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引导

    陈星见我沉思不语,也不好在继续,两眼直盯着我,低声嘀咕:“为什么我明明能看见他的招式,每次都想好怎么破解,可是一到运用上,想好的那些招式却用不上?”

  他的声音很低,但对于沉思的我来说,无疑就如在我耳边大声说话一般,打断的我的思考,我轻轻一笑:“你的速度跟不上你的眼力。”

  我想得到的答案我还没明白,但陈星刚才的叙述,在我心里,已经答应他跟我学武。本来,我之前虽然敷衍答应他,也就是他必须胜我一招半式,我才答应教他,其实,我还有一点用意,那就是在考验他的毅力,对于学武之人,如果没有弃而不舍的毅力,那么,就算我教,没有弃而不舍的毅力,也不可能学到武学里的精要,更别谈丹道入门。

  既然愿意教,那么就必须把他的思路打开:“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眼力跟不上你的速度吗?”

  被我用一道柔和能量组成的屏障挡住路的陈星,怎么使劲也没法再向前踏进一步,满脑疑问的他想了半天:“不知道。每次都想好破解招数,但到你身上就不管用,我的好多后着根本用不上。”

  被困在原地的他,一边和我说话,一边不断用顶,撞来试探在他面前那道无形的能量屏障,我看在眼里,问他:“你没学过气功?”

  “在部队学过。”说完的同时,他停止了撞击,而是改成用手轻碰等方法去试探这道无形的能量屏障。

  看来,我问他的问题和布置在他面前的能量屏障并没有让他明白过来,也只好继续问下去:“那你现在还在练吗?”

  “离开部队后,就没练了。”

  “为什么不练下去?”

  “有什么用?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人的体质,抗打能力和击打力量,但面对那些普通武器,就象那次面对好几把激光手枪,根本就没有用。”几次反复,不断试探下过那道无形能量屏障下的他,两眉微微一紧,低声自言自语道:“这里怎么会有能量屏障出现?”

  “是吗?”

  “我面前有一道能量屏障,不过很奇怪,怎么和军队里所用的能量屏障不同,没有任何颜色,如果不注意,根本就不知道它在这里。而且,刚才这里并没有能量屏障的存在,难道是你?你是基因生物机器人?”

  自从回到地球后,我并没有再用我的意识能去搜索地球人脑海里的知识,不是我不能用,而是我已经怨烦了这种能力,因为轻易获得的东西,是不会体会到其中得到过程中所具有的辛甜苦辣,没有体会过这其中的三味,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快乐。

  无苦也就没有乐。这是我回到地球后,在思考我的目的是什么的时候,找到的一份答案,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就没在使用我的这种能力,所以,现在陈星在想什么,我并不知道,要想知道,只有通过彼此的交流才会知道。

  “基因生物机器人?不,我不是。”从我上次刚回来的时候,从那次在小型载人的穿梭机得到的资料,我知道基因生物机器人是什么回事。

  基因生物机器人,是在公元3500研制成功里,它是结合生物的基因技术和机器人技术,两者想结合产生的产物,他的主体骨骼,是由最先进的稀有汰格制造而成,但由于汰格稀有金属太稀少,太过昂贵,在中国,也不过只制造了一,两具,而其他几个大国,欧盟,南美盟,北美国,非国,奥国,俄国,他们最多了也就是制造了两个。她的大脑,完全是由人工培养的基因脑部细胞和电脑结合而成,而身体的其他部分,全部是由基因培养而成。

  当时研制这基因生物机器人科学家的本意,他是想创造新的,完美的生命,以此来解答生命诞生的奥秘,但事与愿违,制造出来的基因生物机器人,在防制大脑一关上,却怎么也做不到制造出和人脑想媲美的电子脑,由此看来,这只是新型机器人,并不是新的生命。

  (注:稀有金属汰格,是在公元2950年,发现于冥王星上的一种稀有金属,它的特点是融化点非常高,已达到60万度,是太阳表面有效温度的100倍,也就导致此种金属在军事上,航空业的广泛运用,但由于现在为止,只在冥王星上发现它,而且产量稀少,也就自然导致它居高不下的价格)

  (注:公元3595年的地球,在经历很多次的战争,那时候的地球,小国已经不存在,只有几个超级大国存在。中国,在地球依然处于亚洲,前身是中国及周遍一些小国所组合而成,而原来周遍的一些岛国,由于几次战争导发的地质原因,有些岛国沉了,但有些本没有岛的地方,因地质原因,浮出了水面,这样岛屿沉浮的事件,在全世界很多地方彼彼皆是;欧盟,处于欧洲,前身是由欧共体演变而来;非国,也就是现在的非洲,原来那里的沙漠,经过改造,已变成绿色一片的绿林地带;南美盟,现今的南美洲;北美国,现今的北美洲;奥国,现今的奥州;俄国,由原来的俄罗斯演变而来。)

  (注:但在土星,木星及火星上的建造中的地盘,完全是以实力来说话,也就是说,你的国家有实力,你能建筑出多少地方,那建设而出的那些地方,就是属于你的国家,而别国已在那里建设,那就属于别的国家,以此类推,也就是国家的实力越大,那么,所拥有在行星上的土地也就越多。)

  我把能量屏障撤了,走到他身边,继续引导他的思路:“为什么你就不会往气功方面想?”

