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难分轩轾(全)

    整个荣幸城广场因为绝顶高手哈沙克和叮当即将开始的险恶较量,原本喊杀声冲天的广场立即陷入了绝对的沉静之中,人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块千斤大石压住,喘不过气来。

  造成众人呼吸不畅的真正原因是哈沙克和叮当已经将体内的能量开始散发出来,彼此对抗着对方惊人的气势。

  同样身为绝顶高手但又身负伤的卡欧里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广场上有两股异常强大的‘气’在不断攀比,无形的较量不断升级,卡欧里能感觉到那股王者大道之气显然是哈沙克所发,但那股异常诡异难缠的闻所未闻的仿佛来自神秘九幽的气让卡欧里无法相信来自于眼前这个未满二十的绝色美女身上,而且卡欧里不得不承认这二人的无敌气势绝对比自己发出的气势要强上许多,不禁有些黯然。

  原本自以为天下鲜有敌手的卡欧里因为接二连三的重大挫折有些心灰意冷,开始后悔当初离开不问世事的龙之学院,且把龙之学院的数千师生也拖下水。

  如果自己还留在龙之学院,恐怕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二高手,(当然,龙之学院闭关十年未出关的正院长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如今出来后方知道世上能人异士无数,眼前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姑娘都比自己高上一筹,原来自己不过是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卡欧里几乎无法接受自己如此窝囊的残酷现实。

  哈沙克虽然独创的夺天地之造化的魔武神功堪称一大奇功,能将魔法元素的力量和人类自身的真气合为一体,达到最强的防御力和破坏力,几乎已经达到了人类武学与魔法常规范畴的极限,且进军无上的神魔道,但由于毕竟是人为的神功,在气势终于逐渐不敌纯先天的死神的部分能量九幽能量那吞噬一切的可怕气势,开始弱在下风。

  哈沙克当然知道如果自己气势上不断处于劣势,最后心志必然被九幽能量所夺,无法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与叮当一战恐怕凶多吉少。

  想到眼前这个可怕的对手叮当虽然身具极为可怕的九幽能量,甚至能够使用某些来自死神的绝对恐怖的必杀技,但哈沙克还是坚信叮当在武学上绝对是一个新手,无法和自己修炼多年的精湛功力相比,于是哈沙克作了一个看似愚不可及的但又让叮当无比迷惑的决定。

  叮当不断的将自己体内的无穷无尽的九幽能量散发出去,造成了极度可怕的无敌气势,叮当也能感觉到哈沙克的气势已经逐渐开始减弱,虽然还可以与自己的气势顽抗一阵子,但最后胜利的必然是自己,可是突然间形势变了。

  叮当感觉到哈沙克那股强大的气势转眼之间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自己发出的气势一下子失去了对手,仿佛重重的一拳落到空处不受力,难受之极。而这也正是叮当不具备普通高手的某些方面的基本素质。

  一个普通高手当然是随时准备着对方气势消失或者不敌时自己发出对敌人最强大的一击的准备,而叮当则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为叮当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少的可怜,除了那次与绝对强大恐怖的异空间生物吞噬者的短暂对抗后,叮当不过是进行了一场面对普通士兵的单方面的屠杀,而普通士兵在无比强大的九幽能量的面前当然是毫无反抗之力,叮当手刃无数士兵,所以造成了荣幸城内所有人心目中叮当天下无敌的形象,再不存反叛之心,但可惜的是叮当也没有学到任何和人类高手对战的宝贵经验。

  所以叮当目前虽然能够发出很多威力绝伦的强大杀招,且身负可怕的九幽能量,但武技上知识的贫乏及施展经验的无比缺少,让叮当却犹如一个含着金钥匙出世的亿万富豪的婴儿,不知道如何花钱。

  当然,在面对普通高手叮当这个缺点还是可以弥补的,因为普通高手毕竟无法对叮当构成真正的威胁,而且在叮当那些威力绝伦的杀招面前根本没有抵挡之力,但哈沙克可不是普通高手,而是龙之大陆最具实力的超绝高手之一。

