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剑结情缘

    除了泰坦一人由于过度使用意念力头痛到深夜都无法入睡,其他布尔等人因为被泰坦当空间魔法的练习靶子折腾了一天,早筋疲力尽,加上有了泰坦的空间魔法的强大保障后,再也没为如何离开危机四伏的沙其马城而担心,各个睡得如死猪一般,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时分。

  泰坦等人一想到可以随时随地的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座城市,心情舒畅之下便又出街游玩。

  泰坦、梦可雅、哈里及梦丝波四人走在后头,布尔、欧西丁、窈窕和娜柔走在前头。

  后面泰坦四人宛如两对神仙眷侣在窃窃私语,而前头布尔这四人则显得那么不伦不类,但是走路的式样却犹如横行的螃蟹,气焰极度嚣张!

  布尔心道:在街上逛了这么久,咋就还没有人找我们麻烦,真没劲。

  而欧西丁也觉得手痒痒的,也欲找几个倒霉的家伙活动一下筋骨。窈窕和娜柔也惟恐天下不乱,于是四人也合计,决定在路上看到任何比他们还嚣张的家伙就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但布尔四人又寻觅了半个多小时,就是没有遇见比他们自己还嚣张的人。

  这也难怪,布尔等四人面带杀气,体形魁梧,两眼望天,一副不可一世的凶相,试问谁能比他们更嚣张。而那些嚣张跋扈的上街的贵族们一般都坐在马车里,所以无法与布尔四人一较长短。

  在一个十字路口处,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从布尔等人身旁呼啸而过,向右急转弯,而右方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辆朴实平凡的马车,虽然大惊失色的马车夫急忙勒马,但为时已晚,眼看两辆马车就要撞在一起,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即将相撞的两匹骏马之间,一手各按住一匹飞奔中的烈马,虽然马车还是一阵剧烈无比的晃动,但此人竟硬是将势不可挡的马车的冲力给完全化解,避免了马死车翻的局面。

  泰坦一看,此人竟然是平时反应不是那么快的欧西丁,心中疑云大起。

  欧西丁此刻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感觉到自己似乎受到一种发自自己身上一股神秘力量的驱使才完成这一惊险动作。欧西丁终于感觉到自己腰畔的那把名曰‘月满西楼’的宝剑在微微的震动着,犹如活过来一般。

  欧西丁的脑海里突然生出一个念头:难道,难道这是宝剑显灵救主?那这两辆马车中的一辆马车上乘坐着‘月满西楼’宝剑的主人,天机城莫尼斯城主的养女?

  欧西丁的猜想的确没错,莫尼斯城主的养女卡丹露的确就在那辆朴实无华的马车里。

  卡丹露刚从华亲王府归来,见过了自己的养父莫尼斯,正独自在车内想着自己的诸多心事,却突然马车剧烈晃动,打断了她的思绪。

  卡丹露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一股熟悉亲切的气息,心中疑惑万分,心想:对这个世界上的人我早已经没有好感,包括我那阴险的养父莫尼斯和那个自以为风情万种,梦想成为美丽的化身的有着狠毒心肠的妹妹叮当。

  豪华马车内走下一个威武不凡的中年人,不但不感谢欧西丁的仗义出手相救,反而一脸鄙夷之色,说道:“哪里来的下等贱民,竟然也胆敢拦阻我的马车!”

  中年人的这句话让泰坦等人勃然大怒,欧西丁更是怒不可抑,一声龙吟,腰畔的‘月满西楼’宝剑跃鞘而出,剑尖直指嚣张无比的中年人,剑气逼人。

  那中年男子显然也非庸手,不将拔剑怒视他的欧西丁放在眼里,双手背负,傲然不语。

  险些犯下大错的豪华马车的车夫也不但不感激欧西丁的相救,反而也狐假虎威的怒斥道:“大胆,你可知你眼前的大人乃是西成王国的达飞大将军,还不跪下求饶,也许大将军会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

  欧西丁不怒反笑,道:“好,今天我这个贱民到是想瞧瞧大将军下跪的模样,老大你说我这个主意好不好!?”

  泰坦道:“你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记住别玩出人命就行了!”

  欧西丁和布尔等人得到了老大泰坦的许可,心花怒放,准备好好的玩一玩眼前这个比他们还嚣张的所谓的‘大将军’。

  欧西丁、布尔、窈窕和娜柔将达飞将军围在中间,各个面露杀气,急欲出手的表情,但又站得如高山一般稳健,不露丝毫破绽,尽显高手风范。

  达飞将军心下一惊,没想到这几个贱民不但有如此功夫,而且似乎想将自己杀之而后快,但刚才不远处的那个大块头不是说别玩出人命来吗?

  达飞将军虽然身经百战,但也深知来日方长的道理,只好委曲求全的道:“难道四位壮士想倚多为胜,恐怕有失高手风范吧!”

