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祭师之议

    九座宏伟的神官之殿的最后一座大殿——神官大殿上,代表龙之大陆上最大的教会组织神官之殿的三名首脑——大祭师正在商谈。

  三位分别身穿红、蓝、白神官服的大祭师正在为刚接到的密报而恼火不已。

  白衣大祭师柔蓝多怒气冲冲的道:“没想到泰坦这个家伙竟然不识抬举,胆敢拒绝我们的一番美意!”

  “是呀,如果有了我们神官之殿的鼎力支持,他的成王之路会非常好走,但他却偏偏选择和我们作对,实在是死脑筋。”红衣大祭师凤达丝也十分赞成白衣大祭师柔蓝多的观点。

  蓝衣大祭师天衣脸色却非常平静,显然没有因为接到的密报而动怒,只淡淡的道:“如果泰坦是如此就轻易被我们所摆布的人,恐怕七彩圣龙也不会选定他为未来的大陆真正的主人,你们说是吗?”

  红衣大祭师凤达丝和白衣大祭师柔蓝多转念一想也是,不过总觉得心有不甘,因为在她们心目中,神官之殿的旨意是至高无上的,甚至她们认为比起曾经拯救过大陆人类的七彩圣龙瓦格达都要神圣。

  多年来的高高在上的地位让这两位大祭师的性格上有了一定偏激,虽然在蓝衣大祭师的点醒下却依旧耿耿于怀。

  “照我来看,干脆我们自己扶植一个有能力统御四海的人就解决一切问题了,我们的神官之殿就可以永远屹立在任何帝国的头顶之上,成为人们真正崇爱的实质上的存在!”白衣大祭师柔蓝多说到这,双目露出了一丝狂热。

  “柔蓝多,你说的有点道理,我基本上同意你的提议。”红衣大祭师凤达丝表了态,赞同柔蓝多的意见,然后望了望蓝衣大祭师天衣,显然想知道她的意见。

  天衣实际上早在多年前就瞒着所有神官开始策划布置如何建立一个帝国,如今终于给她等到了这个大好机会。但天衣掩饰住内心的狂喜,保持住了已往她的冷静作风,沉吟了片刻,终于也点了点头。

  红衣大祭师凤达丝看到天衣也同意了,便道:“不过具体扶植谁呢?恐怕很难找到一个我们非常中意人吧。”

  天衣忧心忡忡的叹道:“是呀,我们要考虑到他的方方面面,总不能让我们的神官之国的第一代帝王是个相貌才学武功平庸无奇的家伙吧。不过问题也就出在这里。我就怕此人太聪明或者太出色,我们就无法制约住他,情况更糟甚至在他利用完我们之后会被他取而代之,让我们反而成为傀儡,那就得不偿失了。”

  柔蓝多远没有天衣这般深思熟虑,听到这,也不免感到有些茫然,发现事情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红衣大祭师凤达丝却道:“这些以后我们可以在具体的扶植过程中慢慢考虑对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人选问题。越早确定下来,对我们的大计越有利嘛。”

  “泰坦这个家伙似乎目前风头之劲,无人能比呀。龙之大陆历史上普通的龙骑士都没出现过,更别提如今他得到了远古的七彩圣龙的认主。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哎!”天衣感叹道。

  “我知道还一个人绝对不比泰坦的名声逊色!”柔蓝多道。

  “谁?”凤达丝问道。

  “哈沙克!”柔蓝多道。

  “你说的是那个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罗杀王国的大王子哈沙克。不错,他的确有着与泰坦相比拟的名望,超出泰坦的武功和魔法本领。不过他很快就成为罗杀王国的一国之君,我们要控制这个原本就有着如此大实力的人恐怕不是易事吧。他不比泰坦目前毫无领土,他可已经拥有龙之大陆四分之一的土地了。”天衣分析道。

  “是呀,我们帮助他最多是锦上添花,他绝对不会视我们为他精神上的领袖及主人。”凤达丝也觉得要控制哈沙克非常困难。

  柔蓝多看到凤达丝和天衣二人都认为无法控制住那个哈沙克王子,于是只好道:“既然你们都认为不可能哈沙克,那么我们就对他不加以考虑。干脆还是我们自己培植一名亲信,这样无论他如何聪明,都飞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柔蓝多你这个提议我还是很赞成,不知道你是否心中有了具体的人选没有?”天衣问道。

  柔蓝多摇了摇头。

  天衣又望向凤达丝,看见她也摇头,便道:“我到是有个人选,就看你们的意见了。”

  柔蓝多看到天衣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急忙问道:“是谁?”

