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虎毒食子

    虽然欧西丁已经亲自上门将他的爱意传达给了卡丹露,但卡丹露却迟迟没有回应,直到一个星期之后,欧西丁都已经绝望,准备让泰坦等人不再为自己的事而耽误大家时,卡丹露的一封信终于姗姗来迟。

  欧西丁迫不及待的将信口撕开,取出信笺。白纸上几行娟秀的字,写道:妾身乃残花败柳之身,恐怕只能辜负你的厚爱,期望有一天我能冲破世俗阻碍,与眼下这无形的囚牢,我定会来找你,哪怕相隔千山万水,不为别的,名分对我来说都是虚无之物,只要能和你相聚!也许十年,也许十个月,也许就是明天,我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的眼前,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欧西丁看完卡丹露写给他的信后,对空长叹一声,惆怅之极。

  见此情况,泰坦等人都知道卡丹露没有明确答复欧西丁,准备和他们一起离开沙其马城,于是都上来安慰欧西丁。

  泰坦只是用力的拍了拍欧西丁的肩膀,就走开了,其余梦可雅诸女也不知道从何开口安慰欧西丁。

  哈里看到欧西丁如此情形,想到自己与梦丝波总是无法继续进一步发展,不禁同病相怜,也开始长嘘短叹。

  布尔只好此刻装扮为安慰天使的角色,对欧西丁和哈里二人好言相劝:“你们二人有着如此常人不及的资质,找个老婆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过你们不要心眼太小了,应该把目光放远大点,而且有句话说的好,十步之内必有芳草。你看我们这群人中的窈窕和娜柔姿色也是上上等嘛,你们可以……”

  ‘砰’,布尔的脑袋起了一个大包,窈窕的铁拳让布尔立即转移话题,不敢再讽刺窈窕和娜柔二人。

  “你们二人应该向我布尔学习。你们看我,集中了男性优点于一身,英俊潇洒风liu倜傥年少多金等等,无数美女为我倾倒,但我却没有一个情人。你们知道那是为什么吗?那是因为不能为了一个美女而放弃整个世界的美女,需要女人可以随便在大街上拉一个过来,凑合着用几天,用完就让她自己回去嘛。我打个比方,我们要喝牛奶,可以天天去买,但总不能在家里养头奶牛嘛,女人和奶牛有什么区别,都是母的嘛!”布尔话还没说完,听到梦可雅等女性重重的哼了一声,布尔脸色巨变,急忙补充道:“当然,这个世界有些女性是不能和奶牛相提并论,比如我们的美丽的梦可雅、梦丝波小姐,及英勇豪迈的窈窕和娜柔小姐!”

  梦可雅等四位女性听到布尔改口,这才没有发作。

  布尔正想继续他的伟大言论对欧西丁和哈里二人洗脑,只听见‘砰砰砰’几声门响,有人敲门。

  泰坦等人都大讶,按理来说西成王国局势乱的一塌糊涂,荣大帝还有闲心来找我们的麻烦?只有欧西丁心跳加快,一个箭步冲到门前,将门打开,以为会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卡丹露,结果众人发现两位老人走了进来,让欧西丁大失所望。

  一位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另一位是满脸皱纹的老太婆,没有人注意到梦可雅的脸变了,泰坦非常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二老要找谁呀?”

  老头子用嘶哑的声音道;“我们找一位名叫梦可雅的姑娘!”老头子说完后,往梦可雅、梦丝波、娜柔及窈窕一望,显然不认识梦可雅。

  梦可雅几乎可以断定眼前二老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因为十多年前自己被送到神官之殿的那一幕如今还清晰的印在梦可雅的脑海里,甚至梦可雅还记得她的几个姐姐的模样。

  梦可雅并没有马上站出来,有些犹豫,因为她从小就非常渴望她的父母有一天能够亲上神官之殿将她接回去,但转眼她已经成年,父母却没有来看过自己一眼。

  虽然梦可雅被送走时年纪尚小,但很多事她已经明白。她被送走并不是因为她家穷,养不起她,而是因为她父母一直想要个男孩子,去总是生女孩子。听信了邻居的话后,梦可雅的父母决定将最小的梦可雅送往神官之殿,好一洗霉运,生个大胖小子。

  梦可雅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否还有这么个弟弟,因为她父母生她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四十多岁。

  泰坦等人都奇怪的看着梦可雅,不知道她为何还不站出来和二位老人说话。梦可雅的脸色阴晴不定,但终于还是站了出来,对着二老道:“父亲!母亲!”

