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双足飞龙

    在前往已经变为一片沼泽的大草原的途中,出于对那群占据了游牧族家园的怪物们的好奇,泰坦等人终于将闲聊的重心转移到那群怪物身上。

  “罕毕图将军,那群怪物到底什么模样,又厉害到什么地步,怎么能够将你们人强马壮的游牧族从大草原赶走呢?”梦可雅问道。

  “哎,这群怪物其实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了,它们的栖息地距离草原并不是非常远。由于那片沼泽非常危险,我们游牧族对它们也不是非常了解,只是知道有群强大的生物就在生活在我们不远的地方。由于我们的一些族人曾经不小心进入过那片沼泽,却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我们便称那片黑色的沼泽为‘死亡沼泽’。我们知道那群生物非常凶残后,历代的族长都严禁族人靠近那片死亡沼泽。几千年过去了,也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三年前。”罕毕图道。

  “是不是那一年发生了非常古怪的事?”泰坦问道。

  “没错,我记得是在一天傍晚,死亡沼泽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再没有任何生息。但接下来的一个月,就是我们游牧族噩梦般的一个月。无数的人和牲畜离奇的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此局面当然引起了族人的恐慌。正当我们十八位首领商讨如何应付眼前这种情况时,一场可怕的灾难却已经悄悄的逼近!”罕毕图将军神色黯淡,似乎不愿意回首往事。

  “后来到底怎么样呢?”一旁的布尔急忙问道。

  “我记得那晚,我不知道为何无法入睡,内心感觉异常压抑,而且心脏跳动的格外厉害,那种节律,给我的感觉就象心脏即将从胸腔中破体而出一般。而我们游牧族驯养的牲畜,包括我们战士的战马,都不停的嘶叫,想要从围栏中逃出,似乎有着非常可怕的事物正在不断逼近。如果说原来沼泽内的怪物不敢明目张胆的侵犯我们游牧族,只能偷袭我们族落单的战士,但那天就是它们的毫不顾忌的大举进攻。我依稀还记得那群怪物的模样,尤其是其中最可怕的那种怪物,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却是我们族所有战士的噩梦,实在是可怕之极。”罕毕图心有余悸的回忆起那晚的情形。

  泰坦当然想更清楚的知道这群怪物中最强大的生物是什么模样,于是问道:“罕毕图将军,你可否将你记忆中的那种最恐怖最强大的怪物的样子描叙出来,也好让我们遇到后可以提高警惕。”

  罕毕图‘恩’了一声后继续道:“那个怪物身体庞大,就象一座可以移动的小山丘,虽然行进速度不是非常快,但它的外表实在是显得无比凶恶可怕。它有四支大脚,身体的颜色似乎是青绿色,最可怕的就是它竟然有九个硕大无比的脑袋,每个脑袋上的巨口一张,我们族中的一人就被它生吞。而它每个头下都有一个长长的颈,非常灵活,可以同时袭击九个人,实在令人防不胜防。这群怪兽的入侵,开始我们族的战士英勇作战,还能勉强抵抗,但这种九头怪兽出现后我们的防线立即崩溃,因为无论是刀枪矛箭都无法伤害它分毫,就这样,我们族一夜之间伤亡数万,全族迁徙,落荒而逃。让我们费解的是,无论我们族逃到草原哪儿,还没落稳脚,那群怪物就追杀过来,出于无奈,我们只好背井离乡,寻找新的生存空间,于是才不得不打你们华夏国嘉和平原的主意!”