  “我们神官之殿叛徒的弟弟!”天衣轻声道。

  “什么,你是说梦可雅的弟弟至尊宝!”柔蓝多惊讶的叫道。

  凤达丝也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色,显然怀疑天衣的选择是否正确。

  柔蓝多和凤达丝如此表情当然是天衣意料之中的事,于是天衣很快将她为何选择至尊宝的理由告诉二人。

  “这些年来,由于我相当器重梦可雅,希望她能够光大我们神官之殿的同时,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看到了梦可雅的那个弟弟,也就是至尊宝。他不但从小就聪明伶俐,什么都是一学就会,各方面都有着极高的天赋,说他是人中之龙实在一点都不为过。最让我激动的就是他的父母和他都非常崇敬我们神官之殿,视我们为他们的精神支柱。你们看这次我们让梦可雅的父母亲手去结束他们女儿的生命他们都毫不犹豫,可见他们的思想已经和我们神官之殿的信仰溶为一体。至尊宝从小在他父母的如此教导之下,理所当然的会崇拜我们,而且这种崇拜是发自他的内心,绝对假装不出来的,你们说呢?”天衣心中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词从天衣的口中侃侃而出。

  天衣话中的强大自信和事实的真实性很顺利的感染了凤达丝和柔蓝多二位大祭师,无论是她们的理智还是感情都告诉她们天衣的选择绝对是正确的。

  就这样,神官之国的帝君在天衣这位大祭师的玉口中被确立,纷乱的龙之大陆又迎来了新的变数和劫难。

  三位神官首脑经过了几个小时研究讨论,终于拿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扶植至尊宝的方案,准备立即开始实施。

  柔蓝多对泰坦的拒绝依旧非常仇恨,于是道:“难道我们就任由泰坦那小子和梦可雅这个叛徒如此张狂的四处游荡?”

  天衣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冷声道:“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拥有五万兵力的佣兵团应该可以轻易斩杀泰坦这一行人。况且我还破天荒的联系上了大陆上最神秘的那三个孪生兄弟,恐怖召唤师,我想他们不死也难啊!”

  凤达丝虽然知道天衣是为了神官之殿办事,但看到天衣如此冷酷,斩草除根的手段,也不禁头皮有些发麻,感觉越来越不了解天衣,甚至有些害怕天衣,这位她从小一块长大的伙伴。

  没有心机的柔蓝多则为泰坦等人注定的悲惨命运而开心不已,却没有读出天衣眼神中那残酷的杀机。

  如果凤达丝和柔蓝多能够于此刻开始提防天衣,那么也许神官之殿将来的浩劫可以避免,历史也会改写。

  泰坦一行八人也离开了陷入紧急备战的西成王国的帝都沙其玛城,取道南下,想去领略南方异域的风土人情及瑰丽景观。

  泰坦的眼神依旧几乎没有从身边的梦可雅身上移开。虽然表面上梦可雅似乎已经忘记了她父母对她的无情伤害,脸上偶尔也会绽放几个灿烂的笑容,但泰坦却可以感觉到梦可雅的那一丝挥之不去的淡淡的哀愁,不经意之间流露在眼神,动作甚至言语中。

  而泰坦不是哄女孩子的高手,那些花花公子的甜言蜜语,巧舌如簧等独特本领正是泰坦这个大木头所缺乏的,所以泰坦也只能看着梦可雅强颜欢笑,无能为力。一种乏力的窝囊感让泰坦有些不敢面对梦可雅,甚至泰坦有些痛恨自己无法安慰自己心爱的女人。

  见到泰坦和梦可雅都脸色阴沉,即使是平时喜欢胡说八道的布尔也识相的闭上了嘴。

  在沉重的气氛中,泰坦一行人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缓缓前行。

  突然之间,泰坦发现前方远处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各个手持兵器,朝自己方向快步奔来,而最前头的几百骑在马上的战士已经冲到距离自己不到五千米处。

  泰坦心道:现在我们已经距离沙其玛城相当远了,一直都没被任何遭遇到的军队留难过,而且看这群人出现的地点,显然不是紧追在我们身后的。

  就在泰坦心中大惑之际,那几百骑兵已经冲到了距离泰坦等人不足百步的地方。泰坦等人当然各个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谁都看得出这群人是冲自己来的。

  所有的骑兵突然同时一拉马的缰绳,停止了前进,而马吃痛不禁嘶鸣起来,马腿也蹬的大地上的草皮破烂不堪。

  终于一位似乎是领头人的骑士骑着他那头高大的白色骏马向前又前行了十步的距离,对着泰坦等人道:“你们可是泰坦、梦可雅一众人?”

