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突发事件

    “四哥,别开玩笑了。”赵灵根本不信,眼珠一转,嘴角微微一翘,大方的脸上多了几分诡笑,进一步压低声音道:“莫非你那钱来路不明,不敢让我们知道?”

  她的声音虽低,但坐在她旁边的孙海依然听的见,正嚼着嘴里的腊肉的他,吐字不清道:“老四是那样的人吗?老四,你不会是想利用认识的那些人,给他们一个压力吧?”不过,他后面说这话的眼神,所透露出的信息,已表明他是在半真半假的瞎扯。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说到钱,自从我回来后,我根本就不在意有钱还是没钱,因为我不需要吃,也不需要喝,就包括现在吃喝的这些东西,我还有费些能量去转化,还不如我练功舒服;而那些什么高级飞车,自然钻石,古董明画等等奢侈品,对我来说,根本就没用,自然,钱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多余的东西!

  我现在的卡上,的确只有2万多,还是这两年国家每月所给的最低生活保障累积的。本来,我是想动用我的力量,查清楚这件事,然后让那幕后操控这一切的那些人,尝尝以强凌弱的滋味。只是要亲手杀这些人,我可能下不了这个手。因为,自从我修道以来,我还真没杀过一个人,现在因此破这个自然形成的戒,我不知道以后我会变成什么样。但如果不杀这些人,难保这些人恶念不断,祸及他人!

  现听孙海这么一说,我心不由一动,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国家,由他们来处理这件事,那不管是对社会的安定,还是我的后顾之忧,想来不会让我失望!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就会更进一步掌握我的具体情况,我到是无所谓,他们就算知道,也拿我无法,但他们几个就难说了。一时间,我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取舍。

  暂且不提我这边,且看陈星如何请那三位。

  这时的晶心酒店餐厅中,正播放着一曲现流行草原之歌。不知道算不算是巧合,这来自草原的歌声,男歌手那特别高亢悠长的歌声,暗合刚跨出临时规划房间,陈星现在的心情,使他迈出的脚步多了几分坚定,顺着餐厅指引客人的地面路线,那一闪一闪的星条路,大步行向张鹃三人。

  (注:由于餐厅里采用光线折射系统,这其实是一种隐形设置。从外面看里面,用肉眼根本就看不出规划房间。打个比方,来餐厅的人,全坐在规划房间里,这时候来了一人,展目看餐厅,空空一片,一个人都没在这里。如果不按照脚上指引客人,不断闪烁的星条路走,那么,肯定会撞到隐身状态下的临时规划房间。而这由星状组成的条形,不断闪烁着彩光,随时变化的星条路,就是为了客人不撞墙,而临时规划出来的临时路线。)

  “鹃鹃。”洪亮,但又不失亲切的声音从陈星喉里喊了出来。

  正准备进已经规划好房间,身着黑色紧身礼服的张鹃,魔鬼般的身材轻轻一震,转身一看,布满冰霜白如玉的脸上,如雪般的融化,瞬间散发出耀眼艳丽光芒,喜悦之色行于脸上,而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闪烁出炙热,动人的光芒,但马上就被眼里冒出的泪雾笼罩在内,微带颤抖悦耳的声音,从那轻巧红润的小嘴轻吐而出:“星哥!”

  在她旁边畅谈不断的金发男子一下呆了,只看得他两眼发赤,本是英俊的脸上多了几分淫笑,不过,张鹃轻吐而出的那两字,在顺着张鹃所注视的目光一看——看到了大步走来的陈星!

  随即,金发男子的脸色一变,挂着几分邪笑,带着几分威胁。说:“我说是谁呢?这不是前些日子,逞英雄的陈星,陈大少爷吗?怎么,突然有钱了,也学会来这6星级酒店洒脱一番?要不要兄弟在教你两手?”

  面对金发男子,陈星垂握的拳头越发紧了,射向金发男子的眼神里多了几分仇恨,回击道:“大少爷?象我们这种小人物,只能靠自己奋斗所得的人,怎么可能担当的起,一生下来就坐享其成,富贵家族才会有的,大少爷的名号?这话应该用在你的身上,冯震冯大少爷!”

