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以一敌千

    泰坦独自一人在营地中闲逛,虽然巡逻的士兵们都向这位最高指挥官敬礼问好,但泰坦却充耳未闻,想着临走前柔碧雪女王对他说的那番话。

  按照柔碧雪女王的说法,一直和华夏国有着良好关系的游牧族突然入侵恐怕是别有内情,因为入侵华夏国对人丁相对单薄的游牧族来说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况且强大的华夏国可以说是游牧族的天然保护屏障,相互可以说是唇寒齿亡的利害关系,游牧族怎么可能蠢到攻打自己的守护之国?而象征性的守护北方边界的白虎军团虽然大败,但实质上却又并没有伤亡惨重,这种大溃败却几乎是零伤亡,泰坦当然也能猜得出是对方手下留情。

  而柔碧雪叮嘱的话又似乎在泰坦耳边响起:“泰坦,我知道你勇力过人,但如果此次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兵不刃血的将游牧族收为你用才是上上之策啊!”

  想到这,泰坦作出了一个决定,要用他个人的独特的魅力和无比强大的自信及武力来征服这群桀骜不逊的游牧族人的心。

  接近十万兵力的游牧族的骑兵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向泰坦率领的大军的驻地移动,而泰坦早就通过斥候知道了敌人的来袭,立即命令工程兵开始在大营四周布满无数的拌马索,二万手持长枪的精锐步兵在拌马索后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击。

  游牧族指挥此次突袭的指挥官当然是那位才智出众的罕毕图将军。

  罕毕图见到对方营地营门大开,深知恐怕华夏国的军队已经有了准备,想诱自己进入大营,知道此次奇袭恐怕会无功而返。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罕毕图对着身后一个小分队的队长道:“你立即带你的十名手下进攻敌人营地的正门及几个偏门。记住,我是要你们试探敌情,不是要你们奋勇杀敌,发现异常情况或者觉得危险重重就立即回来,明白了吗?”

  这名小分队队长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便带着十名手下飞速朝泰坦的大营奔去。

  泰坦一见这显然是敌人的试探性的进攻,便知道隐藏的很好的拌马索肯定会被这几个骑兵发现,正想派人拦截,但为时已晚。

  游牧族的骑兵善于马战,不仅是因为游牧族的战士们勇敢顽强,其中他们的坐骑也有着很大的原因。游牧族以盛产爆发力和持久力强的良马闻名于世,所以游牧族的骑兵的速度快的惊人。那十个骑兵眨眼功夫就已经冲到泰坦所率大军的营前,临时调兵拦截显然为时已晚。

  ‘啊……’ 十名骑兵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从马背上重重的摔下,甚至那十匹马都因为拌马索被自己的强大的冲力伤到了腿骨,发出一声惨痛的嘶叫后也‘轰’一声被拌倒在地,扬起了一片沙尘。

  虽然远处的罕毕图看不真切,但也大概看清楚了他派出的十名探路的骑兵人仰马翻的情形,心中暗道:我们来得如此之快,按理来说可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华夏国的将领如此注重刺探敌情,显然这些拌马索是在得到我们即将来袭临时完成的,看样子此战还没我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啊!”

  敌人越是强大高明,反而越能激起罕毕图的斗志。

  罕毕图拔出了他的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刀,高高的举过头顶,然后对着营地方向一指,喊道:“集中全部兵力,朝敌人营地正门突破!”

  原本是锥形战阵的游牧族的十万骑兵,立即改变的阵形,变作了数百个长方形的战阵,先后向泰坦大军的营地开始了猛烈的冲击。

  泰坦大感奇怪,对方明明知道营地正门附近有大量的拌马索也敢冲,似乎于情理不合。

  泰坦也是头一次看到骑兵排出如此古怪的战阵,黑压压的无数游牧族的骑兵似乎变作了无数个豆腐块,飞速向自己营地冲来,而且每个豆腐块之间都明显有间隔,并非一条长龙一般。

  虽然泰坦搞不清敌人如此进攻的真正目的,但还是让所有的步兵提高警惕,让他们不用攻击骑兵,只管疯狂的攻击骑兵的坐骑。

  泰坦深知,游牧族骑兵可怕的地方就是他们在马背上那股势不可挡的无敌气势,如果一旦他们跌落马,恐怕根本不是擅长地面战的普普通通的步兵的敌手。

  终于,揭晓泰坦心中那份困惑的时刻来到了。

  冲在最前的数百名骑兵果然如泰坦所料,被营地大门附近的拌马索拌倒,哗啦啦跌到了一大片。营地门口不大空地几乎被游牧族骑兵和他们的战马占满,但可惜的是他们都几乎失去了战斗力,毕竟如此高速的冲击却突然停止,那股巨力恐怕即使是强健的骏马都无法承受,更别提游牧族的骑兵们的血肉之躯。

