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解决之法

    察言观色相对于商人而言,可是说这项能力是商人的本能,对在风雨中成长的商人张亭而言,察言观色自然是比他人要更胜一筹!

  “陈星,这是怎么回事?”坐在蓝色晶椅上,位于孙海旁边张鹃的父亲张亭,等临时规划房间门关上后,一扫刚才的急态,脸色一正,才开口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比他们更清楚,自然,由我来回答更合适:“亭叔,这事还是我来解释给你听比较好。”

  “你?”或许是职业习惯的原因,张亭肥胖的脸上又堆起了笑容:“你是?”虽说他如此问,但他的眼神却透露出,他在进来的时候,就已知道我是谁,只是想通过他人来进一步确认。

  不知道是冯大少爷没在的缘故,还是她如小鸟依人般伴在陈星旁边的原因,张鹃脸上不再是冷霜扑面,而是红润艳丽,面如滴水似的,在她那白如玉般的脸上呈现,悦耳的声音从那轻巧红润的小嘴轻吐而出:“爸,这就是我常给你提到,教我气功的四哥。”

  看到张鹃父亲张亭肥胖的脸上堆起虚伪的笑容,我想到了两字——面具!在这世界,大多数的人们为了活下去,脸上或多或少的,都会戴着不同的面具去为人处世!不是他们想戴,而是这个社会逼的。如果你不戴,那么你就很难在这高科技发达的社会上生存下去!虽然也有不戴面具者,但那极少个别的人。这种人,要么,已不在乎生死,自然不想戴上累心的面具;要么,自己有强大的力量,根本不在乎这世间的一切,自然也就不用戴那累心的面具!而这,也就是性格。

  两者之间,我自然属于后者,性格使然,对张鹃的父亲张亭直言不讳道:“刚才那位冯少爷之所以会那样,是我束音灌耳造成的。”

  虽说张亭已猜到刚才冯大少爷那样是我做的,但真正听到我直言确认,任不免大吃了一惊。商人出身的他,清楚的知道,敢这样做又这样说的人,只有两种:

  一种是刚出校门的年轻人,因没怎么接触过社会,不知道社会的险恶,仗着自己有点能耐,无知而无惧,横冲直闯的人;第二种是依仗长辈,亲人,好友的权势,或者是自己却有这份实力,根本不在乎对方报复的人。

  而且刚才惩治冯震的手段,他只是在小说里见过,原以为这根本是小说的作者,虚设的能力,没想到今天自己却亲眼目睹了这种能力,不禁呆了呆,这才仔细的打量我。

  那张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脸,就算是现在坐在一起,不经意之下,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身上穿的是现在价格最低廉,大众化的服饰,身高和赵灵那丫头差不多高。

  人常说一个人的眼是心灵的窗口,要知道一个人怎么样,他的眼神会透露出他的一切,可是这人眼神没什么特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这样一个人,在街上一抓一大把,怎么就能坦言刚才的事是他做的?难道他就不怕冯家的报复?

  百思不得其解,但事实又摆在张亭的面前,在商场打滚多年的他,深知这是自己的信息不够,要想得到更多的信息,只有进一步了解。

  张亭站起来,伸出肥胖的左手,笑言道:“哦,你就是小鹃常提到,和陈星他们住在一起,教她气功的老师——吴奇。”

  出于礼节,我自然也站起身来,伸出左手和他握手道:“老师之称,可不敢当。气功,不过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方法,教他们,也是想让大家的身体更好些。”

  商人,在没修道之前,我也做过,自然知道商人要想获得自己想要的信息,在之前,会通过天南地北的说谈,从对方的种种言谈举止中,获得自己想要的资料,只是这一谈下来,几个小时就会不知不觉的过去。

  现在,我可不想多拉西扯,直进主题:“听二哥说,你最近债务缠身,需要一笔钱来周转,不知需要多少?”