  泰坦等人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这突然造访的二位老人竟然是梦可雅的父母,泰坦急忙笨手笨脚的搬来两张靠背椅,让二老坐下。

  一旁的哈里和欧西丁也大献殷勤,一个为二老砌茶,另一个为二老准备小吃。布尔看到无事可做,竟然半跪在地上,帮二老锤腿按摩,让二老大为受用,几乎怀疑布尔就是自己女儿的意中人。

  二老虽然老眼昏花,但也能看出自己的女儿是个绝色美人,但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该和梦可雅说些什么,而梦可雅更加不知道如何开口。要知道梦可雅孤独的在神官之殿居住了十多年,几乎每天夜晚都思念自己的双亲,经常泪湿枕巾!

  梦可雅终于找了个话题,问道:“这么多年没见了,你们身体都还好吗?我的那几个姐姐现在情况如何呢?”

  梦可雅的双亲都露出了凄惨的神色,梦可雅的父亲道:“自从我们忍痛将你送走后,我们村上就遭遇到百年难得一见的大旱,生活日渐窘迫,不过还好,你母亲终于又生了一个男孩子,让我对得起列祖列宗,有了香火传承之人。”

  梦可雅这才肯定自己有个弟弟,但想到父母为了这个弟弟才将自己送给神官之殿的神官们,梦可雅的心隐隐作痛。

  梦可雅的父亲看了看一旁的泰坦等人,然后对梦可雅道:“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但今天前来有要事和你商谈,能不能让我们三人独处一会,说些心里话!”

  十几年没见的父母提出这种要求也是人之常情,梦可雅和二老进了内室,并且轻掩上了木门。

  泰坦等人只好在厅内等待。但泰坦心中却冒出一个疑问:雅儿的父母显然是乡村中人,怎么可能如此迅速的找到自己这群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是神官之殿将消息通知于他们,甚至亲自接送过来的。

  刚开始的时候,泰坦等人还依稀听见梦可雅及二老的轻声细语,但后来就无任何声息。

  突然间,泰坦等人听见梦可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泰坦也顾不得礼貌,推开了虚掩的木门,冲进了内室,而哈里等其余人也随着泰坦冲进了内室。

  泰坦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清丽无双的梦可雅竟然躺在一片血泊之中,右手紧紧捂住胸口,但黑色的血还是如泉水般的从梦可雅的胸部的伤口涌出。

  梦可雅的父亲手持着一把闪着异芒的深绿色匕首,惶恐的看着冲进来的泰坦诸人。

  即使是一个白痴也能猜出刚才是梦可雅的父亲一刀捅在梦可雅的胸口,不过梦可雅的父亲显然不会任何武功,凭借着匕首的剧毒,原本可以一刀必杀,但匕首只刺中了梦可雅的肺部位置,所以梦可雅才没有立即气绝身亡。

  虽然梦可雅还有那么一口起在,但也非常危险,随时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而泰坦当机立断,没有大声呵斥二老,也没有如一个平凡男人做那些无谓的问话,如问‘你怎么呢?’、‘你伤口要紧吗?’、‘谁伤你伤的这样,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等等。

  泰坦从进门后就面色铁青,一语不发,一旁的的布尔等人甚至怀疑老大泰坦会在盛怒之下,一掌将梦可雅的双亲击成肉泥。

  泰坦在自己最心爱的人梦可雅身受重伤时,不急不躁,右手轻轻将躺在地上的梦可雅扶起,让梦可雅的柔躯依偎在自己怀里,而左手抵住梦可雅的背心,将真气输入梦可雅体内,刺激梦可雅身体的生机。

  转眼间,泰坦就默念完了自然魔法中的高级回复魔法‘浴火重生’,施加在梦可雅的身上,让梦可雅成功的从死神掌心逃脱,睁开了双眼。

  泰坦见到梦可雅终于安然无恙,这才大松一口气。

  而布尔等人看到梦可雅脸色没有平时红润,有些苍白,几乎看不出梦可雅受过伤。如果不是那一地的血泊,恐怕无人相信刚才梦可雅被一把带着剧毒的匕首刺中,危在旦夕。

  梦可雅的双亲原以为梦可雅必死无疑,但没见过魔法的他们根本无法相信刚才生命垂危的梦可雅转眼就恢复如初,愣在了一旁。

  此刻哈里等人心中充满了怒气,竟然有如此忍心杀害自己女儿的父母,而且他们的女儿是如此的善良纯洁。但哈里等人也不敢冒然责骂或者教训二老,毕竟他们是梦可雅的亲身父母,况且老大泰坦不动声色,所以只好惟泰坦马首是瞻,等待泰坦的命令。

  泰坦感觉到自己怀里的梦可雅身体在轻微的颤抖,能理解此刻梦可雅内心深处那刺骨的痛,但泰坦也没有说话,因为自己平静的心才可能去安慰梦可雅那深受创伤的心灵。

  半晌之后,梦可雅终于道:“你们将小时的我送给神官之殿,我并没有丝毫责怪,虽然我在神官之殿过得很凄苦,但想到你们也许有很多苦衷,所以不得已而将我送出。但如今你们竟然为了弟弟至尊宝而忍心将我置之死地,他是你们的亲身骨肉,难道我就不是吗?”说到这,梦可雅已经泣不成声了。

  泰坦等人都没想到梦可雅的父亲竟然敢还口,而且还振振有辞。

  “小女儿,你怎么能够体会到我们对至尊宝的期望有多大,有多么关爱他。我们家的香火传承也要靠他。况且女儿我们已经有了几个,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作为姐姐你为什么就不能牺牲你自己,来成全你弟弟至尊宝的辉煌一生!”