  布尔哈哈笑道:“你别误会我们了,他们为人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他们肯定不是品格高尚的家伙,而我则是任何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棒打你这种落水狗,我是最喜欢的了。”

  欧西丁接着道:“没错,我们不过是几个贱民,而你是大将军,可以力敌千军,怎么会把我们这几个贱民放在心上!”

  窈窕也笑了笑,脸上的肥肉上下剧烈抖动着,直让达飞将军心里发毛。窈窕笑了好一阵子,才道:“本来我不想为难你的,大将军。不过我这辈子还没看过大将军在大街上下跪,所以我很想看看你下跪的样子,呵呵!”

  达飞将军几曾受到过如此轻视侮辱,怒道:“你们这些贱民,如果让你们落到我的手上,我让你们男的杀头,女的做妓!”

  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泰坦一听,雷霆大怒,施出新学会的空间魔法,突然出现在达飞将军的眼前,狠狠的一巴掌,打得达飞将军眼冒金星,然后返回原地,似乎没有动过一般。欧西丁等人看到老大泰坦亲自出手教训了这个所谓的‘大将军’,都暗暗叫好。

  达飞将军知道今天碰到罕见的高手,寻常卫兵人再多恐怕也无法对付眼前这帮家伙,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和日后的荣华富贵,看来不能不动用自己最后的王牌。

  达飞将军对身旁虎视眈眈的欧西丁四人视而不见,从怀中掏出两个用厚布严实裹着的小包,将厚布一层层的解开。最后众人发现达飞将军左右手各持一金一银的小铃铛。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欧西丁等人没有出售阻止达飞将军的举动就是想看看这个西成王国的大将军如此慎重贴身收藏在自己怀里的两个小包究竟是什么东西。当众人看到这美丽的金银双铃后,都迷惑万分,不知道这对小铃铛有何异处,能让达飞将军将其视为救命的宝贝。

  达飞将军将手中的金银双铃轻轻的一碰撞,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铃铛的碰撞没有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可以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给人一种死一般的寂静。

  泰坦隐约感觉到金银双铃碰撞发出一种奇怪的能量波,但泰坦不解的是,这种能量波显然非常弱小,无法给任何生物造成伤害。

  欧西丁等四人以为达飞将军故弄玄虚,心下更加恼火,欧西丁更是攻出一剑,疾如流星,直刺达飞将军的心窝。

  达飞将军毕竟是西成王国的大将军,虽然说不上武功盖世,但是应付欧西丁这一剑却绰绰有余。

  只见达飞身体如陀螺般的旋转起来,欧西丁这一剑被达飞发出的旋转劲气消散于无形。

  另一辆马车内的卡丹露终于感应到了自己的宝剑‘月满西楼’发出的独特而又让自己无比亲切的剑气,急忙探出头来一瞧,看到一位男子气势不凡,一头显得人无比精神的微微泛黄的短发,而脸上的轮廓也如石雕般鲜明,相貌堂堂,手中持的正是自己留在天机城的爱剑‘月满西楼’。

  欧西丁等四人和达飞将军异口同声的惊讶的叫了一声。达飞将军是惊讶于自己马车险些撞上的马车的主人竟然是自己认识的熟人,伯乐侯的妃子卡丹露。而欧西丁等人则惊诧于卡丹露那张比桃花还要娇艳的脸。

  欧西丁和布尔两人看到对面车内乘坐的是如此佳人,而且还探头出来一睹自己的英雄形象,为了大出风头,赢得美女的欣赏,于是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以*般的强大攻势,猛攻达飞将军,似乎达飞将军与他们二人有不共戴天之仇。

  而窈窕和娜柔也乐于站在一旁看热闹,便没有出手。

  这番猛攻,直打得达飞将军苦不堪言。多年来的纸醉金迷的生活,已经彻底将原本力大无穷的达飞将军的身体给掏空了,虽然武技还在,但已经生疏,况且没有充沛的气力与之配合,所以达飞将军几乎快要在欧西丁和布尔两人的招招夺命的攻势下崩溃了。

  但达飞将军心中的信念一直支持着他没有倒下去,‘他应该快到了’就是达飞将军能够支撑下去的精神支柱。

  泰坦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乱,隐约觉得有个强大的敌人就在附近。

  欧西丁和布尔同时发出一声暴喝,夺达飞将军之心魄,双剑如两条出海的蛟龙,漫天剑气如满天灿烂的霞光,以排山倒海之势击向达飞将军。

  达飞将军见到此剑避无可避,只好闭目待死。泰坦虽然恼恨达飞将军的狂妄自大,但觉得他还罪不至死,刚想出手相救,只见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达飞将军的身旁,浑身散发着金黄色的斗气,将欧西丁和布尔两人的滔天剑气消弭于无形,且将欧西丁和布尔两人弹到数米之外。

  出手相救达飞将军之人,年约五十开外,一头披肩的金色长发,眼如铜铃,鼻若鹰钩,嘴象巨盆,身材体格竟然与泰坦不相上下,气势逼人,宛如从地狱重返人间的大魔神。

  布尔一声怪叫:“哪里来的野人,竟然不分是非,阻碍我等人行侠仗仪!”

