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力挽狂澜

    攻城战终于在大雾的一片朦胧之中打响。

  由于看不清敌人的身影,城墙上的士兵只能朝城下乱射箭,将滚油倒下,檑木推下。

  但这些攻击如泥牛入海,没见任何效果,甚至连敌人临死前发出的一声惨叫都未传来,诡异万分。

  平乱大军战士们野兽般的怒吼声似乎就在天幸城城墙上的士兵们的耳边响起,指挥作战的一线指挥官们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战斗,自然是不知所措,如此一来心惊胆寒的士兵们自然是更加拼命的朝城下继续射箭、倒滚油、推檑木。

  但这疯狂的攻击的唯一回音就是巨大的檑木撞击地面发出的沉闷的响声。

  天幸城中央塔楼上有三人正在密切注意着战事的发展,这三人正是叮当、莫尼斯及克玛。

  “看来此次哈沙克派出的统军人物并不简单,能想出这个依靠魔法师制造出大雾来掩饰进攻方向及具体目标的作战方法,此人不可小视啊!”莫尼斯感慨的道。

  “这又有何惧,如今我们冥火门已经有接近五万的弟子前来支援,无论来犯之敌多么势大,我们也定能击退。”克玛被冥火门门主授予冥火令牌,全权负责指挥冥火门弟子助叮当抵抗强敌的战斗,自然无愿意灭自己门派的威风,长敌人的志气。

  叮当对克玛浅浅一笑,犹如百花齐放,煞是美艳动人。血气方刚的克玛立即感觉到从小腹传来一股热流,立时呼吸声都沉重起来。

  经历了无数次云雨之事的叮当自然知道克玛有些qing动,但叮当知道想要彻底降服克玛不能仅仅只依靠自己的美丽动人的肉体,还需要自己表现出相当的智慧恐怕才能奏效。

  “克玛,你的确相当自信。但在战场上轻视敌人就是送给敌人灭亡自己的机会。我非常了解敌我双方的优劣势。敌人的兵力是我们的若干倍,而且拥有整个大陆上最强的魔法师军团,加上敌军背后有强大的西成王国及罗杀王国两个大国的支持,怎么都要强过我所统辖的十七座城池。但我们是守城,而不是攻城。我们的十七座城池不但城高墙厚,而且相距不远,遥遥呼应,只要敌人一个不注意就能被我们里应外合击溃,加上我们拥有天下第一战车,连神族及魔族都畏惧三分的紫金神弩车,所以我才能将这十七座城池守到今天。但如果城门失守,敌人的百万大军长驱直入,我们怎么抵挡敌人的一波又一波的潮水般的攻势。也许冥火门的弟子各个武艺高强,能以一挡十,但能以一敌百,敌千吗?所以如今我方已处在劣势,如果不设法挽救,恐怕大势去矣!”

  叮当说完这番话后,美目深深的注视了克玛几眼,才再将视线移往天幸城城墙处。

  克玛没想到叮当有如此见识,竟然能滔滔不绝的说出这么大一堆道理,心下佩服之余也开始反省,知道自己有些骄狂。

  “虽然我们天幸城的士兵们经历了几场大战,但还是心神不够坚定,如此茫然的在大雾之中攻击看不见的敌人,实在是太莽撞了,而且浪费了相当的守城武器。”叮当见城墙上的士兵一番攻击未见任何效果,士气逐渐低落。

  “女王的话言之有理,战场上如果不能冷静的审形夺势,的确犯了兵家大忌。如此一顿乱攻,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克玛附和道。

  叮当以赞许的眼神看了看克玛,然后道:“克玛,没想到你不但武艺高超,而且极有统军打仗方面的天分。对了,以后别叫我女王,还是叫我叮当,听起来顺耳些!”

