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不堪回首(全)

    当众人赶到皇宫时,看见众大臣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殿上不停的走来走去,才知道女王柔碧雪的确是如天命大师所说的那般,病入膏肓了。

  但泰坦等人不解的是,昨日还见到女王柔碧雪在胜亲王举行的晚宴上谈笑风生,为何突然间就得了如此严重的疾病,甚至可能很快死去?

  而梦可雅依旧无法相信天命大师所说的那番话,无法相信自己的母亲怎么突然成了柔碧雪,东方神秘的华夏古国的女王陛下,一脸迷茫,显然无法接受这个消息。

  本来上午病情有些稳定的柔碧雪女王在中午时分突然恶化,时昏时醒,口中不停的念着‘梦可雅’的名字,即使是丝毫不懂医学常识的人也知道柔碧雪女王恐怕已经病入膏肓,生命正在一点一滴的逐渐的消逝。

  天命大师对守卫在女王寝宫的众大臣、御医及卫兵点了点头,泰坦和梦可雅二人顺利的来到了柔碧雪的面前。

  女王柔碧雪虽然浑身都盖着厚实保暖的毯子,但整个人竟然还微微的打着哆嗦,身体在不由自主的轻微的颤抖着,露在外面的原本如白藕般的玉臂此刻已经变成乌黑色,虽然女王的面纱没有被摘下,但泰坦和梦可雅绝对可以想象那张脸一定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甚至满是汗水,因为谁都可以看出目前的女王陛下有多么辛苦。

  见到如此情形,梦可雅当然毫不犹豫的使出了光系回复魔法‘光之守护’,一道强烈耀眼的白光将柔碧雪笼罩其中,原本应该对绝大多数内伤外伤都有着相当好的疗效的光系魔法,但此次却完全失灵,甚至还让原本昏迷的柔碧雪感到非常痛苦,呻吟了起来。

  如此情况当然吓得梦可雅立即停止使用魔法,无奈的看了看泰坦。

  泰坦虽然也害怕自己的自然系回复魔法也起到反作用,要知道眼前的柔碧雪女王对泰坦的意义已经不同了,可能是梦可雅的母亲,而且梦可雅的身世恐怕也没有梦可雅平日认为的那么简单,出身在一个普通的农户家里,同时泰坦也终于知道在沙其玛城时梦可雅的那两位父母为何对梦可雅如此狠心,对任何人都心生怜惜的善良无比的梦可雅下毒手,因为他们那两个老人根本就不是梦可雅的亲身父母,最多是养父养母。

  泰坦排除杂念,开始吟唱自然系高级回复魔法‘生命之水’的咒语,而一旁的梦可雅也紧张的看着柔碧雪,生怕泰坦这次的施法也没有任何效果。

  晶莹剔透的淡绿色的生命之水在空中汇聚,最后化作无数雨滴尽数落在柔碧雪裸露在毯子之外的肌体上,且很快被肌肤吸收,全部进入了柔碧雪的身体。

  柔碧雪原本乌黑的手臂突然间黑得发亮,而柔碧雪整个人都开始了剧烈的痉挛,口中发出的不再是轻微的呻吟,而是大声的惨叫,即使是寝宫之外的众人都可以清晰的听见。

  泰坦和梦可雅吓得是面无人色,没想到柔碧雪对最能够治疗一切疾病伤口的生命能量如此排斥,竟然有如此反应,平时那些病人几乎是被泰坦一施法,不到几分钟就完全康复。

  寝宫外的众人都想冲进去看看女王陛下出了什么事,但却都被天命大师拦住,虽然众人心生不满,但由于天命大师在朝在野都有着相当崇高的威望,所以也没人敢逆天命大师的举动。

  天命大师见众人露出凄楚之色,也能够了解柔碧雪女王在群臣中的份量是相当重的,否则眼下黑压压一片的朝中大臣,此刻又怎么可能都聚在一起,将公事私事都抛开,在金銮殿等候。