  “原来是九头蛇这种史前怪物,难怪以你们游牧族的强悍也会被它们给击败!”泰坦叹道。

  “九头蛇?怎么我从来没听说过我们龙之大陆有这种怪物呀?”布尔问道。

  “其实我也没见过这种九头蛇的怪物,但我从那本‘龙之大陆见闻录’中了解到,拥有九个脑袋的可怕生物曾经险些将人类从大陆上抹去,虽然最后这种强悍的生物不知道为何突然销声匿迹,所以人类才逐渐淡忘了这种九头蛇曾经给人类带来的灾难,所以也就成了不为人知的历史,不就是史前怪物!”泰坦解释道。

  ‘哎呀,老大,那看来我们此次的对手还不是一般的厉害,恐怕可以和巨龙相比了,危险系数极高啊。我真羡慕欧西丁那小子,真搞不明白剑圣独孤求败看中他那点,竟然收他为入室弟子,传授他东方剑法。而我这个英俊与智慧并重的超级高手的苗苗,竟然没机会学习玄奥无比的东方剑法,简直就是不合情理嘛,你说是吗,老大?”布尔由于嫉妒欧西丁再次得到名师的指点,而自己却丝毫没被重视,开始唠叨。

  “你这个家伙脸皮真厚,自己没本事还嫉妒别人,连可比鲁都因为他的勇猛过人而留在胜亲王府中,跟西门无敌学习东方武功,估计你以后连他们的三招两式都挡不住,丢人丢死你!”妖精族的公主星云莹最看不惯布尔的自以为是,当然忍不住讽刺几句。

  众人见到美丽的星云莹双手插腰,训斥布尔的母老虎的模样及布尔一副唯唯懦懦,心惊胆寒的模样,都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紧张压抑的气息一扫而空。

  “别废话了,我们还是赶路吧,我们应该可以明天这个时候就到达大草原,领略到无边无际的大草原那独特的魅力!”泰坦正色道。

  … … …

  一眼都看不到边际的大草原终于出现在泰坦等人的视线内,博大的草原仿佛一个胸襟宽大无比的巨人,让泰坦等人的内心再次深深的为这种自然的美而震撼,都憋住呼吸,静静的欣赏着。

  傍晚时分的大草原格外美丽,每当微风拂过大地,让青绿色的草儿上下摇曳,如同海洋中此起彼伏的浪涛一般。尤其是当夕阳最后落下地平线的那一刹那,泰坦等人都清楚的看见原本镀了一层金般的大草原由远及近的失去金边的镶嵌,呈现出草原本来的颜色,仿佛一个动人的怀春的少女缓缓将身上那薄薄的罗纱褪去,要将完美的身材与雪白的肌肤毫无保留的****献给她的爱人。

  在最美丽的那一刻,布尔却说了句大煞风景的话。

  “这里似乎没有干草和木材,晚上怎么将我抓的野鸡烤来吃啊?”

  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布尔边说边抹口水,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恶心模样。

  众人刚想大声痛骂布尔,但布尔却突然一跳,惊喜的道:“哎呀,我终于想到了,我们队伍中间有魔法师嘛,麻烦你了,哈里,今天晚上就请你用火系的初级魔法将我包裹里的那只野鸡烤熟,大不了我分你一只鸡腿!”

  哈里刚才已经偷偷牵起了梦丝波的小手,窃喜之下的他当然是乘胜追击,希望梦丝波被这种难以言喻的美给吸引住,自己可以继续偷香窃玉的大计。

  然而就在哈里的嘴唇距离梦丝波的嘴唇不到三公分的时候,布尔的一声大叫破坏了哈里的好事,而且哈里的脸上还被梦丝波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原本哈里构思好的热吻后与梦丝波的精彩对白也变样了。

  由哈里想象中的梦丝波的那句“你好坏哟,哈里!”变成了“你这个天生的下流胚子,给我滚一边去!”,如此结局当然气得哈里半死,看着布尔那副想吃烧鸡的蠢样子自然是咬牙切齿。

  “布尔,想吃烧鸡啊,没问题,我哈里最喜欢助人为乐了。我看事不宜迟,我现在就给你烤吧!”

  布尔没想到哈里一口就答应了,高兴的道:“果然是我的好兄弟,我这就将那只肥肥的野鸡拿出来让你烤!”

