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改变初衷(全)

    由于泰坦的自然回复魔法的神奇,经过了近一个月的休养,原本以为必死的华夏国女王柔碧雪的身体逐渐康复,甚至连她早已经失去多年的花容月貌都在慢慢的恢复,面部再不象以往那般恐怖丑陋,白嫩的肌肉开始生长,也许过不了多久,柔碧雪能够再次见到已经失去了容颜。

  而这一个月中,梦可雅虽然多次前去探望柔碧雪的病情,但却一直没有将勇气将心中的那两个字喊出口,柔碧雪想听到梦可雅口中的母亲这两个字的愿望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柔碧雪不知道,泰坦也不知道,连梦可雅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女王柔碧雪的突然大病,所以两位剑圣克里斯和独孤求败之间的比武也被推迟,具体时间还未确定。闲着无聊的克里斯和艾可里当然是继续调教他们的那几个徒弟,布尔、欧西丁、哈里及梦丝波等人,甚至连矮人可比鲁、精灵卡罗西和妖精星云莹也加入其中,天天练武比剑,日子如流水般逝去的同时,众人的修为也大有长进。

  但东方剑圣独孤求败却依然没有出现过,自从上次和泰坦、梦可雅见过面后就杳无音讯,仿佛从人间蒸发一般。天命大师和胜亲王西门无敌到是常到轩辕府内和克里斯等人聊天及切磋武艺。

  而泰坦则天天陪着梦可雅到处散心,想早日帮梦可雅解开她心中的那把心锁,让梦可雅重新回到快乐和欢笑的世界,脸上不在愁云密布。

  这日如往常一样,泰坦陪梦可雅到中原城郊的一条大江边去散步,平时哪儿人很少,非常清净,所以二人常去。

  但就是在江边发生的一件旁人看来非常普通的事,却改变了泰坦和梦可雅的初衷,决定勇敢的接受现实,泰坦和梦可雅才真正进入风云变幻的龙之大陆的征战天下的岁月。

  泰坦和梦可雅来到小河边,发现原本人迹罕至的江边竟然有着数百人围在一个小堤边,大声的叫嚷着,很多人的神情还非常激动。

  见此情况,泰坦和梦可雅当然注视这群突然出现的人们的一举一动,虽然没有走到那群人的所在的江边的堤上,但也能够看清楚听清楚所发生的一切。

  在那群人的叫嚣当中,两个手和脚都被麻绳捆的不能动弹,口中被塞满了碎布条的人被众人推到了江边。

  这被众人叫骂的二人却是一男一女,且男的生的是眉清目秀,文质彬彬,女的生的是貌美如花,娇艳动人,但此刻却狼狈不堪,不但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破烂不堪,而且身上伤痕累累,显然遭到了数次毒打。

  泰坦和梦可雅怎么看这一对年轻男女不象十恶不赦的穷凶极恶之徒,心里奇怪为何人们如此对待于他们二人,于是便仔细聆听人们高声叫骂的内容。

  “这对无耻的狗男女,竟然做出了如此苟且之事,送他们喂江里的鱼和虾是便宜他们二人了!”

  “是啊,他们的灵魂和身体都如此肮脏,我都担心他们会污染这条清澈的大江!”

  “本来我还以为这个书生是一个谦谦君子,没想到竟然下流卑鄙!”

  “没错,这家伙见自己的女学生姿色动人,竟然勾引女学生,实在是天理难容!”

  “这个女学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看长相就象狐狸精,那双桃花眼专门勾走那些男人的魂魄,但如此大逆不道勾引自己老师的没有丝毫廉耻的女人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最可气的是这两人在树下约会时被我们活抓竟然还不知道悔改,理直气壮的说他们是自由恋爱,无耻之极!”

  “他们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这种关系是不容更改和变化的,怎么能够谈恋爱了,简直是荒唐极了,这不是乱伦吗?”

  ……

  一位慈眉善目的泪流满面的老妇人从人群中走出,对着那名男子狠狠的踢了一脚,然后对那名女子哭喊道:“我的宝贝女儿呀,你为什么要犯下如此不可挽救的弥天大错,娘这么疼你,你竟然和你的老师私通,太让我伤心了。你别怪我这个当娘的狠心,要将你丢入大江,但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认为你该死,娘也没办法呀!呜呜……”

  那名女子却大声道:“娘,我不怪你,我只怪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这种古怪的习俗不允许老师和学生谈恋爱,所以我痛恨这个世界,痛恨一切的人,尤其是那些当权者,他们凭什么制定了这些精神上的枷锁来限制我们的思想,控制我们的言论!而且我要告诉你们,我如果有来生,我还要选择走这条路,还要和他在一起,不但和他谈爱,而且还要和他结婚生子。不过我希望我的来生的那个世界不象这个世界这么无情,不可理喻!”