  虽然最前列的百名骑兵几乎全军覆没,但营地正门附近的拌马索也所剩无几,泰坦却没有丝毫惊慌,因为他认为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的游牧族骑兵和瘫在地上的马匹则是更好的拌马索,甚至泰坦还认为如果接下来的游牧族骑兵如果还想继续从正门突击,恐怕那些本来躺在地上呻吟的骑兵们会被后来的伙伴们的座骑给活活踩死,所以泰坦根本不担心接下来的其余骑兵方阵的冲击。

  弹指一挥间,第二批冲想营地正门的骑兵已经杀到。泰坦等人几乎个个人都认为这第二批的游牧族的骑兵也会如第一批那样,落个人仰马翻的下场,但事实却截然相反。

  这批游牧骑兵们发现前方有障碍物如倒在地上的同伴或者马匹时,反应相当之快,双腿夹紧马腹,一拉马的缰绳,马儿用力一跃,竟然连人带马的腾空而起,越过了那些障碍物,准确的落到了平整的土地上,人马都毫发未伤。

  如此难以置信的景象,当然让泰坦等人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就在泰坦等人内心还在惊叹游牧族骑兵那精湛的骑技与游牧族驯养的骏马时,第二批进攻营地正门的游牧族骑兵在只损失了少数几十名骑兵的情况下,已经声势汹汹的杀到营地正门口。

  泰坦此刻方如梦初醒,命令营地中的步兵出击,拦截敌人。

  跟随泰坦此次出征的战士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所以即使面对着冲击力超强的游牧族骑兵也没有丝毫胆怯,同时一扬手中的长枪,动作一致,显然经过了刻苦的训练。

  如洪水般凶猛的游牧族骑兵终于和泰坦所率的步兵短兵相接,营地正门的攻防战终于打响。

  步兵手中的长枪每刺出一枪,几乎都会有匹马儿倒地;而游牧骑兵手中的长刀或长剑每在空中挥舞一次,也会有一个步兵倒下。

  从马背上摔下的游牧族骑兵显然不是步兵的对手,很快身上便被长枪扎了几个透明的窟窿。

  但局势却对泰坦一方越来越不利。

  虽然游牧族的骑兵是轻骑兵,不是被重甲裹着装备精良的拥有可怕冲击力和杀伤力的重骑兵,但由于游牧族战士的骁勇善战及他们坐下有狂野之态的马儿是良种马与草原野马的交配所生,冲击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于重骑兵,所以步兵虽然竭力拦截,但却依然无法阻止游牧族骑兵前进的趋势。

  泰坦并没有将心神全放在自己方处于劣势的营地正门的争夺战上,反而看向远方,发现后几波的敌人竟然不再是手持刀剑的普通骑兵,而是手持弓箭的射手,心中一凛,立即命令轻盾朴刀步兵上阵。

  轻盾朴刀兵还没排好防御阵形,就已经无数劲箭铺天盖地的射来。原本就已经步步后退的长枪兵在箭雨中损失惨重,倒下一大片,侥幸没死的士兵也是手捂着伤口哀号着,长枪兵的防线显然无法在支撑下去,溃败无法避免。

  泰坦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先锋军中没有多少弓箭手,否则也可以压制住对方,让游牧族骑兵无法前进,动弹不得。

  就在泰坦为如何打退敌人此次猛攻而一筹莫展时,更大的危机却悄然逼近。

  泰坦猛然抬头发现后几批游牧族骑兵手中竟然持的是重型武器战矛,顿时不由得从头凉到脚。

  战矛借用快马的速度可以造成非常可怕的杀伤力,龙之大陆具有最可怕的最强战力的重骑兵就是天一帝国的皇家骑兵团,他们的装备中就有战矛。泰坦没想到游牧族骑兵竟然也配备了这种重型武器。

  不过几个起落的时间,这群手持战矛的骑兵已经犹如一把锐不可挡的尖刀,深深的扎入了泰坦仓促之下布置的防御阵线的心脏。

  伴随着数声‘啪啦’响,几名最前列的轻盾朴刀兵手中的木盾被骑兵手中的战矛轻易刺穿,紧接着战矛毫不留情的刺入了朴刀兵的体内,激起一片血花。

  被战矛穿体而过惨死的朴刀兵们死时还瞪大着眼睛,不能瞑目。他们似乎不相信自己手中的五寸厚的结实的木盾竟然会如一张白纸般的薄弱,被敌人的战矛刺穿后,余势还能刺穿自己的身体。

  正门的第二道防线随着这群手持战矛的骑兵的疯狂进攻,眨眼间就出现了一个缺口,并且这个缺口还在不断扩大,泰坦大军的营地正门失守似乎已经注定。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游牧族中传来:“我不知道你们的最高指挥官是谁,但我们游牧族已经别无选择,只要你们肯定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会立即下令停止进攻,避免你们华夏国士兵不必要的伤亡!最后我介绍一下自己,我是游牧族十八部落的首领之一,名叫罕毕图,同时整个游牧族骑兵的作战和以前的战斗训练都是我全权负责!”