  我的直言,让没一丝心里准备的张亭定住了,眼神再次上下打量着我,依然没看出所以然来,就这样握住手不动,半响都没吭声。

  论观察,论反映,论细心,赵灵可说是我们这八个人中的佼佼者。见到张鹃的父亲定在那里,这反应她自己早在2年前,我第一次教他们练功,所展现能力的时候,就亲身尝试过的她忙站起来,打圆道:“亭叔,有话坐在慢慢说。”可是她脸上那憋笑扭曲的表情,却已将她现在的心理出卖了。

  丝毫没注意到赵灵表情的张亭这才反应过来,忙松来紧握的双手,坐下。才大栽跟头的他,越看越看不透我,显得更加小心谨慎。他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笑着问我道:“吴奇,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工作?”

  “工作?我没工作!”我想都没想,就言道。

  张亭笑了,没工作就等于靠政府的救济生活的无业游民。这样的人,也要问我需要多少钱的周转资金?这不是自大是什么。可是下一刻,孙海的话他就让笑不起来。

  坐在张亭旁边的孙海,正往张亭的黑色水晶杯里倒酒,一听我说没工作,哈哈一笑:“老四,你怎么会没工作?别开玩笑了。那现在风靡的网络游戏《星际之战》还不是你们搞出来的,如果说你那都不算工作,那我们现在做的这职业又算什么?”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同行是冤家。

  一听之下,张亭心情复杂的看着我,他变成这样,可说是拜《星际之战》所差,对于现在激烈的商业竞争来说,这种结果他早也想到,只是没想到对手会是他女儿的朋友。说他心藏恨意,一点也不为过。

  可是对于商人而言,必须能曲能伸,抓住机会,一跃而上。如果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他也就不是一个出色的商人!如果能确定《星际之战》是吴奇他研制出来的,那么吴奇必然认识上层人物,解决狮人集团的事,还不是小事一桩。

  他自己也清楚,当初借的那500万,根本就不是向狮人集团借的,不知怎么的,这笔债务会跑到狮人集团那里去。这其中肯定有诡怪,但狮人集团是黑社会,不管是在理上还是后台及实力,他都不如对方,不然,也不会这么忍气吞声的任其妄为。

  这消息对于已几乎两年没接触我的张鹃来说,同样也具有震撼作用。张鹃用那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我,惊讶道:“四哥,《星际之战》是你做的?”

  本来打算回去再告诉他们,现在看来,不告诉他们,就不足于取信张鹃的父亲张亭。可是有些事,我还不想让张亭知道,那该如何是好?…………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二哥,借你的表用用。”我对坐在身旁的陈星说道。

  陈星一边取下左腕的手表,一边奇怪的问我道:“你的表呢?”

  “丢了。”我接过陈星的手表,哒哒的按着手表上的电话键,再按一串电话号码,半分钟后,岳风的头像投影在手表的半空中:“岳风,帮我做件事。”

  (注:36世纪,手表上的功能越发齐全,其中一项最普遍的功能,就是立体三维显像电话功能,打电话,只需要按手表上的电话键,在按对方的电话号码,在表的上空,就会出现一个立体投影画面,显示对方的图象来。正因为这样,手表可是说是每个人必备的工具。)

  正在基地操作电脑仪器平台,身着少校军服的岳风正纳闷,这是谁的电话,怎么这么陌生?打开连接一看投像,不认识。这小子居然还叫我给他做件事,这人是怎么回事,自然不客气道:“你是谁?”

  他的反应让我笑了:“才分开一天没到,不会就把我忘了吧?”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使者?!但岳风不敢当马上确认,但也不敢挂断,忙将电话传来的声音和存储在电脑仪器里,原来我说的话留下的音波一对比,吻合!当下就要兴奋的跳起来,强压住心中狂喜的岳风,马上立正敬了个军礼,恭谨道:“是您,使……”

  我可不想让张亭现在知道我的身份,忙打断岳风的话:“岳风,我有个朋友家里出了点麻烦,麻烦你帮我调查一下,随便把那个麻烦解决掉。”

  

第三十八章 解决之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