  泰坦和梦可雅听到这些话后,本平静如镜的内心立刻涌起了惊涛骇浪,联想到自己的心事,一时心潮澎湃,难以自抑。

  泰坦心道:我这样一直逃避,一直不去面对现实,是否真的做对了?虽然凭我个人的武力可以保证我自己和梦可雅的安全,对抗神官之殿,但是其他人呢?其他和世上普通男人相恋的神官,或者又如眼前这一对苦命男女呢?我可以解救眼前这对男女,那是因为我恰好碰见,但我怎么可能解救天下所有的被世俗所禁止相恋的男女,我一直只顾自己和梦可雅之间的自由自在的恋爱,是否太自私呢?虽然梦可雅口头上一直都没反对我逃避我的宿命,但她内心深处是否这样认为,会不会认为选择逃避的永远只是弱者,而选择面对现实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呢?

  梦可雅的心事却更多。

  我从来都没有阻止或者干预泰坦作出的任何决定,是因为我没有主见吗?不是,是因为我自私,我害怕泰坦一旦征战天下,再没有时间陪在我身旁。但如果我鼓励泰坦走上他的宿命之路,也许我和他会相处的更加自然,生活也更加美好,毕竟这事不但关系到我和他,还关系到天下苍生。如果泰坦能够统一四海,真的成为了整个龙之大陆共同的君主,重新制定法令,改变人们的习俗,那么就不会再有其他热恋中的年轻男女因为世界上这些无聊的法令和习俗的存在而劳燕分飞,甚至遭到一些所谓为了维护人类正义、道德及伦理之人的毒手。

  梦可雅终于能够体会她的母亲柔碧雪为何敢尝试天下各种草药,不怕毒发身亡,却怕将没有父亲的梦可雅带在身边,被人们指指点点的苦衷,才明白在这个人言可畏的社会中,心理素质再好,能够承受再大压力的人如果碰到如自己母亲柔碧雪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会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此刻,梦可雅终于完全的原谅了她的母亲,甚至为自己有这样一个伟大的母亲而感到骄傲,因为她的母亲是华夏国的第一位女王,柔碧雪。

  就在泰坦和梦可雅想着他们奇怪心事,彻底改变原来想法时,‘扑通’的落水声将他们惊醒。

  泰坦和梦可雅一看,那对年轻男女已经被众人推入江中,虽然拼命的挣扎,但因为手脚都被麻绳缚住,且口中也被碎布条堵住,根本无法游动,滔滔的江水很快没过他们二人的头顶,眼看就要溺死在江中。

  梦可雅急忙对泰坦道:“快去救他们呀!”

  泰坦早已经将身法的速度施展到极限,向江堤奔去。

  而此刻江堤边的人们各个都手举大石,残忍的对着江中的那对男女砸去。

  等到泰坦赶到江堤边,正好看到那对年轻男女的尸体已经被汹涌的江水给卷走,但殷红的鲜血却将堤岸边的江水染红。

  泰坦和梦可雅怎么也没想到这群外表看似普通而老实的村民,竟然心肠如此狠毒,不但将这对男女投入波涛汹涌的江中,而且还怕他们二人有死里逃生的可能,尽然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大石活生生的将他们砸死。

  善良的梦可雅见到这一惨幕,伤心的落泪,无法相信眼前这群人竟然因为这对相恋的男女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就下如此毒手。

  如果按照泰坦原来的脾气,也许会一怒之下见眼前的这群不可理喻的人全部杀死,但如今的他却明白,自己和梦可雅如果被神官之殿捉住,恐怕要遭受到比这对年轻男女要悲惨百倍的命运。

  泰坦的心静如止水,但心中那个念头却越来越清晰,那就是不能坐以待毖,与其等神官之殿不断找自己和梦可雅的麻烦,还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将神官之殿所有的势力连根拔起,而且要为天下所有的相爱但又无法在一起的恋人们争取到他们应有的自由恋爱的权利,解除对人们的精神上的枷锁,如那些神官之殿制定的清规律令及一切不合理的法令及习俗,然而这一切都不是能够以个人强大的武力来实现的,泰坦心里明白,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已经义无返顾的走上了争霸天下的这条不归路。

  梦可雅的眼神接触到泰坦的眼神,发现泰坦的目光虽然还是如往常一样清澈纯净,但似乎多了一点东西,梦可雅当然不知道,熊熊的战火已经在泰坦的心中燃烧,蔓延,渐呈燎原之势。

  那群刚刚杀死了两个真心相爱的村民们见到泰坦这个巨人呼啸的朝他们扑来,随后又站在堤岸边一动不动,望着江水发呆,最后缓缓离去,都觉得这个大块头神经有问题,甚至有些人骂出了声。

  “有毛病啊!”

  “找死呀!”