  克玛点了点头,没有应声。

  随着魔法师们不断的一次又一次施展出‘迷朦之雾’,大雾越来越浓,能见度越来越低,几乎到了一丈开外就只能够模模糊糊的瞧见人影。

  城墙上的士兵们的心中都涌起一股孤单落寞的感觉,由于看不到多少战友,所以感觉到自己似乎在孤军奋战,士气一时跌落到了谷底。

  眼力过人的叮当和克玛自然能穿过白雾,看清楚一切动静,此刻见到城墙上一些意志相对薄弱的士兵竟然蹲在墙角,惊恐的望着白茫茫的四周,叮当、克玛二人便知道如果再想不出对策,恐怕天幸城很快将被攻下。

  ‘咚咚咚’战鼓声响起,攻城大军的先锋军那一万勇士终于开始行动。

  这一万勇士虽然同样也身处在大雾之中,但因为魔法师们对他们施了‘光明之眼’的的魔法,视力却没有受到大雾很大的影响,一如往常的相互之间行动一致,井然有序的推进着。但与先前勇士们故意发出怒吼不同,如今他们背着云梯是悄然靠近城墙,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由于大雾的影响,最恐怖的杀人战车紫金神弩车此刻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天幸城就只能靠城内的士兵用他们手中的剑和他们体内的鲜血来守护这座城池。

  城墙上的士兵终于发现墙垛之间多了一样东西:云梯,知道攻城大战已经开始。

  一位勇士眼看就要攀上城墙,得到重赏,但一锅滚油浇下,只能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后便摔下云梯。

  接着,攻城的一万名勇士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天幸城城墙下不多时多了千余具尸体。

  悍不畏死的先锋军自然知道没有后路,只能继续着往城墙上攀爬。

  云梯越架越多,后方的攻城大军也已经到位,没有稍息就也加入了到云梯攀爬大军之中。

  由于城墙上的士兵之间因为大雾互相间没有平日那样默契的配合作战,使得战斗力倒退了许多,加上指挥官对这种局面也束手无策,终于给几百攻城勇士登上了城头。

  卡欧里有先见之明,知道大雾影响敌人视觉,所以让攻城的勇士们都换上了和守城军一样的军服,唯一的区别就是头上绑着一根黑色的头带。

  但守城的士兵在白雾之中只隐约见到身旁出现了几个穿相同衣服的战友,根本没去注意这几人的头上多了根黑色的头带,自然不加提防。

  这登上城头的几百勇士造成了极大的混乱,无数的守城战士成为他们刀下的亡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攻城勇士们登上城墙,加入了屠杀天幸城守军的队伍。

  院处观望的卡欧里等平乱大军高级将领见此形势,心中自然大喜,知道此战几乎是稳操胜卷。

  而塔楼上的叮当、克玛及莫尼斯三人也没想到对方竟然用了‘鱼目混珠’这种毒计,偷袭暗杀城墙上的守军,大出意料之外。

  如果战况这样继续持续几分钟,恐怕正门城墙会失陷。

  叮当对着克玛道:“你们冥火门的弟子的穿着应该和城墙上的守军不一样,你立即指挥他们到正门城墙上支援。”

  克玛还没来得及回话,就见叮当已经腾空而起,长裙随风轻舞,宛如下凡的仙女一般在空中御气飞翔,朝一片混乱的正门城墙飞去。

  克玛望了望空中显得万分飘逸的美女叮当,心中生出了一丝自己也不大明白的嫉妒兼带爱慕的情绪。

  克玛飞速的跑下塔楼,叮当的倩影不时在脑海浮现,但克玛绝对没有想到,叮当天使般容貌之下,有一颗比魔鬼还要可怕的心。

  正门城墙上,混战中的战士们根本没有发现他们中间多了一位美绝天下但又有着比蛇蝎还要恶毒万分的美女。

  叮当知道如果自己要解救这群已经陷入敌人围攻的部下并不是很难,但却相当费时费力,因为无法用杀伤力大的武技,一旦被这群身穿与守城士兵衣服一模一样的敌人杀进了城里,将造成更大的混乱。