  布尔正准备解下背后的包裹,猛然抬头却发现一个大火球迎面袭来,慌忙之下刚刚掉头想跑,却躲闪不及,大火球正中布尔的屁股。

  也不知道布尔所穿的衣服是什么料子,火势一下就在布尔身上蔓延开来,吓得布尔急忙冲到泰坦面前道:“老大,快救我啊,哈里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我,老大,我的屁股都快被烧焦了,你快用水系魔法帮我灭火啊!”

  泰坦此刻也有些恼怒于布尔破坏如此优雅的情调,与梦可雅的深情对视也被布尔的这声大叫给破坏了,于是笑道:“别担心,你多受点苦难,将来你的成就就越大,再说了,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想我还是能用回复魔法将你救活,你还是安心的享受一下烧烤的感觉,体会一下那些野味如何成为美味的过程,呆会把你得到的心得告诉我,哈哈!”

  众人没想到一直都非常酷的老大泰坦也说出了如此俏皮话,都哈哈大笑,但只有布尔一个人笑不出来,毕竟他还没有那种‘烈火焚烧若等闲’的深厚功力。

  “看你也能体会到烧烤过程的艰辛了,我就帮你一把,灭了你身上的火吧!”泰坦见布尔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终于还是出手了。

  布尔大喜,当然喊道:“老大,快出手啊,我快被烤熟拉!”

  但泰坦此次的出手并非布尔想象中的那么回事,不是将空中的水元素变成小规模的暴雨淋在他身上灭火。

  只见泰坦随意一挥手,数十个大小冰弹不分先后的同时击中了布尔,布尔身上的火立即就熄灭了,但布尔却被冻的脸都青了,嘴唇都乌了,让哈里等人拍手称快。

  自此后,有泰坦在场时,布尔很少再作出这种大煞风景之事。

  泰坦也没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打着哆嗦的布尔身上,转过头来对罕毕图将军道:“罕毕图将军,如今我们已经到了大草原,应该距离沼泽不是很远了吧!”

  “如果说是距离以前的死亡沼泽,那还有一两天的路程。但由于沼泽的不断扩张,最近的沼泽距离此地只有不到几个小时的路程。但我建议还是明天白天继续赶路,毕竟沼泽地危机四伏,夜晚我们行动恐怕有所不便!”

  “言之有理,那好,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一探沼泽地的究竟,大家好好休息吧。”泰坦吩咐道。

  也许是当初泰坦等人曾经在学院试练中见识过大草原,并不陌生,虽然知道草原中的沼泽中可能有相当可怕的生物,但是这一觉众人却都睡得异常安稳,没有丝毫因为紧张或者激动无法入睡的情况,反而是罕毕图躺在草地上,辗转反复,无法入睡。

  金色的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刺目的阳光唤醒了熟睡的泰坦等人。

  泰坦等人简单的吃过了一些干粮,便在罕毕图的指引下,往最近的那片沼泽之地的方向前进。

  随着距离沼泽越来越近,泰坦发现周围的环境也有着显著的变化。

  原本郁郁葱葱的景色,开始逐渐黯化,甚至连草皮都消失殆尽,大草原上特有的黄色的泥土露出地表,并且颜色渐深,最后变为黑色,让人难以置信。

  一声似巨龙发出的怒吼从前方传来,泰坦知道可能即将遇到沼泽地中的怪兽,连忙叮嘱大家小心。

  泰坦等人突然感到一阵劲风袭来,不经意抬头间却发现上空出现一只似龙非龙的怪兽,正恶狠狠的盯着泰坦等人。

  “这是什么怪物?”布尔终于显出高手本色,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惊惧的看着空中这个来意不善的怪物,发出了一声尖叫。