  那人理也不理布尔,对着达飞将军一伸手,道:“拿来!”

  达飞将军在此人面前由于遇到了猫的老鼠一般,老老实实的将怀里的金银双铃交到那人手上,小声的道:“克里斯剑圣,请看在我过世的母亲份上,能否帮小侄一个对您来说微不足道的小忙,将眼前这几人尽数杀光!”

  克里斯剑圣怒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长进,不但沉迷于酒色之中,迷恋权力不放,而且如今竟然乱杀无辜,视人命如草芥。如果不是当年我欠你母亲的一个人情,今天我又岂会救你!”

  克里斯剑圣接着道:“如今金银双铃我已经收回,人世间与我再不拌牵!”

  泰坦等人大为吃惊,眼前这个壮牛一般的人物竟然是西成王国不世出的绝顶高手:克里斯剑圣。

  同时泰坦等人也明白了克里斯剑圣是不会为难他们的,救达飞将军是因为那对金银双铃代表着昔日他的一个承诺。

  卡丹露突然走下马车,对着手握‘月满西楼’宝剑的欧西丁道:“我想诸位壮士还是暂且放过达飞将军,毕竟他是我西成王国的重臣,如果受到什么伤害,荣大帝追究起来,我怕小女子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卡丹露话虽然是对着众人说的,但是眼光一直注视着欧西丁。

  达飞将军感恩在心不在话下,就连泰坦也明白眼前这位女子的慧心,是要提醒他们小心西成王国的对他们进行全过通缉。

  卡丹露虽然卖了个人情给达飞将军,又间接提醒泰坦等人早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她怎么也没想到泰坦等人因为圣龙和天机城事件,与荣大帝发生冲突是早晚之事,所以根本不怕得罪甚至杀害一位如达飞将军这般的当朝重臣。

  泰坦等人还没有一人来得及答话,卡丹露对着欧西丁又道:“这位壮士手中的宝剑我看着,觉得有些眼熟,不知道此宝剑剑柄上是否刻有‘月满西楼’四字?”

  欧西丁一听,大惊失色,心想:难道眼前这位女子就是自己手中宝剑的前主人?欧西丁只好硬着头皮道:“小姐因何知道我手中的宝剑的剑柄上有这么四个字?”

  卡丹露笑道:“这把宝剑陪伴了我十几年,我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众人一听,都猜到此女乃天机城城主莫尼斯的养女,没想到如此之巧,竟然在沙其马城遇到了她。

  欧西丁定下神来,不慌不忙的道:“敢问小姐尊姓大名?”

  卡丹露道:“幸得壮士提醒,否则我都忘记介绍我自己了。我的名字是卡丹露,是当朝伯乐侯的夫人。”

  欧西丁又道:“我知道了,您应该就是那个欺压天机城百姓的莫尼斯城主的女儿吧,我手中的宝剑的确是从你出嫁前的闺房里取来的。不过我敢问一句,当初你留下宝剑,是为了告别往日快意恩仇的生活,过现在这种你内心其实厌烦透顶的贵妇式的生活,如今你想拿回宝剑,莫非已经想通了,决定找寻失去的自我?”

  欧西丁这番话如同一柄千斤巨锤击在卡丹露的心口上。卡丹露想起不久前自己的养父莫尼斯对自己的话,让自己去勾引华亲王,难道养育之恩就一定要出卖自己的肉体人格尊严来回报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我宁愿成为荒野豺狼的食物,也胜过如今这种看似风光无限,实则行尸走肉的生活。

  欧西丁原本不威武的形象,在卡丹露的心中猛然变得无比高大,卡丹露心道:这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我为什么会听从养父的摆布,嫁给了我并不爱,甚至万分讨厌的伯乐侯!

  月满西楼这把宝剑,终于让卡丹露和欧西丁相遇,埋下了日后二人相知相爱相伴的种子。

  欧西丁没给卡丹露继续想她心事的机会,又道:“如果小姐想通了,欢迎随时回来找我,我绝对乐意将手中的宝剑归还与你,对了,我叫欧西丁。”

  欧西丁话说完,转头向泰坦等人走去,不再理会卡丹露。泰坦没想到平时老实的欧西丁竟然在美女面前不但没有结巴,还滔滔不绝的说出了一番大道理,而布尔则猛锤自己心口,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有到一个小姐的闺房里也取着把剑,碰不上如此艳遇,暗想将来偷鸡摸狗也要搞到一把美女用过的宝剑,也好和宝剑的主人,超级大美女来个异常美丽浪漫的邂逅,最好是在蒙蒙的烟雨之中,美女身披薄纱,结果被风吹走衣服,露出诱人的……布尔独自一人开始笑个不停,又开始了他的一个白日美梦。

  对于布尔这种有事没事就发宝做梦的行为,泰坦等人早已经司空见惯,但泰坦却对着眼前这位绝顶高手克里斯剑圣说了出乎众人意料的一句话。

  

第六章 剑结情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