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奇迹神迹

    整个空间突然沉静下来,游牧族的训练有素的战马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让泰坦等人叹为观止,同时在场近二十万人也几乎憋住呼吸,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时间除了微风拂草的沙沙声,再无任何异响。

  直到此刻泰坦才算对游牧族举世无双的骑兵素质无话可说,因为虽然先前这千余名骑兵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但真正到了大战之前,却对自己毫无轻视之意,战意昂然,换过普通高手恐怕已经被这千余名骑兵发出的无形压力给击溃。

  虽然游牧族骑兵发出的那股不亚于‘乌云压城城欲摧’的可怕气势,但泰坦依然在最猛烈的暴风雨来临之前是站得异常安稳,甚至连脸部的肌肉都没有抽动一下,眼神注视着正前方,一副无惧于天下任何事物的模样。

  骑兵们这才看清楚泰坦这副自信到如山岳般的神色,自己必胜的信心竟然无形之中被泰坦的一人独挡千人的盖世豪情所影响,气势不由得弱了三分。

  千名骑兵中有几位甚至没能控制好自己跨下的战马,几匹压抑已久,一动不动的战马发出了几声嘶叫,原本那股让泰坦身后的众人也惊心动魄的无形气势瞬间冰消瓦解。

  罕毕图将军心中更加是莫名惊诧,对泰坦的敬意更深,同时也暗叹自己族的骑兵中间还是有些良莠不齐。

  泰坦也能感觉到眼前千军万马的微妙变化,豪气冲天的一声如平地惊雷的怒吼:“都傻了,来呀!”

  泰坦这声怒吼震的在场所有人的耳边有一焦雷炸响,胆小之人整个人的身体都会随之一震。

  罕毕图知道不能再等,因为他没想到眼前的此人竟然能够将气势的转化及变化控制掌握的如此之巧妙,再不发动雷霆攻势,恐怕自己精心训练的钢铁般意志的骑兵的斗志会大幅削弱。

  终于,泰坦等人也见识到罕毕图这名游牧族的杰出将领对这千余名骑兵如臂所指的高超指挥作战技巧,几个简单的手势和语句,却能让这群本来以方阵排列的骑兵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并且以难以描叙的奇怪并且不断变化着的闻所未闻的阵形向泰坦推进。

  泰坦虽然知道很多军队推进的阵形,但眼前这群骑兵的阵形似乎并非一成不变,而是以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规则在变化着,周而复始,奥妙无比。

  看着眼前不断变换位置的骑兵们,泰坦也感到有些眼花缭乱,眼神中终于露出一丝迷惘,看不破敌人的攻击方向和意图。

  这种阵形便是罕毕图通过多年的训练经验研究出的一种集合了古今阵法之大成的全新阵法,利用轻骑兵的速度和灵活性,以百人为一小阵体,构成全军的大阵体,通过控制战马的速度及方向,达到迷惑敌人感官的目的,完成战略性的包围或者突袭。

  奇幻阵法,创自于游牧族部落领袖之一的罕毕图将军,此阵法问世后,另无数军事家为之汗颜,奇幻阵法在诸多战役中大放异彩,传统的阵法几乎都不敌奇幻阵法,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一攻击阵法’,可以说是名副其实。但此阵法问世第一战却以落败告终,原因很简单,那次他们攻击的对象是泰坦王。

  摘自《古今阵法发展史》虽然千名骑兵整体看起来还是平平的推进,但千名骑兵相互穿插着,每个骑兵都没有重复走过相当的路线,单个骑兵似乎再也极其诡异的路线飞速向泰坦靠近,似乎毫无章法,但又似乎有迹可寻。

  罕毕图见到泰坦身后那群人终于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会心的笑了笑,因为他知道外人是绝对无法在短时间看透自己阵法的奥秘,甚至是陪同自己一起训练的将官都无法完全理解自己阵法的全部奥妙。

  弹指一挥间,千名骑兵已经来到距离泰坦不到百步的距离,到了骑兵冲刺突击的关键位置,而此刻阵法终于生出大的变化,让人难以置信。

  原本方方正正的骑兵阵形竟然突然变幻,两侧的骑兵毫无先兆的从正面突击骑兵中分散出去,一左一右,向泰坦包抄过去。

  如果说正面的主力突击骑兵是一只毒蝎子的大嘴,那么这突然变幻出来的两侧的骑兵就是蝎子的两只巨钳,可以限制泰坦的行动,方便泰坦被蝎子的大嘴一口吞噬下去。

  然而最可怕的蝎子的尾巴却还没有出现,那才是真正致命的攻击。

  虽然三方向来敌,但明人心智的冰心决让泰坦一直保持着无比的冷静,心中一片澄明。

  泰坦意念力猛发,一道巨大的超厚的晶莹剔透的淡蓝色的水晶之墙出现在正面突击的骑兵们的面前,毫无先兆。

  冲在最前的那几个名骑兵哪里想到空旷的平原会突然出现这种古怪的冰墙,当然没有反应过来,看到后想躲避却为时已晚,一头撞了上去,头破血流,和战马一起晕死在地,再无战力。