  叮当发现哈沙克的气势突然消失后顿时一愣,虽然不过是短暂的呆了几秒,但这几秒对哈沙克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出奇制胜的机会。

  哈沙克可以说是用他的智慧和胆量才换来了目前的进攻机会,所以哈沙克一出手可以说是雷霆一击,魔法与武技双管齐下。

  魔法因为哈沙克在和叮当不断互比气势是就已经准备完毕,此时机会一到,一个高级的水系魔法冰怒吼已经发出。

  虽然是一个普通的高级水系魔法兵怒吼,但在经过了哈沙克的改良后,却发挥着极为可怕的魔法攻击力,加上哈沙克的魔法元素控制技巧,让无数闪着寒光的无比锋利的冰锥从四面八方向叮当袭去,让叮当避无可避。

  不过哈沙克的冰怒吼不过是重击下的前奏和掩护,真正的杀招当然是他那凌空一击。

  四周的空气似乎在瞬间都被哈沙克抽空,在场所有人包括叮当在内都感到无处着力的可怕失重感,无法象往常一样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感官的敏锐性都大为下降。

  哈沙克在距离叮当不到三米之处的空中,终于发出了威力无比的一击,且将这一攻击技的名字喊出。

  “真 空 碎 光 弹!”

  被哈沙克以他那盖世神功一下抽掉的空气突然以高密度的形式出现在叮当面前,一个巨大如炮弹且周围无数白色的清晰可见的光点向叮当那秀丽的脸庞击去,速度奇快,竟然刹那超过泛着白光的无数冰锥,后发而先至。

  哈沙克本以为这一突袭即使叮当不受伤,但也起码会手忙脚乱,错失先机,而自己则能够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的击败叮当。

  但九幽能量的神秘可怕之处又不是哈沙克所能完全意料到的。

  虽然叮当对这突然一袭完全没有意料到,而且也没有想好如何抵御如此突然的袭击,但作为曾经是死神的保护能量的九幽能量,在感受到叮当的身体受到了相当严重的外界威胁,竟然自发的在叮当体表形成了一层厚约三寸的淡灰色能量保护罩,这就是人世间几乎不曾出现的神之防御罩中的‘九幽防护罩’。

  哈沙克发出的‘真空碎光弹’和冰怒吼产生的冰锥先后击在‘九幽防护罩’上,只发出‘吱支’几声轻响,就烟消云散,只在叮当体表的透明的淡灰色的‘九幽防护罩’上激起了一丝涟漪,根本无法击破超过任何防御魔法和斗气护体效果的神之防护罩中的‘九幽防护罩’,虽然这个防护罩并不是很完美,与死神施展出的‘九幽防护罩’相比更加是天差地远,但毕竟是由最强防御的神之防护罩演变而来,哈沙克的攻击当然如泥牛入海,毫无效果。

  在哈沙克的愕然之际,叮当的凌厉反击开始了。

  叮当手中代表死亡的漆黑的死神镰刀在空中划了一个美妙绝伦的半圆,九幽能量引发了空中尖锐的破空声,一时间飞沙走石,劲风四起。

  在空中处于劣势的哈沙克知道自己已经被叮当的刀气锁定,而且耳中都是尖锐的风啸声,一时甚至无法辨别叮当这招最大的威胁来自何方,但哈沙克的实战经验何等丰富,曾经挑战过无数高手的他当然有着万全的退路,早在发出‘真空碎光弹’时他就已经完成了空间魔法,于是在被叮当发出的刀气完全笼罩之前就间不容发的离开了这个危险之地,回到刚开始站立的位置,仿佛从未动过一般。

  叮当看到自己以为必杀的一招竟然落空,才知道自己小视了哈沙克,更加知道哈沙克这个少年时就名动大陆的天才武技魔法天才绝非浪得虚名之辈。

  看着哈沙克那张魔鬼白银面具,叮当的脑海里突然涌出一个古怪的念头,也许和这样一个本领高强而又无比神秘的男人*****会很舒服,一时间叮当竟陷入了欲海的遐思之中。

  哈沙克见叮当突然露出一副痴迷的模样,以为这是叮当的诱敌深入的计谋,加上刚才叮当所表现出来丝毫不亚于自己的惊人实力,所以哈沙克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全神戒备。

