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敲诈

    岳风眼神一沉,心道:您都觉得麻烦的事,那对于我们来说,不就是天大的麻烦事!但如果我们不帮这个忙,彼此的关系就会就此恶化,总理教给我的任务不就没法完成了!可是如果帮这个忙,万一所需大大超出国家的实力范围,那……

  对于他的神情我看在眼里,心微一动,带这几分捉弄的语气对岳风说:“我现在的地址,你面前的电脑仪器应该告诉你了吧,你是自己来一趟,还是让其他人来一趟?”

  岳风哭笑不得,心想:您是非常人,不在乎距离远近。我现在可是在基地星上,从这里回地球,最起码也要1个多月,现在就叫我过去,难道我飞过去?!算了,这件事让总理去头疼吧。

  “使……”本想叫我名字,但从显示的投影图象看,还有其他人在场,刚才使者先生打断自己的话,显然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那现在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只好含糊道:“……先生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从我这里回去,最起码也要个把月的时间。这样吧,这把这事告诉他,让他来处理。”

  我知道岳风说的他是谁,本不想打搅他,没想到转来转去还得麻烦他。不过,既然已打定现实中和他们交往的念头,也只能如此了:“那也好。对了,这电话是我朋友的电话,要找我,打这电话就行。”

  岳风一边用面前的电脑仪器拨打他的直拨电话,一边回我道:“好的,您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就这样吧,希望再次见面的时候,你能随意,自在些。”说完,我关上了电话,一看他们几个,包括张鹃的父亲张亭在内,全都两眼发直,目瞪口呆看着我。

  除了张亭外,我伸出左手在他们几个眼前都晃了晃,喊道:“喂,看什么呢,醒来了!”

  首先回神的是赵灵,细心的她,显然注意到了岳风对我的恭敬:“四哥,那人是谁,怎么对你这么恭敬?”

  其次回过神来的是孙海,多少具有组织才能的他,更注意到我和岳风彼此的关系:“老四,那人和你什么关系?”

  接着他们第三个的是陈星,身为军人出身的他,岳风的少校军衔和太空服饰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而他就坐在我旁边,右肘一拐我,啧啧道:“那人穿的是太空少校服,看他对你的态度,老四,看来这两年你过的不错嘛!”

  张鹃的父亲张亭也想开口问我,但他一来和我不熟;二来经过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他,清楚的知道,我能和军方拉上关系,从刚才岳风对我的态度看来,我的来头还不小!作为长辈也不好直接问那人和我什么关系,只好给坐在她右边的女儿,使眼神,让张鹃帮他问问。

  关系到自己以后的幸福,也关系到家里二老安全的张鹃,就算张亭不给他使眼神,她同样也会问我:“四哥,他是做什么的?我爸的事他真能帮上忙?”

  “他是……”我正准备说岳风是谁,还拧在我的手上,陈星手表上的电话铃声响了,一看那电话号码,不认识。递给陈星道:“二哥,你的电话。”

  陈星接过手表一看:“这电话开头显示的区域是北京来的,在我认识的朋友了,没有北京的朋友啊?奇怪。”说着,他打开连接一看,女的?!挺漂亮,但不认识:“你是谁?”

  投影在半空中的女的,大约1.85米高,肥瘦得体的身材上,穿着一件华丽的,蓝色的,衬皮及短裙的政府职业装,20多岁,黑色的头发盘踞在脑后,明媚而又不失端庄,白嫩而又带几分红润的脸色,在这具有幻灯强化效果的投影中越发显得动人。

  这女子眼角一瞟,如雀儿般的声音里,却带了八声端庄:“我找刚才打电话的人。”

  “你是?”这女子我也不认识,但她提到刚才打电话的人,那不就是在说我吗?难道岳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和他已取得联系,也太快了吧!

  那年轻女子没说话,而是上下打量着我,眼里射出惊奇的神态,半分钟后,一个人影站在了他后面,显然,这是经过处理的效果,不然,在这种相对传输投影效果中,怎么可能只见到人影!