  其余距离冰墙远点的骑兵见状当然大惊失色,狂拉战马缰绳,生怕重蹈覆辙,用自己头部的鲜血将已经血迹斑斑的淡蓝色的冰墙渲染的更加艳丽。

  一时间,正面突击的所有的战马因为被主人猛拉缰绳,都纷纷前腿高高跃起,几乎将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族战士摔下。

  泰坦正面的攻势因为超厚冰墙的关系,暂时瓦解,但两侧的威胁依旧没有解除。

  泰坦看着不断接近自己呼啸而来的两侧的骑兵,坚毅如石像般的面部竟也泛起一丝笑的涟漪,意念力再次狂发,两道火墙突然出现在骑兵们的前方,如同冰墙般的骤然出现,着实让两侧的骑兵们吓了一大跳。

  按理来说,动物一般都生性怕火,所以泰坦等人都认为这两道火墙足以拦截两侧的骑兵,让他们攻势受挫。

  泰坦隔着熊熊火墙,依旧能清晰的看到两侧骑兵们的面部表情,让泰坦有些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般惊慌失措,惊诧的神色在脸上一闪即过,泰坦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又无法了解的非常真切。

  果然,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群战马似乎不是很畏惧眼前的火墙,没有停止它们前进的脚步,继续向泰坦飞驰而来。

  ‘嗖……’ 游牧族的骑兵们再次在泰坦及华夏国士兵们面前表演了他们人马如一的精湛马技,从火墙上空跃过,安然落地,毫发无伤,只看得包括泰坦在内的华夏国大军目瞪口呆。

  战后泰坦才通过罕毕图将军了解到游牧族有一习俗,就是每年都要举办大型的战马篝火晚会,其中跳火圈及过火墙就是其中战马较技的两项比试,所以游牧族的战马根本无惧火墙。

  等泰坦从刚才那飞马越火海那一幕中回过神来时,却发现敌人已经近在咫尺。

  泰坦此时不得已只好使用一些小型的威力不强的魔法来应付眼前的敌人,刹那间,那些本以为胜卷在握的骑兵们突然发现眼前竟然是铺天盖地的冰弹、火球、风刃、闪电等魔法攻击,终于个个都色变,知道想轻易战胜泰坦并非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泰坦发出的密集性的小型魔法攻击并不是非常奏效,因为战马的身体比人大上数倍,小型魔法攻击虽然多而密,但却没有什么准头,骑兵们或匍匐仰卧在马背上,或侧藏在马腐旁,甚至倒吊在马肚下,利用他们平时的花俏的技巧躲过了泰坦的攻击。

  最前列的骑兵几乎都没有受到多大伤害,但他们跨下的战马显然无法承受泰坦的魔法攻击,纷纷倒地,而这些骑兵也只能接受他们突然变成步兵的现实。

  但后列的骑兵们没有受到泰坦刚才发出的无数小型魔法的攻击,已经杀到泰坦跟前,最前的几名骑兵更是将手中的战矛舞得忽忽作响,妄图一矛将泰坦击杀。

  也不见泰坦有如何动作,平整的地面突然再生变化,以泰坦所在地为中心起点,发出如涟漪水纹般的震荡波,此起彼伏,且震幅愈演愈烈,马背上的骑兵感觉到似乎遇到了强烈地震,根本无法控制住战马前进的方向及自己身体的平衡,岌岌可危。

  土层终于断裂,地底的大小岩石如海啸般的爆发出来,尽数击在战马和骑兵们的身上,两侧攻击的骑兵们纷纷落马,摔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无力再战。

  就在泰坦等人以为大局已定,胜利在望时,正面的最强力的突击骑兵不知道何时用战矛将冰墙凿穿击倒,冰屑满地,并再次朝泰坦狂奔过来,最前列的骑兵已经距离泰坦不到三米,手中的战矛以闪电般的肉眼难辨的速度击向泰坦。