  ……

  泰坦依旧没有动怒,缓缓的一步一步的朝梦可雅走去。

  而那群刚杀了两个人心情有些兴奋的人们见到泰坦如此魁梧的身材,强壮的体魄竟然被他们骂得不敢还嘴,还以为泰坦是个天生胆小,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而且刚刚杀了两个人,让这群人有些热血澎湃,人类的好事,欺凌弱小的思想一时占据了他们的脑海,于是有些人将余下的大石头朝泰坦扔去。

  梦可雅简直不敢相信这群人的所做所为,无端端的竟然袭击泰坦。当然,梦可雅并没有为泰坦担心,如果泰坦会被这几块石头所伤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梦可雅反而为这群无理取闹的人们担心,害怕泰坦一怒之下,江堤边尸横遍野,血染大江。

  出乎梦可雅的意料之外,泰坦不但没有教训那群人,而且也没有躲开那些砸向他的大石头,依旧缓缓的前行,朝自己走来。

  大石砸在泰坦身上无异于给泰坦瘙痒,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但那群无聊的人们中的有些好色之徒见到距离泰坦不远处的绝色佳人梦可雅,心中又生歹念。

  那几个平日就游手好闲的村子里小流氓,哪里见过梦可雅这种不属于人间的美丽,而且看到泰坦如此柔弱可欺,竟然开始公然调戏梦可雅。

  “大美人,不如陪大爷我玩几天,别跟着那个窝囊废!”

  “只要你跟我,大美女,我不但包你的吃住,不让你从事任何田里的劳动,而且让你晚上无比的快活,高潮迭起!”

  ……

  泰坦可以忍受这群人象疯子一样的用大石头砸自己,但绝对无法这些人带着淫笑,用如此下流的语言来调戏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泰坦猛一回头,眼中精芒四射,看得众人心中发毛。

  随后泰坦以鬼魅般的速度冲到那群人的中间,一手抓住一人便将此人投入江中,转眼之间,江堤边的男子都被泰坦投进了江中,而且因为泰坦神力惊人,这群男子几乎各个都被泰坦丢到了江中心,一些不知道游泳的人当然是大喊‘救命’,但泰坦和梦可雅当然不会理会,随即离开了江边。

  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那群人转眼间都在江中奋力的游着,他们都没想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而且他们发现一个不好的现象,一个浪打过来,自己似乎距离江岸越来越远了。

  那群没有被泰坦丢入江中的女性,才知道刚才那个大块头有着如此可怕的实力,虽然她们没被丢入江中,但刚才泰坦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可怕之极的杀气,让她们的身体现在还在哆嗦,无法移动,只能大喊着‘快来救人啊,有人落水拉’。

  在回城的路上,泰坦和梦可雅当然交换了想法,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对方。两人惊奇的发现他们的想法是如此的一致。

  终于,泰坦和梦可雅决定一起前去面见女王柔碧雪,也许,只有柔碧雪才能真正的帮助他们二人走上他们选择的那条道路。

  由于梦可雅是女王柔碧雪女儿的事已经被整个朝中的大臣们知晓,所以泰坦和梦可雅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女王柔碧雪的寝宫,见到了已经病情大有起色的女王柔碧雪。

  泰坦和梦可雅静静的望着柔碧雪,不知道从何说起,而柔碧雪也感觉到泰坦和梦可雅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柔碧雪柔声道:“雅儿,泰坦,你们二人可以说是我最亲近的人,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呢,说呀,不要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梦可雅终于无法忍住心中的激动,高兴甚至悲伤,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扑倒在柔碧雪的怀中,喊道:“母亲,我……我根本没有生过你的气,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说的事实,而且我如今也能体会到你当时抛下我的苦衷!”

  柔碧雪听到自己的女儿终于肯叫自己一声‘母亲’,而且还非常理解自己当时的行为,也不禁热泪盈眶,双手紧紧的搂住了梦可雅,道:“雅儿,你终于原谅我了,你知道吗?我每次见到你,看到你那副忧愁的样子,心中就隐隐作痛,都是我对不起你呀!呜呜……”

  泰坦见到梦可雅和柔碧雪母女终于解开了心结,也为她们高兴不已,知道从此快乐和欢笑又会回到梦可雅的身边。

  随后,梦可雅将她和泰坦在江边看到的那悲惨绝伦的那一幕告诉了柔碧雪,柔碧雪听完后也陷入了沉思,这时柔碧雪才发现自己虽然这么多年来在物质上不断提高华夏国人们的生活水准,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去改变人们内心那根深蒂固的旧观念,也许是当年自己受到的荼毒太深,不敢去触碰这个伤疤,如今梦可雅和泰坦旧事从提,柔碧雪终于知道只有勇敢的面对,将人们的内心世界完全改变过来,自己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但柔碧雪为自己的女儿和未来的女婿有着如此伟大的抱负而感到高兴,于是问道:“你们想我怎样帮你们?”

  泰坦说出了让柔碧雪无震惊的一番话。

  “很简单,我的第一步就是要成为华夏国的帝王,随后统一龙之大陆,不但要改变人类的那些习俗,废除那些腐朽的如神官之殿指定的那些法规条令,而且要让龙之大陆上所有的种族,包括亡灵族、兽人族、矮人族、妖精族、精灵族等等,都生活在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内,再无战争和仇杀,重现千年前星光王朝的辉煌!”泰坦终于表示他决定走上征战天下这条艰难险阻的不归路。

  

第七十章 改变初衷(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