  半晌之后叮当终于将思绪从欲海之中拉回,更加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哈沙克,仿佛在看一只交易市场上的牲口,一副评头论足的模样。

  叮当如此神情当然令哈沙克大为动怒,但他想也许是叮当故意想激怒自己,于是哈沙克告诉自己要更加小心,以恐被叮当所算计,愤怒之火将理智给吞没。

  “哈沙克,我记得我们是一起结婚的吧!”叮当突然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哈沙克想起自己和姬蓝达公主的大婚的确是与荣大帝与叮当的婚礼一起进行的,于是迷惑的点了点头。

  “那么你认为我和你的夫人姬蓝达公主相比,谁更漂亮一些?”叮当又问了一个更加古怪的问题。

  “这个嘛,你可能比我夫人要美上三分!”哈沙克知道自己的夫人姬蓝达虽然也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而且气质高雅不凡,但比起眼前这个充满着迷雾般的朦胧气息的绝色美女叮当,恐怕还是要稍逊半筹,所以不得不承认姬蓝达公主没有眼前的叮当迷人。

  “那么如果我愿意委身下嫁与你,不但你的平乱任务完成了,而且你每晚都有我来伺候得你********,甚至我还能助你一统天下,完成不世功业,你的意思怎么样?”叮当竟然破天荒的说要通过这种手段投降,让所有在场的人是目瞪口呆。

  哈沙克虽然可以为了统一四海放弃自己的很多重要事情,但这种将曾经被荣大帝纳为贵妃,如今反叛杀人无数的女子迎娶过门,他还是万万不敢尝试,听到叮当这句话后哈沙克只感觉到一阵恶心,于是讥讽道:“原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有着不让须眉志向的奇女子,如今方知道自己看错了你,你原来是一个****无耻的恶毒女人,虽然你以为你自己美绝天下,对你自己的相貌身材非常满意甚至自负,但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你比起一个人来是大大的不如!”

  当叮当被哈沙克骂成****无耻的女子却没有动怒,也许她内心认为女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什么好生气的,她和无数不同的男人作爱不过是一种性的体会或者说是宣泄,因为叮当的脑海里一直就不存在贞操这个概念。

  但当哈沙克说到她比不上另外一个女子时,叮当却勃然大怒,柳叶眉都倒竖起来,怒道:“这个世界还能有谁比我更加漂亮?哈沙克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一旁的荣幸城的将士们也觉得他们的主帅叮当绝对是世界上最美丽动人的女子,尤其是那几个和叮当欢好过的将领回想起叮当在床上的浪劲,都偷偷的抹了一大把口水。

  “这个人你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但我可以告诉你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叫梦可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比较,你都比不上她!当然有一点她比不上你,那就是无耻!”哈沙克讥讽道。

  叮当的脑海里立即闪过了梦可雅那无懈可击的天仙般的美丽画面,想起自己在天机城的宴会上被突然来到的梦可雅夺走了自己头上原本最灿烂的光环,让所有的男性都注意甚至围绕着她,而且叮当隐约感觉到梦可雅是她的克星,在她最风光的时候,就是在那次与荣大帝订婚的金玉满堂的宫廷宴会上,梦可雅她竟然也跗骨之蛆般的盯着自己,也出现在那次宴会之上,还成为所有西成王国贵族们注目的焦点,让自己黯然失色。

  叮当越想越气,白皙的脸乓甚至因为怒气而变得紫红。

  终于叮当怒道:“我绝对不允许这个世界上有女人比我还要美丽,那个梦可雅,我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她很快将会成为历史,而我叮当则是永远不灭的最美丽的传奇,被世人万载传诵!”