  但天命大师知道柔碧雪女王是否能够躲过这一劫,能否有将来,就全看泰坦和梦可雅是否能够如自己预见的那般有着神奇的治疗方法及用特殊的方式唤醒已经进入弥留阶段柔碧雪的意识,对抗死神的召唤,这样恐怕才能起死回生。

  泰坦和梦可雅发现半晌之后,柔碧雪黑得发亮的手臂渗出黑色带有腥臭味的液体,原本一直紧闭的双眼也微微张开。

  泰坦和梦可雅心中大喜,知道神奇的生命能量已经开始排除柔碧雪女王体内的毒素,所有才有这种现象。

  昏迷了近二个小时的柔碧雪终于悠悠醒转过来,看到了泰坦和梦可雅二人守护在自己的床前。

  “女王陛下,您不要开口说话,刚才泰坦已经使用了自然系的回复魔法对您进行了治疗,你先慢慢的休养,过几天就会完全康复了。”梦可雅见柔碧雪女王醒来后,连忙说道。

  一旁的泰坦心道:梦可雅真是善良,虽然内心非常焦急,想问柔碧雪是否是她的亲生母亲,但考虑到柔碧雪大病还未完全痊愈,竟然能够按下心事不表,反而安慰起女王陛下了。

  柔碧雪还以为这是梦可雅的安慰之言,因为她深知自己这个大病不过是二十年前被几位高人联手施治将伤势压了下来,如果一旦再次发作,神仙也难活命。

  心中已萌死志,认为自己即将离开人世的柔碧雪看着梦可雅,晶莹的泪珠划落脸庞,再也无法隐瞒自己内心的秘密,对着梦可雅轻声呼唤道:“我的雅儿,你可知道,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虽然梦可雅和泰坦早已被天命大师告之,但此刻亲耳听见柔碧雪女王这样说,心中的那份震撼实在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尤其是梦可雅,望着眼前这个高高在上,无比陌生但有似乎很熟悉的华夏国女王,心中百感交集,无言以对。

  “我知道雅儿你一定会有很多疑问,甚至责怪我当年为何抛弃你不抚养你,其中实在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现在我即将彻底的离开人世,但竟然在我大限快要到来之际看到了你,实在是上天对我的恩宠。我想,你都这么大了,什么都该让你知道,希望这一天来得不算太晚,我还有时间和精力将一切都告诉你,雅儿!”柔碧雪轻声道。

  其实梦可雅在第一次见到柔碧雪时就有种很奇怪的亲切的感觉,但是梦可雅还以为是因为这位华夏国的女王为人和蔼可亲,但现在才知道这是母女之间剪不断的那缕亲情。

  梦可雅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柔碧雪的话,只静静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仿佛一尊面带忧愁,但又风华绝代的美女的石像。

  柔碧雪举起已经渐渐恢复嫩白的手臂,将自己的面纱摘掉,整个华夏国很少有人见到柔碧雪女王的真面目呈现在泰坦和梦可雅的眼前。

  泰坦本以为会见到一张不逊色于梦可雅且梦可雅有几分相似的美丽脸庞,但一见柔碧雪的真面目后,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即使以泰坦的处世不惊也几乎叫出声来。而梦可雅更是发出了一声尖叫,因为柔碧雪的脸不是太美丽,而是奇丑无比。

  整张脸除了那双透着智慧光芒的眸子,其余的部分都是一片焦黑,甚至连一个普通人的轮廓都不存在,如鼻子都没有,只有两个黑黑的洞,显示那是鼻孔。

  “是不是吓坏你们了,自从当年我为了找到解决二十年前的那场瘟疫的药物,试遍了天下间各种草药,甚至无数动物的内脏等等,我的容貌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我们华夏国的几位高人用尽方法也无法将我体内各种互相调和且不断争斗的药素及毒素排出体外,只能将它们都集中在我的面部,腐蚀了我的面部肌肉,才成了这副吓人的模样。所以我的脸是什么模样我自己都不的记得了。但我想还是值得的,如果有一天你们也拯救了千万人的性命,那种成就感即使受再大的苦也值得,真的!”柔碧雪平静的道。