  梦可雅的父亲话还没说完,梦可雅的母亲就抢着道:“是啊,小女儿。你父亲说得没错,这个世界上男性才能建立封功伟业,我们这些做女人的就应该顺从男子。你要知道,神官之殿的白衣大祭师柔蓝多已经答应扶助我的宝贝儿子成为大将军。如果有这一天,不但光宗耀祖,你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呀!”

  泰坦听到‘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终于忍不住暴喝一声,吓得二老面如土色,再不敢做声。

  泰坦此刻终于明白在神官之殿的所谓诸多教条和封闭思想的影响下,龙之大陆上很多平民百姓都深受影响,而有梦可雅的亲生父母如此重男轻女想法的人恐怕是比比皆是。泰坦也头次产生了对神官之殿的强烈厌恶,虽然泰坦的脑海里还没有冒出铲平神官之殿的念头,但也为日后挥兵直捣神官之殿埋下了伏笔。

  梦可雅已经倒在泰坦怀中泣不成声,一副梨花微雨的楚楚可怜之态,让泰坦心中大为爱怜,可惜的是那二位老人依旧面色冷漠,摆明了可以为了他们的宝贝儿子至尊宝的伟大前程可以义无返顾的慷慨就义。

  泰坦等人虽然万分恼火,甚至想将眼前这二老锉骨扬灰,但二老毕竟是梦可雅的父母,所以包括泰坦在内,谁都没敢轻举妄动。

  二老显然相信眼前这群人不敢拿自己如何,因为二老以为自己是神官之殿的神圣使者,没有任何人胆敢动自己一根寒毛,况且二老认为自己不过是拿回自己赋予自己女儿的生命,天经地义。

  在这种愚蠢想法的支持下及对他们未来儿子的美好憧憬下,二老无视于两眼冒火的泰坦及其他人,又道:“别浪费我们时间了,我们出门很久了,非常想至尊宝了,要死就快死,别磨人!”

  此话一出,哈里、布尔及梦丝波等人自然是义愤填膺,更加恼火,几乎就要按捺不住上前教训这对不知死活的老人。

  而泰坦披肩的红发无风自动,怒气终于无法遏止住,喝道:“滚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们!”泰坦右手对二老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劲拂向二老。

  二老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破窗而出,摔到了街上。不知是死是活。

  这一下布尔等人目瞪口呆,虽然他们也很痛恨二老的如此没有人性的言论与对梦可雅如此冷漠的态度,恨不得痛扁二老,但考虑到梦可雅夹在中间难做人,所以也就是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个将二老打的跪地求饶的画面而已。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老大竟然真的敢向梦可雅的父母动粗,而且还出手如此之重,恐怕二老的那把老骨头这下给摔散架了。

  即使想到后果的严重,但布尔等人还是内心拍手称快,暗叹:老大就是老大,连岳父岳母都赶打,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而一旁泪眼迷蒙的梦可雅也非常奇怪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然包括埋怨泰坦的任何一点嘀咕声,也许她也已经对自己从来未尽过任何责任的父母彻底失望,所以才任泰坦如此对付二老。

  泰坦突然对梦可雅正色道:“今后无论是谁,让我的雅儿流泪,我就让他流血。一滴泪,百滴血,无论是谁!”泰坦的言语中透露出从来没有被众人感受过的凶狠与冰冷,不由的让布尔等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都在叮嘱自己日后千万不可得罪梦可雅,否则恐怕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二老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被泰坦给摔死,刚才泰坦虽然是恼怒之中出手,但下手还是有分寸,用力之巧甚至让二老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就摔在街上。

  虽然二老没有受伤,但从高空中落下的可怕感觉还在脑海中回荡,加上二老分别以四脚朝天及狗啃屎姿势落地,狼狈不堪,而街道上的路人都开始对二老指指点点,显然不是说什么好话,二老此刻才知道绝对无法在那个可怕的大块头面前杀害梦可雅,所以只好灰头土面的离开。不过二老还以为是祖宗显灵,从如此高的楼上摔下竟然毫发未伤,虽然此次任务失败,但想到冥冥中祖先还在守护着自己,便更加肯定的认为儿子至尊宝更加会集祖先灵气于一身,光宗耀祖。想到着,二老忘记了失败的懊恼,踏上了回去看宝贝儿子的旅程。

第十五章 虎毒食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