  陈星哈哈一笑,摇头不已:“气功?根本不可能。”

  我反驳他:“为什么不可能,那么我告诉你,刚才阻止你的那道屏障就是气功!”

  陈星的两眼突然发出些光,但随后又暗淡下来,摇头不已:“气功?怎么可能?”

  我加重语气:“为什么不可能?难道你在部队学的气功白学了?”

  陈星按照他原来的所知的,说:“但那只能达到强化一定的体质和提升一定的攻击能力,并不能形成保护屏障?”

  我直言问他:“那你刚才感受到的那是什么?”

  面对刚才的现实,陈星无言以对。

  自然之下,我就告诉他为什么,因为这时候,正是他处于最容易接受的时候:“你之所以没赢过我,就是在于我会这,在我运气之下,你那些动作在我面前,根本就是慢镜头,而这,就是你眼力跟不上你自己速度的原因。”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中的陈星,目瞪口呆的看我着,他那嘴一张一合,要说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

  “你应该知道佛道两家吧,我刚才使的是道家,丹道里的功夫。”

  事实就摆在眼前,震惊中的他依然没回过神来,可是嘴却顺着我说的问道:“难道古书中记载,那些炼丹之类是真的?”

  我回忆起原来我走过的路,将那点点滴滴的经历浓缩成几句话:“也不是,有真也有假。从黄帝记载以来,所流传的那些丹经古典,里面就有真假在其中,没有经过亲传,根本就不知道里面的真假。”

  听到我的回答,陈星一脸鄙视,并不解道:“既然那些古典经书里有真有假,那些人为什么还要写出来。”

  我脸色一正:“考验人!”

  陈星呆了呆,没想到答案是这个:“考验人?”

  我耐心的对他解释道:“是的,如果有人依经书所修,只要不起贪心,一步一步按照书里所言的做到,那么,这人就能根据自己的亲身体会知道书里,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反之,如果起贪念,直接去修后面那些高级练法,根基都没有,依那些练法,只能使自己走入误区,结果是轻者,什么也不是;重者,以幻为真,精神病一个。”

  相比之下,陈星疑惑指着自己,以自己为例子:“那为什么我练没疯了?而且还能强身?”

  我笑了:“一,那是你贵在塌实。如果你不塌实的话,你一样也会走到误区之中;二,严格来说,你在部队练的那些气功并不算丹道功夫,自然你想走偏的机率就更小。”

  在陈星脸上疑惑的表情并没有消去:“可是我也没你这样,练出这种屏障来,而且我在部队里,也没见我那些队友练出什么来,就连教我们的教官,也没有你这种能力。”

  我继续耐心解答:“当然,你以为丹道功夫这么容易能入门吗?100个有心练功的,能有1个练下去就不错了;100个有心练下去的,能有1达到养身的就不错了;而且就这1000个能达到养身基础的,能有1个达到丹道入门的人,已经是很高的比率了。依次类推,能达到布气境界的,整个人类,少之又少,按照比率,1000万人里,只有一个达到丹道入门的基础,更别说丹道布气的能力。”

  没想到练功里有这么难的陈星,语一顿,呆了:“这么难?”

  “当然难。”说完,我给他做了个示范,一掌击向空地,“轰”的一下,原来旁边的草地,被一个大坑所代替。被我因掌力攘在半空中的黄土已在我那一掌之下变成的黄粉,由空中随着我“轰”的那掌,散布在四周的空气中,并缓缓落下,让本来是绿色一片的草地填上了一层土黄色之妆。

  同时,我对他解释道:“这是气在外呈现的威力,你想想,如果人人都具有这种力量,那这世界不是乱套了吗?”

  “这是气的力量?!”说出这话的他,话不再向刚才那么平稳有力,而是微带颤抖,不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的的神色在他脸上浮现而出。

  “这是气外在的力量,是刚的一面;而刚才你所碰的那层气罩,是柔的一面。如果你要跟我学,我必须先告诉你,这比你在部队里要更辛苦,但这都还不算什么,我必须告诉你,这些能力是短期内不能达到了,一般而言,小通周天,也就是达到养身能力,需要10年左右;真通周天,也就是丹道入门,需要20年以上的时间;至于丹道大成,且最少需要60年的时间,如此,你还愿意学吗?”

  没想到练功会是这样,一时间陈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考虑考虑吧,在晚上如果你还没有告诉,就当你自动弃权。”说完,我转身走了。不过,我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刚才做示范的时候,那被我击开的坑,我并没有添平,也就导致后面那几个非要跟我学功。

  

第十八章 引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