  泰坦和梦可雅这才知道柔碧雪带上面纱不是如很多人所想的那般是遮掩倾国倾城的容颜,反而是掩饰奇丑无比的脸庞。

  “你们看一看悬挂在右面墙上的那张画,那是我年轻时一位擅长丹青的诗人给我画的,还比较传神,所以一直保留至今。”柔碧雪如今显然不可能会如一个小女孩那般为自己的容貌而烦恼,所以语调丝毫不见激动。

  泰坦和梦可雅一眼望去,画中的女子身材窈窕,气质高雅,容貌和梦可雅有七八分相似,手举着一把竹伞,在蒙蒙烟雨中漫步,说不出的诗情画意,浪漫情怀。

  这时泰坦才知道轩辕如玉和老孤头为何会对着梦可雅说‘太像了’,因为梦可雅和柔碧雪年轻时的长相的确太相似了,甚至气质也无甚分别。

  泰坦此刻却更加佩服柔碧雪,要知道,世上大多的绝色美女,几乎没有吃过苦,因为她们的外表让她们倍受人们的亲睐和关照,生活中没有大风大浪,光彩照人的美女们只有甜甜蜜蜜和顺风顺水。而柔碧雪以一个弱质女流,为了华夏国的千万劳苦大众,走遍千山万水,尝遍了无数草药,这才找到治疗瘟疫的配方。

  这需要何等不屈不饶的毅力,泰坦几乎无法想象。

  而柔碧雪的绝世容颜却因为体内各种毒素的冲突而造成了面部的毁容,绝大多数美女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不是上吊就是投河,而柔碧雪却依然坚强的活了下来,甚至还在成为了华夏国的女王,天天为华夏国的安定繁荣而忙碌着,这种过人的勇气和博大的胸怀,泰坦自问自己也没有,因为泰坦心中从不关心任何事,除非和梦可雅及他的朋友们有关。

  虽然重情重意的泰坦不知道当年柔碧雪为何会将梦可雅这个未满月的婴儿抛弃,但泰坦相信中间一定有她的苦衷,且相信梦可雅一定会原谅她的母亲:当今华夏国女王柔碧雪。

  接着,柔碧雪便在泰坦和梦可雅面前讲叙了她年轻时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十八岁的柔碧雪,如梦可雅一样风华绝代,是个接近完美的佳人尤物,且被人们称为华夏国的第一美女。因此柔碧雪的身边总是有着无数的青年才俊围绕身边,向柔碧雪大献殷勤。那时的柔碧雪生活在鲜花、掌声、关爱及甜言蜜语当中,无忧无虑。

  这美好的一切一直持续到那一天。

  柔碧雪的居住在一个美丽的庄园里,父亲和母亲都是当地相当有名望的人,而且家中收藏了无数奇珍异宝,其中更以一个万年玄冰所制的棺材最为珍贵。而怀璧其罪,正是这些价值连城的珠宝给原本生活舒适富裕的柔碧雪一家带了灭顶之灾。

  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伙神秘的黑衣人洗劫了柔碧雪一家所在的庄园。柔碧雪的父母当场就被那群强盗给杀死,而柔碧雪因为她那颠倒众生的外貌,却给她带来了更可怕的噩梦。

  柔碧雪竟然被那群没有人性的黑衣人轮奸,最后还被他们用马车运到闹市中抛下。原本冰清玉洁,高高在上的华夏国第一美女却在昏迷时被一群市井流氓围住动手动脚,甚至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们还用石块扔向昏迷中的柔碧雪,让柔碧雪身受重伤,等到被救时已经是奄奄一息。

  等到二个月后柔碧雪在父母亲的好友的照顾下,身体康复后,却发现满街都是关于她的流言蜚语,给本已痛失双亲,被强盗蹂躏的柔碧雪心理上的那道深深的伤口上撒了把盐,让柔碧雪几乎崩溃,然而更可怕的事发生了,柔碧雪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这个巨大的打击让柔碧雪不得不选择走上了绝路,在一天傍晚,投入波涛汹涌的大江。