  这时,挺着发福肚子的中年男子也回过身来,眉头一皱:“陈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着商人出身,张鹃的父亲,陈星自然不想得罪这岳父大人,恭敬道:“亭叔,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今天回来了,为了给他接风,就来这里。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们,正好,想请大家过去聚聚,热闹热闹!”

  陈星的话,让张鹃眼一亮,悦耳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促,又多了几分兴奋,问陈星:“是四哥回来了?”

  陈星将目光转向张鹃,眼神一变,含着微笑,温柔的注视着张鹃,点头道:“对!”

  一旁的冯震自然是看不下去,傲慢霸道,故意气陈星:“今天,是我请亭叔来这里,商量我和鹃鹃的婚事,就不过去打搅你们了!”

  他的话一出,身为张鹃父亲,看来也没想到冯震会如此傲慢,自作主张。但欠下一屁股债的他,懊恼之余又不敢发作,只好皮笑肉不笑随附道:“是啊,今天是……”

  身在临时规划房间左右为难的我,虽然在思索中,但周围的一切,都在我精神能量观察之内。见到那位冯大少爷如此嚣张,不由来气,将声音附和在一丝能量中,发到他们面前:“看来你这位冯大少爷挺霸道的。不过,我也没想请你,我只是请张鹃和他的父亲来这里坐坐,你嘛……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突出其来的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特别是冯震冯大少爷,我可是对他有特别照顾——分出的那一丝附带声音的能量中,我可是分了一半附和声音的能量,束缚成一线,直灌他耳。

  而造成的后果,就是那位冯大少爷,满脸痛苦的抱着双耳,蹲了下身,就只差没在这餐厅的水晶地面上满地打滚了!

  “谁?”挺着发福肚子的张亭,左看看,右看看,没找到发话的我(怎么可能看的见,我还在临时规划屋里。),低头一看,咦,这不是冯震冯大少爷吗?怎么抱着双耳蹲在餐厅的水晶地面上?

  “冯少爷,你怎么呢?”张亭费力的弯下腰,去扶冯震时才发现,冯震的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捂着双耳两手的缝隙间,渗出了丝丝鲜血。大大惊失色的他,急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始终还是经过些风风雨雨的人,慌乱几秒后,忙对还站在一边的侍者机器人喊道:“快叫救护飞行器来,有人受伤了!”同时又对发愣中的张鹃和陈星喊道:“你们俩别在那里发愣,快来帮忙!”

  张鹃和陈星从刚才突出其来,半空突然响起的声音,就已知道是我干的。虽然一直以来,我在他们面前展现了一些能力,但这种传声的能力,他们自然是首次见到。同时又见到冯震因此痛苦的抱着双耳,蹲在餐厅水晶地面上。心里高兴的喜悦不知不觉的显露于面,同时眼神里双双透露出惊奇的目光。

  虽然他俩不愿意帮忙,可是谁叫张亭是她的父亲和岳父,尽管他俩一脸的不愿意,但还是跟着帮了忙。

  都说中国人爱看热闹。这不,刚才还在餐厅内,坐在临时规划房间里享受的那些客人,纷纷从隐形中的临时规划房里冒了出来,一波接一波的,将他们四人层层围住,在一旁,动嘴不动手的纵说纷纭。

  客人甲:“出了怎么回事,这人怎么就蹲在地上?”

  客人乙:“不知道啊,我就是看到突然蹲在地上,所以出来看看。”

  客人丙:“你们看,他抱耳的双手有血,不会是什么病突然发了吧?”

  客人丁:“不过刚才看他们进来的时候,这年轻人不象生病的样子嘛,怎么就突然闹病了呢?不会是这里有鬼吧?”

  客人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相信那些?”

  ……………….

  几分钟后,救护飞行器来了,救护机器人的将冯震送上了救护飞行器后,围观的众人才慢慢散开。说真的,那冯震从开始到离开,还真有几分骨气,被我以音震破了耳膜,硬是强忍着不吭一声。

  

第三十七章 突发事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