  叮当毅然下了个决定,且自言自语的道:“为了我的大业,只好牺牲你们这群不中用的家伙。”

  来自地狱九幽的无形杀气在叮当手上出现了黑色的死神镰刀之后便弥漫在整个空间,所有城墙上的战士们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叮当和手中的死神镰刀合为一体,化作了一道黑色的死亡旋风,奏响了夺魂勾魄的‘死亡交响曲’。

  黑色的死亡旋风无声无息的在城墙上纵横驰骋,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满地都是残肢断臂。

  有几人死状尤惨,几乎被叮当化成的死亡旋风绞成了一对模糊的东西,红色的血肉和白色的脑浆已经混为一体,难分彼此。

  当数百名士兵先后被黑色的死亡旋风无情的吞噬之后,其余幸存的士兵终于发现了死亡旋风的存在,都惊恐万分,四处奔逃。

  此刻克玛已经率冥火门的三万弟子将正门城墙上到城内的退路完全封死,登上城头的平乱大军的士兵及守城的士兵根本无路可逃,只能眼看着死亡旋风不断的将身旁的伙伴及敌人绞为肉沫。

  一些士兵在死亡旋风的不断接近后无路可退,竟然鼓足了勇气一头从高达百米的城之上跳下,宁肯活活的摔死也不想死得如同伴那么恐怖,变成一堆模糊的血肉。

  本以为即将大胜夺取天幸城的卡欧里等人见无数士兵从城墙上跃下摔成肉泥的情形,大感费解,于是再次将视线移往天幸城正门的城墙之上。

  卡欧里这才发现城墙上几乎已经没有一个人影,而后继的刚刚攀上了城墙的战士们遇到一股黑色的古怪万分的旋风后便失去了踪影。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平乱大军的一万先锋军团已经损失过半,而墙头上那股黑色的旋风的颜色竟然在吞噬了无数条士兵的生命之后变得血红色,甚至在朦胧的白雾之中发出万丈红芒,醒目之极,但却又诡异万分。

  卡欧里身后的千余位中高级魔法师各个都面露讶色,注视着城墙上这无比古怪、弹指间能够杀死无数最英勇的战士的由黑变红的旋风,口中喃喃着,显然无法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旋风,简直如同死神降临人间。

  如果这群魔法师知道这道旋风是叮当所化,而叮当的体内的九幽能量本来就是来自最黑暗恐怖的死神,恐怕才会释疑。

  “攻城主力军团立即退后,撤出战场,开始执行第二套作战方案!”卡欧里见这股不知来自何方的死亡旋风破坏了自己的计划,只能选择暂时停止攻城。

  平乱大军中吹响了全面撤退的号角声,已经开始攻城的十多万大军立即停止进攻,潮水般的后退了一千米。

  叮当见敌军暂时后撤,也停止了死神的必杀技‘死神旋风’,变成了原来的美艳绝伦的叮当,连手中的死神镰刀都消失不见。

  死在死亡旋风之下的无数士兵们的鲜血自然将叮当染成了一个赤红色的血人,但叮当根本没当回事,显然屠杀了近千人对我行我素的她来说根本无任何心理上和道德上的负担。

  叮当独自一人站在城墙之上,傲然看着围困天幸城的近百万大军,毫无惧色,嘴角甚至带着一丝残酷的冷笑。

  远处的千余名魔法师这才这股死亡旋风竟然是叮当所化,没想到此次攻城大计竟然被叮当一人之力所破坏,顿觉得叮当的实力实在恐怖,难怪与自己的君主魔武王哈沙克相比毫无逊色,自己是望尘莫及。

  叮当对着守在城墙楼阶的克玛道:“克玛,现在可以让你们冥火门的弟子接管正门的城墙,我想你们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这个自然,我们冥火门的弟子各个都武艺高强,城外的乌合之众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克玛显然对自己的同门充满了信心。