  “我们游牧族称这只象龙的怪兽为双足飞龙!”罕毕图将军道。

  泰坦暗道:虽然看似没有龙那般强横,不过似乎也相当可怕。

  泰坦念头还未转完,那双足飞龙估计是受到了布尔示弱的尖叫声的鼓舞,竟然一个俯冲,朝泰坦等人扑来。

  泰坦等人早就小心戒备,当然不会让双足飞龙占到便宜。

  哈里和梦丝波早已经完成冥想,一人使出火系高级攻击魔法中的火龙狂舞,另一人使出水系高级攻击魔法的水龙波,场面霎时好看。

  两头分别由水元素和火元素的化作的龙形魔法,一红一白,一左一右,朝来势汹汹的双足飞龙呼啸而去,声势相当惊人。

  双足飞龙显然没见过如此古怪的攻击,先天的本能告诉它自己处境非常危险,于是双足飞龙双翅猛烈拍击,想腾空而起,躲闪开火龙与水龙的合击。

  虽然双足飞龙差之毫厘的闪过了哈里与梦丝波的魔法攻击,却猛然感到右翅一阵剧痛,低头才发现不知何时受伤,右翅上一道长达一尺深约三寸的伤口,鲜血如泉水般往外涌,显然伤势颇重。

  布尔一拍胸膛自豪的道:“还是要我布尔亲自出马才能重创这头怪兽,我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的本领了,哈哈!”

  “本事不大,脸皮到是很厚。不过布尔你这种偷袭的卑鄙作风和你的为人到是非常一致。”见到布尔偷袭成功后的狂妄,星云莹忍不住出言讽刺。

  布尔当然不敢对这位美丽的妖精族公主出言不逊,只能假装没听见,继续摇头晃脑的陶醉在自己编织的无敌于天下的美梦当中。

  但已经被激怒的双足飞龙可能已经猜到是布尔偷袭了它,当然不会放过布尔,‘啪啪’一震翅,朝布尔疾冲过来。

  布尔只感觉到一阵带着有些腥臭的狂风袭来,抬头一看,双足飞龙的利爪距离自己的胸口已经不到一米,当即吓了个半死。

  也不知道是布尔真的被吓晕倒地还是他灵机一动往后一倒,正好闪过了双足飞龙的这一爪,避免了开膛破腹的结局。

  双足飞龙发现目标没被抓中,恼火之际却发现正前方也有一个敌人,于是借势朝此人猛扑过去。

  没有人为双足飞龙袭去的那人担心,因为那人是艺高人胆大的泰坦。

  漫天血红的刀光闪过,殷红色的鲜血四处飞溅,双足飞龙那锐利无比的双爪被泰坦以绝快的一刀斩下,跌落到地上。

  由于泰坦这一刀的速度实在太快,在电光火石的那一刹那就砍下了双足飞龙的利爪,双足飞龙当时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直到飞到半空中才感到从腿部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立马从半空中跌落,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的在地上翻滚着,呻吟着。

  这一刻,有两人的表情差异最大。而这两人却竟是泰坦和梦可雅。

  梦可雅双眉紧皱,眼中依稀有泪光闪动,看到双足飞龙那无比痛苦的样子,显然不忍心,即使那只是伤害人的一头怪兽。

  而泰坦面容硬冷,无动于衷,虽然嘴角并没有露出恶魔般的残忍的微笑,只是冷冷的注视着那头被他重创的双足飞龙,但那不露丝毫感情色彩的神情却让人有些害怕。

  很多年后,还是有很多人都不明白泰坦王对待敌人为何可以如此冷静和残酷,有人引用了梦可雅的一句话解释给人们听:如果你想在无数魔兽出没的魔兽乐园生存下去,你将会领略到只有冷和狠,才有可能在那重危机重重的环境下好好的活下去,等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刻。

  而泰坦,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就是在与魔兽间的不断杀戮中成长,对敌时的冷静与对敌人的残酷已经成为他性格中的一部分,即使是后来梦可雅的善良宽厚对泰坦影响巨大,但注定成为王者的泰坦一直没有改变他的冷与狠,永远没有变更。

  

第五章 双足飞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