  如果泰坦只是一个超强的魔法师,恐怕他此战也会饮恨于游牧族骑兵的战矛之下,但泰坦魔武双xiu,有岂会将游牧族骑兵们这势大力沉的联手合击放在眼里。

  也不见泰坦有何动作,背上那把妖魄偃月刀就出现在手上。

  妖魄偃月刀发出妖异的血红色的光芒,漫天尽是刀影。

  数道红光闪过,攻向泰坦的数十根战矛齐齐被锋利无比的偃月刀从中拦腰斩断,而余势未歇的刀气击在数名骑兵身上,血花四溅如朵朵红莲绽放,竟然有种无法描叙的残忍的美丽。

  见到此幕,指挥作战的罕毕图将军也不禁动容,无法想象一个普通的人类居然有着接近神魔的可怖实力。

  罕毕图将军并非轻言放弃之人,继续命令后续骑兵对泰坦发动更加凌厉的冲击。

  游牧族骑兵并没有因为第一波攻击没有奏效而丧失斗志,但内心却开始尊重泰坦这个让他们有些敬畏的敌人。

  第二波的更加猛烈的攻击接踵而来,泰坦依旧如一座高山般的屹立不动,一个又一个的游牧族骑兵被泰坦击倒在地。

  由于泰坦想到这群勇猛的战士以后会是自己的主力军团之一,所以手下留情,大多数战士不过是皮肉之上,但却被泰坦浑厚的玄冰真气给震晕,倒在地上一时半会无法清醒过来。

  即便是泰坦手下留情,游牧族骑兵受伤飞溅的鲜血还是将泰坦染红,俨然一个红色的血人,但在游牧族骑兵们的心中,泰坦简直就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就是一个根本无法战胜的魔神。

  心中的颓废无力的感觉并没有让后列的骑兵们放弃进攻,依旧在罕毕图将军的指挥下继续着对泰坦的攻击,虽然他们内心知道恐怕这一战自己是凶多吉少,因为那些被泰坦击倒,晕死在地上的战士们被后来者误会为已经壮烈牺牲。

  而此刻先前被泰坦击溃的两侧相对薄弱的兵力经过了这段时间的恢复调整,竟然乘机再次朝泰坦袭来,形成三面合围之势。

  一人力敌千军的战斗终于呈现出白热化,即使以泰坦之能面对如此勇猛无畏的战士也有些手忙脚乱,加上要尽量不彻底给眼前这群日后可能会变成自己的战士们,泰坦无法狠下重手,更是被动,只能堪堪抵挡住三个方向如潮水般的攻势。

  突然,罕毕图吹了一个口哨,泰坦两侧的及正面的骑兵的攻势立即变得更加狂暴,一副不致泰坦死地不罢休的模样。

  异变就在这刻开始。

  正面攻击的前几列的骑兵突然全部跌落马下,让泰坦大感奇怪,却也来不及多想,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到两侧骑兵的攻击上。

  正面突击的后几列的骑兵突然将手中的战矛尽数朝泰坦投去,百余支战矛似乎变成了夺命的标枪,朝泰坦疾如流星的袭来。

  泰坦不由得一愣,这才明白最前列的那些骑兵突然跌落马下不但可以分散自己注意力,对正面远处无法威胁到自己的的敌人麻痹大意,只注意两侧的攻击,而且可以让后列的骑兵毫无顾忌的投射出他们手中的战矛,达到最大的速度及杀伤力。

  这一击才是如蝎子般攻击的奇幻阵法中最具威胁的致命攻击,就象蝎子那突然的致命尾部攻击,令人防不胜防。

  泰坦后方的梦可雅等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首次为泰坦担心起来。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所有人都憋住了呼吸,想看看泰坦到底如何应付这百余支拥有可怕杀伤力的战矛。

  甚至一些不了解泰坦实力的华夏国的士兵们都不忍心的闭上了双眼,不想看见他们的最高统帅死于乱矛之下,被战矛钉在地上。

  由于游牧族的骑兵的攻击力并不是超强,所以泰坦一直没有给自己施加防御魔法,增加自己的防御力,所以泰坦知道凭着自己肉体的强横度无法硬受这百余支战矛,即使不死也会重伤。

  而两侧的骑兵的攻击又牵制了自己的身法,无法及时躲避开在空中呼啸着的致命的战矛,无奈之下泰坦只好冒险一试,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无比清晰的念头:空中的战矛----停!

  泰坦只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抽空了一样,意念力不受控制的狂泻而出,形成一股可怕的毁灭性的能量,朝空中的战矛席卷而去。

  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飞行中的战矛突然全部停顿在空中,似乎每一支战矛都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抓住了,无法再前进半寸。

  我本不相信世界上有奇迹,但当我看到那一幕时,我才知道世界上的确有很多常人终其一生也无法明白或者遇到的神奇无比的事,我开始感谢神让我遇到了泰坦王,他创造的奇迹我永世难忘,而那一幕不过是泰坦王所创造的无数奇迹中的沧海一粟,所以泰坦王本身才是最大的奇迹,哦,他不是奇迹,在我的心中已经是神迹了,永远不灭的神迹!

  -----摘自《罕毕图回忆录》

  

第三章 奇迹神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