  在这年轻女子背后的人影对她说了几句话后,这年轻女子看了孙海他们几一眼,恭谨的对我说道:“您需不需要他们回避一下?”

  我还不是为他们才这么快和政府联系,自然没必要让他们回避,也就摇了摇头,说:“不需要。”虽然,我知道她是政府的人,而且大可能是他的人,但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吧。自然,我再次问她道:“你是谁?”

  在这年轻女子身后的人影解除了影幻处理效果,笑着回道:“她是我的秘书。我中午才听到岳风和柳霞汇报了你的事,还以为要到1月1号才能和你见面,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看不出,您还挺年轻的嘛。”

  没想到这么快唐总理就真的和我联系上,我暗自佩服他们的效率,比我还没修道之前1000年前的政府,那效率真是快得太多了:“如果你也经过那种修炼,同样也能做到我现在一样。”

  显然,唐总理早就从岳风,柳霞那里得知了我好多我说的情况,他连连摆手道:“还是算了吧,你那种不成功就成仁的练法,机率太低!我宁愿趁现在我还能做点事,就多做点事,不妄此生就行。”

  唐总理最后说的那话,让我回想起自己的种种,和他人的种种,感慨万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能在有限的生命中,完成自己的梦想,也真可谓不妄此生。”

  唐总理将眼眯成一线,半真半假笑言道:“听小岳说,您有麻烦?如果您都解决不了的事,让我们来解决,不会存心想把我这把老骨头也拉下水,大家一起倒霉吧?”

  真是腊月的帐,还的快。刚才是我让岳风哭笑不得,现在是这位快90岁的唐总理的话,让我同样哭笑不得,左手摇了摇,否定道:“不是我有麻烦,是我朋友的父亲,他公司的债务出现了一些麻烦,跟黑社会有关,你不想我把他们都咔嚓吧,所以,这事由你们来处理比较好,所以我才麻烦你们。”

  唐总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和我坐在一起的人,沉思。半响,吐出了两字:“真的?”

  如果我还是普通人的话,我现在肯定会大翻白眼。可惜,经过千年修炼的我,特别是近来所悟,现在我的心可用16个字来解说:随缘而起,随遇而安,我心不动,一起随缘。

  我直言道:“真的。”随即,我一指张鹃的父亲张亭,说:“这就是我朋友的父亲,你是安排人和他谈谈,还是你直接和他谈?”

  唐总理一听,楞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开个玩笑,凭您的能力,也没必要骗我。”接着,对身旁恭敬站着的年轻女秘书吩咐道:“小芳,这事你去安排一下。”然后,一股强大的自信从他那胸怀里蓬然爆发而出:“如果这事不复杂的话,三天之内给你解决!”可是最后的几句话,却将他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您给我们那些科技,有好多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用,正好现在你显身在地球上,能不能抽个时间,讲解一下那些科技怎么用?”

  这只老狐狸,每次和他见上一面,他不从我这里抠点好处就不会放过我。以前每月送科技给他的时候,是如此,现在还是如此。不过,谁叫他是中国的总理呢,既然彼此有了这缘分,能帮就帮吧:“我说总理,我才刚回来,你不会是连这点时间都不给我,现在就让我过去吧?”

  唐总理没想到我这么痛快的就变相答应他,趁热打铁笑颜道:“我怎么会那么不通情达理?这样,三天后,我派专机来接你,如何?”

  你狠!不过也是我自找的,但也不能这么便宜你。弄人的念头一起,我带着几分贼笑,说:“总理,你看我连和你们联络的手表都没有,是不是弄17,8块手表来用用?还有,你看我这身寒蝉成这样,是不是往我这户头上汇上6,7亿来用用?对了,还有车,房子……”

  见到我敢这样明目张胆的敲诈总理,不光是总理本人,就连他旁边的秘书,我身边的这几位,一个个是看我那眼神都直了!

  

第三十九章 敲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