  泰坦心中虽然暗赞游牧族竟然有一个将骑兵战术运用到出神入化的指挥官,但对方那种居高临下的带着一丝怜悯施舍的口气却让泰坦的怒火熊熊升起。

  泰坦对着身后的梦可雅、布尔等人一挥手,示意他们退后。梦可雅等人心中已经猜到泰坦下一步的行动,又是替泰坦担心,又是有些兴奋。

  泰坦深深的注视了梦可雅一眼,发现她眼神中没有对自己的担心,而是透露着对自己无比的信心,万丈豪情从泰坦心底升起,再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挡泰坦前进的脚步,哪怕对泰坦那必胜的信念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一直和泰坦并肩指挥作战的西门石将军问道:“泰坦,你该不会是想……”

  “没错,请你相信我,有时候一支军队无法战胜另一支军队,但也许一个人却可以征服这支军队的心!而我,就想做这个人!”泰坦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让身旁的西门石也有些心惊。

  西门石将军在东西方剑圣的世人瞩目的比试中已经深深的了解到泰坦的部分超人实力,虽然对泰坦没有完全说出的话已经心领神会,但退走前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泰坦,万一你发现有危险,请不要逞强,我们的主力兵团还没上阵!”

  泰坦对西门石露出了一个灿烂而自信的笑容,点了点头。西门石只好发号施令,让所有的长枪兵和朴刀兵都退入营地中,将泰坦一人独自留在营地正门口。

  出乎泰坦等人的意料,那群气势如虹的手持战矛的游牧族骑兵并没有乘此机会对长枪兵及朴刀兵进行追击,而是一勒马的缰绳,硬生生的停止了前进。

  泰坦等人当然不知道进攻前罕毕图曾经叮嘱过游牧族的战士们如果敌人一旦胆怯撤退,就不要继续追击,这样可以携着胜利之势与对方和谈,为游牧族谋取最大的利益。

  虽然游牧族的士兵们都遵守了罕毕图将军的命令,没有追击,但游牧族最敬佩的就是无畏的勇士,如今见到华夏国的大军似乎不堪一击,心中更瞧华夏国的战士不起。

  而泰坦独自一人留在了营地门口,让这群游牧族的战士们误会以为是对方派出的投降的使者,于是个个都以蔑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泰坦这个拥有非凡体魄无比强壮的男子。

  有的游牧族战士甚至还对着泰坦吐口水,口中骂着‘孬种’。

  泰坦并没有如后方观战的布尔等人所料想中的那样立即勃然大怒,只是淡淡一笑,朗声道:“罕毕图将军,我以前来平定你们游牧族入侵我国的二十万大军的最高统帅的身份和你作个约定,只要我眼前的这一千余名手持战矛的骑兵中间有一名能够突破我一个人制造的防线,进入我军营地,那么我军将无条件接受你们游牧族的一切条件,绝不反悔!如果你们无法完成突破,那么你们必须归降于我!”

  ‘归降于我’这四个字让罕毕图心中闪过了道灵光,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却无法说清楚,为什么此人不说归降于华夏国?难道……

  但随后罕毕图还是因为泰坦这个胆大无比的约定,心中一惊,没想到对方的统帅竟然有如此大的胆量将他自己陷于一个非常不利的境地且作出如此一个不公平的约定,看来此人不是疯子就是奇人。

  罕毕图将军还没答话,那一千余名游牧族战士却开始叫骂起来。

  “没想到此人这么白痴,竟然妄想以个人之力阻挡我们千余人的进攻,简直是痴人说梦!”

  “是啊,杀死这头四肢发达的壮牛简直和捏死一只小蚂蚁没什么区别,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别怪我们以多欺少!”

  “这个人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反正我看这个傻大个怎么看都不象一个正常人!”

  ……

  罕毕图将军发现泰坦身后不远处那几个身穿战甲的剑士及身披法师袍的法师模样的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担忧之色,反而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心中顿时觉得有些迷惘,难道眼前此人真的能够以一敌千?

  作为土生土长的游牧族人,能够以一敌千的人根本不存在于他们的理解犯愁之中,即使是智谋出众的罕毕图将军也和普通的游牧族战士一样,无法认同人类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面对着如此约定,罕毕图将军根本无法拒绝对方许诺下的‘无条件答应自己一切条件’的诱惑,于是终于大声应道:“既然你有如此胆色与自信,我也实在无法拒绝!我以游牧族骑兵的最高指挥官的名义答应你的约定,不过我也要亲自上阵,指挥我游牧族这千名士兵!”

  “好,罕毕图将军,你果然没让我泰坦失望,你可以开始进攻了!”泰坦道。

  罕毕图心道:原来这个大块头叫泰坦,如果他此战侥幸不死,我到是非常愿意和这种真汉子交个朋友。

  罕毕图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泰坦恐怕身负绝技,否则岂敢以一敌千,但罕毕图更加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路可退,因为两军之间的约定是无法反悔的,即使是口头约定!

  就这样,被后世传诵的这场泰坦王与游牧族之间的‘力敌千军’的特殊战斗开始了。

  

第二章 以一敌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