,先锁定目的,然后以空间飞行,而不是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的夹层跳跃飞行,在记得大星象图,因走错路,或太快过头了;或落点错误,又次差点落进黑洞之中。如此反复数次后,我终于明白了怎么在五维空间飞行,而锁定三维空间落点目的,而不出差错。

  *******************************

  地球,中国,贵州省贵阳市。

  我坐在一街道广场的街凳上,看着那些不断以个人飞翔板飞上飞下的那些年轻人,凭借各人技能,各自特色的轨道技能,快速穿梭在树林之中,同时,他们以飞翔板的尾部,喷出各色的烟雾,以此来组合成各自特色的图案;而他们在穿梭于树木之件时,又不碰到那些树叶,以此赢得了在周围观看人们的阵阵掌声。而此时,那些年轻人的脸上,喜悦,喜乐之情,呈现在他们的脸上,一时间,快乐,成为了他们的专利。看看我,自从修炼开始,似乎,就没怎么笑过,更别说哭了。

  (特注:这时候的世界,地面上已经不准有车辆在地面上行驶,而空中飞车,且有专门的空中阁台停车位置。地面上,除了必须的建筑物和路外,其他几乎是大大小小的各种树木,花园,草地等植物所替。)

  长生不老又如何?现在的我,凡是想得到的东西,以我现在的能力,太容易得到,反过来说,我要追求的东西,太容易追求到,也是因为如此,没有辛苦的里程,又怎么会有享受快乐的权利。

  自从我会复制技术后,只要我想得到的知识,只要对方有,并且比我能力低,就能通过复制的能力,将我想得到的知识,信息得到手,也就是因为中间少了辛苦,那么,我又怎能感受到苦尽甘来之乐!

  如果封印自己的能力,重新体会感受人的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如何能在当下,立下目标,而又没有失去其中的苦,那么,才会有乐。

  那么,我现在的目标是什么?

  

第十五章 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