  哈沙克这才知道叮当的思想有些变态,也为自己无意之间给梦可雅带来了如此大的麻烦而感到有些内疚,但哈沙克很快将杂念排出脑海之外,毕竟叮当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一个不小心甚至有性命之忧。

  叮当被哈沙克成功的激怒,手中的死神镰刀的黑色光芒突然爆长,化作层层刀浪,犹如黑色的海浪连绵不断,将哈沙克的身影卷入了惊涛骇浪之中。

  哈沙克此时方显示出他惊人的实力,竟然在如此可怕的刀浪之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毫发未伤,直看得叮当一方的将士们倒吸了一口凉气,才知道哈沙克是盛名之下果无虚士,能够与他们的主帅叮当抗衡。

  实际上哈沙克也是有苦难言,虽然他能够凭借着他那鬼魅般的身法在叮当的漫天刀光中自保,但想要在叮当如此疯狂的攻势之下反击却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唯一让哈沙克安慰的就是自己的手下‘死亡之手’已经开始悄悄的将伤重的魔武军团的战士们通过传送门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却了他的心病,毕竟目前来说,想要在短时间击败这个魔神般的美女叮当还是力不能及的事,魔武军团减少伤亡,安返营地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虽然叮当的那些手下也注意到哈沙克的人开始撤退,但看到盛怒之下的叮当在疯狂的攻击哈沙克,也不敢冒然说话,打断叮当的攻势,因为他们深知叮当的盛怒之下,杀几个将领是家常便饭的事,甚至叮当的父亲莫尼斯也没有多嘴,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击杀哈沙克,那就是最大的胜利。

  不知不觉中,魔武军团的战士和魔法师都已经全部撤退完毕,而叮当因为疯狂进攻而使体内的真气有些不纯,终于不得不放慢攻势,也同时给了哈沙克一个绝好的脱身的机会。

  哈沙克终于抽空使出了水系高级攻击魔法暴风雪,一时天地变色,空中的水元素立即化作可怕的暴风雪呼啸而来,让叮当等人有些措手不及,迷朦了他们的视觉,等到暴风雪过后,哪里还有哈沙克的影子,显然哈沙克已经通过空间魔法离开了荣幸城,没和叮当彻底分出个胜败就逃之夭夭。

  哈沙克此刻已经在营地中开始安慰魔武军团的惨兵败将,哈沙克终于明白这场西成王国的平乱之战因为叮当的出现和那可怕的紫金神弩车对叛军的辅助,日后还有无数场大战,甚至是天长日久的持久战,虽然这并不是哈沙克所希望的,但哈沙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荣幸城一战因为战略层错误的判断,让最精锐的魔武军团的战士死亡一百五十名,重伤一百三十人,轻伤五十人,可谓是损失惨重。作为哈沙克日后征战天下的最重要的突击力量,如此巨大的伤亡让哈沙克是欲哭无泪。哈沙克同时也明白,自己由于私人原因,因为对副院长卡欧里的尊重感激及对敌情判断不明,才是造成此次魔武军团重大伤亡的直接原因,在军事会议上哈沙克对一直主张攻击荣幸城的卡欧里和诸多将领没有任何微词,反而严厉的对自己进行了批评,让众将士大受感动,一蹶不振的士气终于再次因为哈沙克过人的领导魅力而变得高涨,而哈沙克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的决定是最重要的,而且军队中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自己的声音,其他的任何声音自己可以接纳或者全盘否决,只要能够赢得战争的胜利,没有必要去考虑意见被否决将领的心理感受,以最正确的作战策略换来最小代价的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而叮当也因为在荣幸城大胜哈沙克的‘传送之战’而名声大盛,而后世的军事家则是如此评价传送之战。

  传送之战,是由混乱年代杰出的魔法武技天才,军事家哈沙克所发明,通过相当数量的魔法师一起打开传送之门,将小批精锐部队运送到敌人的咽喉位置,进而控制此地点,达到奇袭的战略目标,且第一次运用便在最强的人类战车紫金神弩车的眼皮底下取得了空前的成功,震惊大陆。但随后的一次战役,因为对手的先知先觉,被敌人埋伏的绝对优势的兵力让参加第二次奇袭的‘传送之战’的精锐战士们伤亡惨重,因此可以这么说,‘传送之战’的方法要把握适当时机,且不能连续几次使用相当的传送的战略。

  

第五十五章 难分轩轾(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