  泰坦看到此人一副豪猛之态,当然不甘示弱,也大声道:“没错,就是我们。我就是泰坦!”

  泰坦以真气发出的话声只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作响,领头的那个家伙不禁暗道:“也不知道这个叫泰坦的家伙是否真有本事,不过嗓门到是真的挺大。”领头的骑士虽然知道眼前这群人就是自己要斩杀的目标,但他还是非常有礼貌的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道:“我是这群流浪兵团的首领,此次受大陆上最伟大的神官之殿的嘱托,将你们处死,你们如果没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话,我们就要开始执行神官之殿交付于我们流浪兵团的神圣任务!”

  泰坦等人当然知道流浪兵团是神官之殿的嫡系兵团,因为这个兵团的成员都是神官四处传播神官教条时收养的男孩所培养而成,而且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孤儿。由于神官之殿对这群孤儿的收养抚育之恩,所以流浪军团一直都是以神官之殿的旨意为最高旨意,对神官之殿的信任程度甚至超过了与泰坦等人说话的这位骑士——流浪军团的团长迈里。

  迈里正准备下令进攻,泰坦身旁的梦可雅突然大声道:“我和你们一样,也是被神官之殿养育成人的。但是是否神官之殿养育了我就可以要求我做任何事,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韪,比如视我们几人的性命如草芥!我们难道就真的犯下了弥天大罪了吗?难道神官之殿的教条就是金科玉律,容不得半点更改与怀疑?你们又可曾知道神官之殿可以让一对父母去亲自结束他们女儿的生命,这不是人间最大的残忍吗?神官们平时口中的宽厚仁爱之心到底又体现在哪里?”

  梦可雅说完后,已经倒在泰坦的怀中,泣不成声。

  泰坦看着怀中的玉人,感觉梦可雅这样哭出来反而好些,而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轻轻的抚着梦可雅柔顺的黑发,让自己宽厚的胸膛和臂弯成为梦可雅最安全的避风港湾。

  流浪军团团长迈里虽然感觉梦可雅的话有一定道理,但多年来受到神官之殿的照顾与提拔,让他的潜意识不得不遵守着神官之殿赋予他们杀死眼前数人的命令,所以迈里不过犹豫了短短几秒后,就高举起了右手,让后面的步兵团快速前进,准备进攻。

  泰坦等人没有任何准备突围的举动,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仿佛一群任由宰杀的绵羊,毫无反抗之力。

  五万步兵很快将泰坦八人围在了中间,只待团长迈里一声令下,就将泰坦等人击杀。

  虽然布尔等人刚学成绝艺,战斗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但面对着数万敌人还是有些心虚,甚至感觉腿软脚麻。

  泰坦当然很轻易的就感受到了布尔等人对自己实力的担心,于是道:“你们其实可以不必参加战斗,让所有的战斗都交给你们的宠物来完成,我想这样你们应该可以轻易应付眼前这群看似数量庞大的敌人。”

  在泰坦的提点下,众人开始召唤自己的宠物回到身边杀敌。

  各种颜色的光芒闪过,迈里等流浪兵团的最强烈的骑士们发现泰坦等人旁边出现了几只奇怪的动物。

  一只金鼻蓝眼的狮毛狗、一只比人高的红顶仙鹤、一只浑身黑毛的强壮的大猩猩及一头白白胖胖的大肥猪。

  包括迈里在内的骑士们几乎笑的从马背上摔下,众骑士费了好大劲才能在马背上坐好,但各个红着一张脸,强忍着笑。

  但随着布尔的超级无敌小白兔从布尔怀里跳出来,红色的兔嘴里叼着一个大大的红萝卜,而且摆出一副与众士兵死战的模样,那些骑士们也无法忍住早已经无法压抑的笑意,终于开始狂笑起来。

  而那些步兵显然没有骑士们的定力,许多步兵甚至蹲在地上开始狂笑,顿时流浪兵团的整个队伍笑声四起,乱成一片,原有的队型早就变了样。虽然团长迈里也看到自己的军队乱哄哄,但他想在怎么乱,也可以轻易对付眼前这几个人,就算是每人吐口口水都可以将他们淹死,所以迈里也没有去理会那些笑得面红耳赤、喘着粗气的士兵们,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身边这几万士兵大笑的情形。

  就在几万士兵的狂笑声中,泰坦冷哼了一声,这声仿佛来自地狱,让人不禁觉得浑身发冷,不寒而栗,而在泰坦的授意下,异变开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血腥大屠杀揭开了序幕。

第十六章 祭师之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