  但柔碧雪命不该绝,在江中漂浮了数个昼夜竟然没死,被一住在江边的一对中年夫妇救起,而这对中年夫妇就是梦可雅的养父养母,在西成王国想杀死梦可雅为他们自己的儿子至尊宝赢得名利的那对老年人。

  而已经死过一次的柔碧雪终于战胜自己,大彻大悟,没有继续选择毁灭自己这条路,选择了重新生活。

  但柔碧雪看着自己日益变大的肚子,心中对那群强盗的悔恨却越来越深,而且柔碧雪实在不知道孩子出生后如何面对这个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的孩子,更加不知道如何告诉这个孩子他的父亲是谁。柔碧雪曾经想过将肚子的孩子拿掉,但想到这毕竟是一个生命,而天生的母爱终于让柔碧雪决定将孩子生了下来。

  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忍受着分娩的痛苦将一个小生命带到了这个世界,而这个小生命就是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亭亭玉立的梦可雅。

  但在梦可雅出生一个月后的清晨,柔碧雪便不辞而别,将梦可雅留给了那对中年夫妇,在也无任何消息。

  之后柔碧雪回到华夏古国,正遇上千年难遇的大瘟疫,整个华夏国的人们成百上千的死去,甚至有时一个晚上,几个村子的人们同时死去。见到尸横遍野的可怕情景,天性善良的柔碧雪暂时忘记了自身的烦恼,决心寻找到可以克制瘟疫蔓延的药。这样,如今整个华夏国的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女王以身试遍万药的故事开始了。

  华夏国的几位高人都非常佩服柔碧雪的勇气,其中剑圣独孤求败给柔碧雪输入了一道护住心脉的保命真气,正是这道真气,让柔碧雪吃了无数奇花异草甚至剧毒无比的草药都没有立即死去,日复一日,终于给柔碧雪找到了治疗瘟疫的草药配方。

  而此时的柔碧雪体内有着无数古怪之极的毒素,生命垂危。最后在剑圣独孤求败的深厚功力的帮助下,想将毒素逼到面部排出体外,但无奈这不下千种的毒素互相融合、斗争、排斥,甚至转化为新的闻所未闻的毒素,所以即使以独孤求败的通天能耐也无法救治柔碧雪,只能将所有毒素压在柔碧雪的面部,不让其扩散。

  这样,柔碧雪的命是保住了,但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却失去了,而且变得奇丑无比。

  而在独孤求败救治柔碧雪以前,本以为必死无疑的柔碧雪不堪心理的巨大压力,终于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当时的国师天命大师,天命大师和独孤求败得知后更加是佩服柔碧雪的勇气,于是他们选择了将柔碧雪推到一个至高无上位置上,希望柔碧雪成为第一位华夏国的女王。

  由于柔碧雪的献身寻找克制瘟疫的方法,举国震惊,挽救华夏国子民无数,加上独孤求败及天命大师几位高人推波助澜,终于让上代帝王西门世家的家主西门无双,(西门无敌的哥哥)将皇位传给了柔碧雪。

  就这样,柔碧雪在机缘巧合下,加上她自身的不懈努力,竟然成为了华夏国第一位女王。

  柔碧雪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才将往事讲叙完,抬头一看梦可雅,发现女儿已经是泪流满面,眼中尽是迷惘之色。

  “雅儿,你是不是还怪我当年将你抛弃,你是不是不肯原谅我呀?”柔碧雪也流着泪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梦可雅边喊边跑,离开了女王寝宫。

  见到柔碧雪女王一脸悲痛欲绝的样子,泰坦不忍,于是道:“女王陛下,你给雅儿一点时间吧,我想她会接受你的。因为你和她都是一种人,都是心地无比善良的人!”

  泰坦说完后,也转身离开了,留下陷入痛苦往事的回忆之中。

  

第六十八章 不堪回首(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