  叮当又对着克玛身旁的莫尼斯道:“父亲,麻烦你立即飞鸽传书,让其余十六座城的城主立即举他们全城之兵力,立即前来天幸城支援。如果我没猜错误的话,恐怕天幸城很难保全,我们要集中全部力量,将围困天幸城的平乱大军的主力兵团全部消灭,恐怕以后才有安定日子过。”

  “叮当,你这番话似乎有些危言耸听吧,刚才我们不是已经挫败了敌人的进攻,为何还要求其他城主派援兵来救?况且我们冥火门的精英都在天幸城,有我们在一定能死守住天幸城。”克玛对叮当的决定有些不满,认为叮当又在夸大敌人的实力,灭自己冥火门的威风。

  “克玛,你是学武的,根本不知道城外的千余名中高级魔法师一起使出攻击魔法的可怕之处。刚才的大雾不过是他们牛刀小试,接下来他们的攻势恐怕很难抵挡。况且城外的大军有近百万,聚集了此支平乱大军的所有精锐部队,一旦城破,我们必将被追击,尤其是你们的冥火门的弟子,恐怕伤亡更加惨重。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叮当还是耐心的将自己求援的原因解释给克玛听。

  克玛虽然有些不服气,但在见过叮当刚才那可怕的死亡旋风的必杀技后,也不敢违背叮当的意志,只好点了点头。

  很快,冥火门的弟子们开始登上城墙。

  冥火门的弟子们一登上城墙,立即闻到一股非常浓的血腥味,然后一看,都傻了眼。这哪里是城墙,简直就是森罗地狱,到处都是死人的残肢断臂,红色的血与肉、白色的骨头与脑浆将城墙变成了地狱,甚至一些还没有完全死透的士兵们身体上的某一个部分的肌肉还在有节律的跳动。见到这一幕后,那些曾经闯荡龙之大陆多年,见过无数血腥的杀戮场面的的冥火门弟子再也忍不住,都开始了疯狂的呕吐,手中的兵器无力在拿稳,纷纷坠地。

  叮当似乎没看见这群疯狂呕吐的冥火门弟子,只看了看面色青白的克玛一眼后,便若无其事的从冥火门弟子身旁走过。

  那些刚赶呕吐完站直身子的冥火门弟子见到一个美丽异常,但又浑身被鲜血染红的女子走过来,才意识到这幕惨剧是这名女子一手造成。

  叮当那一身白衣早已经变得血红,数十滴红色的血水顺着叮当裸露出的胳膊往下慢慢的流动。

  这一幕让本来面色苍白的冥火门弟子的脸色变得铁青,吓得他们的嘴唇有些乌紫。

  叮当放声大笑,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撕碎,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如婴儿般细腻柔滑的冰肌玉肤。

  这一刻,所有的冥火门弟子都几乎停止了呼吸,死死的盯着叮当那完美无暇的勾人心魄的裸体。

  而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叮当那俊俏挺拔的血红色的乳峰之上,各个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并且努力的压抑自己体内熊熊的欲火。

  散发出的血腥的妖异魅力的叮当,我行我素,无视于任何伦理道德习俗,但这种有悖常人的异常举动反而赋与了叮当那与众不同的奇特魅力,让人见了一眼就永远无法忘怀。

  每一个冥火门的弟子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着哪天能够再有如此艳福,而这种渴望也许就是叮当势力范围内战士们的战斗力量的源泉,甚至是成为他们的一种信仰。

  飞在空中的叮当最后对克玛还说了一句话。

  “克玛,别忘记将城墙头打扫清理一下,亲爱的!”

  克玛见叮当的身影消失在空中后,便飞快的跑到城墙角落,‘噢’的一声,疯狂的开始呕吐。

  被克玛的疯狂的呕吐声唤回了现实之中的冥火门弟子,一见地上那恶心无比的模糊的血肉及乳白色脑浆骨髓,又继续了他们的呕吐。

  然而,就在冥火门的弟子们边打扫城墙头边呕吐的时候,卡欧里已经指挥平乱大军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势。

  

第十三章 力挽狂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